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伸手可及?触手不及?

“如果是我,我一定选择留住孩子,让我死掉!!!!”
伴着死党的尖叫声,我挂掉了手机,准备登机!实在受不了她,怀孕的女人神经兮兮,
动不动就想像着难产的严重后果,光这样也就算了,折磨别人实在是扰乱社会治安啊!丝毫
不顾VIP候机室里众人惊诧的眼神,我直直走向登机出口,当然也忽略了旁边男人唇边的一
丝笑意。
飞机漂亮的穿入云宵,从空姐手中接过果汁,我无聊地透过机窗看着缩小的城市版图,
云里来,雾里去,古诗词最美的境界,原来说的就是坐飞机啊,再一次佩服自己对于诗词
的理解又上了一层楼!
“你好,我是欧阳楚华,可以和你聊会吗?”意外的被身边男子打断思绪,我转过头来。
“你好”礼貌性地回了一句,我没有继续说话。
“小姐,刚才在候机室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了,你的言谈举止很有意思,另外,你和
我的一位高中同学长相颇为相似,可以冒昧地问一下您的芳名吗?”
“抱歉,我想休息下。”将自己缩进飞机的坐椅,闭目养神,其实是对于他老套的搭讪
毫无兴趣,虽然他的其实也非常的吸引人,但是男人嘛,一旦老套而死板,那他的存在对我
而言,就没有任何意义了,虽然这个名字有点耳闻。
碰了个钉子的欧阳先生,无奈地笑了笑,将视线转回屏幕,不再说话。这也更加深了我
对他的定论,无趣,而且,无胆!在感叹自己明智判断的同时,还没来得及细细欣赏窗外风
景,烟台-上海的旅途就结束了,一小时十分钟的飞行时间,是应该赞叹科技的发展,还是
应该悲哀人生的短暂?
在希尔顿酒店的舒适的浴缸里泡着自己的心情,偶然想起了飞机上的欧阳先生,总感觉
有什么回忆中的东西在挣扎,似乎呼之欲出,却又雾里看花!把自己扔进柔软的床铺,便沉
沉地睡着了……

早餐厅里面人满为患,实在无法想像五星级酒店的自助早餐真的那么好吃?到处是亲密
的情侣或结伴的同事,端着盘子无处可去的我,正在考虑是否到多人桌那里混个一席之地,
一声招呼将我的邪念打消,
“这里有位子,这里坐吧!”居然是欧阳楚华!
“可这里明明放着早餐啊。”我犹豫了一下。
“那是我的早餐,故意放在对面位子,只是不想让无聊的人打扰我。”他示意我坐下。
“谢谢了。”反正无处可去,我也厚着脸皮坐下了。
“10.1长假期间普通间也赠送免费早餐,所以突然间人就多了起来。”
“这样啊!”我和他随便地聊着。“你真的觉得我像你同学吗?”我突然打趣他。
“啊?!”没想到我会这样问,他似乎有点脸红,轻轻笑了笑,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其实是这样的。”他沉默了一会后,突然开口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我应该称呼
您何小姐!准确的说是何素馨小姐,高中毕业于金华一中,以优异的成绩被北大录取,最喜
欢网球运动,曾经和校网球队的教练关系暧昧,经常在校刊上发表小说和诗词,是文学社李
老师最欣赏的学生……”
在他层层掀开我的过去的瞬间,我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他的身影,欧阳楚华,学校里最
顽劣的不良少年,印象中,他总是一头红红的披肩发,经常在晚自习或者早操的时候,看见
他和一群同样的学生在花园的角落里抽烟,有时候则是在学校的体育室里打架,有时候更是
在教导处写检查,总是会不经意地碰上彼此的眼神,只是优等生和差等生的身份,让我对他
望而却步,交互的眼神不能代表我们是被允许的,没有牵手,没有交谈,没有约会,唯一的
只是擦肩而过的那丝留恋波涛暗涌!
真的没有想到,曾经的过往会如此清晰,更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了,我们居然会重逢,
而且会记得彼此!印象中最后高考放榜的时候,接受同学庆祝的我,似乎远远地看到了他落
漠的身影,依然没有说一句话,他转身而去,那就是永远了。
“那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你了。”他最后的一句话,让我久久不能平静。从来没有想过,
已经交叉而过的直线,会有再次相交的时候。是苍天捉弄?是命运安排?无关紧要了,重要
的是,茫茫人海中,我们又相遇了,不是吗?一下子感觉到,原来幸福,伸手可及!



三年后。

“姨,抱抱~~。”
“巧巧乖,巧巧最可爱了~~~~”我逗着死党的宝宝,心里非常羡慕。
“你也养一个不就得了?省得天天来帮我看孩子,该不会是,你们家那位有缺陷吧?”
死党朝我挤眉弄眼,顺便探听口风。
“是啊,他就是有缺陷,没办法。”我才没那么容易上当呢。
“算你狠……”死党转向进了厨房。看着可爱的巧巧,我心里也一阵酸,我何尝不想要
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呢?和欧阳结婚两年了,但为什么心底总是在犹豫?欧阳比我更着急地想
要个孩子,他无数次搂着我的时候,在耳边轻诉,想要一个属于我们的宝贝。我到底在害怕
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


欧阳的庆功宴上,我一个人游走于阴暗的角落,躲避着应接不瑕的恭贺。真的很难想像,
在学校里的不良少年,今天居然会成为一个跨国公司的中国代表,而且业绩连创新高,古语
怎么说得来着?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看来古人的话偶尔拿出来听听,确实有益。得
益于欧阳的帮助,我的事业也平步青云,人生事业两得意,不过如此吧?酒喝多了,自然到
花园里透透气,阴暗的树荫后面,我看到了不应该看到的一幕。
欧阳与任琳疯狂地吻在一起。我没有出声打扰,狼狈地躲过了他们。慌不择路的我,没
有回宴会厅,也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开着车直接回了家。
躺在床上,我几乎不能思考,几乎失去了呼吸,真想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却无法抹去
脑海中他们的身影。欧阳的下属和同事变动都很频繁,只有任琳一直呆在他的身边做特别助
理,有时候开玩笑问起任琳,欧阳总会说“非常默契的搭档,当然无需变动。”默契?确实
是默契,应该已经默契到床上了吧?心里变得好冷,原来,这就是我心里不安的因素,这就
是我无法下定决心要一个孩子的原由吧?幸福啊,真是,触手不及!

屋里没有开灯,我一个人在黑暗中睁着双眼无法入睡,心里不安的因素紧张着我的神经,
一夜无眠。东方开始泛白,阳光透进卧室,我感到好累好累,崩紧的神经终于有了一丝舒缓,
我轻轻地进入了梦乡。没睡多会,一阵洗漱的声音将我吵醒,是欧阳回来了。我没有睁开眼,
只是继续装作沉睡的样子。
一阵吻落在我的唇上,我睁开了眼睛,看到欧阳,“现在才回来?”我开口问道。
“昨天晚上就回来了,看到你睡得很沉,没有叫醒你,一定喝多了吧?”他在说谎。
“确实,昨天晚上被人灌了很多,早早就回来休息了。”我没有戳穿他。
“老婆,我爱你,我想要一个咱们的孩子。”他的手轻轻滑到我睡衣下面。
“呵呵,我也爱你。”我回应了他,闭上眼睛,不想让他看到我眼中的悲伤……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应该怎么办?我不知道,静观其变,也许是最好的办法吧,只是事
情的发展会放任我置身事外吗?
该来的总是会来,就算我拼命躲避也无济于事,从落地玻璃窗外看到了任琳艳丽的身影,
当然也没放过她一脸的紧张,她来得好早,谈判是严肃的没错,但紧张成这样似乎与其身份
不符吧?我笑了笑坐到她的对面,
“哟,有空约我喝咖啡,想必一定有事吧?”我玩笑地说着。
“欧阳太太,不,我想,我应该叫你何小姐吧。”她嚣张地回应着我,似乎毫不掩饰她
的目的与要求,我从她眼中看到了“斗志昂扬”这个词,是什么让她如此张狂?
“无所谓,如果你认为这样称呼我可以表示对我的尊重,我乐意接受。”
“我不想做无谓的口舌之争,我只想告诉你,我怀孕了,孩子的父亲是欧阳。”她直视
我的眼睛,毫不退缩地向我挑战。
“嗯?这样子的啊。‘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的滋味如何?想必来播种
的人一定不少吧?你能确定谁是孩子的父亲?”我直刺她的痛处,自从上次我在花园中看到
她与欧阳之后,我就开始调查她了,本是沦落风尘的酒家女,凭着无耻的手段缠上了欧阳,
之后就一直呆在欧阳的身边,表面上是欧阳的助理,其实只是上不了台面的情妇而已。我对
的过去,了如指掌。
“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比你早!是你抢了我的丈夫。”她恼羞成怒。
“你只是和他在一起将近四年而已,我和他,是高中时候的同学,到底谁认识的比较早,
想必你不会连基本的算术都不会吧?素质低也不是这个低法啊。”我变着法的讽刺她。
“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怀孕了,他非常想要个孩子,你自己要是识相的,就赶紧自动
离开他,不然撕破了脸,大家都不好看。”她涨红着脸地叫嚣着。
“抱歉,对于一个没脸没皮的人,我怎么撕她的脸呢?有点难度啊。另外,如果他真的
爱你,自然会娶你进门,但对于某些上不了台面的烂女人,可能这种想法有点奢侈,自命不
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居然连自己几斤几两都分不清楚,怀了个野种就妄想飞上枝头做凤凰,
头脑简单也不至于如此白痴吧?得不到男人的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居然痴心妄想地让人家
自动离开,不知道人家夫妻恩爱这么多年吗?真是长了见识了,蠢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还
跑出来吓人!”我一口气不露声色地把她骂了个淋漓尽致。
“何素馨!你会后悔的!”她啪地站了起来,激动的力量把咖啡溅了一身,拿着皮包头
也不回地就往门外走。
“服务生,有人想喝霸王咖啡,快抓住她!”我话音未落,两个服务生已经把任琳拦在
门口,“小姐,请先买单。”非常有礼貌的提醒她。“算你狠!”扔下两张钞票,她气鼓鼓
地摔门而去,完全不顾她伪装的淑女形象。
看着她狼狈地退场,我不由得大笑起来,只是笑着笑着,感觉味道咸咸的,有什么带有
味道的液体流了下来,眼睛,出水了吗?


    在镜子中看着自己的苍白的脸色,老了吗?我还年轻啊,怎么会如此憔悴?难怪人家会
说,有心事的女人老得快。确实如此啊。打开抽屉,伸手到里面的夹层,取出那个蓝色的药
盒。咦,刚好是最后一片?正好,反正我也不打算再吃了,是时候认真考虑一下了。随手将
空药盒扔进了卫生间的纸桶内,终于下定决心了!
夜晚下,欧阳温柔地将我压在身下,我笑了,甜蜜的笑,从来没有如此轻松。他问我为
什么要笑,我回答因为发现某些人不行了,这个答案只引得他彻底地将我征服,掩饰不住的
呻吟声溢口而出,迷离之际,恍忽地发现,原来幸福,伸手可及!

过这么多天,任琳没有再来烦我,知难而退了吗?她到底有没有去堕胎?还是在伺机而
动?虽然心里总会有一丝不安,但一想到任琳一定比我更抓狂,不由得又安心地笑了。推开
门,回到自己家里的感觉就是好,今天没有应酬,晚上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你坐在这里干嘛?”看到欧阳呆呆地坐在沙发上,我也有点意外,他一向很晚回来。
“这是什么?”欧阳颤抖地声音问着我,他的手指向茶几上的蓝色空药盒。我一阵天旋
地转,这不是我昨天扔掉的药盒吗?怎么会被他发现?
“妈富隆。口服避孕药。”我真佩服自己,这个时候,居然还能说话。
“你到底想干什么?”欧阳一把掀翻了茶几,“你一直在骗我?你从来就没打算要孩子
对不对?”
“欧阳,你冷静点,不要这样。”我也开始语无伦次了。
“你要我冷静?我怎么冷静?这么多年了,你一直在骗我!你从来就不想要我的孩子!
你回答我!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有爱过我!!!”欧阳疯狂地怒吼着。
“我爱你,我想和你有个可爱的宝宝,相信我。”我发现自己的辩白如此无力。
“如果你不爱我,就离开我好了!我不会勉强你!”欧阳抓起衣服就要出门。
“欧阳!你不要冲动,听我说啊……”我突然好害怕。
“何小姐,你和我之间没什么好说的,如果有事情交涉,请和我的律师联系。”他狠狠
地甩上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欧阳……”我无助地滑下墙角,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这是怎么搞的?事情怎么
会是这样的结果?我不是打算放弃避孕而要个孩子吗?虽然我以前一直在骗他,在背着他吃
避孕药,那是因为他无法让我安心地下定决心啊!为什么现在我下定决心的时候,事情却变
成了这个样子?上帝到底在搞什么?
已经三天了,他不在公司,手机也不接,短消息也不回,他真的是彻底生气了吗?他要
离开我了吗?想到不久前我还在讽刺任琳无知可笑,这个时候,真正可笑的人是自己吧?曾
经嚣张地要别人有本事就抓住男人,如今可怜得被抛弃的人,似乎正是我自己!
收拾好东西,又留恋地看了一眼我们的房间,就要走了,再多看也无事于补,只是心底
好痛好痛!怪谁呢?自己把事情搞到如今这个地步,再哭再怨也没人可怜,还不如自己悄悄
退场吧!这个时候的欧阳,应该在任琳的身边吧?应该在欢喜地迎接他们的孩子的来临吧?
我这个法律上的夫人,倒成了名符其实的下堂妇了,老天爷太会开玩笑了。原来幸福,触手
不及!

(沙发待续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