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爱人易,容人难


前一阵有位知名相声演员做客艺术人生,谈及自身几次婚变的教训时坦言:由于我个性太强,虽能够爱人,但不能够容人,这一缺点成为导致我婚姻出现挫折的主要因素之一。到底是已很中年的爷们,这么清醒且很真诚地反省自己,不免让我生发出几分敬意。也由此引出些许感慨来。

爱和包容,是一种美好德性的两个方面,但其概念却有很大的区分。就行为而言,爱容易一些,包容却着实难得多。

易和难,我认为,简单地看,大多数人能做到的事,称做易,大多数人做不来的,称做难。爱,从根子上说,是生命欲望功能的反应,是为人与牛、马及一切生物所共有的本能方面的活动。如一个处在发情期的雌鸟喜爱一个叫得好听的雄鸟;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喜爱妈妈的乳头。另外,它还受审美需要的驱动,鲜花和美女,谁不知道去爱呢。因此,爱是大多数人能做到的,所以容易。然而,“容”就不同了,“容”是修养论里的概念,它需要悟性、克制、悲悯、移位体验等等智慧方面的东西。况且,需要容的,大多是不合己意的事物,甚至有许多从客观看是丑陋的事物,让一个人靠理性之力量来接纳,总是一件比较有难度的事情吧!喊什么东西越凶,越缺什么,也难怪呼求“宽容”的文章漫天飞了。

古话曰:有容乃大;宰相肚里能撑船。道明了宽容这一德性的高。在人类社会舞台上,把事做大并且笑到最后的,没有一个不是能容人的主儿。西汉时期的魏其侯窦婴,为人清正义气,才高八斗。曾被汉武帝任命为丞相,但他有一局限,就是只爱好人,憎恶坏人。有人劝谏他说:你的天性喜欢好人,憎恶坏人,现在好人颂扬你,所以当上了丞相,坏人那么多,也将会诽谤你,如果你能同时容纳好人和坏人,那么相信就会保持长久,如果不能,马上会遭到诽谤而丢官了。结果他没有听,后来的结局不但丢了官,还丢了命。他的死固然有很复杂很具体的原因,但与他不能兼容的性格不无关系。(当然,容什么人,有个价值取向问题,但这也许属另一个范畴的问题。从心理学角度看,世上哪里有绝对的好人和坏人呢。)我曾采访过一个女医生,(后来成为挚友)她身上具备了现代人极稀有的神性和诗性,她的这种生命品相体现在婚姻里就是对其丈夫天使般的怜爱和超越世俗的包容。可偏偏她丈夫却大不以为然。常常自以为是地对外人讲,“我对她什么话都敢说,可她总是不敢在我面前畅所欲言”。(把妻子对他的包容和爱护当成无能)女医生临去世的头天晚上,她丈夫还愣是一一数落她这一生的缺点。癌细胞已把她折磨得气息奄奄,她听后竟然还一一笑纳。作为朋友,对她和她的丈夫平素的高下之分我早已看得分明。只是想拿她临死时遇到的这件事情表明:包容能够走得多么遥远,包容又需要多么大的精神能量和成熟清澈的内心世界呵。

爱和包容是互为依存的美德,在夫妻与朋友间显得尤为重要。吾以为,真正意义上的爱必然是在包容的前提下实现的,没有包容的爱必定是肤浅和短命的。世上没有无瑕的玉,也没有无过的人。所以,无论朋友还是情人、丈夫或妻子,如果他们爱你爱得长久,爱得深沉,那么,他们一定是在不断地包容你。你该识相,也该格外地珍惜,因为包容非常得之不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