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报20051121文化周刊


http://zqb.cyol.com/gb/zqb/2005-11/21/content_94121.htm


文化博客


文学黑色方尖碑


2005
1121

孤云

 

2005年度杜蕾斯全球性调查报告近日揭晓。去年同一调查表明,中国内地人均性伴侣人数为全球排名第一———193个,今年这一数据则急剧下降到全球倒数第二———31人。可见,真实与谬误有时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对于类似物事一笑了之可矣。

这样来看待最近一些文学事件,才会有真实的娱乐感。日前,某出版社与门户网站合作举行世纪文学60全民网络大评选。活动分为专家评选与网络评选。在网络评选中,专家组排名第33名的金庸名列第一,排名第74名的顾城则排名第二。这种排排坐吃果果、毫无创见的排行榜,还不如日前《福布斯》搞的世界文学界十大塑造品位作家有意思。排在十大首位的是南非作家J·M·库切,世界上最有钱的女作家J·K·罗琳则排在了第9位。当然,文学商业化、娱乐化是其共同本质。

这种文学排名年年有处处有,并非今日独然。15日,第三届人民文学奖也揭晓了。评选由作家、评论家、读者9人组成评委会,共10部作品获奖,中篇、短篇、散文、诗歌一样不缺。借用获奖的两篇散文来形容,可谓浩浩荡荡的评选,然未经省察的大奖没有价值,不知道获奖作品读者几何?

文学是孤独的事业,却不妨碍批评家、作家们聚集一堂,为文学的命运争论得不可开交。日前,诸多批评家、作家围绕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谁更持久展开了一场无主题变奏”———主题关键词本就暧昧不清,真不知讨论如何进行。

慕容雪村在会上声言,文学死亡指日可待,不过网络文学会比传统文学走得更长远。据说这话让北村很愤怒,他认为只要人类存在,文学就不会消亡。其后,北村还专门在报上撰文强调他的论点,且悲哀地说:我难过的不是文学将死,而是作家已死。

北村遭遇慕容雪村是这场精彩好戏的关键所在。北村有浓厚的宗教情怀,作品深具救赎、道德意识,慕容雪村则饱含悲观、虚无意识,作品有着颠覆性,他主张文学可以不为道德负责一点都不让人觉得奇怪。故而二人碰到一起,犹如火与冰、正与反,文学观念自是格格不入。说到底,二人的精神气质早就注定了这场文学论战的格局。

文学犹如一座历尽沧桑的黑色方尖碑,碑面上刻满古往今来不朽者的名字。然而,正所谓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岂不见赵薇版《京华烟云》愣是将一个睿智通达的知性女子,变成符合男人要求的大度忍让的正房少奶奶,又不见北京民族文化宫数十万文物遭泄漏供暖水浸泡300多年历史的清代善本《大藏经》难逃此劫。

在小说《黑色方尖碑》中,方尖碑这一不朽的象征,先是成为人们撒尿泄愤的场所,最后卖给一妓女做墓碑。这或是当代文学状况黑色隐喻之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