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星际浪子--作者:黄易(全)

第一卷 第一章 方舟一号
他赤裸地在坍塌近半和纵横交错似蜘蛛网般的岩洞里,迅快任意地移动著。
完全不受岩壁的陡峭影响;甚至能完全违反了地心吸力,在洞顶作壁虎般爬行。
他已成功地找到五滴水,只要多找一滴,将可使他有足够作出下一次逃生的能力。
在这全无生气,有的只是火暴和热浪、寒冷和死寂的孤野星体,他一无所有。噩梦由他生出的一刻开始。
他是这星体上最后一个婴儿,在悠长的岁月里,逐一见证了族人的死亡。
黑夜的寒冷渐被愈趋狂暴的太阳所取代,热气开始涌入洞里。
在冷暖流交替的作用下,他终于寻到另三滴水,这是令他欣悦的意外收获。
表示他会有更佳的体能,在另一次火暴发生时逃往高山上的“溶池”躲避灾难。
以舌尖逐滴水舐进口里,再吸收到体内去。
在这里,没有事情比保持活命更重要。
为生命狂奔,是唯一可表示人类不屈精神的方式。
也是唯一可以和必须做的事!
在他坚强奇异的生命因子里,早铸刻著在最恶劣的环境中的生存之道。
在很久以前,岩洞早上会积满了水点,火爆很久才发生一次。不像现在每一天都发生著。听说在他未出生前,洞里还会有使人激动得痛哭的水雾。
吸收到足够的水分后,他躺在穴洞里仍算冰凉的石块上,精神深深躲到心灵的至深处。
他的心跳脉搏同时停顿下来。
地底隐隐传来隆隆之声,警告著他另一次来自地心的火暴正在酝酿中。
他心中叫道:“来吧!我在等待著。”
庞大无匹长达二千米的宇宙飞船,突然出现在火鸟星系外一百万公里的外空。这是银河联邦仅次于“主力舰”级的“母舰”级战斗航船“巨鲸号”,拥有二级作战能力。
在仰马星之役后,这种庞大的空中战争堡垒,由原本的二百五十艘,骤减至一百零二艘。
那次是所有银河联邦的人都希望忘记的惨败和耻辱!
由反正空间转移到正空间后,巨鲸号的速度亦由超光速逐步减缓至二分之一光速的“亚次光速”,朝火鸟星系飞去。
火鸟星系行星中心处的火鸟太阳,正以每秒钟把千亿吨的计的氢原子转化为氦的速度,释放出大量的光、热、尘屑和辐射线,消耗著她顽强的生命。若以宇宙的时间来计算,火鸟太阳早到了日暮途穷的阶段;但以地球年来计算,则她仍有以亿年计的寿命。
巨鲸号的五百名舰员由“宇宙睡眠”中苏醒过来。同时那自给自足循环往复的维生系统,自动地把新的空气注入舱内,引力系统亦开始运作,使舰员能在以地球为标准的地心吸力场内如常活动。
往位于舰头的主驾驶大堂前长十米高二十米的巨型视野舷窗的中心望去,火鸟太阳正在闪烁著。本来以她为中心作公转的十八颗行星,现在只剩下了十二颗,消失了的六颗,是困常驻下了火鸟太阳狂暴光的放射性物质和热能,在虚空里灰飞烟灭。
星系的灭亡,首先遭殃的就是全无抗力的行星。
主驾驶舱内二百多组的仪器,由于不断有负责的人员回到岗位,陆续开始了运作。
视野舷窗的过滤系统把有害的光线滤去,让舰员可直接用肉眼作出观察,亦可看到不断显示在视野舷窗上下两边的光谱分析、能量读数和射线波长率动的图示。
广阔的大堂最后方是可随意升降的指挥谷,指挥官瓦登斯少将安闲地坐在他舒适的人造皮椅里,聚精会神地看著那比家乡太阳系的太阳质量大上了五倍的火鸟恒星,想像著那星系内行星上的可怖和没有生气的死亡天地。
每颗行星代表著一个独立的世界。
讯号分析员的报告传入指挥台道:“少将,我们失掉了方舟一号的求救讯息,重复一次,我们失掉了方舟一号的讯号。”
瓦登斯从容不迫地发出命令,指示下属再继续搜寻和探索,飞船进入了黄色戒备状态,那是闯入了任何未经探索星系的守则。
巨鲜号同时启动了磁能护罩,以对抗不住增加的光热和毁灭性的射线。
在经历了二千多个地球年的生命后,瓦登斯早学晓了耐性和谨慎的重要性。
亦是这两项优点,使他成为仰马星之役的幸存者之一。
下达了所有命令后,瓦登斯离开了驾驶大堂,通过宽阔的廊道,往位于船心上左侧的实验室走去,遇到他的舰员都立正向他敬礼。
实验室是舰上禁地之一,归联邦研究院派来的尊贵院士管辖。尽管身为舰内至高无上的指挥官,他仍要得到批准,才可以进入那里去。
经过了传报辨认和核准的手续后,实验室内独立的智能系统,为他启开了通道,主他进入实验室里。
一级院士姗娜丽娃正襟危坐在巨大电脑屏幕前的控制桌处,全神看著屏上显示出来的资料和分析。
舰内所有资料都会输进实验室的智能系统里去,但这只是单程的连系,实验室一切资料都是保密的,舰内的人不可以得到一分一毫的资料。
瓦登斯贪婪地看著姗娜丽娃美丽的倩影和阳光般略带卷曲的金色短发。来到她身后,深吸一口气,以最平静的语气道:“讯号中断了!”
地底间歇性闷雷似的轰隆声,逐渐密集有若击鼓。
一下爆响,整个洞穴都受惊似的颤抖了一下,石碎沙粒阵阵洒下来。
气温不住提升著。
他从深沉至近乎死亡的睡眠里醒转过来。
洞穴外传来巨石流动的声音。
他的思感延伸出去,“看”到了一快巨石由洞穴入口上的陡崖,不堪经年累月的震荡,脱离了母体的钢石山,崩裂下来,由于磨擦和吸收了太阳的高热,滚至一半时,已变成了一团火球,流星般投在洞穴下的沙地去,增添了好一大堆碎粉。
他记起了族人葬身在这些火球下的凄惨情景,这令人痛心的情绪一闪即逝,在这火狱般的星球,根本没有空话他怜悯自苦的空间。
身体内的能量迅速凝聚著。
当第一道火舌在沿穴远处的裂缝冒起时,火暴开始了。
他灵活地弹了起来,全力往穴口奔去。
开始了新一次的生命狂奔。
若不能在火暴全面爆发前,赶到山上的大溶池,那就是灰飞烟灭的死亡。
姗娜丽娃脸容肃穆地操控著桌上的复杂仪器,一边看著屏幕上显示出来的读数和分析,头也不回地道:“我知道了,瓦登斯少将。”
瓦登斯对她的冷淡并不奇怪。研究院的院士都是怪人,沉迷于对宇宙的控制和探索。尤其在仰马星之役的惨败和损失后,他们更致力研究用以保卫其他殖民星系和美丽的家乡太阳系。
今次的任务正是其中一次的行动,亦可能是最根本和重要的一次努力。
他曾接触过一些院士,男女都有,却从没有一个比眼前这美女更吸引著他的。在他悠长的生命里,他曾和无数美女接触,可是她仍令他怦然心动,情不自禁。
遗传因子学和蜕生术的长足发展,已使丑男丑女或体格不合标准的人类在宇宙里差点完全消失,当然亦没有老病和残废的问题。判断媸妍的标准转往有诸内形于外的气质。姗娜丽娃的气质是触目惊心地摄人心神的。
她雕塑美的玉容有种令人引生诧异的惊喜,那绝不是任何因子的完美化或蜕生术所能臻达的天生丽质。她是绝色美女中的贵族级极品,代表著她内里美丽的灵魂和远胜一般人的智慧。
在他所遇的超级美女中,只有联邦最高委员会主席,联邦的最高领袖姬慧芙可稳胜她一筹。
当第一次和姗娜丽娃会面时,他这自命对女人有吸引力的人,便深深地为她清澈智慧的眼神所吸引,尤其她颀长婀娜的体型,走起路来轻盈潇洒的优美丰姿,更使他心醉。对方虽然对他冷漠严肃,但他就在那刻下了决心,誓要粉碎她坚硬的外壳,摘取里面那可口的果实。
所以他破天荒第一次在进入反空间的超光速旅航前那近一千个地球时的旅程中,没有和舰上的任何美女□混,因为有更吸引著他的目标。
这终日躲在实验室的美女在操控著仪板,把火鸟星系的其中一颗行星显示在宽大的屏幕上,以她一贯没有注入感情的语气道:“讯号中断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方舟一号遗骸所在的地方正是这颗在毁灭边缘的七号星,亦是现时轨道最接近火鸟太阳的行星。”
顿了一顿,不待他说话,这美丽的院士续道:“七号星自转一次要十二个地球日,公转则是一百二十个地球年,在火鸟太阳逐步走上红巨星的膨胀阶段中,火鸟太阳释放出来的毁灭性物质,会引发七号行星内部热核的连锁性分裂,产生使整个星球表面溶解的高温和大量各类形的有毒气体和射线,在那种情况下,任何讯号都会被掩盖,使我们探察不到。”
她的分析清楚扼要,瓦登斯本身亦是宇宙星学的专家,为了使她对自己有更好的印象,微笑道:“院士的意思是否指方舟一号的遗骸就藏在这七号行星上?”
姗娜丽娃甜脆的悦耳声音低沉地道:“假若讯号中断,那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缘故。”
瓦登斯愕然道:“可是没有任何我们制造的飞船或物质能在这可怕的行星上保留半点渣滓,方舟一号怎还可发出完整的求救讯号呢?”
姗姗娜丽娃淡淡道:“但愿我能知道。当七号行星经历了六个地球日的狂暴后,藏有方舟一号那边的半球将会背著火鸟太阳,开始了相等于另六个地球日的黑夜,一切火岩溶浆会迅速凝固,冷风吹过高山沙漠和满目疮痍的地表,假若讯号再现时,就证明我的推断是正确的,那时请少将立即派出登陆站车,出发到那里进行艰巨的搜索任务。”
瓦登斯搓手道:“看来现在我们只好耐心等待。等会不若到我的舰长室进餐,顺便可讨论搜索行动的细节。”
姗娜丽娃清丽的玉容恬静无波,淡然道:“对不起,我从不接受与男女两性有关的任何邀约,少将应在我的飞行档案里看到这特别的注释。”
他跃出洞穴,轻巧地落在下方离穴口近十米距离的砾石地面。
火鸟太阳光耀大地,他习惯性地直视了她一眼,便不再去看。那并非是怕炽烈的阳光会损害他的眼睛,而是他不用眼去看,亦可知道火鸟太阳的所有变化和情况。
对著洞穴的前方有座巍然高耸的巨大石山。他的目标就是山顶处那广阔和溶池。
他有力的赤足开始踏著炙热的砾石地面,往那山顶奔去。他的心神八爪鱼般往四方八面延展,探索地表下的狂暴光热流,先一步地掌握火苗喷溅的爆发点,判断下一步应拣取的落足处,全速朝山上的溶池奔去。
他以奇异的呼吸法,吸取著地表上游离的稀薄气体。又把全身皮肤紧闭起来,不让维生的水份泄出去,亦不让热毒和射线侵入体内。
庞大的能量在体内激荡著,助他对抗这毁灭性的可怕环境,逆著热暴光纵高跃低。以远超任何人类的体能和速度狂奔往山上去,多次跃起避过滚下来的巨型火球,为生命奋战。
可把整个人带离地面的热浪一波波地涌过大地,经过峡谷或窄崖时发出惊天动地巨人呻吟般的呼叫声。
没有一块石,没有一粒沙,不是正放射著惊人的高热。
一道道火柱带著溶浆,在他四周冲破地表,喷射往高空处,再在轰隆声中罩洒下来,他不住逃避窜跑,迅速跑上伸往山峰去的斜坡。
当他凌空跳起,掠上一块四米多高的巨石时,还未及作第二次纵跃,巨石已坍塌下来,他失去重心,随著化成火团的大石,掉往下面陡峭下陷的渊谷去。
巨鲸号划过虚广的空间,越过了最外围行星的轨道,进入这星系的内空间,再逐渐减速,朝最内围的七号行星驶去。
能量不断注入母舰的护罩去,以对抗火鸟太阳的放射线和热浪。
工作会议在舰尾的议事厅举行,除了指挥官瓦登斯和珊娜丽娃院士外,还有副指挥官葛美上校、通讯部的妮娜少校、星测部的杰诺中校、宇航部的丝宁上校和专责医疗的医官泽克医生。
他们都是各部门的主管。
葛美、妮娜和丝宁在联邦近二百亿的人口中算得上是一等一的美女,可是坐在姗娜丽娃旁,立即给比了下去。
在联邦议局成立后的五千多年里,女性再不受生育儿女的牵制,发挥出她们比男性更优胜的智慧和潜力。不但在军部的重要职位与男性平分秋色,更在政治和科研上压倒了男性,出掌了最重要的位置。
首先发言的是指挥官瓦登斯,把姗娜丽娃的分析和判断说了出来。
负责通讯部的妮娜提问道:“我曾查看过有关联邦所有宇航船的资料,始终找不到有关方舟一号的任何资料,只能从她发出的原始波段,推测这是联邦议局成立前最少一万年前人类仍被困于太阳系内时所建造的简陋飞船,她凭什么来到这与太阳系相距近八千光年的银河系边缘区来呢”
星测部主管杰诺中校接口说:“我要求所有关于方舟一号的资料,否则对发掘或搜寻它的预备工作,将会在很大困难。”顿了顿续道:“根据光谱和射线的分析,七号行星在极在可能在下一个白昼时完全毁掉,因为火鸟太阳正酝酿著一次更强暴的内核聚变,释放出的能量,可以把七号行星完全摧毁,所以我们只有少于六个地球日的短暂时光,去完成搜寻和运输的任务,绝不空话任何因缺乏资料而引致的失误。”瓦登斯望向姗娜丽娃清丽的俏脸,沉声道:“是否还应保密呢?这事交由我们尊贵的院士决定好了。”
姗娜丽娃的美目扫过与会各人,缓缓道:“我们亦是最近才知道方舟一号的存在,那是在仰马星一役后的事了。”
众人均露出倾注的神色。
仰马星的与火鸟星遥遥相对于银河系另一端的星系,但离家乡太阳系却远得多了,足有一万五千光年的距离。最先进的宇航船通过反空间的超光速飞行,亦须三个地球年才可抵达。
仰马太阳拥有五颗行星,其中的仰马行星经过了大气和泥土各方面的改造后,成为了联邦政俯的第一千二百颗殖民星。
当这殖民星经过了移民近百年的努力后,发展出现代化的城市、林木和河流,忽然有一天在轨道运行的太空站发现了来历不明的外星船队,之后便和联邦断绝了联络。
于是久安于逸乐的联邦政府派出了史无前例的庞大武装船队,远征仰马星系,进行收复失地的艰巨任务。
遭遇战在仰马星系的外空爆发,远征军差点全军覆没,使联邦政府遭到前所未有的沉重打击和惨痛损失。
此战发生在七年前,可是他们仍觉得就像在昨天发生般迫切和深刻!
最奇怪的是敌人的飞船和传讯在显示出他们亦是人类?不知由那里钻出来的凶残可怕的人类。
姗娜丽娃续道:“大家都知道,占领了仰马星系的敌人和我们同是人类,于是联邦研究所受命翻查历史所有齐心协力,包括考古发掘出来的原始方案记录,查看有没有人类在联邦议局成立前,移居到别的星球去,终于找到了线索。”
宇航部主管,娇巧的丝宁恍然道:“那就是方舟一号了。”
姗娜丽娃俏脸一沉道:“不但有方舟一号,还有方舟二号。”
众人一起动容。
姗娜丽娃神色凝重道:“那是古战国时代的事了,当时尚未完全分裂的太阳系政府建造了两艘庞大的移民船,分别飞往火鸟星系和另一端隔了三万光年位于银河系中心的黑狱星系。由于资料残缺不全,我们知道的就是这么多,真不明白他们的飞船怎会有比我们更先进的远航力。”
轩昂英俊的泽克医官道:“我明白了,方舟二号成功了,她的移民在黑狱星系建立了强大的国家,现正展开对我们残暴的侵略。而方舟一号的古移民则在这火鸟星系遭到厄运,可能一个移民都没有剩下来。”
体型高大丰满的副指挥官葛美蹙起秀丽的黛眉,先多情地看了美男子泽克一眼,才道:“战国时代是十五万年前到三万年前的事了。接著是历时两万年最可怕的‘黑暗世纪’,幸好智脑玉美人把藏在她资料库内的珍贵知识,交到联邦之父伟大的科杰智手上,使他能重振太阳系的威风,建立了联邦议局,让人类的文明重新开花结果。所以我有个疑问,即使我们找到了方舟一号,这样一艘原始的飞船,会在我们与来自黑狱星系的军团斗争上,生出甚么作用呢?除非如院士所说,他们的飞船比我们的更先进。”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同意她的看法。
姗娜丽娃肃容道:“没有人能预知这会产生甚么作用,可是在努力建军和加强防御的同时,我们不得不尽力去了解敌人,防御敌人。方舟一号正提供了这最重要的一个对黑狱星系军团最本源的具体参考资料。”
顿了顿续道:“黑狱人的战船性能并不会比我们优胜多少,最大的分别,却是我们的作战系统,是由智能系统承担了绝大部分的工作,而他们却全由人手控制。”
众人为之色变。
瓦登斯吁出一口凉气道:“这怎么可能呢?人的瓜怎及得上先进的智能系统。”
珊娜丽娃沉声道:“这是研究院全体四十八位一级院士在详细反覆地研究过作战记录后得来的结论,若让比我们更超卓的黑狱人来到我们的殖民星或家乡太阳系,我们就只有成为奴隶的命运!”
“蓬”他结结实实掉在崖底发烫的沙子上,近百米的高度,比地球大了两倍半的强大引力,只能使他略一晕眩,便回复过来,同时滚往一旁,避过了裂缝冲出的另一道火柱。
地动山摇、天崩地裂,在可使常人立即失明的太阳射线里,他拚全力跳将起来,迅速纵跳攀爬,往上奔去。
他的手抓入火热的岩石里,每一借力便可升高十多米的高度。
四周的岩石崩溃碎裂,四周全是喷射往天上的岩浆。地表裂开了纵横交错的缝隙,火红的溶液喷泉般射出来,再朝低洼处浪高涛急地奔流下去。
他终于回到刚才的斜坡上,毫不气馁的往山顶奔去,钢铁般的意志和超人的灵觉使他履险如夷,在火焰的世界中左闪右移,为生命作出无畏的狂奔。
他吸进体内的再不是空气,而是热焰,肺内全是火,身体的能量亦在萎缩中。
“轰!”
脚踏处裂了开来,一股气流比熔岩先一步溢出,把他带得离地抛飞。
他叫了一声“天助我也”,奋力再腾升了十多米,来到半空中,广阔的溶池就在前方百多米处,向他呼唤著。
他张开了双手,发挥出体内仅余能量,大鸟般往溶池滑翔过去。
“蓬”的一声,他插入了溶池冰寒的浓液内去。
整个星球向著火鸟太阳的一面,尽是射高再洒下的熔岩、烈火和灰屑。
巨鲸号来到七号行星二十五万公里外的远处,停了下来。
大部分人都集中到驾驶大堂,目定口呆地看著视野舷窗显示出来行星上惨烈的大灾难。
在指挥台上,星测部的杰诺中校摇头道:“这样威力惊人的地核聚变下,我不信有任何人造的东西可以留下来。”
姗娜丽娃冷冷道:“我也不想信。可是我们必须做好所有搜查飞船的预备工作,待讯号再出现时,立即登陆。”
瓦登斯皱眉向杰诺道:“你现在可否肯定火鸟太阳那预测的大爆炸何时发生。”
杰诺道:“这么庞大的恒星,是很难准确预估她的演变,我只能说不应该在这星系逗留超过三个地球天的时间,否则随大爆炸而来的太阳风暴,会使我们因不及远遁而致飞灰烟灭,甚么都不留下来。”
姗姗娜丽娃冷静地点头道:“我明白的,就三天吧!”
时间不住溜走,他亦不住吸收溶池的能量和营养,感到自己在壮大著。而这次的感觉,比之以前更要强烈百倍,溶池似要把她所有力量全输进了他体内去,这是前所未有的事。
只有在火暴发生时,溶池内平时钢铁般的物质,才会溶解下来,化作浓液,火暴一过,他若不及时离开,便会给迅速凝固起来的溶液活生生挤死。
那时他又要奔回岩洞去,以避过黑夜的严寒和狂风。
不过今次的火暴特别厉害,恐怕岩穴会全坍塌了。那他连另一个唯一可栖身的避难所亦失去了。
生活就是溶池和岩洞间的往返奔波,再没有其他。
在浓液里,他自由舒畅地展动著四肢,松驰著身体,让皮肤吸取浓液内奇妙的能量。只有在这一刻,他才感到生命的欢娱和意趣。溶池是他最佳亦是唯一的伴侣,当置身她之内时,连精神都和她融浑在一起。
他把浓液吞进肚内去,再由毛孔排泄出来,体内的能量不住积聚著,体质亦随之生出微妙的变化,到了饱和后,他往池底沉下去,最后落到池底方舟一号坚固的庞大船身上,心中带著对溶池的爱和感激。
据传说:他的祖先就是乘坐这艘宇宙飞船,来到了这地狱般的星球上,钻到这溶池之内。
他躺在船体上,思感延往池面的上空,就在此刻,一种奇异的感觉掠过他的神经,使他知道有其他的生命正在虚空处逐渐接近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