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与妒嫉的人深交 转

    在我简单的头脑中,总认为无论是男孩子还是男人,他们都应该是心胸宽阔之人。而那些斤斤计较、妒嫉的必定是女生或女人。

    小时候读书时,玩得最多的朋友就是男同学,我可以毫无心计的与他们一道开心的玩耍,他们也可以毫不在意我是女生而开心快乐的玩。因而也就养成了心胸大度的心怀。许多年后在我的一帮子好同学的相聚中大多是男同学,每次遇到他们我总能和他们好好的聊上一会儿,他们还是当年那模样——坦诚。

    那时,觉得女生爱斤斤计较,既然如此,没有心计的我干脆不与这些女生玩。玩得最好的一个女生从初中到高中整整同学六年,然而,六年后我们形同陌路人。

    事因是读高中时班里来了三位湖师大的实习老师,女同学不知什么时候与那帮老师打得火热,而不善言语、毫无心计的我是不会和老师们打得火热的,也没有人会注意我这个不爱张扬的女生,尽管那时当着班里的学习委员。

    有一次,女同学把我带到那帮年青的老师处玩耍,就这样我常陪女同学去那些实习老师的宿舍,也常和他们一道去郊外游玩。天真、善良、活泼而又毫无心计的我总是坦诚待人,也是善解人意的。从来就没有什么想法和心思,也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得到任何一个人的宠爱, 甚至于还有些傻傻的味道。

    也许是缘于我的这些所谓的品行,那些老师们都对我特别的好,也好过了对我的女同学。而我并未想到此会伤害另一个人的虚荣心。有一回和那个女同学去长沙的湖师大玩,也是那个女同学非要拉我去的,重朋友情的我更没有想什么,同学好友要去我定当作陪,就这样我们在“五四”青年节的那天跑到了长沙,实习老师们热情的接待了我们。

    到了那里,实习老师把我们俩安排在他们的女同学宿舍。并抽空带我们去爬岳麓山,这本是一件很快乐的事,结果是不知为什么女同学闹情绪不愿去玩,这些年青的老师们见她闹情绪就由她去了。乖巧老实的我总觉得女同学太任性了,但没有说出口来。

    到现如今我也是如此待朋友们的,从来就不随意当众揭身边好朋友们的短,尽管我知道她们的短。我总认为真正的朋友不应该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取笑好友。许多年后,我终于明白那些在你身边的好友,总在大庭广众之下取笑你的好友,其实都是因为她们心态不平衡,心生妒嫉而当众尖酸刻薄的取笑你的真正缘由。这类人自私虚荣,心胸狭窄。 
 老师见女同学不去玩,也就由她罢了。一个实习老师在上午把我带到了他大学教授老师的家里,并留下我们在那吃了顿丰盛的午餐。下午回到宿舍,另一个实习老师居然把他同在长沙的弟弟叫来,仨人一起去爬岳麓山,并在那留下了很多的合影。那也是我第一次亲密接触岳麓书院,感受了伟人毛泽东曾经在爱晚亭下读书的日子。

    当时的我并未有宠爱之感,那个时候我不懂什么叫宠爱,只知道自己坦诚待别人,别人也会坦诚待我。这种坦诚待人和善解人意的品行一直沿用至今。也许那些自认为聪明的人会把我的宽容大度当作老实可欺,也许他们会把我的善解人意当我没有傲气。其实,有谁会知道我对那些平庸老实的人是善解人意的,而对那些自以为是的人们是不屑一顾的。这缘于我有嫉恶如仇的品性,同情弱者鄙视自以为是者。

    爬了岳麓山后回到宿舍,女同学又不知为何吵闹着要回娄底。实习老师们急了,这么晚了哪有火车。无奈,所有的老师都来做思想工作,劝的劝,拉的拉,在瑟瑟的夜风里终于把吵闹的女同学劝住了。结果是女同学在老师们的安抚下,安静下来不再闹回家了,而我却忐忑不安的度过了一个寒心的夜晚。可是,第二天我们应该赶回去上下午课的,而女同学又说不回家了。害苦了我,左右为难,如果不回去的话,我们必定旷课半天,那是我特不愿意也即害怕的事。回去吧,女同学又犟,我又做不出拂袖而去的潇洒,只好自己也陪着旷课得了。那个时候的我的确有些软弱。

    回到学校后老师并未严厉的批评我,只是耐心的找我谈心,问我为什么旷课。重朋友情的我不想把这些告诉老师,居然撒谎说是没有赶上火车。还好老师一直信任于我,也就没有过多的批评我。那时,我好感谢我的班主任老师,给我留下了面子,没有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严厉的批评我。因为不善言谈的我极其爱面子,也总是要求自己做一个好学生。是那种响鼓不用重敲,能知错就改的女生。

    这件事后,我很少与这个女同学在一起玩耍了。我用少年的头脑反反复复的思考,女同学为什么这么任性和善变?直到长大后,我才明白原来是因为老师对我的宠爱多过了她,而她心态不平衡心由妒嫉而生出这种反常现象。女同学在乡下读书时,他的父亲在工厂,在那个年代家中有一个当工人的父亲在乡人的眼中是何等荣耀的,所以在乡村读书的女同学总是得到乡村老师们的宠爱,后来女同学转到我们这座城市时,无论是从她的学习成绩和她的家庭经济来说,都是比不上我们这些父母都在城市的同学,因而在那个年代,小小的少年们也是爱慕虚荣的,城市的孩子们是不愿意与这些来自农村的孩子为友的。

    而我偏偏爱与这些贫穷的乡下来的孩子们为友,她们纯朴、善良,没有心计。至今我还不忘那个与我同学初中三年的好友,当我读高中时那个同学已回到了农村,当她写信告诉我她要结婚了的时候,我用自己的零花钱毫不犹豫的为那个初中的女同学买了一对漂亮的枕套寄给了她。许多年后,我仍然怀念她,怀念我们曾在一起的快乐少年。

    其实,那个时候父亲已是一名令人羡慕的干部,少年的我并未从父亲那感受到荣耀。也从未自以为是过,尽管父亲单位的叔叔阿姨们对我们非常的好。从小就没有这种虚荣感,因而长大后的我,因为工作的一次又一次的变故,由令人羡慕的会计到又累又脏的工人,再由工人到如今的岗位,它让我几度沉浮几度飘飞,它都未使我感到自卑过,也从未使我感到自以为是过。因为这一切都缘于我的默默努力和我的运气。

    学生时代就养成了不张扬,不虚荣,心胸宽阔,坦诚待人的品性,以至后来在我多次遇到困难时,都是那些认识的和不认识的朋友们不遗余力的出手相助,让我度过难关,如今我已过上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幸福温馨的生活,我得感谢那些曾经帮助过我的朋友们。

    少年时代就感受到了交朋友不能交妒嫉的人为友。长成后,我一度不与虚荣、自私、妒嫉的人深交,而且是处处的小心不与那种人深交。然而,我越是小心越是防不胜防。

    在一个倒霉的一年里,我却一度与自私、虚荣、妒嫉的男女为友,让我在那种欺骗和妒嫉中度过了一段痛苦的日子。我一直用善良和真诚对待他们,然而,他们却一次又一次的用欺骗和妒嫉来算计着我。直到某一天我幡然醒悟,并离开她们后,我才从那种被朋友欺骗和算计的阴影中走出来。没有心计也没有花言巧语的我,对朋友从来就是坦诚相待,可我不知为什么就糊里糊涂的没有防人之心,因而倒置自己被小人欺骗,被妒嫉者算计,也倒置自己在他们编织的谎言中感到我的坦诚和善良被这二个自以为是的男女所愚弄。

    如今,我已走出被欺骗被算计的日子,也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再也不与这种虚荣、自私、妒嫉的人深交,感到坦然,也感到踏实,心也不会浮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