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台海战争第六部 海峡第十三章 阻击战

JZNYPC 收藏 21 1492
导读:2009,台海战争第六部 海峡第十三章 阻击战

2009,台海战争第六部 海峡

第十三章 阻击战

美丽如画的夏威夷瓦胡岛上,美国太平洋战区司令霍华德四星上将脸色阴沉得如同正从西伯利亚南下的强劲寒流,简直能从上面刮一层霜下来。自打台海战争开始之后,虽然美军几乎赢得了大多数战斗的胜利,可毕竟在先手上吃了亏,总是被对手牵着走。狡猾的中国人虽然在每一个单项上都可能不如美军,却十分了解如何能发挥出自己的最大实力,更能够果断地集中自己的力量。实战证明,这些使用着技术上远落后于自己的武器的敌人每每都能够出其不意地打击美军的力量,遍布全球的袭击舰和果敢地实施空潜联合突击都证明了这一点,而他们视死如归的勇气更使得作为敌手也不得不对他们产生敬意。美国有几十年没有承受过这么巨大的损失了,斯坦尼斯号已经是第二个吃亏的航母战斗群!

看来单航母战斗群的实力已经不足以对抗解放军的海空攻击,斯坦尼斯号已经损失了相当一部分护航舰艇,更无力对抗解放军的再次攻击。还好,安东尼舰长还是有较强的应变能力的,没有管那些已经战伤的舰艇,将母舰以最快的速度向东后撤了上百海里,脱离了对方可能打击的区域,这才确保了这艘宝贵的航母不失。霍华德立刻命令斯坦尼斯号向南转进,汇合从海湾地区全速赶来的里根号航母,组成一个新的双航母战斗群,其原下属的舰艇除了还在挽救战伤舰艇的以外,也全部会合到新的双航母战斗群中。有了两艘航母的编队,应该可以保证在对手的打击下能不受大的损失。美国海军已经有一艘航母受创,目前在台海出现的两艘航母想要得到新航母的支援应该至少是一周后的事情了,在此期间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

在霍华德眼里舰队的少量损失还没有另一件事让他头疼,那就是天气!

台湾海峡的冬季气候实在是很恶劣,强劲的东北季风给无论是船只航行还是战斗机的作战飞行都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可中国人找的进攻时间精确地选择了一个“窗口”时间!在他们开始进攻后一周里,不但天气晴朗,连风力也小了不少,要不然中国人的战斗机和老旧的登陆舰艇是很难发挥出目前的作战效果。美军在开战之后也沾了不少天气的光,否则很难想象在八九级大风和巨浪下航母编队能保持现在的出勤率。可就在美军的空中力量逐步从全球各地区集结到了日本,航母也增加了的时候,短暂的气候窗口就过去了!

现在一股强劲的西伯利亚寒流夹着雨雪和强风一路南下,眼看就要影响到台海战区,福建浙江上空已经出现了雨夹雪,云层只有不到200米高,已经影响了中国人大部分军用机场。虽然美军还可以利用这个时间来做最后一次突击,可气象专家告诉霍华德,台湾上空也只需要几小时后就会被雨云笼罩,这将极大地影响对解放军船团和登陆场部队的空袭效果。更致命的是,在雨云的前面是一次超过八级的大风降温天气,这给已经变化莫测的台海上空的气象条件带来了更多的不可知因素。

从气象专家那里,霍华德第一次知道,台湾这个鬼地方竟然风也是分层的!受目前寒流影响,1500米以下的空中是强劲的东北风,风力高达七八级;而到了2000米以上则完全是西风或者是西南风了,而且随着高度的增加西风的强度也越来越大,万米以上的高空甚至会出现短时间的时速超过150公里/小时的飓风!这两个风力层之间的过渡层时薄时厚,在透明空气中飞行员根本无法判断哪里会出现可能置自己于死地的风切变!而在强风后的大面积降水会造成整个台湾北部地区温度下降8-10度,气象专家预计在降水前后整个台湾北部还将出现大面积的浓雾和雨雪天气,这将极大影响美台军占优势的红外观瞄设备的使用。

“该死的鬼地方,该死的鬼天气!”霍华德恶狠狠地诅咒着,自己一小时前失踪的一架战斗机就有可能是风切变的杰作。这要命的天气更使得准备借总统批准的24个大陆目标发挥一下的霍华德感到十分无奈。当时为了加紧对解放军船团的打击,他没有立刻对这24个目标实施空中打击,可现在无论是气象状况还是对解放军船团空袭的效果都极为让他不满。虽然美军的空袭造成了相当的中国舰船的损失,可运载着重装部队的大型登陆舰艇损失极小,现在正在台湾岛上卸载着上百辆的装甲战车!这让霍华德大为光火,在电话里狠狠痛骂了驻日本空军的指挥官一顿。

不过既然临时再派遣战斗机深入大陆空袭肯定会遇上糟糕透顶的天气,还不如釜底抽薪集中所有的战斗机在坏天气影响到冲绳之前,猛烈袭击一次解放军的登陆场和返航的船团。现在整个中国大陆都在冷空气的影响下天气恶劣,而解放军的战斗舰艇此时在登陆场附近进行着支援作战,为正在返航的登陆舰护航的主力舰不多,利用大陆战斗机难以起飞的这短短的几小时,美军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扬火力和技术优势,虽然大陆的登陆舰艇都是空载的了,可毕竟军舰击沉之后不可能立刻得到补充,在台湾的部队还需要这些登陆舰艇运送补给和后续部队,重创它们可以极大地削弱解放军的后续进攻能力。至于对登陆场上解放军陆军的空中打击也是十分必要的,现在解放军的装甲集群已经上岸却来不及采取仔细的防空伪装措施,高速进攻中的部队不断进行机动更是无法在美军先进的侦察手段面前遁形,美军的战斗机可以利用目前还没有出现大面积浓雾的有利时机,尽可能多地击毁他们的坦克减轻台军的压力。

霍华德的如意算盘打得丁当响,能削弱解放军陆上部队的进攻实力,又能削弱解放军下一波次的海上运输能力,这个帐可是算得够精明的!他立即下达了集中一切可以集中的战斗机,在两小时后对解放军的船团和登陆场进行一次空前规模的大突袭!

可这样一来,总统给他的24个大陆目标的事情却又要再放一放了,这可不好向上面交待!霍华德沉吟了一下,指令自己的副官向海军下达了用战斧导弹先期远程攻击部分中国大陆目标的命令,这样对上对下都多少是个交待了……

※※※※※※※※※※※※※

在得知大量解放军在桃园沿海登陆,台北西南郊台军遭到重创的消息后,台湾陆军司令陈耀林久久没有开口。解放军多个方向上的快速进攻彻底打乱了台军的反攻计划,除了在台北市东郊对付解放军突击集群这个方向上台军还占有优势外,其他方向几乎都是噩耗。目前解放军新旧登陆场的部队分别在淡水河南北两岸齐头并进,威逼台北市区西郊,新登陆场的解放军还开始向南攻掠,已经完全控制了桃园中正国际机场。面对这样猛烈的攻势,台北市区内几支尚有战斗力的主力旅都在台北市外围与解放军在激战,作为陆军总司令,陈耀林除了在南部和中部还有些机动部队外,也只有两个新组建的预备役守备旅了。

陈耀林默默地走到墙上高高悬挂的巨幅北部地区地图前,虽然现在地图早就是电子化的了,可他还是习惯于看这样的纸质地图,他的幕僚军官每十五分钟变更一次地图上代表军事单位的各种尼龙粘扣图标,使得他能在地图前清晰地看到战争进展的每一个细节。代表解放军的黑色箭头已经从各个方向逼近了台北市区,如同一把黑漆漆的巨钳要将自己猬集在大台北地区的这些部队彻底分割包围起来!只要桃园方向的解放军再前进不到十公里就可以切断3号高速公路,台北最后一条可以通向南部的主干道就要被卡死,而他能指望的援兵还远在近百公里之外!虽然已经明令再从中部和南部调动五个主力旅的强大部队北援,可最快的都需要12小时以上才能有先头部队到达战区,这对眼前的危局却几乎是无用的!陈耀林的眉毛皱成了一团,用台北市区内那些新组建的部队发起反击那绝对是以卵击石,但他没有别的选择了,他立刻下达了调用一个新组建的预备役步兵旅驰援三峡、大埔和大溪一线,并要求在新竹的部队派出有力与其两面对进,保住台北这条生命线!

但他也从内心里知道,从这一周多的作战经验来看,那些临时征召的部队的战斗力是完全指望不上的,除了能消耗一些对手的弹药和精力外,根本不可能指望他们阻挡住对方的重装甲集群。即便是有新竹守备旅的对进支援,他也需要好好考虑一下台北市的未来了!陈耀林将目光仔细搜索了台北市南侧的每一条可能与外界取得联系的陆地通道,却沮丧地发现除了穿越中央山脉的几条山间小公路外,所有的主要公路都已经或即将被解放军切断!大台北地区虽然经历了好几轮逃难风潮,但保守估计也还有六百万人口和大量的政府机构,以及十几万部队,要是没有可靠的后勤支持,即使解放军不进攻,光是围困也能让他们跨掉!

刚才临时政府大总统郑裕国在电话中对自己的咆哮还萦绕在陈耀林的耳边,其实就算是没有这样的咆哮,他也清楚地知道台北市的局势要是不在短期内扭转,就算是神仙来他面前咆哮也无法挽回彻底的败局了!陈耀林再一次仔细在地图上审阅起来,台北西南面是解放军最新锐的重装甲部队,这个方向也靠近大陆,敌人可以更轻易地得到火力和后勤支援,想要从这里打通台北市的交通线实在是有些困难。那么,唯一有希望能打通和外界联系的方向,只有在东南郊了!这个方向上只有解放军不到一个旅的兵力,不但久战疲惫补给不力,还受到了己方两个多旅一整天的夹击,已经被驱离了9号公路,后退到台北市东郊。可以说这里的交通线已经打通了一半,而解放军要支援这里需要在北部登陆场登陆后绕过整个台北市才能到达。根据一线报上来的作战情况看,这支解放军确实已经出现了后继无力的情况。所以,只要再往上面添一点点力量,就有可能彻底击溃这里的敌人,打穿台北市的交通线,掰掉敌人夹击台北的铁钳中的一齿,彻底改善大台北地区的防御态势!

可兵力已经捉襟见肘的自己从哪里再找来一支新锐部队投入这个方向呢!?陈耀林刚刚有些舒展的眉头再一次团在了一起,可当他向东北方向看了看,又仿佛放下了一块大石头般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一个大胆的想法迅速在这位老将军的心中形成。沉吟了几分钟后,陈耀林迅速抓起了桌上的保密电话,要通了与总统府间的电话……

※※※※※※※※※※※※※

刚刚打退了台军一次进攻的阵地上还到处是硝烟,丁鹏飞趴在被火焰烤得滚烫的地面上双手端着望远镜透过充斥在战场上的浓烟烈火观察着台军后撤的动态。十几辆被击毁的两军的战车在阵地附近燃烧着,让他的视线很难穿透滚滚的浓烟,鼻腔内全市难闻的烧灼气息。虽然刚刚打退了台军一次猛烈的冲锋,可依稀看到了台军的装甲车后退到了一座丘陵后面调整队形准备再战,丁鹏飞的心情还是非常沉重。

一个多小时的猛烈进攻就让缺弹少人的突击集群险些撑不下去,那个他没来得及去视察的警戒阵地是台军的重点突击点,可隔着一条宽阔的防洪渠,在敌人猛烈的炮火封锁下主阵地根本无法将人员和弹药送上去,警戒阵地上的一个排的战士打到了最后一个人,足足将台军钳制了一个小时。要是没有他们的侧击牵制,主阵地可能就会在台军装甲部队打击下垮掉。突击群全部的装甲车和坦克勉强编成了一个中队,在后面补充了少的可怜的弹药和油料,作为整个战线最后的机动力量来应付万一某处被突破的时候反冲击用,现在还不到动用他们的时候。丁鹏飞红着眼睛看着那里被台军一点点占领将整个战线拉平,却毫无办法。他现在连迫击炮弹都只能以三发为单位进行断续射击,实在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救援他们。

虽然其他方向上的捷报频传,但还未得到实质上支援的丁鹏飞集群却处在了最风雨飘摇的地步,增援他们的武警部队还需要两小时后才能抵达基隆市区,他们还要与原来在基隆的伞兵换防后才有成建制的部队来支援他。配属给他的装甲营刚刚完成卸载,赶到这里恐怕还需要至少四五个小时,这段时间就成为了丁鹏飞要面对的最残酷的事实。看到台军仅仅后撤了一小段距离就开始整理队形准备再战,丁鹏飞苦笑着意识到台军现在也肯定意识到争分夺秒的重要性,对突破自己的阵地是势在必得了!

能延迟台军进攻哪怕仅仅几分钟对他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丁鹏飞告诉通讯参谋将台军正在调整队形的地域的坐标快速上报登陆场指挥中心,请求对其进行炮击。虽然他也知道登陆场上缺乏重火炮,要炮击的目标也极为众多,能分配给自己的火力肯定很有限,能给台军阵地重击的可能性很小,但他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做了请求。可他没想到仅仅10分钟后一阵猛烈的炮火就落在了台军的集结地上,虽然看不到台军现在的狼狈样子,可马上主阵地受到台军曲射火力的压制就大大减轻了,在阵地上不敢随意活动的我军战士抓紧时间补充弹药转运伤员,能得到直接的火力支援,战士们的脸上都兴奋了不少。丁鹏飞也也在隐蔽部里高兴得擂了沙袋一拳,全没在意被他拍起的呛人的尘土,大声喊:打得好!……通信员,给我记着,打完了仗我要为这些炮兵请功!打得太准了!

正在兴头上的丁鹏飞没有得到通讯员的回应,一扭头却发现通讯员正拿着一个话筒满脸尴尬地拍他的肩膀。“丁鹏飞,丁鹏飞,你回话!……我是雷德清!立刻向我报告情况!”

“报告首长,我是丁鹏飞!”没想到是自己最怕的人呼叫,丁鹏飞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但还是用最直接简单的话语向上级汇报清楚了战场的情况。“突击群现在处境非常艰难,我们几乎没有预备队,弹药尤其是反坦克弹药奇缺,我们急需要增援和补给。但是,请首长放心,我们有决心守住阵地!”

“唔,很好!……你们打得不错,我代表战区向所有突击集群的指战员表示慰问和祝贺!……现在整个战场的重心就在你这里,光有决心是不够的!……我要求你准确地汇报现在的情况,如果没有支援你们还能挺多久!?要守住目前的阵地你们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要实事求是!”雷德清的焦急的语气从话筒传来。

看来什么事情也瞒不过老爷子,丁鹏飞静静地苦笑了一下,在话筒中回答道,“我们还有一个装甲中队的预备队,但弹药奇缺,我想我们还能击退敌人的一次猛烈进攻,但如果敌人再进攻或者是投入超出我们预期的力量,恐怕要坚持住现有的阵地很困难。另外,我们右翼的台北市区方向,现有的部队恐怕情况也很糟糕。……我们需要尽快补充弹药和人员!……如果能给我们一定的火力支援就更好了!……”

“已经有一部分弹药在路上了,我也命令空军尽快对你们进行一次空投补给。登陆场上新上岸的部队中有一个装甲营是你的直属部队,武警部队换防下来的部队也全交给你指挥,预计这些部队需要四五小时后才能赶到你那里!……我现在命令你,不惜一切代价,坚守现有阵地五小时!……我从登陆场炮群中专门抽出一个炮兵营归你指挥!”雷德清的声音变得无比坚决,甚至不用看他的表情也能感受出此时他的心情。

“是,保证完成任务!”丁鹏飞大声回答,“请首长放心,我们只要还有一个人在,就决不会放过去一个台军!”

放下电话,丁鹏飞的心里也是沉甸甸的,以现有的兵力守住阵地实在是一项极为艰难的挑战。他立刻命令向全体指战员传达战区要求坚守现阵地的命令,并对已经减无可减的后勤和指挥机构再次精简,将那些轻伤员、不值班的参谋人员和可以抽出的后勤人员组织成了两个不满员的排划给了在战线后待命的装甲中队,也算是增强了一点预备队的兵力。参谋也很快和炮群取得了联系,虽说给了突击群一个炮兵营,但整体处于劣势的我军登陆场炮兵需要用很大的精力来对付敌方的反炮兵火力,只能断续地给与丁鹏飞支援,但即便是这样也让他很满足了!空军承诺的空降补给也很快兑现了,看样子是雷老爷子打电话之前就已经上路,虽然只有一架运八在老远就扔下了降落伞,但这次显然用上了北斗制导的远程空投伞具,让部队很轻松地就得到了一批急需的弹药。

可还未等弹药分发下去,迫不及待的台军就开始发起了进攻。看来台军也动用了老本儿,在消灭了我军突出部之后,台军没有了被侧击的危险,一上来就是一个装甲营加一个步兵营规模的进攻,敌人的炮火准备几乎是同时砸在了我军的阵地上。台军一改以前进攻前先大肆炮击的做法,把短短几分钟的炮火准备放在了装甲部队开始展开队形的时刻,还动用了两个工蜂火箭炮连进行了火力覆盖,这给我军造成了远大于前几次的伤亡,而且台军装甲部队也充分利用了炮火的压制,很快就接近了我军阵地。

原本还想在最关键时刻才动用登陆场炮群的丁鹏飞叹了口气,下达了炮击命令,三分钟的炮火急袭虽然没击毁多少台军的战车,却也打乱了他们的队形,使得他们不能充分发扬刚才炮火准备带来的优势,为我军四散隐蔽的步兵进入射击阵地赢得了时间,可这也意味着炮兵需要立刻转移阵地,半小时内恐怕很难再指望任何炮兵支援了。

幸亏事先得到了一些空投补给,战线后面隐蔽的红箭-9反坦克导弹发射架再一次怒吼了起来,刚刚展开队形的台军装甲部队中就腾起了几团浓烟,战线上的几具红箭-73C也呼啸着离开了发射架摇摇晃晃地向台军飞去。为规避导弹的袭击,几乎所有的台军重型战车都自动或半自动地向前发射了烟幕弹,虽然使得我军的大部分线导导弹失的,却也遮蔽了自己的视线,原本猛烈地向我军阵地压制射击的炮火和重机枪很快也失去了准头。当台军的战车开始接近我军阵地时,大量的火箭弹和35mm榴弹雨点般地飞向了他们,瞬间又有几辆战车被击毁,里面的乘员浑身是火地从装甲车里惨叫着爬出来,但很快就被战场上纷飞的枪弹打倒。台军虽然蒙受了巨大损失,可毕竟占据了数量和装甲优势,当大量步兵开始下车作战用极为猛烈的轻武器射击压制住了我军阵地的火力时,战争的天平还是慢慢地倒向了台军一方……

※※※※※※※※※※※※※

美国白宫的椭圆型办公室里,得知了美国海军再次遭到重创的报告后,美国总统汤姆逊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随着这个报告而来的是太平洋战区司令关于对白宫指定的中国大陆24个要害目标的攻击准备情况的汇报。

“活见鬼!这么长时间了还是在攻击准备之中!?”汤姆逊总统不禁对这个执掌一方兵权的战区司令的做法十分不满,一把就将报告揉成了一团丢在了地上。现在台湾海峡的局势已经极为严重,汤姆逊总统几乎现在夜夜为此而失眠。为了干涉中国人对台湾的“兼并战争”,他冒着极大的政治风险,在没有和中国宣战的情况下用了相当大的军力介入台海。可打了一周多,美军损失的兵力尤其是重装备远超过过去20年实战中损失的总和,却依然没有扭转战场的局面!解放军虽然损失了大量的装备,可现在不但有两三万人和重装备登陆台湾,打得曾经号称要主动出击,境外决战的台军落花流水,几乎连自己的首都都要被包围了。更可怕的是,中国人能够抽调出精锐部队不惜代价地攻击美军,险些连第二个航母战斗群也被中国人聚歼,搞得自认世界第一的美国海军也得将战舰集中在一起,还得远远地保持和战区的距离,免得被对方暗算。连自己身边最坚决要求和中国宣战的强硬派幕僚都在感叹:跟中国这样的大国作战确实与小国不同!

作为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汤姆逊不可能仅仅是从战争角度上考虑问题。如果真是中美两国彻底撕破脸打起来,他自信靠美国的技术和工业能力,肯定能最终打败中国,可那绝对是惨胜!搞不好两个核大国擦枪走火,玩起核武器,把美国的花花世界和中国的穷棒子们一起气化掉,那可就亏本大发了!现在和中国处在这种既不宣战,也不休战的局面从战场角度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中国的领导人也心照不宣地和美国在这一点上保持了一致。

可他最关心的还是美国国内的民意!虽然他很看不上台湾领导人的能力和处世,但他们在美国的院外集团的力量确实不小,最新的民意调查已经显示60%的美国人赞成干预台海,保证台湾的民主政权,国会内叫嚣的那些鹰派议员也不断要求政府履行《对台湾关系法》的条文,全力阻止中国大陆的入侵。这和在中国有大量投资和利益的各大财团的立场有很大的冲突,在两方面的威逼下,他的压力很大呀!而霍华德这个该死的家伙却在面对记者的时候嘴上跑火车,说白宫束缚了太平洋战区的手脚,让汤姆逊总统承担了巨大的舆论压力。现在他有些理解了,为什么当年杜鲁门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将麦克阿瑟解职了。说实话,看着军方现在的战损表和霍华德的表现,他自己也有这样的冲动了。

外交上更是让他头疼,以欧盟、俄罗斯为首的国家不断要求美国迅速与中国达成协议,恢复地区和平。除了巴哈马之类的几个站着说话不嫌腰疼的台湾邦交国在大言不惭地一边数着台湾的外汇储备,一边拼命抨击大陆,号召全世界共同打击“共产主义”入侵外,几乎每一个国家都不愿意战争无限期地打下去。台海的动荡已经造成了连锁反应,由于抽调在中东地区的驻军和舰队,那里已经被显著遏制的恐怖分子行动开始抬头,自杀爆炸事件一周内上升了50%!迫使美军将一个原定调往台海的航母战斗群留在了地中海。俄罗斯也火上浇油,宣布将在北方四岛和勘查加半岛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并试射洲际弹道导弹,搞得日本自卫队将在冲绳巡逻的飞机抽调了很大一部分去北方,使美军得到的反潜信息减少了两成。最火爆的两个地方是克什米尔和三八线!印巴两国一反在冬季不在高原用兵的常态,开始隔着海拔七八千米的大山相互炮击,虽然炮击的死亡人数有限,可首轮炮击造成的一次雪崩却使一支在那里山谷中进行登山训练而未及撤出的澳大利亚某登山协会的九个人全被埋在了雪下!把两国的一个边境摩擦变成了一次扎眼的国际事件!而38线上北朝鲜在共同警备区内的巡逻强度增加了一倍,并发生了六七次双方哨兵相互射击的事件,可以说战争一触即发!

要是台海没有打起来,这些地方哪至于乱成这样!?汤姆逊总统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现在中国的那个全权代表孙哲在纽约非常活跃,借美国在谈判中的强硬立场大做文章,还拿了很多招惹同情的图片和录像,确实他的活动很有成效,也争得了不少同情。本来汤姆逊为了尽快结束战争,计划攻击中国的24个大陆目标是一种威慑行动,想尽快向中国人表明美国的坚定立场,使他们知难而退。可这样的一个行动却屡次遭到战区以各种理由的拖延!要知道,中国人现在还有侥幸心理,这样的打击会让他们主动回到谈判桌前来,为美国争取更大的利益,也减少孙哲这样的人在美国的活动空间。可这个霍华德怎么就不理解,政治上的军事行动所代表的深刻含义是不能完全看军事价值来决定的!从这一点上,汤姆逊觉得他这个死板的老军人只适合指挥一个团,而不是一个战区!

汤姆逊踌躇了一阵,还是向太平洋战区发出了一份催促其安排此次进攻的电报,并且指示空军和NASA要求他们进一步削弱中国的太空力量,以消减中国的战斗意志!然后,安排国务院和中情局一起通过正式和非正式渠道同中国进行接触,把美国的意图传达给他们。一次同时,美国外交部发言人对中国再次进攻旨在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的美军舰队表示强烈抗议,并谴责中国在台湾作战中大量使用国际公约禁止的集束炸弹和地雷,要求中国军队立刻退回进攻出发地,恢复台海的和平稳定。

“希望这能有用!”汤姆逊默默地对自己说,可苦笑着发现似乎自己对此也没有多大的把握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