阿甘军事小说,书名还没想好……

 

第一回、突出重围

山东历来出响马,加上中英鸦片战争、八国联军进北京、中日甲午海战等,官府对外一次次的赔款使得各种苛捐杂税多如牛毛,百姓困苦不堪,已经到了竖旗就可以招兵的地步。

 

我本京城人士,大名李春生,由于生活困苦才来投奔娘舅,没想到娘舅竟是这梁山上的一个中等头目,在无路可走、活命为先的信念下我毅然上了梁山,成了一个手下有十个手下的伍队长。

 

梁山还是那个梁山,可随着岁月流梭早已没有了八百里水泊。宣统 年,由于我们大当家在运河上劫了江浙税款,清兵对我们展开了大规模围剿。

 

炮弹在身边爆炸,子弹如雨一般倾过来,没想到官府竟然多我们这帮土匪用上了洋枪洋炮。“舅舅,我们好像被包围了。”已经有多次作战经验的我已经没有了刚开始时慌张和害怕,开始冷静沉着的分析着敌我态势。

 

“上岛。”舅舅姓于,双名得水,是一个纯正的山东大汉,说话豪爽从来不拖泥带水。

 

“舅舅,、咱们上了岛可就是瓮中之鳖了。”

 

“那你说怎么办?”

 

“向西进山,只要进了山,就是十万官军也那咱们没办法,到时候就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了。”大当家的主力人马已经兵败如山倒,大当家向南面突围的主力已经向后溃退。

 

“可大当家如此信任,将西边阻敌的任务教给我……”

 

“舅舅,这哪里是信任你啊?这分明是用你和这五百弟兄的性命让他逃跑啊。”看到舅舅还犹豫不决,只好叫来另外四个队长。

 

“四位大哥想来知道我等处境,今日唯有突围方可求得一生。若是被捉,小兵牢狱之灾不足为惧,我等头目恐人头不保。”四个人都比我大,我刚满二十便尊称四人为大哥。

 

“春生,你小子读过书,鬼点子多,你就说怎么办吧!”说话的是五队长马万山。

 

“对、对、对……”你快说,我们都听你的。

 

“我等预突围,可手下弟兄并不一定愿意拼命,为今之际只有置于死地而后生。”我话音未落五队长马万山已经打断了我。

 

“我说春生,你就别说那些文词了,我们都是大老粗,你说的什么死的生的我们也不明白,你就直说让我们干什么,怎么干就完了。”

 

“不知三位大哥意下如何?”我向二队长卢光祖,三队长王秀奇,四队长李国华看去。见三人也都没有异议,便拿起手中短刀把脖子后面的辫子割了下来。

 

“春生你干什么?”王秀奇首先惊呼了出来。

 

“留头步留发,留发步流头。今日突围必人人用命、个个争先,非如此不可。”

 

“好,哥哥跟你干了,相当年太平天国的洪秀全不也是个种地的嘛,老子就不相信我没当皇帝的命。”马万山拿过我手里的刀把自己的辫子割了下去。另外三人间如此情况便也一一江辫子戈下。

 

“此计确实可让手下喽罗拼死一战,可事后却……”王秀奇是个童生,知道此乃大逆,要满门抄斩、牵连九足、抛坟掘墓。

 

“此时虽然凶险,但也属无可奈何,今日不如此也没什么以后了。”李国华年近四十,为人城府级深,能如此表态,也是权衡利弊后的选择。

 

“我看没问题,相当年太平天国起义四方响应,要不是内斗现在还说不定是谁的天下。” 卢光祖手将手中的辫子扔了出去说道,卢光祖乃太平军一个师帅的后裔,动不动就提祖上当年如何如何。

 

“各位放心,现在山东民不聊生,我等举事之后只要振臂一呼,必然应者云集、揭竿而起。”为了让四人下定决心,我只好指出前途。

 

“弟兄们,清人本为外藩入我中原,今外不能抵御洋夷,内不能安境养民,我等举是汉人,今当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复我衣冠。”站在大石上的我将辫子仍在地上。众喽罗见另外几个首领也将辫子仍在地上便纷纷仍在地上便有人割下自己的辫子。

 

有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转眼之间五百人扔掉了手中的辫子。

 

“弟兄们,清庭有法留头不留头,留头不留发。今我等只有拼死一战方可保命。”王秀奇此时强调割掉辫子的后果,自然用的是破釜沉舟,让每个人都知道自己没有退路,只有拼死一战或可得生。

 

“春生……,这可……可是……是造反啊!”舅舅于得水显然接受不了我如此行事。

 

“舅舅,咱们土匪都当了,反贼又怕什么?”

 

“咱们随是土匪,可从来不对百姓下手,你做的可是灭门九族的事情啊!”舅舅已经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劫江、浙税银已经是死罪了,至于九足,舅母与表妹都是秘密安置,官府并不知晓,而我早已经身无牵挂,哪里有九族让他们灭。”

 

舅舅长叹一声将刀一横把辫子割了下来。“反了。”

 

“反了……反了……反了……”五百人虽不多,但此时的声音却震动天地、声传千里,这里有每个人积压了很久的愤怒,有每个人义无反顾的决心。

 

“马万山听命。”马万山性格率直、骁勇善战,又对我言听计从,所以我第一个就点了他的名字。

 

“在。”马万山向前一步,抱拳说道。

 

“命你集中各队火器人马向西北突围,不得有无。”我从来没想过我能如此发号施令,可我今天确真的做了出来,也许真的是卑鄙无奈。

 

“是。”马万山立刻去集合所有火器人马。

 

“卢光祖听令。”卢光祖此人和我个性相投、年龄相仿,加上是太平军后裔,第二个叫他当数不二人选。

 

“在。”卢光祖也学着马万山的样子向我抱拳行礼。

 

“命你带弓弩手五十,精兵五十项西突围,只准败不准胜,败后向西南于大军会合。”

 

“啊……,是。”卢光祖显然没想到我会让他如此行事,可作为太平军师帅后裔,要问我这兵法有何用意又太过丢人,便不多问坚决执行。

 

“李国华听令。”此人刚才既然赞成我的计划又四人中知某最高,掩护撤退当属最为合适。

 

“在。”大军向西北突围后命你带五十人断后可有问题。

 

“我当鞠躬尽瘁。”

 

“好。王秀奇听令。”

 

“在。”

 

“命你带老弱掩护伤病撤退。”割辫时王秀奇惊恐万分,此种任务对他最为合适。

 

“舅舅你和我帅大军随后,突出重围。”

 

“好,我侄子真是帅才。”

 

“舅舅夸奖。”客气过后我把卢光祖叫到身边对他小声说道,“你的任务就是巴西北方的官军吸引到正西,不要死拼硬打,见马万山成功突围就立刻撤出战斗,随大军向西北突围。你此去多带旌旗锣鼓,我把四门土炮也给你,不然官军是不会把你当成突围主力的。”

 

“哦,放心,我死不了。”卢光祖满不在乎的就要去执行命令。

 

“撤退的时候炮就别要了,以免撤退时碍事。”

 

“我会看情况决定的,你放心吧!”

 

“好,吃过中午饭你就向正西突围。”

 

****

“马万山大哥,兄弟们的性命就都靠你了,咱们西面有一千洋枪洋炮的官军,你一定要快速通过,不要恋战,通过之后立刻选择依山傍水险要之地立寨准备接应我军。”我给马万山作最后嘱托。

 

“你放心春生,保证误不了事。”

 

[轰……轰……轰……轰……]四声炮响,马万山已与官军接火。

 

“报……,西北面的官军已经向西面增援了。”

 

“好,马万山看你的了。”

 

“行了……,弟兄们给我冲,和官军拼了。”马万山手举鬼头大刀身先士卒的冲了出去。

 

“杀啊……,”一百多个拿火枪、抬枪和鸟枪的喽罗冲了出去。

 

“弟兄们,不怕死的跟我冲啊!”我举起手中的刀带领大队随后冲了出去,也许是因为我的身先士卒,也许是因为每个人都知道已经没有退路,手下喽罗个个似猛虎下山、人人如蛟龙出海,一下子突破官军防线。

 

太容易了,是我的计策太好了,还是我钻进对方的口袋而不知呢?这是我第一次指挥五百人作战,见如此顺利不免担心中了对方围三放一的口袋阵。兵进五里无事,兵进十里无事,直到进了马万山的大营我的一颗心才算放了下来。

 

“报……,卢光祖回来了。”随着哨探的禀报,卢光祖带着衣衫褴褛二十多个手下进了大营。

 

“我对不起你春生,我就带出来二十多个人,我要是听你的不要那四门炮,绝对不会白死好几十号兄弟啊!都怪我……,我不是东西……,我……”男儿有泪不请谈,卢光祖为自己的刚愎自用牺牲了几十号不应该牺牲的兄弟。

 

“没事,只要有火星,咱们就能点燃大火。赶紧休息一下,等我派出的哨探回来咱们还要赶路,要知道咱们还没完全脱离险境。”我一边安慰马万山一边告送他还不是哭的时候。

 

“报……,南面有一千多官军向我们开来,离我们只有十里。”

“报……,北面又一千官军向我们开来,离我们只有十五里。”

 

“李国华大哥,咱们情况如何。”此人指挥五十人掩护撤退,居然伤亡不超过十人,可见其领兵有道、治军有方。

 

“全军上下现只有三百余人,还能参加战斗的只有一百多人,其他都已负伤,战则不利。”

 

“进山。”舅舅喝了一口葫芦里的酒。

 

“等等……”李国华突然走了过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