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出外旅游,本是奔着名山胜景而去,快到目的地的时候,导游却先将我们带到一个人工养殖场,这个养殖场养着近千头梅花鹿和百多头黑熊。我们本无此兴致,但到底也没有谁表示反对,所以就被带去参观了,观看一下这些个动物,也无不可,导游的这套把戏,我们大家都知道,虽然我们都预知这将会是一次令人失望的观礼。

天阴,刚下过一场小雨,地上还有小滩的积水,我们踏着湿渌的水泥路面进到这个养殖场里,站在了一些个灰色的以水泥和钢筋筑就的牢笼前,一阵阵动物粪便的气味扑鼻而来。抬眼望去,首先看到的是几头梅花鹿,我是第一次近距离观看梅花鹿,很可惜,这次破坏了这灵物在我脑中的形象,全无生气。将梅花鹿放在这里而不是大草原上,周围是高墙环绕,水泥地面上长不出青草,加上天空的阴沉,在我看来这是个很失败的背景,这庞大而呆滞的身躯是属于那清灵跳跃的梅花鹿吗?失败,只有失败,我很失望。

导游小姐带领我们登上几级台阶,我们俯首观望,看到一两头黑熊躺在熊舍前的地面上,一动也不动,它们没有抬眼看我们这些游人,当然,人的喧哗它们应已习惯,不会再感到奇怪,也不会想到躲藏,是的,那是因为没有地方躲藏。在那里,竟还建有一座小拱桥和一个单杠,我想这应该供熊们玩耍或锻炼之用吧,这真是一种人性化的设计了,不过今天熊们的兴致好像都不高,大都躲在熊舍内睡觉。我记得小的时候,老师教过我,熊是要冬眠的,不过在这里,熊们应该不会担心食物缺乏的问题,所以它们可以尽情的睡吧,需要它们醒来的时候,人自然会将它们叫醒的。

导游小姐张开她小巧的嘴唇,向我们做着介绍,我没有多大兴趣听,看周围的游客也如此,不过,我还是学到了此知识,我知道了,把这些熊养在这里,是为了定期抽取它们的胆汁,熊胆汁好啊,可以入药,清肝明目,还是一种上好的补品,现在市面上的价格很高,有多高呢?我不知道。熊胆汁如何取法呢?导游小姐讲得不是很详细,也可能是我没注意听,只听到她说要在熊身上割开一条刀口,用一根软管植在熊胆内,以方便人们定期抽取熊胆汁,于是听到这里,我感觉到痛,我相信其他人也感觉到了,因为周围是一种难堪的沉默,这种感觉很奇怪,这刀口又不在我身上,我痛什么痛?还有个问题我们都感觉奇怪,一根本不属于熊身体的管子长久地存在于它身体内,身体会起排异反应,那该如何应对呢?导游小姐很体贴地向我们解释,那自然会给熊定期服用消炎药物,以防止它的伤口发炎,所以,大家不用担心。这么说来,这熊身上的伤口也永远不结疤,永远就如同第一次割开它的身体时那样,永远的鲜血淋淋,永不会愈合了,这真是一道永远鲜活着的伤口。我想到了一种人类加于自身的酷刑,叫“凌迟”,不过那些身受此酷刑的人,过不了几天总会死的,那时他不会再感到痛了,而这些熊的生命持续多久,那么它的痛就能持续多久,每次想到这里,我就会觉得痛,真×××怪,我痛什么痛,关我什么事。不过,我又想,那些熊的生命终会有个限度的,最后,人照料它们不耐烦了,一刀剁了它的手掌和脚掌,估计那时它再也活不成了吧,那时,它不会再痛了。

我这样胡思乱想着,一不小心,回头看到熊舍旁的一块标示牌,“爱护动物,勿扔杂物”,于是,我笑了,这真是我在这里看到的唯一的,也是最有意思的东西了,因为再也没有什么比这――更能够表明人――是什么。

 

,本是奔着名山胜景而去,快到目的地的时候,导游却先将我们带到一个人工养殖场,这个养殖场养着近千头梅花鹿和百多头黑熊。我们本无此兴致,但到底也没有谁表示反对,所以就被带去参观了,观看一下这些个动物,也无不可,导游的这套把戏,我们大家都知道,虽然我们都预知这将会是一次令人失望的观礼。

天阴,刚下过一场小雨,地上还有小滩的积水,我们踏着湿渌的水泥路面进到这个养殖场里,站在了一些个灰色的以水泥和钢筋筑就的牢笼前,一阵阵动物粪便的气味扑鼻而来。抬眼望去,首先看到的是几头梅花鹿,我是第一次近距离观看梅花鹿,很可惜,这次破坏了这灵物在我脑中的形象,全无生气。将梅花鹿放在这里而不是大草原上,周围是高墙环绕,水泥地面上长不出青草,加上天空的阴沉,在我看来这是个很失败的背景,这庞大而呆滞的身躯是属于那清灵跳跃的梅花鹿吗?失败,只有失败,我很失望。

导游小姐带领我们登上几级台阶,我们俯首观望,看到一两头黑熊躺在熊舍前的地面上,一动也不动,它们没有抬眼看我们这些游人,当然,人的喧哗它们应已习惯,不会再感到奇怪,也不会想到躲藏,是的,那是因为没有地方躲藏。在那里,竟还建有一座小拱桥和一个单杠,我想这应该供熊们玩耍或锻炼之用吧,这真是一种人性化的设计了,不过今天熊们的兴致好像都不高,大都躲在熊舍内睡觉。我记得小的时候,老师教过我,熊是要冬眠的,不过在这里,熊们应该不会担心食物缺乏的问题,所以它们可以尽情的睡吧,需要它们醒来的时候,人自然会将它们叫醒的。

导游小姐张开她小巧的嘴唇,向我们做着介绍,我没有多大兴趣听,看周围的游客也如此,不过,我还是学到了此知识,我知道了,把这些熊养在这里,是为了定期抽取它们的胆汁,熊胆汁好啊,可以入药,清肝明目,还是一种上好的补品,现在市面上的价格很高,有多高呢?我不知道。熊胆汁如何取法呢?导游小姐讲得不是很详细,也可能是我没注意听,只听到她说要在熊身上割开一条刀口,用一根软管植在熊胆内,以方便人们定期抽取熊胆汁,于是听到这里,我感觉到痛,我相信其他人也感觉到了,因为周围是一种难堪的沉默,这种感觉很奇怪,这刀口又不在我身上,我痛什么痛?还有个问题我们都感觉奇怪,一根本不属于熊身体的管子长久地存在于它身体内,身体会起排异反应,那该如何应对呢?导游小姐很体贴地向我们解释,那自然会给熊定期服用消炎药物,以防止它的伤口发炎,所以,大家不用担心。这么说来,这熊身上的伤口也永远不结疤,永远就如同第一次割开它的身体时那样,永远的鲜血淋淋,永不会愈合了,这真是一道永远鲜活着的伤口。我想到了一种人类加于自身的酷刑,叫“凌迟”,不过那些身受此酷刑的人,过不了几天总会死的,那时他不会再感到痛了,而这些熊的生命持续多久,那么它的痛就能持续多久,每次想到这里,我就会觉得痛,真×××怪,我痛什么痛,关我什么事。不过,我又想,那些熊的生命终会有个限度的,最后,人照料它们不耐烦了,一刀剁了它的手掌和脚掌,估计那时它再也活不成了吧,那时,它不会再痛了。

我这样胡思乱想着,一不小心,回头看到熊舍旁的一块标示牌,“爱护动物,勿扔杂物”,于是,我笑了,这真是我在这里看到的唯一的,也是最有意思的东西了,因为再也没有什么比这――更能够表明人――是什么。

 

,本是奔着名山胜景而去,快到目的地的时候,导游却先将我们带到一个人工养殖场,这个养殖场养着近千头梅花鹿和百多头黑熊。我们本无此兴致,但到底也没有谁表示反对,所以就被带去参观了,观看一下这些个动物,也无不可,导游的这套把戏,我们大家都知道,虽然我们都预知这将会是一次令人失望的观礼。

天阴,刚下过一场小雨,地上还有小滩的积水,我们踏着湿渌的水泥路面进到这个养殖场里,站在了一些个灰色的以水泥和钢筋筑就的牢笼前,一阵阵动物粪便的气味扑鼻而来。抬眼望去,首先看到的是几头梅花鹿,我是第一次近距离观看梅花鹿,很可惜,这次破坏了这灵物在我脑中的形象,全无生气。将梅花鹿放在这里而不是大草原上,周围是高墙环绕,水泥地面上长不出青草,加上天空的阴沉,在我看来这是个很失败的背景,这庞大而呆滞的身躯是属于那清灵跳跃的梅花鹿吗?失败,只有失败,我很失望。

导游小姐带领我们登上几级台阶,我们俯首观望,看到一两头黑熊躺在熊舍前的地面上,一动也不动,它们没有抬眼看我们这些游人,当然,人的喧哗它们应已习惯,不会再感到奇怪,也不会想到躲藏,是的,那是因为没有地方躲藏。在那里,竟还建有一座小拱桥和一个单杠,我想这应该供熊们玩耍或锻炼之用吧,这真是一种人性化的设计了,不过今天熊们的兴致好像都不高,大都躲在熊舍内睡觉。我记得小的时候,老师教过我,熊是要冬眠的,不过在这里,熊们应该不会担心食物缺乏的问题,所以它们可以尽情的睡吧,需要它们醒来的时候,人自然会将它们叫醒的。

导游小姐张开她小巧的嘴唇,向我们做着介绍,我没有多大兴趣听,看周围的游客也如此,不过,我还是学到了此知识,我知道了,把这些熊养在这里,是为了定期抽取它们的胆汁,熊胆汁好啊,可以入药,清肝明目,还是一种上好的补品,现在市面上的价格很高,有多高呢?我不知道。熊胆汁如何取法呢?导游小姐讲得不是很详细,也可能是我没注意听,只听到她说要在熊身上割开一条刀口,用一根软管植在熊胆内,以方便人们定期抽取熊胆汁,于是听到这里,我感觉到痛,我相信其他人也感觉到了,因为周围是一种难堪的沉默,这种感觉很奇怪,这刀口又不在我身上,我痛什么痛?还有个问题我们都感觉奇怪,一根本不属于熊身体的管子长久地存在于它身体内,身体会起排异反应,那该如何应对呢?导游小姐很体贴地向我们解释,那自然会给熊定期服用消炎药物,以防止它的伤口发炎,所以,大家不用担心。这么说来,这熊身上的伤口也永远不结疤,永远就如同第一次割开它的身体时那样,永远的鲜血淋淋,永不会愈合了,这真是一道永远鲜活着的伤口。我想到了一种人类加于自身的酷刑,叫“凌迟”,不过那些身受此酷刑的人,过不了几天总会死的,那时他不会再感到痛了,而这些熊的生命持续多久,那么它的痛就能持续多久,每次想到这里,我就会觉得痛,真×××怪,我痛什么痛,关我什么事。不过,我又想,那些熊的生命终会有个限度的,最后,人照料它们不耐烦了,一刀剁了它的手掌和脚掌,估计那时它再也活不成了吧,那时,它不会再痛了。

我这样胡思乱想着,一不小心,回头看到熊舍旁的一块标示牌,“爱护动物,勿扔杂物”,于是,我笑了,这真是我在这里看到的唯一的,也是最有意思的东西了,因为再也没有什么比这――更能够表明人――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