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9月28日,哈尔滨,亚洲男篮锦标赛中国对日本。就像现在一样,当时刚刚结束了自己NBA一年级生活的姚明,回到国家队参赛。
那场比赛,姚明整个人表现出一种近乎疯狂的兴奋,中国队传进内线的球,被姚明死死地攥在手里,然后死死地往篮下挤,绝不再往外倒。队友们很快发现,姚明是在一门心思地把球从对方中锋的脑门子顶上砸进篮筐。谁都知道,在篮球场上,这就是一种最羞辱对手的得分方式,可那天,一直提着气绷着脸的姚明,愣是在那个叫伊藤的日本中锋头上"咣咣咣"砸进去6个。
那场球中国队打得并不好,赢是赢了,却只得了80多分,大概是姚明的"吃独食"影响了全队的内外结合。回到酒店,姚明倒是干脆得很,一股脑向所有人赔不是:"对不起,对不起,今天我打得不好,光顾着自己爽,光顾着自己解气过瘾了,没跟大家配合好。"
说起这档子事,是因为事后的确有队员说,这恐怕是第一次感受到姚明对"日本"两个字的态度。两天前,9月12日,姚明25岁生日,又是亚锦赛中国对日本,还没等姚明说出口,心领神会的队友已经替姚明作了主:"先切日本再切蛋糕。"已经在NBA读完了三年级、并且为自己下一个五年挣下了7600万合同的姚明,变得更从容更冷静,单纯的个人主义转变为对集体更多的责任感,但个人16分、13个篮板,尤其是6次助攻,加上全队33分的大胜,是又一次实实在在的"暴切"。重要的是,这回再不需要故作深沉地道歉。
话说到这,索性再透露个秘密。去年,日本丰田公司几次三番找到火箭队的老板亚历山大,目的只有一个,希望他帮忙跟姚明牵上线,让姚明出任丰田的形象代言人。丰田公司一直是火箭队的球场赞助商,火箭队的主场球馆就叫"丰田中心",所以,老板自然也愿意成全这桩美事,更何况,谁都可以想象,丰田公司在开始行动之前,已经为姚明准备了一份多么丰厚的广告合同。但是,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姚明几乎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就是两个字:不行。而且,不负责提供任何解释。
这事儿,姚明没跟人说起过,有些决定,往往不需要理由,甚至,没有必要去衡量利弊得失。他不想向别人证明什么,虽然,这并不像考虑是否买一台日产电视那么简单。
姚明是属于世界的,但姚明首先是属于中国的。就像一些真正了解姚明的朋友所说的那样,比起许多拥有同样优越的生活方式的人,姚明更清楚自己首先是中国人。
章子怡在《艺*回忆录》中的激情戏曝光
好莱坞大片《艺*回忆录》终于杀青,中国演员巩俐章子怡,马来西亚籍华裔女星杨子琼和日本男星渡边谦参演了这部影片。电影由《芝加哥》的制作人罗伯-马歇尔和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合作拍摄,近日他们在日本举行了电影杀青的庆祝仪式。
日本演员渡边谦称,尽管本片的大部分镜头都在洛杉矶完成,但最令人难忘的还是在日本的京都古城拍摄的那一幕。当最后一个镜头摄制完成,所有的演员和工作人员都感动得抱头痛哭,转眼间,用来擦眼泪的两盒纸巾就空了。
章子怡在这部电影中饰演主要角色――艺*SayuriNitta,她和饰演富商的渡边谦在片中有非常精彩的对手戏。据悉,电影将于今年年底进入北美和日本的各大影院。
问题是,为什么"山口百惠"或者"酒井法子"不去演《日军慰安妇》!!我相信小日本的导演不会去写这样的剧本!而日本的各著名演员会向我们的"子怡",巩俐,杨紫琼一样去演中国人拍的《慰安妇》吗!??
人家在把自己的历史越写越好,而我们自己不争气,却把这段历史"越描越黑"!
自上次"赵薇军旗装"的出现,让她享受了一把被泼粪的味道,中国艺人是不是应该加强下自身的爱国主义教育。
刚才的新闻还说:《艺*回忆录》都是英文对白!
真不知道,著名的中国"戏子",在日本电影跳的是日本舞蹈,讲的满口英文,你们究竟想向世界宣传什么??
作为一个艺人,作为一个现在被称为明星的人,作为一个已经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国人:
除了要钱,还要有我们中国人的尊严……
除了名气,还要保我们中国的国格……
最后只能用一句话来评价:章子仪在日本人眼里只是一个不知羞耻的廉价货色!
很久以来,我在电视或海报上各类地方偶一看见赵薇总生鄙视之心。傅彪在《大腕》里哭着说俺们中国文艺界已经集体补过钙了,看来和韩国文艺界相比,有个别个补的大概是假冒的钙片。艺*的确不是慰安妇,但这和中国有什么关系呢?如果某人要是担纲主演揭露慰安妇的罪恶的作品,我向她致以崇高的敬意,可现在又多了一个×货了。看来中国文艺买补钙片还是得买韩国产品。
韩国女艺人金喜善,据说是演艺高超的国际大牌明星,偏偏我对明星有关的消息似有屏蔽,接收起来十分困难,以至于好几次人家说现在最美的姑娘是韩国的金喜善,就是在CCTV做手机广告那个,我就是搞不清楚。后来终于知道了,指着手机,表情做作的便是金喜善,并不觉得怎么样。岂料,一件事,让我改变态度,对这个女子肃然起敬--金喜善不乘日本车。
好一个刚烈女子!真真让我这个中国男人敬佩有加。
就是这个金喜善,来中国访问,正式告诉中国方面,接待最好是韩国车,且规格不计,实在不行,别国车也可,就是不乘日本车。未见报道不乘日本车的原因,但这一切似乎是不言自明的。
金喜善,这个韩国小女子如此作为或为人不解,但根由深远,非一言能蔽之,乃韩国文化与国民性使然。小女子不乘日本车,与中国的柳如是好有一比,中国的柳如是毕竟是太少见了,但金喜善的作法决不是其一人的行为。在韩国大街上,找到一辆外国车,实在不容易。没去韩国之前,我对此说法将信将疑,到了汉城,亲眼所见,方知此言不谬,汉城街头,一水儿的全是韩国车!
我乐于相信,大家也不难理解,这里边有深刻的历史政治原因。由于二战时,日本人给韩国人民造成的民族灾难太深重了,更因为,日本人至今不肯彻底认错反省,反而得寸进尺地反攻倒算,韩国人对此高度敏感,十分愤怒。
去年,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参拜日本靖国神社,日本国内修改教科书,连同中国在内的东亚各国人民均表示抗议,但只有韩国男人结伴而行,于大庭广众之下,高呼口号之后,用小刀切下自己手指,鲜血如注,目光如炬,表示誓以死抗争,反对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的作法。
中国人与韩国人同是孔夫子文化熏陶下的东方民族,中国人偏于中庸,常常不分是非,为中庸而中庸,韩国人讲中庸但是非分明,明察秋毫;中国人秉承古训不念旧恶实行恕道,常常导致一些无原则原谅,韩国人不念旧恶但强调对方必须洗心革面,自己决不当南郭先生。就民族个性而言,在这一点上,我更佩服韩国人。
所以,我欣赏有血性的韩国断指男人,我欣赏不乘日本车的韩国女人,我欣赏金喜善。
如果仅仅是一笔历史旧帐,让韩国人盯住日本人动静,时时做肾上腺高分泌状,韩国人至多是深明大义,做事认真,我们需要学习人家民族精神,汲取其营养,弘扬我们的爱国主义。
可事实上,韩国人这种男人女人均有的刚烈决不仅仅是一种精神,而是转化为了实实在在的生产力,成为一笔巨大的物质财富。韩国的汽车工业,就是在这样的民族精神激励下,奋发图强发展起来的。韩国的汽车工业绝不会象中国的汽车工业这样相互杀价,遍地开花,让洋人各个击破,大发其财。与韩国比,我们的汽车工业既输在精神气节上,也输在商家谋略上,更输在人性弱点上。连着输下来,时逢改革开放,二十年大好的时光,我们至今连一个实实在在民族品牌车也造不出。说来,这岂止是遗憾,简直让人悲愤。
韩国人有民族自豪之心,屁股坐在国产车上,脸上便觉得有光亮,所以韩国人齐心协力买国产车,这种自觉行动,比政府发多少文件都管用。就因为韩国汽车工业有百姓爱国心生出的市场需求为引擎,所以韩国汽车一路拉高,没多少年光景,便挤进日本车、美国车、德国车为主角的世界汽车市场,成为一只不可小视的力量。
老百姓说的"人心齐泰山移"的道理,放到市场经济条件下,经济学家把它叫作民众对市场的"心理预期"。这个道理很简单,比如,大家有钱都存银行,谁也不去投资、消费,"投资拉动内需"光靠政府,没多久,政府便没了后劲儿;再比如,眼看股市要落,大家心理预期一样,股市一落就是一千多个点,且兵来如山倒;再比如,大家协力买国产车,这股子需求,至少拉动国内汽车市场,没问题。这种民族心、爱国情,是任何东西买不来的,却可以换来任何想换的东西。
当然,就具体政策而言,按照"地球村"的原则,按照"一体化"的规矩,日本车、德国车、法国车,我们都应该一视同仁,这是商业规则。但是进入到一个人、一个民族的感情深处,我们却不可以拿商业规则来做标准。只要谈商品,就一定是有价的,而尊严却是无价的。所以,判断"尊严"为何物,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看它能否被金钱所买走。
我完全赞成鲁迅先生的"拿来主义",但我以为,除了把有用的"物件器具""拿来"为中国人用以外,还应提倡把类似韩国人这种"气节操守"一类许多中国人久违了的东西也多"拿来"点,以供今日急需。
金喜善看到"东洋人"丢下的某类"物件"甚至对东洋人生产的"物件"都心有厌恶感,有些人可能以为有点过了,但这并不违背"拿来主义"原则,并不会影响改革开放。
同是唱戏的、念曲的小姑娘,咱家的姑娘坐着日本车、唱着日本曲,还穿着日本膏药旗图案的裤子出来招摇,和人家金喜善比,这反差太大了。负有教育责任的中国的大人们是真真该脸红的。
金喜善好比是邻家的姑娘,这姑娘未必比咱家的姑娘漂亮,但是她更懂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