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棋盘上的丁香结

胜者成王 收藏 6 127
导读:[转帖]棋盘上的丁香结

                             棋盘上的丁香结 

你相信吗?我是司丁香花的!
    窗外的腊梅已经枯黄凋落。我一天天数着日子,丁香应该快开了。
    我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在这个我连生命都无法期待的时候。我看着自己苍白消瘦的手臂,脑中出现的,竟然不是自己的病,而是,叶禾。常常喜欢一手扣着她的手臂,一手揉乱她本来就乱糟糟的短发,说,看你瘦成这样,还不好好吃饭。她便一边尖叫,一边象小猫一样扭头向我的手臂啃去。那时候我是健康而有力的。
    叶禾。认识她是在校际棋赛上。开赛前,我和参赛棋手拆棋。正对着一个局面斟酌不下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划破众人的寂静:“J6!”我定神一算,果然是最强点。有些意外的抬头,正碰上她那双坦坦然的眸子。也许,从那个时候起,这个女子就注定是我生命中的一个结。让我意外的是,她并不是女子组的参赛选手,甚至连爱好者都算不上。用她的话说,她只是来“感受棋的气氛”。起初我以为自己发现了一块宝玉,因为能一眼看出那唯一胜的点并不容易。让我更意外的是我完全错了,她那浪漫得不着边际的思维根本不适合下棋的严谨。
    而她就这么出现了,这个浪漫而倔强的女子,带着她动人心魄的不羁和浪漫走进我的生命,像一个玩倦了的孩子。常常宠溺的看着她,摇头晃脑的吟颂出一串我认为已经毫无现实意义的古代文字,并在她鼓励期许的目光下,驴唇不对马嘴的答上一句。然后一边欣赏她沮丧的表情,一边心满意足的吹一声口哨,等着她扑上来咬我。虽然我听不懂她念的诗,就如同看不懂她下的棋。但这并不妨碍她象一头小兽一样吊在我手臂上,唧唧喳喳上蹿下跳。
    黄昏,也是两年前的春天。拉着她的手走过校园路。她又忽悠忽悠的突然说,“晴雯姐姐说,她是司芙蓉花的。”这丫头痴迷红楼梦,又怕是犯了痴了。
    “那你呢?你是司什么的?”
    “你相信吗?我是司丁香花的!”
    我看着她认真的脸,笑了。傻瓜,不管你是司什么的,你都不能离开我。那时候,紫丁香怒放。

    黄沙黄沙漫天飞,你为谁妩媚?
    一直怜她在眼前,宠她在手上。却没想过真有一天要离开。
    考上历史系的研究生,她要去敦煌。对我说,那是她的梦想,她一定要去,不去不甘。我第一次惊心动魄的看着她,丫头,真要去吗?她认真的点头,眼底是我熟悉的倔强。我无声无息,揽她入怀。
    丫头,好好照顾自己。我等你回来。
    她跳起来咬我的手臂。尖声笑道,齿印为君留。然后一头扎进我怀里说,等我回来,一定好好学棋。这家伙一贯用这句话哄我开心。不过这并不重要。
    可是我却有一种预感,那夜她如星辰般闪耀的眸子只能成为记忆中永久的纪念。
    3个月后,消息传来,我几乎被震得恍如隔世。
    朋友小心翼翼的来告诉我,在敦煌,她急性心脏衰竭,事先没有任何征兆。我眼前忽然浮光掠过,整个世界刹那失去所有的形状。敦煌,千里黄沙,是个没有丁香花的地方。
    丫头,我真是把你宠坏了,竟放你走了这么远,如今找不到回来。

    雨巷
    我一直在想,我的命运也许天生跟她就在一起。她走远,我的生命力也随之消散。白血病。当我知道这三个字的时候,我一刹那就相信了禾儿所谓三生石的传说。她以前说,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没有她在身边整两年,我依旧记得那些句子。
    不记得自己是何时消瘦下来,而且变得沉静。苍老本身与年龄无关,它只是在失去期待之后发生的。我仿佛看到生命从指缝里流逝。
    我的病能撑过严冬已经不容易。我只是期待,支持我的期待,是再一次看到紫丁香的开放。我不知道今生的记忆能否留到来世。我愿意记住紫丁香。叶禾,你总是任性撒野。我得把你找回来,就象每一次我们赌气,我抓你回来就象抓一只离家逃跑的猫,最后无奈的看着你在我余怒未消的时候,在我的臂弯里,安然睡着。
    所以,我要等着紫丁香。
    猛然见到医院窗外的紫丁香绽放出第一串紫色的时候,我几乎感激涕零。飘渺轻盈,是叶禾一贯微笑的样子。
    我每日必带棋盘在丁香花下去摆棋,打发无聊。总能见她盈盈的走过来。一个长发戴着丁香结的女子,蓝紫色的衬衣,衬托得她跟细雨般优雅。渐渐的面熟了,便互相打个招呼。看得出来她很喜欢棋。有棋友来看我,她便在一旁静静的看我们拆棋。没人的时候,我教她下。她学得认真,进展也快。
    我们只在每次分别的时候互相说几句闲话。医院病人之间是不互相询问病情的,这是个不成文的规则。问问病房号,只是习惯,并不为串门。而且我亦无兴趣去闲话家常。时间不多,我还不如多看几个变化。
    我住G44。她说。
    我稍稍一愣,哦了一声。
    时间流逝得如此之快。快得……我来不及说出我的感激。
    G44,在我入院那天就不小心看到,那是院长办公室。
    文字再没什么可留恋的。闭眼的那一刹那,听见她轻悄的声音,“你相信吗?我是司丁香花的!”

这是偶玩棋时结识的朋友QQ空间上的一篇文章,上网这么久,还很少被一篇文章真正的感动过。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在她的下面留下了这段话  :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