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你思念着谁?

今夜,枕着谁的名字入眠,我不知道,只由着纷乱的思绪,漫步这如血的斜晖里,思念那个带走我梦的人儿,极目远方的烟云,也只不过为暗雾所遮盖了去。江风依旧是那样轻绕,汀惠早早地半凋,留下满目败红衰翠,惆怅人无语的哽咽顺江直下,合着晏殊的诗句"紫薇朱槿花残,斜阳却照栏杆",徒增了说不尽的萧瑟凄楚,一如不能控制的百结愁肠,不知飘落何方,能否再看到你的摸样?

江水静如澄炼,意境空阔杳寂。柔柔的泻了下来,给江面涂抹了一层高贵华丽的外衣,清清亮亮,宛如凌波仙子随意挥洒的缕缕碎金。粼光点点处竟漫溢出温柔,轻轻索索,贴近肺腑。在青嶂和澄明的风影间漫寻,江畔何人初见月? 江月何年初照人?在这临水沐月的夜晚,突然明白了古今大同的思想,只有时间地点的不同,而感情却与古人一模一样。于是不再为曾经的默契与欢畅遗憾,且在这空灵中体验清玄的禅意,江水流流,孤骛幽幽,也许那个带在梦的人,此刻也在这月下水边,偷听我婆娑的脚步?

静坐明下,想那带走梦的人,"行囊"里是肯定存留着我的身影。
    举目远眺,绵延的山岱静卧在氤氲中,弥漫着湿润淡寒的气息。这袅袅升腾的雾气濡湿了山间草木,濡湿那风里飞舞的黄叶,也濡湿了我的脉脉心绪。
    低头望水,弯弯月影摇曳,倒影在静谧的秋水里,轻拥明月,相依相偎,缠绵而又怡然。虽不能朝朝暮暮相守,年年岁岁相依,却能相知相契。

静坐山石,任思绪在飘飞里刻画摸样。茶约仍在,锦书能托。谁能背负万丈红尘,抛弃一切的尘埃,去寒山寺披发修行?只吝惜这蝉,去也由你,思也由你,别打扰我对你的思念,以沉默作歌,以牵挂低吟。

凝神静听,灯火阑珊处传来的悠远缱绻的歌声,清越的歌声,柔美的淡月,蓦地解了我的心结,枕着你的名字入眠,把最亮的写在心间。在茫茫人海,有一份绵长的牵念,何尝不是一份美丽?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又何尝不是隽永妙曼的境界呢?今夜,我把思绪揉碎了,就枕着你的名字入眠吧。

假山深处,芦荻摇曳,丛丛叠叠,团团簇簇,如雪似烟,宛如风姿绰约的柔情少女,那纤纤起舞的柔夷是线装的诗,是物化的情。是啊,造物弄人,人也巧夺天工的,在人与自然的磨合中,自然成就着人的一切,人又为自然披上自己的心情,第一个有了思念的老祖宗是谁,我不知道,只知道自他或者她以后,人们的思念多了起来,繁衍了这感情世界的另一面,或直抒或借喻,或歇斯底里或婉转凄美,都是人美好的宣泄,再也不容物质的限制而郁闷在心。

思念疯了,人却老了。推开屋门,看着孩子和妻子甜蜜的梦容,是那样娇憨可爱,动人心魄。
    生生不息的思念啊,是人的灵魂!!
    今夜,你思念着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