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架空历史小说《翻天覆地》第五集第八章

第八章 奇兵出击

对于台湾我军发起反攻的第一个目标,在上海的李得胜总统与台湾前线指挥部的领导进行了认真的研究和探讨,由于在前一段时间我军连续在宜兰、台中一带打击日寇,那里的日军往往比较警觉,防守也相对比较严密,而在台湾省南部的日军始终没有与解放军主力打过硬仗,相比之下防守要松懈一些。所以从7月底开始,台湾前线的解放军部队和地方政府就紧锣密鼓地进行准备,解放军三个军的主力也克服重重困难,悄悄穿山越岭来到屏东平原。解放军第32军首先在20日深夜11点悄悄包围了屏东,并对屏东外围的日军阵地发起猛攻,在我军压倒优势的炮火的掩护下,英勇的解放军指战员只用了一夜时间就占领了屏东外围的大多数阵地,并消灭了6000多日军,驻扎在这里的日军第37军团一边退守到屏东为中心的很小范围内,一边紧急向高雄、台南的日军第二警备军团和第46军团求援,日军两个军团各派出两个师团连夜起程增援屏东,在中部、北部的日军也各派一个军团分别从陆路和海路往南进发。

从台南出来的日军连夜赶路,表面上看一路顺风,直到凌晨3点高雄在西北边的冈山一带,才遭到解放军第30军特种师的顽强阻击,由于解放军故意示弱,边打边往后退却,使得日军误以为解放军只是游击队,所以等到后面的日军主力陆续赶到以后,日军第46军团向我军阵地发起疯狂进攻,没有想到解放军仿佛越打越强了,无论日寇使出什么伎俩,都在第30军特种师面前败下阵来,而且令日本鬼子感到胆战心惊的是日军的军官和机枪手经常被我军的狙击手猎杀,到了日军想打退堂鼓的时候,第30军第888990师已经从其他三个方向围了上来,炮兵师的猛烈炮火向敌群轰去,大片日军官兵倒在血泊之中,这些日军并没有经过残酷战争的考验,在解放军如此猛烈的打击之下完全乱了套,解放军的包围圈也越缩越小。

驻扎在高雄城周围的日军第二警备军团不敢单独前去援救屏东之敌,他们一直在等待第46军团的到来,当得知第46军团被阻击的消息以后,更加小心戒备,等到第46军团遭到包围的消息传来之后,他们更加不敢轻举妄动。当时解放军第32军对屏东之敌的打击力度和节奏有所放缓,他们也开始抢修工事,一条条进攻型战壕逐渐通向敌阵,在台北的日本侵台军司令小山进野上将判断在屏东的解放军兵力并不多,估计屏东的日军可以再坚守一个星期,反而是被围的第46军团的两个师团处在无险可守的野外,处境极为危险,他命令高雄的日军留下一个旅团防守高雄城,主力往北前进,首先救出第46军团再说,同时命令正在乘船南下的第36军团加速行动,争取在721日上午10左右可以赶到台南,从嘉义南下的第40军团也加快了行军速度。由于专门用来对付高雄日军的第31军主要集中在高雄至屏东之间,只有31军特种师隐蔽在高雄城北20公里以外的区域,所以日军台湾第二警备军团主力48000多人从凌晨5点多出发以来一直没有遇到任何阻力,直到上午9点多前进到第30军警备师的阵地才遇到顽强的阻击,吴永前军长面对两边的日军冷静应对,第30军将士英勇奋战,被包围的日军不断被消灭,前来救援的日军第二警备军团十多次疯狂进攻也都以失败而告终,只留下4600多具尸体在解放军的阵地前面,第30军炮兵师也与两边的日军炮兵进行激烈的炮战,最终完全把敌人的炮火压制住。

31军军长毛春林也立即带领主力往西北方向赶去,而第31军特种师悄悄绕到日军第二警备军团的东南角,当军主力从东边和南边冲上来以后,特种师的指战员突然对靠近海岸的日军发起进攻,在军炮兵师的强大火力的掩护下,特种师的指战员以雷霆万钧之势杀想鬼子,不到40分钟就歼灭日军一个旅团4500多人,与第30军胜利会师,而第31军主力也从南、东各个方向攻击敌寇,日军第二警备军团的炮兵在我军两个炮兵师的双重打击之下土崩瓦解,整个军团也在上午10点多被彻底包围。这时候日军第36军团刚刚在台南港登陆,他们也等不及从嘉义南下的第40军团的到来,立刻带着第46军团留守的134师团一起往南急驰,出城不久就遇到游击队的袭击,折腾到中午11点才赶到前线,遭到第88师和第30军炮兵师的联合打击,最前面的日军一下子就损失了2300多,这时候被包围在里面的第46军团只剩下不足8000人在那里苟延残喘,事实上第30军完全可以在上午彻底消灭这股日军,为了把更多日军吸引到野外加以消灭,故意留下这个大诱饵引敌人上钩。

当日军大批援军到达冈山战场的时候,解放军第30军主力对拒不投降的日军第46军团残部发起总攻,在我军优势火力的配合下,不到一个小时就全歼了这股日军,整个冈山围歼战累计俘虏日军第46军团官兵8000余人,其余19000多日军被击毙,可见这场战斗的激烈程度。与此同时,第31军也对日军第二警备军团发起猛攻,在这片无险可可守的野外,失去强大炮火掩护的日军只有不断挨打的命了,敌人的阵地不断被勇敢的解放军指战员夺取,大片大片负隅顽抗的日寇被打死,解放军的宣传攻势也随之展开,由于这个军团在过去近一年的时间里不断遭到沉重打击,大多数官兵都是后来增补的,战斗力明显不行,而且他们也熟知解放军的俘虏政策,许多日军基层官兵接受了劝告,纷纷向解放军投降,在第46军团主力被全歼以后,动摇的日军越来越多,最后在下午一点日军军团长村山正树率领残部18000余人缴械投降。

这个时候第30军的指战员不怕疲劳,从各个方向对前来救援的日军发起反击,日军摄于我军的强大攻势,不等第40军团赶到,慌忙向后退却,被第30军将士尾随追击了10多公里,累计损失达12000多,其中俘虏就有4000多。日军第40军团赶到台南一线就不敢再南下了,近十一万日军完全被解放军的强大威力所震慑,他们急忙在台南一带构筑工事,根本没有继续南下的打算。第32军指战员在军长谭勇生、政委李大钊的指挥下,稳扎稳打,一口一口把屏东外围的日军吃掉,而解放军指战员的伤亡反而不大。深知日军官兵想法的李大钊政委有针对性的加强政治攻势,大大动摇了被围的日军第37军团的军心。到了21日中午一点,整个屏东外围工事全部被第32军的指战员攻克。随后解放军加大了对被围日军的宣传力度,由于左等右等也等不到援军的到来,而解放军的炮兵火力越来越强,固守在城里的日军大片大片被凶猛的炮火击毙,到了26日,日军残部23000多人举白旗投降。在高雄的日军一个旅团早在21日晚上就乘船逃往台南,至此整个台湾省南部地区全部解放,这里以后再也不会遭到日寇的侵略和蹂躏,整个台湾省解放的日子也越来越近。

在台湾省中部和北部的日军在得知解放军的主力全部集中到南部地区的消息以后,也派出六个军团对北部和中部山区根据地进行扫荡,台湾省军区七个师的指战员在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支持下,士气高昂,他们利用占据的有利地形狠狠打击敌人,大批日军倒在解放军的坚固工事面前。日军只能绕到更偏僻的地方进山,照样会遇到民兵游击队的袭击。解放军手里的枪支也越来越好,大量半自动步枪、冲锋枪、轻重机枪、狙击步枪、迫击炮和小型榴弹炮的配备,让数倍于我军的日寇吃尽了苦头,半个月时间日军累计伤亡超过了32000,却连根据地的核心地带都未到达。由于害怕被从南部赶来的解放军主力包围歼灭,损兵折将的日军还没有见到解放军的大部队,就仓惶逃往山外,沿途不断遭到解放军的伏击和侧击,又损失了6000多人,这个时候在台湾的日军已经被解放军打怕了,日军上下到处都弥漫着失败的空气。如果中日双方都不依靠岛外的支援,只依靠岛上力量进行较量,人数稍稍占优的日军九个军团败亡的命运也已经不可避免,得到人民无私支援,用先进的政治军事思想和现代化的武器装备武装起来的台湾省军民,完全可以独自打败士气低落、屡战屡败、不得人心、素质下降的侵台日军。

910东海大海战,以我军全歼封锁长江口的日军、英军两大联合舰队而告终,战斗胜利以后,我军除了负伤回各大造船厂修理的三艘老式巡洋舰和三艘驱逐舰以外,舰队主力并没有回到上海,而是全部在舟山群岛一带秘密进行整补,我军的许多后勤补给船和修理船,带着大批工程技术人员和能工巧匠迅速赶到那里,投入紧张的补给和修理工作。全国所有报纸、广播虽然对此次空前大胜利进行了充分宣传,但对我军指战员的艰苦作战和损失程度也都故意进行了夸张和包装,两艘立了最大战功的超级护卫舰当然隐姓埋名,所有雷达兵立功的消息全部被封锁,由于我军大多数军舰都没能回到上海、南京、南通等港口,以及于10日下午在上海举行的、由李得胜总统亲自致悼词的追悼革命烈士大会规模空前宏大,自然对牺牲的烈士的数量也放大的数十倍,使得这个时候各个国家普遍认为解放军虽然取得空前大胜利,但自己的主力舰队也几乎损失殆尽,这样才能够勉强解释清楚为什么世界上最强大的两个海上霸主联合组成的强大舰队全军覆灭的事实,尽管这样一来对国内的庆祝气氛稍稍有所影响,但为了紧接着而来的下一步绝密军事行动,这样做的效果还是很明显的。

到了当天下午5点,我军舰队顶着六、七级大风悄悄驶出舟山群岛,开始踏上收复祖国宝岛、痛击倭寇的征程。我军此战共有“世昌”、“永升”号的两艘超级护卫舰、六艘新型驱逐舰:“青岛”、“哈尔滨”、“南京”、“徐州”、“金华”、“宁波”号,四艘新型护卫舰:“芜湖”、“镇江”、“威海”、“烟台”号,一艘战列舰:“雪耻”号、五艘老式巡洋舰:“海圻”、“海容”、“海筹”、“海平”、“海青”号,“飞霆”号等五艘驱逐舰,还有六艘新型快艇。此外,上海江南造船厂建造的两艘5000吨级两栖登陆舰、黄浦江上的19艘大型货船,由温州、天津造船厂建造的四艘现代化的大型渔轮,大连、葫芦岛、连云港造船厂建造的六艘现代化的大型货轮,从台湾辗转回到宁波、温州港的九艘大型货船,此外还从浙江、杭州、上海、江苏、徐淮、山东、河北、北京等省、直辖市征调的两千多艘各种民船,这些船只满载着解放军第十一、十四、二十九军26万大军和大片军需物质也陆续在当晚从各个港口乘船出发,一场世界战争史上空前的两栖登陆战即将打响。

此次战役的前敌总指挥由国家军委委员、总装备部部长高先启担任,他的指挥舰设在“世昌”的护卫舰上,海军舰队司令仍然由谢葆璋担任,他的旗舰是新型驱逐舰“青岛“号。早在821长江口海战取得胜利以后,李得胜总统对于打赢东海海战的信心更加充分和坚定,对于打赢这场海战以后的下一步军事行动也进行了谋划。也就是在9月初将要进行的大规模两栖登陆作战所作的准备工作紧锣密鼓地展开,其中许多大型货船在最近几个月里进行了必要的改装,减除了许多不需要的装置和障碍,还从船舱边上开了门,使得我军的新式水陆两栖坦克(仿63)可以在靠近海岸地方自己下海,为了能够运输坦克、大型榴弹炮等重型装备,两位罗振华从去年十月份开始就进行了周密的筹划和研究,不但各大船厂加紧建造新型军舰和大型船只,还通过各种渠道从美国、德国、西班牙等国进口或租借了数十艘大型货船,这些船只平时就在为新中国的海运和外贸事业作出了很大的贡献,现在又将为祖国的海防事业再立新功,这些大型船只的使用,充分保证了我军三个军的所有武器都能够顺利漂洋过海,为取得收复丧失的国土的胜利打下坚实的基础。

对于此次行动的目的地,目前没有几个人知道,整支大军带足了武器弹药、粮食、油料和燃料煤,能够保证数十万大军两个月的供应,三个军的指战员在最近七、八个月都在苦练两栖作战、山地攻坚战、城市攻击战的本领,他们不但对台湾岛和琉球群岛的地形、地貌搞得一清二楚,还对整个日本列岛的情况有了充分的了解,解放军指战员对于侵占我国大片领土、屠杀我国大批同胞、掠夺我国大量宝贵资源和财产的日寇无比痛恨,所以无论中央的方向指向哪里,全军将士都会义无反顾地向哪里进攻。事实上,在北京国防部和李得胜所在的指挥部在过去几个月对各种渡海作战方案都进行过深入细致的研究和沙盘推演,由于在台湾省的解放军越战越强,日军不断遭到沉重的打击,兴师动众首先在台湾登陆反而变得没有那么急迫,目前日本陆军的主力都集中在台湾岛上,反而是其他地方的防御更为薄弱,解放军目前可供选择的主要目标有三个:琉球群岛、九州岛和本州岛。

虽然日本海军在日本列岛、琉球群岛和台湾岛四周还部署有舰队,这些舰只加起来也许还能对我军舰队的形成很大威胁,但目前他们部署分散,在经历长江口和东海两战惨败之后,日本海军的嚣张气焰一落千丈,他们目前也始终没有弄清楚为什么会失败的那么彻底,也根本不清楚我军战舰的战损情况,普遍认为新中国海军的大部分军舰已经损失,所以对于我军迅速展开的大规模渡海作战准备明显不足,目前最紧张的是部署在台湾海峡的日军舰队,他们最近一段时间日夜不停加强对福建沿海的监视,而解放军第二十二军的确于六月中旬就进驻福建沿海地区,并积极投入两栖登陆、攻坚战的强化训练。报纸、广播也有意无意透露出我军在福建沿海活动的消息,对于解放台湾的宣传调门也越来越高,马尾造船厂建造的两艘护卫舰“泉州”、“厦门”号和两艘新型两栖登陆舰都在七、八两个月投入使用,在台湾省的解放军也进入战略反攻阶段,日军把注意力放在台湾海峡也很正常。

就在东海大海战打响的同时,停泊在马尾港的我军两艘新型护卫舰悄悄从闽江口北岸向海上驶去,日寇派出两艘巡洋舰和两艘驱逐舰在离大陆20多公里的海面上巡逻,所以我军的两艘战舰一直贴着海岸线行驶,在910日深夜11点多,从苔绿半岛一带冲向大海。随后他们全速向西南方向行进,11日凌晨2点左右,我军的雷达发现了一艘日军的3000吨级的巡洋舰在海面上向北行驶,我军两艘悄悄从敌舰的东北方向贴近敌舰,当我军两艘2250吨级新型护卫舰慢慢行驶到敌舰正东方5公里时,我军的炮火同时打响,由于敌舰的位置一直都在我军雷达的严密监视之下,所以我军的所有瞄准手对于敌舰的位置了如指掌,第一排猛烈的炮火就有两颗穿甲弹击中敌舰,巨大的火光冲天而起,紧接着第二排炮火再次轰向敌舰,炸得鬼子鬼哭狼嚎、死伤不少,好不容易开炮还击,炮弹却在远离我军战舰的海面爆炸,只能掀起一些水柱和浪花而已,而我军的炮火越来越准确,巨大的爆炸声不断从敌舰上响起,最终这艘巡洋舰沉入大海。

在台湾海峡的其他敌舰在接到自己巡洋舰突然遭到打击的消息以后,立刻全力赶往出事海域,这时候我军的两艘战舰却从西南方向避开了敌人的舰队,他们一直行驶到我军秘密建造的东山军港,在这里补充了充足的炮弹和燃料。而日军集中一艘战列舰、三艘巡洋舰和六艘驱逐舰赶到刚才的战场,只能救起少数未死的鬼子,就是这样他们也没有搞清楚我军的战舰来自哪里,往何处去,他们象无头的苍蝇一样四处乱窜,累了一天是一无所获。同样在10日晚上,广州造船厂生产的“珠海”、“惠州”号新型护卫舰沿着珠江口珠海、澳门一侧驶向大海,英国侵略者在靠近香港岛的海域部署了一艘战列舰、两艘巡洋舰和四艘驱逐舰,但摄于我军越来越强的海岸炮兵的威力,根本不敢靠近大陆行驶,而我军这两艘新型护卫舰才下水一到三个月,不过军舰上的海军官兵已经能够比较熟练的掌握新型军舰的性能,通过多次实弹演习,对于利用雷达指引对远距离目标和在目视距离进行实战的技能也能够胸有成竹。不过他们此行的目标不是英军集结在一起的七艘军舰,而是前往台湾海峡完成更重要的任务。

我军这两艘护卫舰来到大海上以后,马不停蹄全速向东行驶,在21日清晨到达东山军港,与早一步到达的“泉州”、“厦门”号护卫舰会师。11日晚上9点,休整了一天的我军四艘战舰再次踏上征程,一直来到高雄南部的海面,发现日军一艘巡洋舰带着两艘驱逐舰从东往西巡逻,我军指挥员果断下令与日军对进,在日军正南方不到10公里处突然开炮,在雷达的指引下我军的猛烈炮火对准日军三艘军舰猛轰,很快就击伤了三艘敌舰,日军舰队也慌忙进行还击,随着双方的距离的接近,炮火的准确性也越来越高,猛烈的炮火不断在我军舰队附近爆炸,我军的炮火也不断击中对方,经过长达20多分钟的激战,最终还是我军的炮火打得更准确更有力,日军一艘巡洋舰和两艘驱逐舰先后被多颗高爆弹和穿甲弹击中起火燃烧,不久以后沉没,此时我军的雷达显示有许多敌舰正在向这里扑来,我军目前的任务是利用我军新型雷达和高速度的优势与日军进行海上运动战和游击战,所以我军指挥官迅速率领两艘英勇战舰往南撤退,在上午回到汕头港休整。日军连续两夜损失了两艘巡洋舰和两艘驱逐舰,却连解放军战舰的影子也没有见到,恼羞成怒的日本海军甚至连出口气的机会也没有。解放军海军在台湾海峡的巨大成功,让日军高层感到解放军的首要目标一定是台湾和澎湖,所以日军大本营只能命令在澎湖、台中、台北、宜兰一带的日寇加强防御,海军军舰也更加集中,捉襟见肘之下留下的空档也越来越多,对闽江口的封锁也被迫停止,向东京求救的电报自然是一个接着一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