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最后我能带走什么?

岁月的年轮依旧推动着,并未因人们的刻意挽留而有所迟疑。从指尖流过的光阴里,那曾留下了人们深深的眷恋。

人确实奇怪,临近离去,总忍不住忆起往昔残影片断,仿佛过去的那一切一切,就发生在眼前。总是忍不住心中离情愁绪,拉朋结友,对酒当歌,大有一种“回想当年书生意气,粪土当年万户候。”的意境。

大学,最后我能带走什么? 


遥遥的思忆,淡淡的情怀。

曾记起,高三一授课老师,常用天堂来形容大学,把大学说成了人间乐园,致使我们为之向往,不得不挑灯夜战,埋头题海,总幻想进入大学门槛那一刻,得意非凡。现在想起来,甚觉好笑,那老师的嘴脸言语,就像拿着糖果哄小孩子吃药,边引诱边瞎哄着:乖啦!药不苦,就像糖果一样。乖,快喝!

然则,诚如那位老师所言,大学确实是个天堂,这里虽无名山仙迹,天使仙女,但却有着一层薄薄的膜,把与纷乱复杂的社会相隔开。这里是休闲度假的天堂,是求知问学的天堂,是交朋结友的天堂,是谈情说爱的天堂。

在大学里,我们可以任意支配自己的时间,专著学术的,嘻笑闲诳的,谈情说爱的,灯夜网游的,聚朋识友的,健步操场的,一切的一切俱显得那般闲情雅致,潇洒自在,好不快乐。然而,当我们迷失在快乐与无忧当中,就像展翅高飞,得以自由的鸟儿,可曾想到,有一天,飞累了,该在何处停歇呢?

快乐是时光特别催人,在人们闲聊时就悄然流去,则人们若想有所得,不得不效法古人“吾日三省其身”。

偶尔遐思,总为一句“生命假如能重来一次,你会选择怎么样过呢?”引发无限的感触。

生命断然不能重来,但过去的,如今的,将来的,却像有一条线牵引着,因果得失,仿佛尽在心胸。人假如有这种想法,很自然地就反省着往日所做,错对得失,了然在心。所以该珍惜的,自当更为珍惜;该做的,自当倾尽全力。

屈指间,三余年过去了,常拂心自问:到底在大学,我得到了什么,最后能带走的又是那些呢?

想着,总感受到些许空虚,些许遗憾,些许宽慰,些许踏实。年华逝去却志气未展,手掌紧握却悄然离去,知己虽少却友谊万岁,才华未施却藏器于身。年少轻狂又何妨,挥杯洒酒问苍天。

离期不远,眨眼既是。总能感到身边友人言行举止间有意无意透出的眷恋感。诚然,大学间的友谊,在这如诗情画意般的校园,如喝烈酒,既浓又烈,让人毕生难以忘怀。

有时,并非为别的,仅为心里惦记着相交多年,彼此倾心的友人们,将要各奔东西,再聚无期,心不由得吃了一个憋,忍不住把友人们相约一堂,胡乱吹捧,嘻哈不停,把酒言欢,只是为了图个尽兴,以慰离情之苦。

昔日眼前人自在,几年人事又翻新。怎么不让人唏嘘一番,图个爽快。

将要离去的人,却把逝去年华中最为灿烂的时刻遗留在这熟悉的校园,无怨无悔,这就是青春的见证,起步的奠基。

别了!我心中的大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