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的崛起让一些隐藏很深或原本没有机会的网络作家拥有了一个与这些传统作家平起平坐的机会,而正是这几年网络文学的崛起和网络读者的几何倍数增加造成了传统文学市场的经济下滑,这种下滑对于传统文学创作者而言是致命的硬伤!

    想想原本需要几年乃至十几年几十年数以万万字和数不清的汗水、沮丧、灰心、振作、持续创作以及大量的金钱维持甚至家人反对,家庭动荡才换来的今天的成就,为满足市场经济的需求不得不放弃自己的初衷和写风描绘出一部部“口香糖”文学以保持地位和经济来源的传统作家,今天居然受到那些轻而易举就能成功的网络作家的威胁,心悸是可以理解的。

    往往一部好的作品,因为其太过于真实,太过于写实,太过于尖锐,太过于揭露,太过于敏感,太过于智慧......于是就被中国的出版界封杀在了摇篮里。(类似特种兵的GZLR这一类的作品不就是真实的写照吗)

    于是网络文学诞生了,它没有太多太多条条框框的束缚,没有太多太多封杀的借口,没有太多太多限制的因素,而它却拥有最多的读者,最多的创作者,最多的素材,最多的写风,最多的思想展现,最多的审阅者,最多的传阅率,最多的文化展现,最多的幻想,最多的创作激情(来自读者),最多的出版机会和成为最大的作家培养基地的可能性!

    而这些都是传统文学所根本不可瞻望的文化进化前景。

    自由是所有生物所向往的神圣,而文学本身作为文明进化的记录者更需要这份自由。

    从远古的口传变为文字记录这本就是一种进化,而当时并没有人反对这种文字记录的方式,当文字被人类完全掌握后,各种以文字组成的文学创作便开始在文明的土壤中生根发芽撑起一片各自的绿色。当商业和人类的智慧共同进化后出版文学创作者的情况就变成了一种对文化的发扬和传诵。在文明相对高度的今天,网络文化诞生了,因为它的诞生没有完全取代传统文化从而导致了这场新事物与旧事物之间的斗争。

    不论争论进展的怎样,起码我们看到了传统文学的恐惧与不甘,听到了传统文学歇斯底里的吼叫和赤裸裸的批判,也感受到了网络文学强大的反击和浩浩荡荡的阵容。

    愿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打醒自居功高的人,打响襁褓中稚弱的名字,打动老一辈那些真正文学家的心!

   最后用曹植的诗来做此贴结束语: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