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亲爱的小芳

 

你好

 

今天你休假,起的很晚吧.那就问你一声中午好.

我们继续吧.

 

 

96年的春夏是很悠闲的,几乎是无事可做,闲的时候我和妻子也对这笔钱的用途作了打算,就是开个批发部.

门面最后选定在我们那儿最大的菜市场口,房子是地区农行的房子,有三间门面,定金预付了三千,合同期是两年,房租共计八万,半年支付一次,货架柜台用了接近3万(那时侯的超市货架比现在的贵三倍),等一切就绪后,人已经累的快趴下了.

开门的日子定在了8月28日,哪天也是妻子的生日.记得哪天我好象什么也没做,一直睡到中午一点才起床,懒洋洋的到了店里.店里人很多.妻子看见我来了后,焦急的对我说;烟和酒都快没了,你赶快去进货吧.说完塞给我一叠钞票后就去忙她的了.望着妻子忙碌的身影,我除了感叹我的幸福外还是感叹我的幸福.

 

 

临近十一月的时候,我也该出发了,哪天妻子将生意交给我母亲,特意给我做了顿下午饭.吃饭的时候妻子很是严肃的对我说;李老大,这次做完后,明年我们该走上正规了,你和大哥的这种生意是到了结束的时候了,如过我们还是贪恋这种暴利的话,总有出事的一天的,我和大哥已经说好了,这是最后一次,他是答应了的.我默默的点着头.妻子所说的是事实.

哪个冬天来的很早,在车上,我一直卷着军大衣一声不吭.大哥好象也看出了我的心事,也是默默的卷曲在对面一声不吭.

昏昏沉沉的就到了汉口站,快下车的时候大哥对我说;你不做这一行真的是很可惜.望着我欲说还休的样子,大哥也只是遥遥头,无奈的下了车.

事情依旧是平淡的,因为有了临走时妻子的交代,我们做起交易来也是比以前小心了,两三个月一晃就过去了.当我们上了回家的火车后,心才真真的平静了下来.

下了火车,望着山城的万家灯火,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大哥,我们回家了.我大声的说着.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妻子面对滚滚而来的金钱,能下决心让我脱离那是非的旋涡,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怕和庆幸.当我在97年的夏天得知大哥因走私香烟而入狱的时候,我第一次感到妻子的英明.我拿什么来感谢你---我的老婆?

当大哥的老婆(也就是妻子的哪个同学)痛不欲生的告诉我们大哥出事的时候,妻子冷静的告诉她;别急,让李老大想办法,这事情肯定牵扯的人多,会有办法的.你家里还有多少钱?女同学听到钱马上把头底了下来.妻子看到这种情况,大声的问;你不会告诉我大哥这么多年没攒下钱吧.女同学嘟赌啷啷的说;二十几万吧.我一听马上都要昏厥了,一年赚差不多一百万,三四年是什么概念.这女人肯定留有余地.妻子非常坚定的对她说;你明天拿出十五万,剩下的事你就别管了.

第二天我找到我的一个当律师的同学,也没客套,我直接给他说;这个人是生死之交,走私烟也没多大的事,顶多三五年,可我不能看着不管,花钱是肯定的,先给你十万块钱,办法你想,如果事成,单独给你五万.交杯换盏后我们分了手.中途当律师的同学又要了几次钱,总共花了二十多万块钱吧.

大哥出来的时候我没去接他,他也没来找我们,但我知道,他,破产了.哪个女同学还是容光依旧,偶而的一次见面,珠光宝器依然,只是旁边的男人换了个年轻后生,很是高大威猛.他们离婚了.

 

 

小芳,今天到这里吧,明天继续.

 

 

 

 

                                                

 

                                                

 

 

                                                 于今日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