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如此奢侈 穷孩子哪有爱的能力[转帖]

工程兵甲 收藏 12 198
导读:爱情如此奢侈 穷孩子哪有爱的能力[转帖]

                                          
                                                作者:卢悦

就像蒲公英生来无法选择自己的降落点,我无法选择是降生在头等舱还是荒凉的马路。

我的生活是明码标价的,吃一毛钱的中饭还是10块钱的小炒也会限制我的梦想价格。

我一直为我的自知之明感到庆幸,可自从老马被送到医院的时候起,我突然为我们的青春感到了深深,深深的悲哀。

烤鸡蛋香飘男生宿舍楼

我们宿舍有两个猛男,马志超和马勇。为了区别,年纪大的那个叫老马。马志超就是老马,后来我们都为给他取了这么个名字而负疚,老马,想想都是一幅夕阳夕下,断肠人在天涯的凄凉画面。

老马是我的好朋友,开学时军训,我们都没钱买服装,最后后勤处随便找了两件衣服给我们,我的那套太小,穿上去要小心别把屁股绷开,老马的衣服又太大,穿上去像个唱京戏的。军训时的一次汇演,我们俩像预谋过一样,在向右转的口令下一起向左转,被大家笑死了,在笑声中我看见一张温和的脸,本来无所谓的我,因为这双温和的眼睛脸涨得通红。后来我才知道,她是著名的校花,名叫张岩。

从此我和老马名噪一时。

我们的家里都很穷,吃不起一般的炒菜,午饭只要一毛钱的凉菜。我们最怕就是晚上回宿舍,楼门口的小贩在卖烤鸡蛋,那股香气让我们胃如刀绞。这还不够,宿舍里总能见到几个吃宵夜的同学。满楼飘香,这对于一天只吃一顿饭的我们,只求立刻躺下,尽快睡觉。可是一到熄灯,我们肚子里的声音几乎响彻男生宿舍楼。

所以我根本不知道老马哪里来的精力,他居然堕入情网。

虽然我们都很穷,但是我却不像他那么不自量力,或者说,理想主义。比如我,我只想着拿每年一度的一等奖学金,而老马,他居然爱上了张岩。

    残月斜照女生宿舍楼

张岩对人很温和。有一次我们到女生楼批发方便面,被看楼大爷发现,非得没收,当时就是张岩,在她的力保下,我们全身而退。可是老马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他开始发动猛烈攻势,最惨烈的一次是,他决定在暑假站火车到张岩的家乡广州去打工,他睡在铺上兴致勃勃地向我描绘“他乡遇故知”的景象!肚子叫得跟捶鼓一样。

开学的时候,老马果然跟校花一起回来了,他是被校花在广州火车站的盲流队伍里捡回来的。当派出所通过老马提供的惟一线索找到张岩时,被火车站盗窃团伙洗劫一空的老马已经彻底成了一个肮脏的乞丐。

校花招待了他一碗阳春面。

为了表示感激,老马在张岩生日那天,举债买了一个简陋的八音盒,站在女生楼下等着张岩。结果,他等来了一辆凌志。车上下来的正是我们学校有名的富家公子李优杰,他的父亲开的那家物流公司,是我毕业后向往的圣地。你看,命运就摆在这里,人家不用英语六级,不用这样那样的学历和证书,他已经站在了俯视你的高度,看着你为了未知的未来死死挣扎。偏偏老马,他还要冲上去,把20元钱的八音盒送给张岩。张岩走后,李优杰不知道和老马说了什么,那晚老马破天荒买了一瓶啤酒,把睡梦中的我叫醒。我们来到楼顶,月已西斜,白杨树在眼前呼啦作响。我问他出了什么事,他望着对面漆黑的女生楼,只是默默地喝酒,直到离开,老马什么都没跟我说。

    杨树叶翻舞在宿舍楼顶

老马始终没有告诉我李优杰到底跟他说了些什么,但是从此,他性情大变,变得更加沉默,有时上着课就径直走了出去。

而这些正好被张岩看在眼里,她身边的李优杰冷笑着说:“河南人!”气极的老马冲上去和他厮打。自从老马爱上张岩,他就陷入这种无止境的搏斗,有时候睡梦中,我都听见从他喉咙里发出的撕裂的叫声。可是,食不里腹的老马,他能是谁的对手。

送老马到医院后的那个周末,我们班在楼顶举办了一场露天舞会,毫无疑问,张岩和李优杰成了最耀眼的舞会明星。其时月凉如水,大家都喝得烂醉,杨树叶在风中翻舞,我在想老马和我在楼顶喝酒的日子。老马,他是一个悲剧人物,他让我悲哀,让我意识到穷人发梦最可能的下场;他让我想摆脱,摆脱贫穷,摆脱有关他的记忆。可越是想摆脱,我心里却越如刀绞。

在老马的恋爱里,我和所有冷笑的旁观者有什么两样?

我找到李优杰,问他:“我想知道那天晚上你跟老马说了什么?”

喝高的李优杰笑笑说:“没什么,我只是告诉他那天晚上我们去了多少地方,花了多少钱,我给李岩买了多少礼物。我告诉他,我和他就是100:1的关系。我没说什么,只说了一些客观事实。”

    结束在宿舍楼的出口

2005年6月的夜晚,有点炎热的风吹在我裸露的胳膊上,李优杰的话像硕大的雨点砸在我燥热的身体,因为句句简洁真实,有了冰刀一样的杀伤力。我虚弱而又亢奋地望了他一眼。李优杰醉了,醉得不轻。不等他话说完,我一个大背胯把他摔到了围栏边,他呻吟着从地上爬起来,红着眼扑向我,我再次把他重重撂在地上。他趴在地上拼命呕吐,快把胆汁吐出来了。

四下里忽然一片寂静,大家都呆呆地看着我。我看看被他手中的玻璃杯挂破的手指,一刹那心如死水,我也醉了,我向着出口走去。

没走多远,我听到有人叫我。是张岩。

喉咙一阵发紧,我僵硬地跟着她的步子,默无声息地走了好远。

张岩说:“你和李优杰是一样的人。用自己的优势来欺负别人,你们做的是一样的事情。”

我转过身,冷冷地说:“这不关你的事。”

张岩冷笑:“老马、李优杰和你中间,我最瞧不起你。他们起码还有勇气表白,可是你呢。马勇,我知道你喜欢我,从军训的时候你看我的眼神我就知道了。马勇,你因为穷断绝我们的交往,你拒绝我的帮助!你从来不敢抬眼看我!你明知道我喜欢你,可你对我所做的一切视而不见!我瞧不起你!”

我没有回头。直到听不见身后的哭声,直到身体完全隐没在黑暗里。

张岩,爱情如此奢侈。难道你看不出来,我贫穷到心力交瘁,没有了爱的能力?我的勇气都用在了赢取能力的奋斗里了,我没有力气再承受你的爱。如果我还有一点闲心,我要想着如何为我10岁的弟弟继续学业。张岩,穷人可以没有爱,但绝不能糊涂。我不是老马,我自认是个聪明的穷人,所以我不回头。

所以我快步离开,就像圣经里的神喻一样,不要回头,否则将变成石像。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