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韩国历史电视剧《大长今》,一经上演即在本国创下50%的最高收视率,“侵入”港台地区之后屡创收视新高,自2005年9月1日登陆内地,又掀新一轮迅猛“韩流”。

剧中,徐长今(李英爱饰)遭遇坎坷,在险恶宫廷九死一生,却隐忍坚韧,修得高超医术造福民众,最终成为朝鲜第一位钦点女御医,被赐号“大长今”,同时,她也成为青年心中当仁不让的新宠。长今“缓慢的爱情”,言行举止透露出的“儒家文化”,和“决不放弃希望”的生活态度,频频引发青年们的热烈讨论,或赞美或唏嘘或质疑或感动——

于是,充当“长今”看客和评论家的青年们,成为另一部正在上演的电视剧主角,展示出他们正在变化成长的爱情观、价值观、人生观——

缓慢生长的爱情,你爱不爱?

儒家文化的潮流,你跟不跟?

历经劫难的成功,你要不要?

缓慢的爱情与现实PK能否胜出?

大长今和闵政浩,郎才女貌,情愫早生,但演到全剧中途才彼此牵手确定,此后“发乎情止乎礼”,情到深处不过四目交投,轻轻拥抱,而且经历漫长的守望才终成眷属。这种缓慢纯洁的古典爱情,却正被青年们力推,闵政浩的粉丝呈几何级数增长,被誉为“一个中国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完美男子”。

究竟古典爱情在时下流行的快餐爱情、一夜情以及虚拟网恋当中,能占有多大份额?屡屡叫好的爱情,与现实PK能否胜出?

快感后能剩下什么

文-晓粥

经历种种磨难,长今与闵政浩终于第一次牵手,那指尖的碰触,居然让我感到久违的激动。此后,他们还有过两三次牵手和劫后余生的深情拥抱。我一边欣赏着他们深情的眼神,一边更深切地怀疑,“现实里还会有这样古典的爱情吗?”

没有吧?给了他第一次牵手,他下次会要求接吻;这一次轻轻一吻,下一次又会要求更热烈些;下次更热烈些,那下下次呢?手会老实吗?大脑会老实得不发热不发胀吗?即使我的男友们一夜未归后回来告诉我,昨天晚上他在另一个女人的床上,我不惊讶,凡夫俗子的我们怎么能抵挡酒精的诱惑?

想起自己的初恋。

认识小D的第一年,我还在美院念大三,常常去学校附近的一家画廊练习,他在那家画廊里工作,很自然地,我们认识、恋爱、同居。这中间的过程只有一个月。热恋期间,我一有空就去画廊找他,等他下班,然后飞奔回小屋,过起甜蜜的二人世界。真是感谢这个多元宽容的时代,没有人对我们迅速的爱情说三道四,也没有人对我们的放纵充满鄙夷与恶意。在抛弃“孔孟之道”和“男女授受不亲”后,我充分享受着爱情的快感。

认识小D后的第二年,我毕业,分到另一个城市工作。临近分别,小D很诚实地告诉我,他已经有了新欢,也希望我能拥有更好的男人。我惊愕无言。或许,这就是爱情的游戏规则,连一句虚假的海誓山盟都没有,我就狼狈地输掉。可我来不及悲伤,很快就将自己丢进新的恋爱,依旧迅速而热烈,草草收场而不纠缠似乎成了一定之规。

我仿佛爱过不少男人,但是从未体会过爱入骨髓的滋味。

电视里,长今决定逃离宫廷,闵政浩决心放弃一切前途与之相伴。长今愧疚地问:“因为我才这样,没有关系吗?”“正因为是你,所以没有关系。”闵政浩毫不犹豫。

一瞬间,我恍惚记得自己曾问过小D,“你愿意跟我到另外一个城市吗?”他却沉默。快感这把锋利的双刃剑,割碎了牵挂、责任和道德感的一切束缚,让我们来去其中却两手空空。

现代社会,有闵政浩吗?

“缓慢”需要更完整的心灵力量

文-安卡

当长今被封锁在疫区,孤单坐在村落一角,万念俱灰,那一刻却听到一声轻唤:徐医女!居然是执意冲进疫区来寻她的闵政浩!四目相对,无语泪流——这几乎是令我最感动的情节:为了确保对方安全,宁可抛弃自己,爱若如此,夫复何求?

这决不只是虚拟的爱情。

“非典”横行的时候,同住出租屋的室友出现咳嗽发烧现象,必须有人陪同就诊,他不容置疑地说:“我去。”当彼此都被“特殊”隔离,他曾问我:“你怕吗?”我摇摇头,“不怕”。没有赤裸裸的表白,但某种纯粹的爱,却让彼此愿以生命为赌注,相互依偎。风平浪静后,我们顺理成章地恋爱了。我从不曾问过:“你为什么那么做?”他亦不曾问我“为什么不怕?”当死亡的阴影不期而至,当我们的命运无可遁逃地被拴在一起,只剩下爱,爱就变得勇敢和纯粹。

朋友总在感叹爱情娇贵,经不起磕碰,吵吵闹闹就散了。相隔两地的情侣,面对更新鲜的异性,常常只能劳燕分飞。在这个让人疲惫的都市,我们早不习惯爱得如此辛苦,隐忍,我们喜欢快节奏,喜欢大声说出“我爱你”,喜欢今天相识明天亲吻……

相反,大长今和闵政浩相识以来,历经劫难,不论对方的地位如何,不论出现怎样的诱惑(两人分别被皇上和最高尚宫娘娘爱慕),即使牺牲生命,被流配到蛮荒之地,依旧情有独钟。两人很少言爱,细微处却处处是爱——

是,缓慢的爱情需要更多的支撑,更完整的心灵力量:快速的爱情只需要一见钟情、两情相悦就够了,但是“缓慢”的爱情需要最体己的了解,忘我的牺牲,心无杂念的纯粹和忠贞的欣赏……比较快感的锋芒,“缓慢”的爱情好比花一瓣一瓣地开放,充满绝无仅有的美感;而且,更易达到“相知相契、生死相守”的最高境界。

米兰·昆德拉曾慨叹:慢的乐趣怎么失传了呢?所以,放慢脚步,慢慢爱吧。这样的爱,不喧嚣,不耀眼,可是温暖长久,细水长流。

大长今之“大”是“儒家”制造吗?

长今的形象很鲜明:韩服一丝不苟,发髻一丝不乱,与人说话低眉垂首,言谈含蓄收敛。另一方面,她自强不息,遇到劫难从容不迫,面对功名淡定如水。很多青年欣赏这个古代美女,因为她拥有“神秘的东方文化魅力”以及儒家文化崇尚的种种美德。

的确,她在中国带动了一股渗透儒家文化气息的“韩流”——那么,大长今之“大”是“儒家”制造吗?

儒家文化成就大长今

文-木子

韩国著名经济学家宋丙洛教授曾经说过,韩国是世界上第一的儒教国家。看历史剧《大长今》,正面人物都是深得儒文化浸染之人,尤以长今为代表,将“忠孝礼义廉耻”谨记在心。

时下,这个奇女子被某杂志评为“2005年度的电视剧偶像”,并让我们对源起本国的儒家文化重新大为称道。

不谈她的自强不息、宠辱不惊,单说她如何遵循儒家的“性本善论”。

对世事洞如观火的郑上宫曾说:“宫廷里虽然人来人往,却是寂寞的,因为寂寞她们才会妒忌,因为寂寞她们才会渴望权力……你要理解她们,宽容她们。”长今身处斗争旋涡,同样深信人性之善,面对暗箭毫不提防:小小的御膳厨房宫女令路用下毒的“鲍鱼炒”就让长今身陷囹圄;医女阿烈出于妒嫉,假传皇令,让长今困在危险疫区;老谋深算的崔尚宫,几次设计将长今逼上绝路……若不是有皇室贵人的欣赏成全,有闵政浩的悉心保护,长今早就死于非命。可是纵然被伤害,长今依然满含悲悯和仁爱之心。

在对人性绝望之际,长今也曾慨叹:“我做错了什么?我不过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我总是被人遗弃,并且被一起工作的人排挤诬陷,我真的很累,这一次,我好想放弃……”闵政浩劝道:“你并没有做错什么,但现在你要越过一道新的高墙,是人的高墙。你立下的功劳越大,这道墙也一定会越高。但你一定要越过这道高墙,否则前功尽弃。”

我喜欢这句大实话。斗到最后,可能就是人与人的斗争,所以长今宁肯逃离宫廷,清贫度日,也不愿放弃自己的儒学道义。

有人曾说,如果长今深谙厚黑学,以她之美貌伶俐,完全可以杀进后宫,无需在御膳厨房受尽欺凌,更不会被流配济洲岛饱受煎熬,即可赢得皇上信任,手刃仇人;即使走自强不息的路,也能懂得“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学会自我保护,以毒攻毒。

但如此一来,世界就没有仁爱大气的大长今,只有一帮为名利、报复所累的“崔尚宫”,岂不可悲?

从放肆无礼的孩子说起

文-羽毛

有人曾说,大长今之“大”,肯定离不开儒家文化的熏陶,但绝非仅仅如此。

在此,讲讲《大长今》当中的三个细节:

一是明朝大官来到朝鲜,被奉若神明般伺候。此人患有“消渴症”(糖尿病),却嗜爱酒肉,宫女长今端上有益健康的清淡菜肴,惹得对方勃然大怒,陪同官员均变色斥责。长今仍大胆呈辞,若明官食用五日病情不见好转,甘愿以命赔罪。长今胜出。

二是太后娘娘有病不治,以此要挟皇上,时为医女的长今请求老太太以谜面打赌:猜不出,请太后治病;反之任由太后处置。一言既出,众人惊怒,几乎立刻将卑微的长今拖出去痛揍,还好太后宽容。谜底是“母亲”,太后娘娘对自己的身份幡然醒悟,长今二胜。

三是皇上病入膏肓,长今作为主治医官请求开刀治疗。当时这种说法史无前例,连一向疼爱她的皇后都惊惧不已,也遭来医官众多非议——长今最终被迫出宫,不久皇上驾崩……

长今需要对抗的,不是做菜或者救人的才技,而是森严的等级制度和因循守旧的儒家传统。但她从来不惧,对于儒学之糟粕,一条条加以否定,坚持己见,多次被上属斥责为“这个放肆无礼的孩子”,濒临险境。

对儒家文化,长今就是如此“爱恨交加”——她对抗等级制度,与士大夫贵族执著相爱;她对抗因循守旧的恶习,坚持探“新”,两次消除无人能解的大疫病;她对抗男尊女卑的观念,以杰出才华成为正三品堂上官,位居男子之上;她对抗愚忠思想,最终选择民间行医,不单伺候皇家贵族……

《环球时报》报道说:韩国在推行“文化立国”的国策中,最成功的经验之一,是挖掘儒学的精髓,再融入到现代生活之中,闯出了一条具有韩国特色的新路。长今不正是如此?外表隐忍,却有一颗倔强的渴求革新的心,那双流过泪仍爱欢笑的眼睛,永远望向新的方向——长今之“大”因此诞生。

历经劫难的成功你要不要?

长今生活在男尊女卑、等级森严的社会,但她自强不息,从“一介贱民”成为朝鲜第一位女御医——“大长今”。其间,她不止一次经历生死离别、牢狱之灾,也曾绝望消沉,但最终挺起了脊梁。该剧导演李丙勋曾说:“平凡人克服困难达到成功,这样的感动不分国界。”

青年观众们则对此各持一端:有人说,成功如果这么累,不如不要,像闵尚宫娘娘那样活着,远离纷争,不做第一,“平安”为乐;有人则以长今名言自勉:“即使是小草也要活得有希望”,努力改变自己卑微的命运,不服不屈。

闵尚宫的平安哲学

文-麓雪

在我成长的岁月里,无数次地被这样一句话鼓舞着——苦难是一笔财富。但那个午后,我采访了一位企业家,体悟到不做第一,平安为乐的幸福。

当他从大山中走出,从一个普通的农家子弟,成为远近闻名的企业家时,谁又知晓他今天的辉煌里,渗透过多少次的痛苦、绝望和悲伤?

我听他敞开心扉地诉说,方知那铮铮铁骨里,原来已是布满沧桑。当年为了创业,他举债数万,父母病重,他无力尽孝,空手送走操劳一生、贫穷一生的爹娘,男儿徒有泪空流。今天,他可以找到最好的医生,可以享用最昂贵的药品,但不曾尽孝于爹娘的遗憾,始终是他心中无法弥补的深痛。

20年的时光里,他始终在得与失的权衡中,承受着常人无法体悟的取舍。儿子出生,妻子难产,此时的他正在工地上日夜加班,无法离身;等到事业刚有起色,一场大火烧光了他的所有,数百万的资产毁于一炬,而他在病床上度过了无望的黑暗之后,又从零开始。

劫后余生的希望,支持着他又度过了常人无法忍受的艰难。今天,他只说一句“不堪回首”,便知当年的境况。如果这就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考验与磨难,那接着发生的一切,几乎摧毁了他奋斗的意志和决心。那场大火之后,他重新贷款,重新建厂,整整一年,他和工人们一起把厂当成了家。但就在那一年,妻子带着儿子坐车数百里去看他,居然遭遇车祸,3岁的儿子和贤良的妻子永远地离开了他……

看他刚毅的脸上滑落的泪,我已不忍猝听,那是怎样的一种痛啊!血肉之躯怎能忍受!他说,那是心灵滑进地狱的历练!那种失去,是多少金钱也无法弥补的伤痛!

我轻轻地说:“毕竟最终你成功了。”他则淡然一笑:“也无涛澜也无风,便是人生好意境。”然后他又说:“这样的代价换来的成功,你肯要吗?如果有来生,我宁愿做一个守在父母床前的孝子,与妻儿相守共享天伦之乐。”

是啊,这样的磨难,即使成功的荣耀让人艳羡,可内心深处的失落谁人体味?我当然不要。

有句歌词这样唱:“没有人随随便便能够成功”,如果成功一定要承受如这位男儿、如长今般的磨难和痛苦,那我宁愿在风轻云淡里,守一壶清茶,欣享与家人共有的甜蜜。我不要被痛苦揉碎的心,为彪垂青史的英名和成功抚慰,我只希望,风雨中有屋檐下的温暖相伴,心里有一个基本的是非标准,如《大长今》中的闵尚宫,抱定“平安哲学”,在四季更迭中,平安长久地活着……

应该为磨难祝福

文-肖复兴

《大长今》热播,常常听到身边青年的评论,尤其对长今承受磨难的态度,见解纷纷。

对于我们那一代人来说,是信服罗曼·罗兰在《约翰·克利斯朵夫》里说过的话:“失败对我们是有好处的,我们得祝福灾难!我们决不会背弃它。我们是灾难之子。”这是对待磨难的一种态度,所谓灾难之子,既指磨难的不可避免,也指没有经过磨难,是不可能成功的。

这样的人生态度,大长今同样拥有。她不否定苦难、磨难、灾难,乃至劫难对人生成功不可或缺的重要性。

现在的年轻一代,并不如此对待磨难了。对于在“麦当劳”和“肯德基”影响下长大的独生子女一代,让他们糖吃多了有些不觉得甜,有些弱不禁风。对于磨难,他们不是去祝福,而是畏惧、逃避,或回避。他们希望一天早晨醒来,一切都是花好月圆,马到成功。生活中的一切经历,最好都如哈根达斯冰激凌一样舒服,如星巴克咖啡一样芳香,所有的苦难、磨难、灾难,乃至劫难的泥沼与陷阱,都化为鲜花盛开的坦途。

问题是,这样的坦途在这个世界上可能存在吗?如果我们的答案是否定的,是不存在的,那么,这样的幻想,除了悄悄地蒙上了我们的眼睛,让我们对围绕着我们四周真实的世界看不清楚之外,还有别的什么意义呢?苦难、磨难、灾难,乃至劫难,都是这个世界上必须生长出来的东西,就像我们土地上生长鲜花也生长荆棘一样;都是我们人生成长路上必不可少的一个个链环,就像一年四季有温暖的春天必然也要有寒冷的冬天一样。它们都是客观的存在,我们为什么要掩耳盗铃,非要视而不见,非要幻想它们不存在,非要把它们从我们人生的内存中删除呢?

正视它们的存在,是面对它们的首要态度;勇敢地面对它们,战胜它们,则是如大长今一样的姿态,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为磨难而祝福,其实就是为我们自己而祝福。也许,电视剧里的大长今所面临的苦难、磨难、灾难,乃至劫难,因艺术的需要而过于集中而渲染夸大,但这只是量的变化,而非质的区别,这只是一种象征,启示我们应该也如大长今一样才是。我们才能够将我们缺钙的膝盖锻炼得坚强一点,将我们脆弱的心磨砺得柔韧一些。我们才不会傻傻地选择这样的命题:历经劫难的成功我们还要不要。

命运不会让我们这样挑三拣四,即使谈不上什么成功,我们起码可以不致于像是没有筋骨的雪人一样,经不起阳光一晒,就坍化成一堆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