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如梦

十月长假的时候去西单,不巧又堵了车。出租车内的广播在不停吵闹,外面车子喇叭声还跟着节奏此起彼落。正觉烦闷的时候,忽然看见《神话》的海报仍在公共汽车站台的大橱窗内,画中那把巨大的古剑还悬在那里。我一边想那电影,一边不由得脑袋里胡乱幻想个画面——自己飞身从车窗中跃了出去,一个曼妙的回旋将那把巨剑擎在手中,于是剑做龙吟,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终于可以在街上横行无忌了。

当思维回归的时候,车子只前进了少许,前方十字路口的流线型物体仍在小心奕奕的挪动,互相规避着。一切仍在大秩序和规范中流动,偶有旁逸斜出的,也会很快被纠正了回来。社会的发展也象人成长的过程,小时候可以肆无忌惮的说笑哭闹,长大后要学会喜怒不形于色。

忽然想到成龙的那把大剑,在过了千年之后,也应该被岁月侵蚀,失去锋芒了吧?

 “我握刀的手习惯的攥了攥,银丝缠绕的刀把摩擦着我的掌心。让我感觉到了它的存在,同时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孩童时,就喜欢这感觉。将刀把紧紧的贴在掌心,舒展手指的关节用力扣住,手臂紧绷的张力牵引动着全身的热流。仿佛天地都在我掌握之中。——其实握在手里的,也许只是一条木片。”

——这是自己以前写的一段文字。主要是源于儿时的记忆,那时只要拿着顺手,不管什么都可以当做宝刀利剑来挥舞,而且嘴里还呼喝着自己配出风声。

那时的孩子分成两种,一种是幻想派,凭借着超常的想象,草木皆为剑,不过疯闹之后就把他所谓的最最厉害的宝剑扔了。马上全身心的投入到另一项活动中;另一种则是写实派,那是要追求手里家伙的完美性,力求最形象,拿在手里才能达到最好的感觉。

我恰好属于后一种,可惜印象里似乎并没弄出一件特别象样的刀剑,最好的只是木板条削成剑的形状,还特别容易折断。于是特别羡慕堂哥,他大我几岁,居然自己做了几把很粗糙的钢制匕首。于是对他敬若天人,他掏弄的时候,我就只有乖乖蹲在一旁欣赏。

儿时稚气的念头早已远去,却是现在偶有机会拿到危险的管制刀具,仍然会有着一丝兴奋。大概男人的潜意识里,刀与剑一直是力量与能力的象征。虽然最早的剑只不是类似匕首的长度,而且剑也很早就退出了战争舞台,更多是装饰之用。

剑是百兵之君,刀是百兵之胆。剑多表示的是秩序,而刀则是颠覆。武侠世界里,刀客与剑客怀着利刃,踏上征途。“壮士一去兮不复返”式的刺杀与复仇,是武侠世界中永远的基调。人们一手抓着规则,一手提着颠覆,游走于江湖。似乎有人觉得,刀与剑的世界满是血腥、杀戮。其实刀剑何辜?真正制造血腥的,是人心而已。

有人说这世界最持久的颜色是灰色,因为它正是不偏不倚的中庸之道。不巧,刀剑之中容不得中庸,只有劈与不劈。朋友说,刀剑如梦这个名字太土了。因为曾经随笔类的文章,什么都是《XX如梦》的恶俗。也因为周华健那首同名老歌,听的太熟悉的缘故。可我仍把这名字留了下来,刀与剑已经梦了几千年,当我们经历了打磨,被砌在金字塔的一角,被压制的开始无动于衷,开始麻木的时候,不防也在武侠世界中畅快淋漓、潇洒纵横一回。在梦中感受那震颤的锋锐,劈出一道绚丽之色。
原帖来自于网易社区:http://b4.club.163.com/viewArticleByWWW.m?boardId=jinyong&articleId=jinyong_107ebc5714d74b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