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危险的航线完整版第七章活在间谍的眼皮底下

ddtt 收藏 8 338
导读:[原创]危险的航线完整版第七章活在间谍的眼皮底下

 

会议室里,官僚们和将军们都交头接耳的议论着,从他们的表情上看,他们对这架飞机还是喜欢的,毕竟现在的隐形飞机很少,而且都是美国开发的,美国人基本不出口这些隐形飞机。日本一直想采购F-22,美国很少向盟国出口最先进的武器,F-15快服役了30年,使用它的国家还不超过6个国家,可见美国对高技术武器出口的管制。

目前美国的隐形侦察机X-45C、X-47B都还在开发中,没有批量生产,如果日本能提前批量生产隐形飞机,一定能拿到出口定单,美国可能会小批量进口,以满足自己的需要,以色列和欧洲国家也会纷纷前来购买。能提高自己的军事科技能力,还能换来不少外汇,目前唯一的束缚就是宪法,日本目前宪法不允许出口武器,保守联盟新提出宪法修正案还未通过,不过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一定能通过,出口武器可是个利润丰厚的行业。

参联会主席大岛纯是军方里的一号人物,现在其他将领问完问题之后,他开始说话:“如果陆海空三支自卫队同时采购一种侦察机,那么采购量一定很大,但这样也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后勤保障简单,侦察机是通用型的,但生产它必须模块化建造才能同时满足三支自卫队的需要,如果它能尽快的生产出来,那就最好,你要用多少时间完成气动布局设计?”

因为大岛纯用英语说话,华显听的很明白,马上回答:“我一个月内就能完成机身设计。希望飞行控制系统设计、动力系统、导航系统、侦察系统的设计时间可以加快,我不像让一架新的飞机装上老式的设备,合成孔径雷达、侧视照相机,红外照相机、红外探测器都最好用新的。我还希望尽快结束侦察机的设计,尽快把海上巡逻机设计出来。”

几个将军点点头,对他的工作态度很满意。他才来技术研究部一个月,就能拿出这么好的设计方案,高于任何一位日本设计师的工作效率。

装备局副局长兼飞机课课长武藤葵感觉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设计师,这么年轻就能完成重要的设计,看来以后是少不了和他打交道,说不定装备局要长期采购他设计的飞机,现在是自卫队大量换装新式飞机的时期。

武藤葵掌管着飞机采购大权,即使将军们喜欢这种飞机,如果他不同意,自卫队也难拥有这种飞机,他现在考虑的事情是这种飞机由那家公司生产合适,日本能生产飞机的公司很少,其中三菱重工和川崎重工是比较知名的。不过武藤葵想看看这个年轻人飞机制造有多少了解,想出个问题难一下这个设计师,他用英语问:“你认为日本那个公司适合生产这种飞机?”

这问题根本难不住华显,他对日本飞机制造工业是有一定了解,很清楚日本没有一架公司能单独承包3代飞机制造,何况自己设计的是第4代飞机,他回答:“可以按照F-2的制造模式进行,三菱重工、川崎重工、富士重工分别生产飞机机身,由三菱电机负责电子系统制造,最后由三菱重工组装,这样制造起来又快又好,发动机直接采购动用电气公司和普拉特·惠特尼公司的,如果没什么意外,半年就能服役。这架飞机不复杂,只是架放大的玩具飞机,如果不装程控系统那就更简单,整机测试中最麻烦的就是程控系统,‘全球鹰’测试程控系统至少摔掉2架。”

装备局局长松井寿知道华显是遥控飞机设计师出身,他为了让会议气氛轻松一些,就说:“这不会是你设计的最大的遥控飞机吧?” 松井寿深知日本缺乏侦察机,也知道本国航空工业落后,早就希望能采购到本国设计制造的无人机,不过最遗憾的是这个设计师不是日本培养的,也不是日本公民,这对世界科技第2强国来说,是莫大的讽刺,难道日本真的无人可用非要用外人,如果华显是本国人,那这架飞机看起来就更完美。幸好这个设计师来到日本,如果他在中国发展,那日本不就会每天被中国的隐形飞机侦察?那才是最可怕的事情,他想到这里,不由的冒出一头冷汗,还好,这个设计师就在他的面前,而不是在中国、韩国或者朝鲜。世界上总有那么多遗憾,堂堂科技大国居然没有几个著名的设计师,也不知道这第二科技强国的牌子是谁给日本挂起来的。

“目前要紧是设计出新的反潜机和远程巡航导弹,SSM-1/2不是什么先进的导弹。另外大家要知道,现在设计的这个侦察机是战术侦察机,以后还要制造战略侦察机。” 华显说完坐下来,等那些老朽继续问话。

防卫研究所所长广田义也是个军事专家,但他并没在军队服役过,是比较罕见的那种文职军事专家,他问:“如果你能把这种飞机的设计风格继续下去,能不能短时间内设计出远程隐形巡航导弹和隐形战机?你清楚我们需要的不单是这一种飞机。如果你设计出隐形战斗机,那我国能否制造出来。”

“巡航导弹和无人机的原理很相似,设计它制造它不复杂,但战斗机太复杂,我学的不是有人驾驶飞机设计,如果让我承担部分设计还是可以的,但飞机制造商们的技术太一般,即使有了隐形飞机,雷达和发动机等关键部件也需要进口。” 华显没客气,一句话就把日本科技大国的伪装给扒下去。

技术研究总部部长木村太郎把会议话题又拉回无人机上,“各位请对该项目正式设计没有异议,就请首相阁下和防卫厅长官批准正式研制。”

官僚们有议论了一阵,会议室内坐着的这些大员们纷纷表示赞成,同意正式立项,都希望早点完成设计定型。会议室正中坐着的那位留白色带卷头发,长着小三角眼睛的就是首相,他说:“我批准正式立项,并同意尽快生产样机。”

 “这种侦察机编号为R-1,这是我们本国生产的第一种侦察机,希望装备局和技术开发部密切合作,让R-1早日服役。”

 

从防卫厅回到办公室,华显心情非常好,忙了一个月总算没白干。剩下的事就是绘图员的。

日本军事技术落后,那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新武器并不是短期内能全部到位,无人侦察机不算复杂武器,比卫星,战斗机和驱逐舰要简单的多,短时间内可以弄出来,别的可就没那么容易,不过模块化建造可以提高生产速度,月产量会很高。而日本企业一贯的风格也是靠增加劳动时间创造效益,加班加点的员工都很习惯。

飞机立项之后,华显的工作反倒轻松,因为飞行控制系统、电子系统、侦察系统的设计速度远远落后,再用一个月时间就能把侦察机的图纸全部绘制出来。他不是绘图员,不用整天守着电脑画图。

华显正对着显示器发呆,静香推门进来问:“你要喝点什么?”

“我自己弄。” 华显懒散的坐在真皮椅子上,此时的绘图员们正在画飞机设计图的关键部分,他没什么公事,偶尔帮绘图员改改图纸,回着回答一些细节上的问题。最累的工作就是那些助理、设计员、绘图员。

静香知道他目前还不知道自己是间谍,所以她就大胆的和他套近乎,“你真了不起,这么短时间就设计出新飞机很少有人能和你相比,我很佩服你的才能。”

华显苦笑一下,“我没什么了不起。”

“在日本已经没人比你更强,你该高兴才对。” 静香想办法讨好他。

“即使我一直努力也无法和凯利·约翰逊相比,他才是真正的设计师。” 华显心中自己永远都不是好的设计师,只是设计模型飞机的设计员,他自己知道自己不会像凯利·约翰逊那样成为名垂青史的大人物。

女秘书还是站在办公室里不肯出去,没话找话的问:“你好像不开心?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

她这么说华显就更郁闷,即使说出来她未必能理解自己的苦衷,除非他能当上中国的设计师,那时候才能活的很开心。

 

 

已经忙了几个月,林盛一直没休息,他不想让绘图员帮他,而喜欢自己动手,反正要设计的快艇已经才他脑海中成型很久,现在只要画出来就行,设计图只耗费他一个月的时间,剩下的时间都是上午画其他军舰的设计图,下午去船厂看自己设计的导弹艇。

不过他碰到的问题和华显有些相似。林盛的专职秘书丽香几乎和他寸步不离,即使他画图的时候也不例外,丽香会站在一边看着他忙碌,只要他停下来,丽香就问这问那和他套近乎。林盛一门心思的画图,并不理会她,偶尔哼哈就是的敷衍过去,他不想和日本人把关系搞的太好,也不想弄的很僵。

“从早晨到到现在你一直都没喝水,也不去吃午饭,这样对你身体可不好。”

“中午饭不让出去吃,餐厅里的东西都是你们当地人爱吃的,我吃不惯。我也不能喝水,喝多水还要去厕所,耽误我画图。下午去船厂的路上在吃也不耽误时间。”与秘书闲聊的时候林盛手里依然拿着鼠标,眼睛盯着显示器,他很喜欢设计舰艇,所以工作起来很容易投入,以前他设计模型船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

“那把你饿坏了可是我们的损失。”她即使不是真关心他,也要装出来很关心的样子,这可是情报局交给她的任务。

“现在已经是下午,我不是照样工作,我口袋里有压缩饼干。” 林盛无奈,她还是不肯离开一会。

“我给你泡杯乌龙茶怎么样?”

“我不爱喝,你喝吧。”

 

在办公室里每天要和女秘书周旋,回了住处还要和保姆周旋,如果华显和林盛知道身边这四个女的是间谍,他们肯定会精神崩溃。

今天下班他们没直接回家,直接去了银座,找一间比较安静的酒店坐下闲聊,连续忙两个月,很少有时间交流一下。

林盛喝了一口日本清酒,马上就吐在地板上,他喝不习惯这酒,靠在椅子上叹着气问:“你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没?”

“你问那些地方?”

“你没感觉你的女秘书和保姆故意和你套近乎,企图和你建立工作以外的关系?”

华显吃着料理没感觉这东西有多好吃,他还是喜欢四川的火锅和米线,还有蒙古肉饼,山东大饼,听了林盛的话他也有同感,他也发现身边的人有意讨好自己,而自己一直忙工作没心思想这个问题,现在无人侦察机定型了马上要生产,他的工作不忙,闲暇时间也多,有空想这几个月以来的事。他放下筷子,盯着桌上的菜发了一会呆,“你说的情况为什么和我遇到的一样?”

端着盘子正在品尝日本菜的林盛马上把菜咽下去,说:“这就奇怪了,莫非那些女的喜欢我们,喜欢我们什么,或许他们知道我俩有钱,才喜欢,应该是这个原因,没有女孩喜欢一个穷小子,看来钱很重要。”

“我以前上学时候怎么没女的讨好我和我套近乎?我当玩具飞机设计员时候怎么没人讨好我?看来钱只是感情的附属物罢了,没它不也过的很自在。这么多年别人和我没感情,我不照样活,人穷了就不能奢望别人喜欢你。”

林盛点点头,他想了想,可能还有其他原因,但到底是什么原因他不能确定,在日本呆了三个月,他隐约的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但那不对,他还说不出来,感觉有些怪。他的成长经历和华显相似,多年以来他发现,别人初中时代就谈恋爱,而没人和自己谈,现在自己刚有钱,也不四处招摇,就有人送上门来,他在日本唯一认识的女的就是秘书和保姆,如果这两人不是因为他有钱而和他套近乎,那还有可能是她们真喜欢自己,但怎么想这事也不对,或许是另外的原因。

在这里随便吃点日本菜,但他们俩都吃不习惯,只好换一个中餐饭店吃些川菜。在外边喝了一晚上啤酒,熬到11点才在特工们的护送下回到住处,这样是有意躲开‘热情’的保姆。

 

不想遇到的局面又出现了。林盛刚打开房间门,守侯在客厅美嘉就跑到门口,问:“你回来了,我给你放水洗澡吧。”

林盛问:“这么晚了你还没休息,以后你早点睡,最好每天10点就睡觉去。”他自己脱下外套,美嘉打算把外套接过来挂到衣架上去,林盛虽然在这里住了3个月,但还是不习惯有保姆的生活,他认为自己住的地方有个陌生人在是个很心烦的事,开来要自己租房子住才行,要不就无法摆脱‘格外热情’的美嘉。

同样和保姆在一起过了3个月的华显很有经验,一进客厅就不换衣服不换鞋,飞快的跑回自己的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间内才能感觉到有私人空间的存在,躲在这儿保姆晴美就不会跟进来,在其他房间可就没这么‘安全’。

 

晴美从上司新田那得到的命令就是尽量和华显保持‘良好’的关系,最好能成为华显的女朋友,这样情报局的人才放心。

三个月以来,晴美的工作没有丝毫进展,每天连10句话都和华显说不上,保持‘良好’关系就更无从谈起。今天上午新田命令她尽快使用‘手段’,她在情报局的间谍学校里学过各种手段,也很清楚上司让她用什么手段。之前她还在犹豫和观望,无从下手,她不知道华显有什么弱点,也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更好,万一他不喜欢自己用的‘手段’搞不好会暴露自己的身份,现在隐蔽身份和使用‘手段’一样重要。

 

站在华显房间门口,晴美有些忐忑不安,万一他不好色怎么办?先和他说自己愿意做他女朋友?这有点荒唐,万一他已经有女朋友怎么办?万一他不喜欢自己这样的怎么办?或者先问问他喜欢不喜欢自己,凭自己的外貌应该没有男人不喜欢的。
book.tiexue.net/novel.aspx?novelid=11662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