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八个屁眼的鸡说开去(我被食堂折磨后的乱想!)

职业军迷 收藏 0 195
导读:从八个屁眼的鸡说开去(我被食堂折磨后的乱想!)

先说明一点此鸡非彼"鸡",这里论述的鸡当然不是天河立交下30块或者金阳光里头那种漫天要价的"鸡",我指的鸡是家禽.这两者之间最大的差别在于前者是靠分泌体液实现一种活塞式的机械往复运动以达成交易目的;而后者则是通过个体的死亡出卖肉体或其他附加产品来完成的商品交换.有人说酒店里头的"鸡"从事的是一件肮脏的工作,我不敢苟同,理由是:现在办事都流行带套并且之前不是都要洗个鸳鸯浴吗?脏从何而来?跑题了啊,反正这和我要讲的鸡无关。

人类饲养鸡的历史已有几千余年,中国老早就将野鸡驯化成家鸡,中国鸡早早的跨入了新纪元,远非欧洲鸡或非洲鸡可比。鸡是人类生活不可或缺的重要家禽,我个人把它的地位仅排在狗的后面,这和我的生肖是鸡无关。理由是:鸡肉可以吃;鸡骨头可以煮汤;鸡蛋富含高蛋白;还有鸡毛可以做成鸡毛掸子,除用于清洁工作外还可以兼做刑具,我小时侯没少吃这玩意的苦头,至今看到鸡毛还是心有余悸。中国古人还把鸡上升到艺术的层次,创作出“鹤立鸡群”这样的成语,唉,红花是得要绿叶衬,鸡这么长久以来一直完美地演绎着极具挑战的反叛角色,任劳任怨跑龙套,这样的鸡德可歌可泣呀。

历史上的鸡不管中国鸡还是欧洲鸡或者非洲鸡不分性别,党派,宗教信仰,论生理结构通常都是一头两翅两脚一尾,特殊变态的毕竟是极少数不在科学研究的范畴内。但我联系到我们在食堂吃到的鸡肉就很纳闷:这鸡咋就这么多的屁眼呢?!这现象牛顿看到了我想也没那么容易解答,远比苹果落地复杂吧。牛顿晚年慢慢脱离了科学研究的轨道转而寻找上帝的坐标去了,我怕这个唯心的家伙到时候说句:多屁眼的是母鸡并且是公鸡想要它这样的,为的是办事方便,汗...

回到正轨,我们厂食堂的饭菜很少见肉,打菜的师傅好象个个有帕金森症,打几块肉手就哆嗦,打到碗里的通常是<或=3块,依据我的观察及经验应该至少2块是鸡屁股(如果是吃鸡的话),如果超过3块肉的话那想都甭想--都是鸡屁股。今天的一块鸡屁股不仅色泽光滑,丰硕挺拔,关键是屁眼里隐约还有坨屎,有坨屎啊,有坨屎知不知道?!按常理鸡屁股不应该这么多吧,依鸡屁股占整鸡的身体比例和贝叶斯统计理论这是非常规现象。早闻报道肯德鸡为最大程度的赚取暴力,给鸡注射刺激生长的激素并饲养长四五个翅膀和腿的怪鸡,听起来有点耸人听闻,我们也难以考证此报道是不是属实。不管怎的,这世界上有长八个屁眼的鸡是毋庸置疑的,要不然咋就这么多的屁玩意呢?鸡也真是可怜不管人家愿不愿意硬是帮鸡们整八个屁股长身上,前面说过公鸡们可能高兴了,但母鸡们呢大便后刮屁眼都得先记着点是哪个屁眼拉的,还是编个号比较方便。现在的人啊也厉害,自然界一些延续了许许多多年的客观规律可以随意被打破,至于鸡的一个屁眼怎么变成八个屁眼我也追根究底不了,猜想可能是所谓基因改造的后果吧,这是比克隆还让人匪夷所思的科学行为,因为可能导致一些不可思议的事物的诞生,就像长着八个屁眼的鸡一样,有时候想想科学也是蛮可怕的。

一个屁眼的鸡非要整出个八个屁眼来;老鼠本是怕猫的若干年后(或者用不了这么久)老鼠还演变成打猫英雄了;我们人的嘴巴除具备进食这个功能外还有交流与表达自己立场的作用,我看出于某部分人的处心积虑会把后一功能消除掉的。人啊啥话都甭说啦,埋头痛吃吧--不管有没有吃到鸡屁股或者鸡它妈的到底有几个屁眼,一切都不重要,只要吃饱了就行,你现在扪心自问:我吃饱了么?!

我们劳苦大众反正逃脱不了被人强奸(或者说轮奸)的厄运,至于强奸者是潘长江还是贝克汉姆这并不重要,我们没有快感。当把自己口中的萝卜混着血泪通过食道艰难地往下咽的时候,我抬头看到食堂办公室的门上不知几时挂上了个不锈钢招牌,我设想有没有这样一种情景呢:一张荣获普利策新闻奖的图片以这招牌为背景,下面站着几个瘦弱且衣冠不整的人端着饭盒--菜是萝卜和2-3块鸡屁眼,这几人面容麻木,眼神迷茫……

风,吹不散长恨/ 花,染不透乡愁/ 血,映不出山河/ 月,圆不了古梦”(《梦回唐朝》)
有人问我在摇滚里头听到些什么?我回答,有个声音是崔健在呐喊:去你妈的,我去你妈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