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血性叫土耳其

在伊斯坦布尔的魔鬼主场,主队土耳其迎来了“钟表匠”瑞士队。土耳其的主场座无虚席,蔚为壮观,涌动着无数手捧土耳其“星月”国旗的球迷,宛然一片红色海洋。地狱也好,魔鬼也罢,这里确实给远道而来的瑞士人带来了窒息的感觉和无尽的恐惧。无论是赛场上高唱国歌斗志昂扬的土耳其球员还是观众席中群情涌动杀气腾腾的土耳其球迷,都在燃烧自己为“炼狱”增加燃料,不把对手融化为灰烬誓不罢休。在一片片飞扬而血腥的红色中,你的视觉会出现恍惚,11名球员和数万球迷融为一体,赛场已经不仅仅局限在绿茵场,整个体育馆已经变成了杀人的熔炉。

    然而,比赛一开始土耳其老将阿尔佩伊便因一个并非有意的手球,白白送给了瑞士人点球机会。这个时候便更加考验土耳其英雄的血性和激情了。土耳其历来都是扩张性民族。每个人都流淌着侵略和暴力的血液。或许在现代人看来,他们是那样的野蛮凶悍,不可理喻。但土耳其人正是用这股顽强甚至霸道的力量,演绎着自己的暴力美学。都说英国足球流氓厉害,可到了土耳其便成了乌合之众,前些年英超球队利兹的球迷竟然死在了土耳其球迷的匕首之下。土耳其足球没有理智,所有理智的人都看不懂土耳其足球,只有那么一批火爆血腥的观众了解自己的国家了解自己的足球队,他们叫人又爱又憎,总之,他们和他们的国家队一样,是一群令人敬畏的家伙。

    土耳其的球员天生为掌声和鲜花而生,他们在客场很难凌厉杀气,只有回到炼狱主场,回到群情激昂的伊斯坦布尔,才会在烈火中复活,并用烈火致敌人于死地。你可以指责他们踢得并不是纯粹的足球,土耳其人本来就是用杀人的方式来踢球。他们每个人都是角斗士,他们会为一个女人、一句誓言,甚至一个鸡毛蒜皮的小事与对手玩生死轮盘。

    土耳其愤怒了,但他们没有自乱阵脚,他们还在耐心的寻找机会。只有在裁判一次次的误判之后,他们才会气愤的将裁判围起来,然而无法做更加激烈更进一步的行动,因为在足球场上裁判就是主宰生死的神,魔鬼也执拗不过他。老苏克在拼命的奔跑接应,萨辛在不断的扯动绞杀,埃姆雷用不再年轻的身体做年轻人才可以做的事情,图加伊在乱军丛中爆发勇气和自信……他们很勇猛,但没有乱,第30分钟阿尔腾托普甚至有过充满想象力的任意球传球,连队友埃姆雷都被骗过了。

    终于,他们得到了回报,图加伊势大力沉的鱼跃攻门,令对方门将猝不及防。土耳其勇士继续着奇迹的创造,他们似乎已经把生命抛了出去,他们甩掉了一切阻碍自己冲杀的累赘。这样叫人揪心的冲击,使人不得不担心他们下半时的体力。瑞士队上半场33分钟换上来的高中锋斯特雷勒,是在形式上体现着他们以攻代守的勇气,而实际上他们已经被挤压的没有任何伸展的空间,他们只能龟缩,龟缩,再龟缩。

    裁判员并不愿意判给土耳其他们应得的点球,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钟表匠”体现出了他们对时间的精妙控制,他们在下半场中后段土耳其体力最透支,完全靠意志踢球的时候,倚仗防守反击完成了对土耳其战士的致命一击。

    瑞士最终赢了,他们在比赛结束哨声吹响后,飞跑着退场,比兔子跑得还要快,甚至在比赛过程中都没有看到他们这么卖力的奔跑过,不知道什么促成了这“狼狈的飞奔”。鼎沸的魔鬼主场那一刻,鸦雀无声,电视画面定格了一般,或许足球是真的定格了,为土耳其球员和球迷们的伟大与悲壮定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