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药的颜色
是不是如同青铜的坚硬?
---------  思考

  离开的时间到了
  离开的不仅仅是我的躯壳
  带走的还有我冰冷的牙齿
  我的灵魂走了
  我赖以顽抗的牙齿脱落了
  在太阳的墙上
  拗不出一个黑色的洞
  熔化掉的血液
  放肆的在岁月的桥下
  穿行而过
  月牙小琴的歌声
  舒缓而且沉着
  失去的不仅仅是我的声音
  
  头上的长角长起
  月亮的光能磨平凹凸的刻痕?
  我在桥边唱歌
  凄婉的嗓音不是我沉睡的苦果
  燃烧的火焰 
  在黑色的碳堆上堆积
  而将烧死的
  正在唱歌的我
  可曾有人仔细的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