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月薪一千的薄薪生活(女生版)

      和所有大学刚毕业想留在北京的年轻人一样,我放弃了回家乡进电视台的机会,选择留下来,做一个小广告公司的文案。 薪水不多,在我刚够生活,不,生存。
薪水的大头主要还是花费在房租上。东奔西走之后,总算租下了一套400元的一室户。虽然房间是毛坯,地点也太偏了点儿,但总算是在地铁终点站,好歹咱也是“ 沿线一族”了。
沿线一族的上班速度是可以保证的,但是代价不菲。每逢加班到晚上10:30的时候,我就会像一只准点的报时钟,“丁当”之后,拿起包就走。最后一班地下铁,在很多文艺片里,这是爱情邂逅的浪漫之地;于我,它是3元和30元的分界线。
温饱问题,倒没有想像中那么严重。如果要求不高的话,公司中午提供的5元钱盒饭,两荤两素一个汤,还是很正常的每天一餐。早饭是忽略不计的,晚饭是随时随地可以解决的。所以,就算我没有在“生活”,可我的确是在“生存”着。
我25岁了,多么美好的年纪。15岁的时候,躺在中学宿舍的床上,和室友说,25岁的我们一定是非常漂亮的,男朋友应该是一个英俊的年轻男子,而我们自己应该是穿着漂亮的高跟鞋,每天去美容院美容的美丽女子。
现在,我25岁了,还在这个叫“北京”的城市里漂浮,不知道还要漂多久,也不知道哪里是终点。这个城市的美容院到底有多少,健身中心到底是哪家好,我真的不知道。每天,我只路过它们,但是从不进去。
在这个城市里,通常来说,去好影院看一次电影80元,去一次茶坊50元,在饭店吃顿最普通的饭120元,出租车10元三公里起步价、晚上11点以后还要涨钱,一件艾格的衬衫不打折至少也得100出头。而我的薪水,只有一个1加三个0。
那一天,在租来的小屋里,吃着康师傅方便面,看大学时读过的《等待戈多》,我忽然觉到了一点幸福。虽然目前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但是,我想,明天不就像那个传说中的戈多,在被我无限等待着吗?无论它是否会到来,但是——希望在明天。

和一个旧日同学一起聊天,我们坐在路边的栏杆上,漫无目的地看着眼前经过的一辆辆宝马和奔驰。他忽然问我,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我想了想说,搬个住的地方,房间实在太小又没暖气。我说你呢?他说,不知道,但我想劫持那辆宝马。我哈哈大笑,但是有一点难受。幻想过理想中的生活吗?他又问我。我说,有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通过它能赚到钱。可以不用很多,但是不用再为了生活而精打细算,太累。 禁止一个20多岁的男孩儿渴望爱情,与时时提醒他每个月微薄的收入,哪一种更残忍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