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评架空历史小说兼评《新宋》《明》等[原创]


不知从何时起,网上灌水灌得麻木的水友们忽然发现,我们伟大祖国的历史就象阿Q的小尼姑,谁都可以动手动脚,上去轻薄一番。于是,架空历史小说就如开闸的洪水,滥觞于道特康空间。

在下不才,无聊于网络,只能翻翻网书消遣解闷,看了多本此类小说,今日有闲,也来灌一把。

网上的架空历史小说不可谓不多,虽然都是YY一把,且不论YY得爽不爽,按立意高下可以分两类,一类以黄易的寻秦记为祖宗,以回到过去的现代人投身于争权夺利。巴依老爷的理想是“金子一大屋”,阿Q的理想是“我想睡谁就睡谁”。在这一类书中,项少龙的灰孙子们从他们的所做所为来看,说难听点简直是巴依老爷和阿Q两者的杂种。一个字:俗;两个字:庸俗。这一类书,主人公如果不是回到过去的现代人,换一个当时的人物,小说的逻辑同样成立。项少龙的情节套在蒙恬的身上,寻秦记未必就不是寻秦记。在这一类小说中,历史并不曾因为现代人的到来有所改变,历史也并未成为小说中不可或缺的一个有机部分。所以此类小说,严格地说,只能算历史小说,而不能算架空历史小说。网上这一类中的翘楚是高衙内新传和楚氏春秋。

另一类小说,主人公回到过去以改变当时社会为己任,以改写伟大祖国屈辱历史为目标,倒很是身体力行先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教诲。立意既高,那么道德君子的架子先摆了出来,爽起来也就不能毫无顾忌。在这种情况下,还要让人愿意看,文章做起来难度就高了。这后一类中,头一条好汉,我不说大家也知道,该是新宋,可以打四星半;其次是商业三国,大汉龙腾和甲申风云,可以打三星;再次是明,可以打两星半;再次是中华新史和中华再起,可打两星;其余的也只有我回到了清朝和做个皇帝高兴一回能让我坚持到读完,甚少能让我坚持完第二章。我这里一排位,肯定有人暴跳如雷,且耐心,让我说明理由。

既然是架空历史小说,那么必须是“小说”,最起码要称得上是“小说”。打油虽可被尊称为“打油诗”,但没有人真的认为它是诗。以小说的标准来衡量,惜网上大多数的作品只能算流水帐,文字最多也只能算通顺,满打满算不过小学高年纪的作文水准。虽然大多数作者的目标不过是娱人娱己,甚至是愚人愚己,但作为评论,总还需要评论的尺度。否则,评论者倒真的成了愚人愚己。所以,不才评架空历史小说,第一条是文字合格,讲故事有趣味,看上去象小说。

其次,既然是架空历史小说,那么就该是“历史”小说。主人公回到某一朝代,某一朝代中的某一时间点,他要改变的是什么样的历史,是不是该交代清楚,是不是该写出这一朝代以这一年代独特的历史氛围和时代风貌?要明确的是,主人公欲改变历史改造社会,必须受到他回去的时代当时历史条件的制约,所以文章是要在某一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来做。网上架空历史热门的年代是三国,明代和唐宋。三国和唐宋不同,唐和宋不同,宋和明又不同。就算一个朝代中,盛唐和晚唐不同,北宋和南松不同,明万历和明崇祯又有不同。作者们是作小说,企图改变社会,当然要开出药方来。这药方管不管用无关紧要,但有没有针对性,有没有说服力却是我们读者关心的。读者当然不应该以学问家的标准来要求作者们,但拜托有点专业精神好不好,如果你的改造社会根本未涉及当时的社会政治矛盾和历史条件,那就让稍微读过几本书的读者,如不才之类,拍砖扔臭鸡蛋了。以翘楚新宋来说,网上早有读者根据黄仁宇的理论指出,石越的改革是行不通的。但毕竟小说涉及到当时的各种矛盾,对于大多数读者已足够专业,足够有说服力了。而有的小说,说是回到某某朝代,其实换另一个朝代,除了改名称,故事都根本不用改,仍然是发展工商业,富民强兵,征战天下。

再次,既然是架空历史小说,那么它就有历史故事发展的规律。主人公回到过去,他的工作性质必须搞清。回到过去后的主要任务不是做技术人员提高生产力,而是改变社会,所以是带有革命性质的政治活动为主。改变社会是政治问题,这一点无论怎样强调都不为过。技术和军事都不过是手段。回到过去的主人公欲改变社会,惟有掌握政治领导权。既然是政治,那么勾心斗角就该是主流。如果不具备相应的素质,主人公的下场该可想而知。阿越说,他起初想写个回到过去的普通人,但实在不成。卖煎饼果子的现代武大郎,回到宋朝也只做古代武大郎,不回自动成为宋公明的!那么掌握现代科技的知识分子呢?回到过去大概只能做个杰出的工匠宋应星郭守敬罢了。自古没有哪个科学家杰出工匠坐上了龙椅的,掌握现代科学知识的个人不会自动拥有政治力量。一样掌握现代科学,徐光启做到阁部,孙元化前线奔波,两人政治智慧不同,所拥有的政治权力也不同。所以,主人公需要的是智慧,特别是用于勾心斗角的政治智慧,而不是现代科技知识。那么圣人呢?圣人有很多人追随,该可以获得政治力量了吧?还是看看历史吧:三国时,曹操是奸雄,孙权是枭雄,三岁会让梨的孔融被抄家。“豫州牧,刘皇叔,如到处,民丰足”,被民谣称颂的刘备惶惶如丧家之犬,没有立足之地,惟有厚黑一把之后,才骗了荆州,夺了同宗的四川后,总算成就了三分天下的基业。历史上,哪个成功的领导人不擅长勾心斗角?唐太宗有玄午门之变,宋太祖有陈桥黄袍加身和杯酒释兵权,孙中山创立民国,大总统是袁士凯。老蒋老毛老邓,哪个是省油的灯?所谓好人,就是不具领导能力的代名词。庄子说:“圣人不死,大盗不止”。浩然正气与翻云覆雨不过是一个铜板的两面。作者如果对人情世故有所了解,在这一方面就不会出大纰漏。如果出大的纰漏,那么小说的逻辑就带硬伤。在这里,不得不痛扁的是明和作者酒徒。在政治这方面,武安国极为幼稚,与之相媲美的是作者酒徒。前面已经论证,普通人科学家品德高尚的人,都不会成为政治领袖。而“明”的主角武安国还就偏偏三病俱全。如果不是酒徒脑子有水,故事发展的逻辑应该是武安国早死无葬身之地了。怀柔炼钢,燕王怎会不眼红军事物资和因之而来的财源而查抄钢厂收归己有;老武胸有丘壑兼善冶铁练兵,匹夫怀璧而不求闻达,燕王怎会不先罗致幕下,朝廷征召时,燕王怎会放行而不暗杀?老武南下既久,县令郭璞,师爷李善平,张五,杨老汉之流,甚至北平书院的毕业生们怎么会不篡夺革命的领导权,做一做“皇帝轮流坐,今年到我家”的白日梦?不但老武被描写成中国牌知识分子(缺乏独立之人格,自由之精神,懦弱寡断妇人之仁,除了爱民和现代技术知识,根本不合适作政治),而他的追随者竟然也都是圣人!他还竟然有追随者!如果说新宋阿越开错改革的药方是因为小说家不精经济专业,情有可原,那么酒徒不了解人性,对人性把握的错失就不能不说是他作为小说家功力不足造成的败笔了。“人情练达即文章”。我们看电视连续剧,每每发现白痴一样的角色,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大骂,其实更应该被大骂的是白痴一样的编剧。以上说的是政治,而军事只不过政治的延续,只是手段而已。网上太多的毛孩子将作品写成唯武器论的翻版。政治清明,组织有效才是胜利的关键因素。中国人民志愿军将美国鬼子从鸭绿江打回三八线不是靠优势的先进武器,大清帝国甲午海战中,军舰量质均优于对方,却完败于小日本。(另,有小屁孩鼓吹击沉小鹰号,其实大家只要看看美国贪污议员主动辞职,中国官员枪毙十个不冤枉其中之八九,比较两国政治就可以知道军事结果如何,否则军方也不用出台什么超限战了。只不过台湾问题,如诸葛之出祁山,不得已而为之罢了。题外话)

最后说一下不才将几部作品做如上排列的原因。

新宋,4星半:基本体现时代风貌,细节方面作者用功甚勤。新版十字文笔较佳,人物也能做初步的刻画。将改革斗争的刀光剑影暗藏于朝廷议政的不动声色中,小说逻辑没有大的纰漏,能够自圆其说。为什么四星半呢?石越太高大,没有私心,也没有为了防备皇帝猜忌而做准备,不自然,还是对人性的了解略现不足。欲通过皇帝变法来改变历史,在现有基础上改革,远比通过改朝换代破坏后建设困难,当然文章写起来难度也高。总体来说远高于其他架空历史。

商业三国,大汉龙腾和甲申风云,可以打三星:这三者在伯仲之间。商业三国改造历史最成功,不但将社会改变了,连文化都成功改变了。作者将自己的社会理想投射到小说中,有的段落极富现代的积极意味,就算放今天也同样鼓舞人心。但战争场面过多,也略显雷同。小说的进展也略显仓促,玄德怎样改造社会人心应更多地展开。玄德军事经济俱占优势不自己挟天子令诸侯而让于孟德,缺乏政治智慧,不符合人性,太硬伤,有“编小说”之嫌。在三者中,大汉龙腾故事上最引人入胜,把握人性较准确,主人公的思想也较成熟。当改造社会,引入现代思想时,每每有阻力出现,小说在这些波澜上做文章,而张伟往往利用旧瓶装新酒,将新政用旧名器包装,以便让百姓接受,不但逻辑上合理,而且文章上也有了变化。只是最初去台湾以前的情节稍弱,而进攻中原的情节也进展太速。甲申风云在故事逻辑上最合理,刻画的主人公石垒也最富有政治智慧,在三者中最善王霸之术,进展也适当,只是有的计谋太过精巧,就象畅销侦探小说的案例,巧到不可信了。甲申风云还只写了广东农村土改,还没有写到大规模的对社会制度文化的改造,而书院(妓院)讲课一节,有理于小说总体逻辑之外,有敷衍骗字数之嫌。三者都是通过打天下来改造社会改变历史,文言白话都掌握得较好,但对历史氛围的营造都有所欠缺。

再次是明,可以打两星半:“明”的文字,情节和历史感可媲美与新宋,但最大的问题是有情节却无法在故事发展的逻辑上将它们组织得合理通顺。小说情节略显凌乱拖沓,人物描写多处不合情理,对主人公武安国刻画是最大的败笔。有细节,没有大局。对人性的掌握远低于同档小说的平均水准。所以只给两星半。再次是中华新史和中华再起,可打两星。这两者情节较生动,文字也还过得去,读起来也够爽。但对社会和历史的改造并没有太多的着笔,说是说架空历史小说,还不如说是军事小说。只不过是把军事小说通常设定的时间,从未来或现在改成历史上的时间罢了。因为够爽,所以也入围了。

两星以下,就是不如流。我回到清朝还可以,文字情节都还不错。就象宾馆,两星还能算带星,还算宾馆,一星的其实就是小旅馆了。大通铺之流好象旅游评星没有资格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