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安峰烧好了父亲爱吃的萝卜丝炒肉回到房间时,躺在床上的老人已经停止了呼吸。

    洪安峰是陕西人。父母在家务农,打小家境贫寒。7岁母病身亡,他与父亲相依为命。

    洪安峰先后4次来广州打工,他在羊城的最初职业是小食店的杂工。当时,年方19的他将每月300元的工资省下250元寄回家里。

    2001年洪安峰春节回家,老父洪国根突然说自己头疼,到医院检查是脑瘤。为了治疗,他们花光了家里仅有的万余元积蓄,还东凑西拼地借来两万元,债台高筑。春节过后,洪安峰第二次到广州打工,他将得病的父亲带在身边,为的是能够照看好老人。

    父亲的病情在1年后加重。垂危之际,老人的心愿是死后与妻子葬在一起。洪安峰不得已辞去了商场售货员的工作。出人意料的是,回到老家的父亲病情日渐好转。迫于生活压力,洪安峰于2003年3月份携父再赴广州当售货员。因工作勤奋,1年之后提为助理。就在这个时候,父亲突然想家了,经常失眠。看着父亲日渐憔悴,洪安峰咬了咬牙,再次辞工回老家。

    洪安峰第三次携父南下打工是在2004年10月底,在广州花都的一个购物广场当采购员。尽管公司有宿舍,他还是在外租下一个小房间,方便照看卧床不起的父亲。谁知道,今年4月18号,出现了本文开始的一幕,老人家就这么走了。

    那天早上,洪安峰遭受丧父之痛,他不知怎么处理,在单位领导和同事捐助下,于当天将父亲遗体火化;到了晚上,他被嫌晦气的房东锁在屋外,屋里还有他没及搬走的东西。房东说人死了骨灰不能带进村里,有晦气,做法事要花1000元。可洪安峰身上只有350元,他只好报警。但警察只能从中协调。洪安峰又是哭泣又是下跪,折腾了6个小时,付给了房东300元后才能进房。他简单收拾了两三件衣物,带齐他的证件,抱着父亲的骨灰,深夜却无处可去,“当时不方便回宿舍,怕影响同事”。在出租屋附近的凉亭坐了一会,洪安峰觉得犯困,又怕一觉醒来骨灰盒不在身边,干脆抱着盒里的“父亲”默默地走了一夜。

    今年五一我很想去会一会这位大孝子,可惜因事耽搁,不知他现在还在那个地方工作不?
原帖来自于网易社区:http://b4.club.163.com/viewArticleByWWW.m?boardId=nationclass&articleId=nationclass_107a43f68061d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