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也遭遇了[原创]

收复台湾2008 收藏 2 65
导读:错过也遭遇了[原创]

错过也遭遇了

错过也遭遇了
“你说你怎么就不漂亮呢?你看你的脸居然还有那么多斑斑点点,眼睛那么小还是单眼皮,眉毛怎么修都不漂亮。难怪他会不要你呢?”
籽令对着镜子自言自语的嘟咙着。
爱美是人之本性,她也不例外。也为了有个好身材而拒绝一切美食的诱惑,索性连零食也戒了。看着身边的同龄女孩,个个找到了如意郎君,个个是名花有主了。可她呢?谈了几次恋爱,几次受伤,几次也只好作罢。她觉得自己好像老了好几十岁,更像极了一个待嫁的老女人,在自怨自艾着。
其实,外貌真那么重要吗?漂亮真能格化一个人的本质吗?虽然说她没有一张如仙女般的面孔,但至少也是眉清目秀,端庄可爱吧。虽然说没有一副魔鬼身材,但她那叫什么?那叫丰满啊。如果全天下的女人个个都瘦骨嶙峋,个个都风吹便倒,那还有什么看头呢?
“籽令啊!该上班了,你还在麽蹭什么啊!”
“知道了,妈”
哎,懒得理了,不漂亮就不漂亮吧!大不了下半辈子进尼姑奄了,反正也落个轻闲。
太多的伤痛,己经让她学会了从容和淡漠。
在外人面前,她不会是一只自卑的丑小鸭,不会低着头走路,也不会为了某个眼神,某句话而表现出难以接爱的落寞。
她骄傲,冷漠。没有人能看穿她内心的伤与寂寞。她不需要别人怜悯的目光,更不需要虚情假意的同情。她有自己骄傲的资本。
随便套了一件白色外套,黑色休闲裤,头发零零散散的披着。简单而老土。
打开门来,和正要进来的母亲撞了个满怀。
“哎哟,我都这把年纪了,你欠点儿把我给撞翻了”。
籽令努力的憋着笑说:“妈,你说你急什么呢?放心啦,你还没有那么瘦弱能一下子让我给撞翻了”
“去去去,等一下上班又迟到了”
“好了,妈,我走了。”
籽令冲母亲挥一挥手,挤上对面马路的一辆公车往公司赶去。
公车上的人还挺多,她当然没有忘记现在是上班时间。像她这样的穷人赶公车是唯一的捷径。
没有位,她便在靠窗的位置站着,她总喜欢看着公车经过一个又一个的站,然后她在终点下车。从来不需要怕自己分神而错过站点。
籽令在想着那个叫宇正的男人,想着想着发现自己有泪轻轻滚出眼眶。那个自己用整个生命爱着男人,居然背着自己和另外一个女人爱着,并且直到要结婚了才告诉她。原因很简单,怕她接受不了,哪里是怕她接受不了,应该是想留个预备吧!宇正真的很出色,很优秀,和他在一起,或许她只是他的陪衬,因为她的不起眼才更显出他的与众不同。但和他在一起的日子那么快乐,好像天永远都是风和日丽。她本以为,他们会一直相爱到老,可爱情的列车居然会抛锚,她成了爱情迷路者,一度找不到方向。她见过宇正的新婚妻,在他的婚礼那天,她远远的站在角落里看着她,看着那个披着雪白婚纱,怀抱玫瑰的女人,是的,籽令不能否认她的漂亮。她的脸,她的眼睛,她的眉毛还有她万里挑一的身材。她和宇正才是郎才女貌的。
想着想着,泪水己经布满了脸颊。她恨自己居然想起他来还会哭,难道自己还是没有忘记他吗?
还有两个站就到终点站了,因为穿着休闲鞋,虽说不会太累,但站着总会不太舒服。刚好调过头来,看到后排的位置空着。于是,轻轻的走到位置上坐下来。刚一落坐,旁边便有人出声:“小姐,不好意思,我到站了,麻烦你让一下”。
籽令侧过头来看到一张很精致的脸,精致本来是用来搭配女人,可用在他的身上一点也不过份。他和宇正真是各有千秋。
籽令微微点头,侧身把他让了出来。男子在走出座位的时候,递给籽令一张纸巾。
籽令接了过来,男子便转身下车。籽令将头望向窗外的时候,发现男子正站在窗下向她微笑。籽令淡淡的笑了,心里忽然觉得很温暖。
也许是缘份或是上天的某个意外安排,在之后拥挤的上班途中公车上,籽令总会看到那张脸,那双眼和那温暖的微笑。
也许是两个人共有的默契。
籽令上车,发现整个车厢人满为患,被挤得无法动弹,再加上昨晚没有睡好,今天感觉头些晕想吐。籽令习惯性的侧头却又看见那张脸,他在向她招手,她走过去微微一笑,点点头,却发觉自己再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胃了。于是就在她点头的一瞬间,吐了他一身,白色的T恤一下子被点缀了不堪入目的颜色。可不争气的,她还是吐得意犹未尽。于是,她赶在这一站下了车,没来得及跟他说声对不起。一下车趴在垃圾筒上吐得昏天黑地,甚至觉得连胃都快从嘴里跌落出来了。好不容易把胃里的东西吐得一干二净,才有力气从包里拿出纸巾来收拾自己。惨了,今天居然忘了带纸巾,上班又要迟到了。都怪自己啦,晚上睡不着,早上又贪睡赖床。
“好点儿了吗?”一个好听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又是一张纸巾递了上来。真是不见其人先闻其声了。
籽令回过头来,又是那张脸。忽然自己的脸像火烧一样的烫了起来。慌忙接过纸巾,擦拭了嘴角的秽物,他又递过一瓶纯净水,说:“涑涑口吧!”
籽令乖乖的接过来,往嘴里倒。
一切妥当后,籽令才蓦地惊醒。
“天啦,我己经迟到了”
籽令心里想,完了完了,今天该被臭骂一通了。
“没关系吧,大不了打个电话给老总请个假吧!”他说,很从容。

籽令请了个病假,看来老总心情很好,居然二话不说的批了。籽令想,他可能昨晚又去哪儿鬼混了一晚,要不就是中了个头码。
然后,籽令才顾及到男子。
“对不起啊,把你好好的衣服给糟蹋了。不如你换下来,我帮你洗洗吧!”
“不用了,反正你现在不用上班,不如陪我去买一件吧!如何”他说完,又是迷人一笑,不容拒绝。
籽令不说话,算是默认了。
籽令了解到他叫“天恒,自由职业者”
籽令奇怪的问:“那你为什么每天都还要那么早赶公车啊!”
天恒笑笑,并不作答。拿起一件纯白棉质T恤问:“怎么样,这件还可以吧!”
籽令略作沉思状,想像着他穿这件衣服的样子。
“好,蛮不错的,我觉得你穿白色很好看”。
天恒就这样换上衣服出来,籽令想,其实他和宇正一样穿什么都那么漂亮。

后来,好像爱情就这样萌芽了。
天恒会每天开着跑车来家门口接她,她再也不用挤那么嘈杂的公车,再也不用担心没坐会晕车了。
有一天被母亲发现了,母亲问:“你这是?”嘴角挂着大大的问号。在她面前总发誓说这辈子不再谈恋爱,不要结婚的女儿居然又步入爱情轨道了。
“妈,只一个朋友而己啦,不要瞎想”。
谁知道,天恒从车里钻了出来。走到母亲面前,“妈,您好”
籽令傻了。
“喂,你干什么呀!”
“我要做你妈妈的女婿啊!”
然后变戏法一样把戒子送到了籽令眼前,轻轻的捉住籽令的右手,将闪闪发光的戒子在这个清晨套在了籽令的中指上。
“籽令,我当着你母亲的面向你求婚。嫁给我,好吗?”
籽令不知道回答,也许她心里还是想着宇正的。但天恒时刻给她意外,惊喜和快乐!
她想结婚了,毕竟她己经不再是窦初开的小女孩儿,一个人走过的所有的日子都让她觉得很累。
“可是,天恒,没有感情的婚姻是埋葬青春的坟墓”。
“我己经爱了你五年了,知道吗?”
“你说什么?”
“我是宇正的亲弟弟,同父异母的。我见过你一次,那次他带着你逛街,我们碰面。他和我一向感情不和,所以没有打招呼。你也一直不认识我,他也从来不向你提起我,是吗?”
籽令静静的看着他。
“后来,他结婚了。新娘不是你,我知道他见色忘义。我心里对你不是同情与怜悯。我在想,这一辈子要好好的爱你,要让你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所以,你就每天清晨挤公车。”籽令还未待他说完,便抢先答道。
籽令的泪一颗一颗的落在这个意外的清晨。
天恒又习惯性的递出一张纸巾,这一次籽令没有接纸巾而是扑进天恒的怀里。
说:“好,我们结婚吧!”
于是,籽令在这个美丽的季节成了天恒的新娘。
请柬送到亲戚朋友手中的时候,他们都用很夸张的表情看着籽令。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快要就把自己给嫁出去了。
婚礼那天,籽令披着洁白的婚纱,微笑着挽着天恒的手走进了教堂。她看到了宇正脸上错愕的表情,她看到了宇正身边的依然年轻漂亮的女人。
籽令在心里想,这错过了也遇到了。
牧师问:“美丽的新娘你愿意嫁给他吗?”
籽令说:“愿意”
后来,有人问爱上哥哥嫁给弟弟,是不是纯粹为了报复。
籽令笑笑,其实爱情是需要错过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