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科普利
Copley, John Singleton
born 1737 - died 1815

美國肖像畫及歷史題材畫家,一般認為他是殖民期北美最優秀的藝術家。對其童年了解甚少,他是在美國初期興盛的殖民地肖像畫派中成長起來的,也正是作為肖像畫家而達到其藝術的頂峰。正如他後來的波士頓肖像畫所顯示,他對新英格蘭的題材與背景有著深切的了解,能夠使畫面極富於實體感和逼真,看上去有如真人。他的繼父佩勒姆(Peter Pelham)是個畫師和雕刻師,科普利不僅從他那裡對該職業有了初步的了解,也通曉了描圖刻版技術。不到20歲,他已成為一名頗有造詣的繪圖員。他把自己的想像力和技能運用到源自於英國畫家布拉克本(Joseph Blackburn)的洛可可肖像畫風格之中,在當時的美國無人可及。在肖像畫中,他充分運用洛可可的「裝置肖像」技法,即把對象與生活常景一齊畫出,使作品生動感人,為18世紀美國繪畫中所罕見。

雖然不斷地受波士頓資產階級的委託製作畫像,科普利還想讓自己接受歐洲更嚴格標準的檢驗。故於1766年,在倫敦美術家協會展出《男孩與松鼠》,受到雷諾茲爵士(Sir Joshua Reynolds)和同鄉威斯特(Benjamin West)的高度讚賞。科普利於1769年結婚。雖然除了在紐約市待過7個月(1771.6DangerCode;1772.1)以外,他從未離開過波士頓,但卻受那些熟悉其作品的藝術家同行的慫恿而到歐洲去學習。由於波士頓的政治經濟情況開始惡化(科普利的岳父是商人,引起波士頓茶黨案的茶葉是托運給他的),科普利於1774年6月離開美國,從此再沒回去。1775年他的妻子、孩子和幾個家庭成員也到了倫敦,1776年在倫敦定居。

在歐洲,他的雄心已不僅局限於肖像畫法上,他渴望在更受重視的歷史畫領域獲得成功。在其第一幅重要作品《沃森與鯊魚》(Watson and the Shark,1778)中,科普利採用了後來成為19世紀浪漫主義藝術偉大主題之一的人與自然搏鬥。1779年被選入皇家藝術科學院。他在英國的繪畫儘管藝術上更加精湛而自如,一般來說缺乏在波士頓的肖像畫中那種非凡的生命力和深刻的寫實主義氣息。暮年時,體力和智力健康狀況惡化,雖在臨終前幾個月仍作畫不綴並獲得相當的成功,卻一直為其波士頓財產被賠售和不斷增加的債務所困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