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在变迁,社会在进步,竞争也越来越激烈,男人的负担也随之越来越沉重,工作的压力,感情的背叛,家庭的负担,他们成天在这样的环境里摸爬滚打,伤了,没有人理解,累了,没有人知道。为了工作,要逢场作戏,为了家庭,要小心谨慎。而他们也是人,情感也需要得到渲泄,心灵需要有人安抚,于是,他们会去寻找解压的方法,也于是,从找夜总会里的三陪女发展到找裸陪女。而裸陪女的诞生,也正是为了适应这种环境而产生,虽然裸是需要勇气的,可是比之前的三陪女钱来得多,男人的心理上得到更大的满足,对于一个从大山沟里出来的没有任何技能的女人来说这是嫌钱最轻松也最容易的方法了,再说了,我们的举动也是全因为男人的需要为出发点的,即满足了男人,也满了我们的腰包,两全齐美啊!
我虽然生在大山沟,可是山里出来的女人总是有几分灵气,尽管当初出来时候十分土气,经过几个月的世面,也象半个城里人了。我刚出来的时候也是清白之身,而且看不习惯大街上那些搂搂抱抱的男女,看了就会脸红发烧。

出来的第二个月,我从工厂出来,因为工厂打工实在太累,时间又长,老板就是个吸血鬼,叫我们没日没夜的加班,我凭着自己的长相在附近宾馆找了一份服务员的工作,刚进去没有几天,就被老板给诱奸了,我的第一次就这样被这头兽牲也糟蹋了,我也哭过,也想到过死,但当老板递给我一叠百元大钞的时候,我的哭声与想死的念头也就随之被这崭新的钞票所淹没,老板之后经常要我与他发生关系,我也就没有反抗,也没有其他念头,既然已成现实,死也是没有用的,再说,自从给家里寄了钱回去,先前没有人问津的哥也居然被媒婆快踩破门槛了,就算是为了父母和兄弟姐妹吧,既然我已经下了地狱,就让我永远下地狱吧。从此我的想法堕落了,不再是那个清纯的小姑娘

老板将我玩腻了,就不再找我了,我的经济也开始出现危机,做服务员一个月才几百块钱,我跟老板发生一次关系就是给我上千,想想还是决定不干了,辞掉了服务员的工作,经一个姐妹儿的介绍,我又来到另一家夜总会做三陪,做三陪有时候是要陪客人睡觉的,可是,这对于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能满足我的花费:高档的化妆品,名牌的服装。

一年多的磨练,从外表看,根本看不出我是一个从大山沟里出来的没有文化的女人,而且还是个三陪女,再说了,这个地方没有人认识我,全是些干这行的从五湖四海来的姐妹儿,她们中间有些还抽大麻,而我从来不沾这个。这点我还是懂的,沾上这个,一生就毁了,我还想等我挣够钱后回家找个老实的男人把自己嫁出去呢。

现在的男人,有钱的男人,胃口越来越大,凭着自己有钱,有时候在ktv里动不动叫我们脱衣服,开始的时候我死活是不干的,而且当着那么多男人的面,但客人是得罪不起的,不然妈咪就会赶我们走路,再说,脱一次衣服能得上千块钱呢,后来和姐妹们一起,人本来就是那么回事,象猴子不也是与人差不多,他们从来不穿衣服。再说钱来得快,大方的老板,哄得他们开心的,能挣上好几千呢,而且这样做,夜总会的生意居然红火得不得了,越来越多的人来排场。说实话,这不能怪我们,只能怪就这么个社会,男人在这个社会太累了,让他们享受一下也是情有可缘的,个个有钱的男人都说自己的老婆象个母夜叉,没有半点温柔,回去就烦呢,还说来到这里后,他们整个身心都能放松。所以,我们只好适应潮流了

现在裸陪也不好做了,因为公安机关严打,我也知道,这样做扰乱了社会治安,影响社会风气,但任何事情都是一个巴掌拍不响,有人需要,我们只是满足别人的需要而已,其实道理就是那么简单!谁叫现在的有钱人越来越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