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晚报》 北村、汪兆骞 “文学消亡论”耸人听闻

郑州晚报 20051118

文化/ 深读
铁血文学论坛图片
晚报记者左赞实习生王长喜/ 文周不悟空/


“ 我认为文学死亡是指日可待的。”在由铁血网、新浪网读书频道、凤凰网等机构组织的“ 铁血文学论坛作家交流座谈会” 上,著名网络作家慕容雪村一语惊人。

慕容雪村一抛出“ 文学消亡论”就遭到了北村等作家的强烈反对,一时间,在文坛引起轩然大波,慕容雪村和北村、汪兆骞等进行了一次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的碰撞——

 

-慕容雪村
文学死亡指日可待 "

在未来一百年内如果汉语言文学会出大文豪的话 "那么他肯定是从网络上走出来的.


北村  汪兆骞

“文学消亡论”耸人听闻

 

慕容雪村:文学肯定是要死亡的

慕容雪村成名于网络,一部网络小说《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点击量过百万,出版发行后引起文坛强烈反响。他隐藏在网络深处,不愿以真貌示人,但在接受采访时<一旦涉及文学,涉及“ 残酷的生活现实”,他便滔滔不绝。慕容雪村一语惊人。他认为,我们这个时代是快餐时代,我们的精神消费就是快餐的精神消费,但根据地越来越小。首先,小说的死亡是指日可待的。进而,文学肯定是要死亡的,问题就是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谁能撑得更长久一些。他大胆断言,在未来一百年内如果中国汉语言文学会出大文豪的话,那么他首先肯定是从网络上走出来的。慕容雪村成名于网络,他为网络文学辩护,难免有 “ 护短”之嫌。对此,慕容道出了网络的优越性。他认为网络写作的自由度是传统写作不可比拟的,与传统的写作比起来,他觉得传统文学作品大多良莠不齐,到书店走走看,没有几本书值得大家深入阅读。

慕容雪村一方面宣告文学必将走向死亡,而且正在走向死亡,另一方面又积极地进行文学创作,言行不一、自相矛盾,令人费解。对此,慕容解释,一个人明知道自己要死,但现在还要活着,小说是要死亡的,但却还在写小说,这是一种悲哀。他觉得小说的死亡在他有生之年是等不到的。曾有网友批评慕容雪村的文章,说他的文章没有道德,丑化了某个城市的形象等,但慕容觉得不需要对这些负责任,他觉得他的文章可以给人以力量,让自己感觉到美,邪恶的美是美,残酷的美也是美,他说,文学不应该对道德负责任,遵循精英们的写作原则对道德负责任比较危险,而现实是,国内普遍要求所有的写作者在道德上要高大全。抛开“ 网络” 形式和 “ 传统”形式,就文学本身而言,慕容雪村认为,中国的小说家,有相当一部分不会写对白。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在吃饭的时候,儿子对父亲说:“ 父亲, 该吃饭了。”稍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在日常生活中没有人这么说话的,人们一般说, “ 爸爸,该吃饭了”。可见现在的传统小说语言苍白到了何等程度。慕容列举到某小说家作品里的一个情节,一个男人遇到一个美女,就上去搭讪,美女很讨厌他,想躲开他,但是不好意思直说,于是就说: “ 哎呀先生,你的牙齿上有一片青菜叶。” 于是他急忙去照镜子,美女趁机溜掉了。他说这样的同样的情节,起码在同一个作家的四部不同的小说当中看到过,可见,这个小说家的想像力已经贫乏到了什么程度。在慕容看来,网络在语言、修辞手法方面,极大地丰富了汉语语言文化,特别是在想像力方面。“ 文学创作者要对语言敏感,灵活运用。语言不是一种修辞,小说也不是写日记,而是一门伟大的艺术。”慕容最后中肯地说。


北村:
只要人类存在文学就不可能消亡


北村早期与马原、苏童、余华、格非等人同属中国 “ 先锋写作”的主将。后来,北村成功突围,不再将创作局限于语言游戏和肉体痛苦,而是深入人物的内心和灵魂,探究人生在世界中的终极价值、生存困境和精神超越。

北村第一个反对慕容雪村的“ 文学消亡论”,在$$ $( 日“ 辩论会”现场,听到慕容雪村的文学死亡论后,北村表现得很愤怒,他说: “ 他的观点实在偏激,只要人类存在文学就不可能消亡!”北村告诉本报记者,首先要厘清一个概念,讨论这样的话题与言论自由无关。网络写作带来的言论开放性的成果,我们应举双手赞成并欢呼,但这个不是网络写作的范畴,这是第一个区别;第二,要把它进行工具性区别,即与写作介质无关,就写作这个词的意思来说,在外文中,有写的意思,还有写作的意思,这里谈的显然是写作的意思,写作,是指使之构成一部作品,是这么一种行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从来没有不经过选择的作品,这个选择是指心灵上、艺术上,甚至是技术上的。但大部分的网络写作是流水账,根本谈不上什么文学性。大部分的写作有其存在的必要性,但是现在要谈的是它的生命力,生命力才指向永远,最长远的是什么呢?总是有生命的东西,它里面精神性的特质非常重要。北村指出,其实网络写作与传统写作的区别并不在于写作本身,针对慕容提出的网络创作非常自由,北村认为,网络作品没有经过审读,但是这并不等于网络写作就可以不负责任。当然我们随便说几句话,这是一种言论,我们写作了,这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所以这个时候要负责任,要负责任就必须审读。网络写作没有审读就不是负责任的,显然这里指的不是外在强加意志的审读,而是一个你自己心灵的审读,就是负责。但目前的网络写作基本上没有意识到或干脆无视这种责任意识,仅仅是日常情绪的不加节制的一种表达,北村表示,他看过一些网络作品,但不是很多。“ 这样的没有经过审读的作品,我看不下去,这不能称之为作品,不能称之为写作。”目前时下的网络小说,几乎大部分的作品在网络上传播以后,终结在哪里呢?北村给出了答案= 终结在传统写作的模式里面,就是出版书了。坚持网络创作的,就是坚持在网络上写作这么一个基本姿态,最终还是要终结在传统写作模式里面。


汪兆骞:
文学怎么会消亡呢?


资深编辑家汪兆骞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辩论双方在没有讲清楚传统写作与网络写作是什么东西之前,就陷入了激烈的论战。关于文学的消亡问题,这是一个耸人听闻的论断。文学怎么会消亡呢?他认为,如果说文学是从人类诞生之日起就产生了文学,那么文学也只能在人类消亡之后才会灭亡。如果人生的放纵欲望和追求精神家园的双向悖逆运动的话,那么文学恰恰是放纵与追求所要书写的主要内容,只要有人活着就总要有欲望,文学实际上不是一个太沉重的话题。网络写作就是网络人利用网络写东西给网络当中的人看。好多网络作品从本质上讲,不是网络的东西,还是文学的东西,尽管大家回避了所谓传统写作不是传统文学,网络写作不是网络文学,实际上大家谈的都是文学。网络文学作者在社会重压和快节奏面前充满了焦虑,他们需求一种解脱,就到虚拟的世界去抒发自己的愤怒,其中有不少是充满睿智和智慧的文章,表现了他们的思辩和他们对社会对生活深刻的看法,但是也不能回避这其中的许多糟粕。至于说网络写作是低级的写作,汪兆骞觉得网络文学不能统统算作低级的文学,网络写手表现在文学上的一个突出的问题就是躁动,表现了一些年轻人对物质的渴求,充满了物欲,所以我们不能因为说一些人写了一些不成熟的东西,就把网络文学都降格在传统文学之下。汪兆骞同意青年人这样一种判断,或许网络写手会写出振聋发聩的作品来,在未来登上诺贝尔文学奖讲台的或许也有网络写手。文学除了是一种创作以外还是一种道义,不然文学就太苍白无力了,光写欲望而不是给人一种精神上的力量,给人一种精神上的愉悦,这样的文学是没有出路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