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日本世界首富竟是“骗子+好色徒+吝啬鬼”(组图)【贴图小组】

堤义明,这个名字在上世纪90年代几乎无人不晓。他曾以100多亿美元的身家在1987年和1988年两度雄踞《福布斯》世界富豪榜首位;他曾在20年间购买了日本1/6的土地;他曾拥有1650亿美元的庞大家产,远远超过比尔·盖茨...


    日本西武集团前总裁堤义明过去因为在日本政商两界都很吃得开,可以说没人敢招惹他。图为2004年9月8日他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资料图片


    西武王国版图涵高尔夫球场、饭店、游乐场、铁路……都以土地开发为本
 
   


    外传堤义明一直都是圣子的歌迷,圣子每年的年终晚餐秀,一定在王子连锁饭店举行,堤义明有空也一定会来捧场
 
   


    据日本周刊报道,堤义明从1992年3月开始起用泽口靖子担任王子饭店的代言人后,两人间的绯闻就一直传个不停 
 
堤义明,这个名字在上世纪90年代几乎无人不晓。他曾以100多亿美元的身家在1987年和1988年两度雄踞《福布斯》世界富豪榜首位;他曾在20年间购买了日本1/6的土地;他曾拥有1650亿美元的庞大家产,远远超过比尔·盖茨,是松下的10倍,洛克菲勒的4倍;他的西武集团成为控制日本饭店、铁路、百货、游乐等行业的巨头。今年3月,堤义明因涉嫌做假账以及从事股票内线交易,被日本东京地检处特搜部逮捕。
 
6月16日,这位日本商界泰斗站在东京地方法院法庭上接受了被捕后的第一次审讯。面对涉嫌违反证券交易法、发布虚假财务信息、伪造财务报表和非法进行内部股票交易等多项指控,堤义明在庭上供称:“事实一如(控罪)陈述。作为西武集团的领导人,我难辞其咎,我表示抱歉。”如果这些指控全部成立,他将面临3到5年的有期徒刑。

善恶从来一线间。现年70岁的前世界首富堤义明,曾是勤奋、好学、聪明的化身;但在过去十多年间,堤义明的形象发生了逆转——作为一名企业经营者,他给外界留下“独裁者”的印象,事业随之开始走下坡路,其个人资产在去年也跌至30亿美元。最终这位性格孤僻的老人选择了铤而走险的办法来“拯救”公司股票,结果却是事与愿违。

以“庶出”身份接掌西武

堤义明1934年出生在一个官商家庭。父亲堤康次郎是典型的政商,曾任日本众议院议长。优越的家庭环境让堤义明从小就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从名牌中学升入最著名的私立大学早稻田大学。然而,他的精神世界却始终充满着郁闷。

堤康次郎妻妾成群,育有五男二女。堤义明不是父亲的第一个孩子,也不是元配所生。在习惯于长子嫡传的传统日本家族,他能够获得父亲的垂青接掌门户,其中的艰辛实在不足为外人道也。堤义明的生母虽然出身名门,但她并非堤康次郎明媒正娶的太太,而是被包养的“外室”,在家族中没有丝毫地位可言。堤康次郎也只是偶尔去看望他们母子。母亲终日以泪洗面,惟一的希望就是儿子能够出类拔萃,继承家族事业。堤义明从小就知道,因为他的存在,母亲才被父亲重视。可是母亲在家里的地位却像婢女一样。每提及母亲,堤义明的心都会为之一颤。为了保护母亲,堤义明从小就学会了牺牲自我情趣无条件地服从父亲,并暗中发奋,希望有朝一日得到重视。堤义明曾说,在他心中只有母亲的概念,对他来说,母亲是一种美好的存在。畸形的生活将成年后的堤义明塑造成了一个坚韧、专横、从不信任别人又内心孤独的人。

据说,是一次“罚跪”事件令堤义明进入父亲法眼。一次,堤义明因犯错而被堤康次郎罚跪。堤康次郎因为有事临时去往外地,堤义明竟然一直在堤康次郎的办公室跪了三天两夜,直到堤康次郎回来。堤义明的“服从”打动了堤康次郎。憋着一股劲的堤义明在进入大学后,就组织同学共同研究如何发展观光产业的问题。其父看在眼里喜在心头。为了考验他的才能,父亲在长野县轻井泽买下大量廉价土地,要他在冬天将游客吸引到那里。聪明的堤义明在轻井泽开了个滑冰场,并很快取得了巨大成功。随后,他又开设了滑雪场和王子饭店。轻井泽一下子成了夏天避暑、冬天滑雪的好去处。堤义明展露出的卓越商业才华,终于令父亲刮目相看。加上堤康次郎的长子不满父亲的家庭观念,早就放弃了继承权;而深受西方影响的次子堤清二,对于父亲做生意时的那种手段也很不以为然,堤康次郎最终打破常规,将主要家业留给了非婚生子堤义明。1964年,堤义明正式接管西武集团。

隐忍10年终发力

据悉,堤康次郎把社长位置传给堤义明时,曾交给堤义明两封信札,嘱咐他在上任当天拆阅第一封,10年后的同一天拆阅第二封,并恪遵信中的指示无误。堤义明按父训阅读第一封信发现,原来只有两行话:忍忍忍,忍十年;守守守,守十年。堤义明不得不认同,在长兄与其他宗亲虎视眈眈之下,只有忍耐、守成才能站稳足根、固守版图。堤义明初掌权的10年,当时中型规模的西武集团虽无大跃进,但旗下的百货、化工、铁道等企业经营稳健有成。

10年后,堤义明阅读第二封手札,他按照第二封信所写的“大量购买土地,进军休闲产业”的指示进行投资。堤义明全力投入购买山区土地,建立休闲别墅、游乐区、高尔夫球场、滑雪场及观光饭店的开发。1980年代,堤义明趁着日本泡沫经济,带领西武王国进入最高峰。因为对经济建设有功,堤义明还一度被封为“日本财经界的英雄”。他的经营哲学很简单:“搞事业第一要能借到钱,借到钱之后就是买土地,买了土地之后创业已经完成99%。”

到1987年,西武集团的事业已扩张到铁路运输、旅游饭店、百货超市、高尔夫球场、房地产等10大行业,拥有170多家大型企业、10多万名员工。仅在房地产方面,该公司就拥有10多个规模庞大的旅游度假村,20多个高尔夫球场,一个比迪斯尼乐园大得多的游乐场以及遍及日本乃至世界多国的王子饭店,甚至还拥有职业棒球队。“西武”成为与新日本钢铁公司、三菱重工业集团并列的日本三大企业组织。索尼的创始人盛田昭夫曾感叹“既生瑜,何生亮。我的最大不幸,就是与堤义明生于同时代”。

为了买地皮,堤义明总是以观光饭店、高尔夫球场及滑雪场为名目来争取机会;为了提高自己拥有的滑雪场的地价,他又大力争取冬季奥林匹克在长野县举行。1991年他带领的申办代表团战胜美国盐湖城,赢得长野冬季奥运会的举办权。他也因为在长野奥林匹克的特殊人脉,得以进入日本奥林匹克(JOC)委员会,还因此受到世奥委会的表扬。挟着财力及影响力,堤义明的势力开始渗透入日本体育界。例如曾经是冬季奥运滑雪两项全能金牌得主、现任参议员荻原健司,即是由堤义明一手提拔的。除了荻原之外,体育选手出身的桥本圣子、大仁田厚等人,也是西武王国在国会中的喉舌。

然而,在家庭关系方面,正如堤康次郎当初所担忧的,他们同父异母兄弟之间一直没有真正的和解。堤义明掌控的是“铁道集团”,从事铁道事业、饭店和休闲事业,包括棒球队;堤清二率领的是“流通集团”,即日本数一数二的西武百货集团,改名“四季集团”而脱离了西武王国。而堤义明的其他兄弟堤康弘和堤犹二,也先后离开集团中枢,甚至异口同声批评堤义明“独裁”。这种局面,显然不是堤康次郎当初所愿见的。他的《堤家遗训》就有这么一段:“堤家能否兴隆就看二代、三代”。兄弟不和也为日后西武集团的发展埋下了隐忧。

为人好色情妇众多

随着西武集团的丑闻频传,堤义明的“下半身关系”也成为日本人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焦点。据称堤氏家族好色是出了名的,堤义明的男女关系更是从偶像明星、美女秘书、酒店公关到奥运选手都有。

首先亲自跳出来在周刊上爆料的是曾代表日本参加奥运花式溜冰的选手渡部绘美。今年45岁的渡部绘美,当年因为长得可爱而成为偶像级运动员。她在今年初接受采访爆料称,在她才17岁的时候,堤义明在新开张的新宿王子饭店房间内强行把她压倒在床,而且还威胁她说:“如果你成为我的女人,我给你一两间溜冰场都行。”渡部害怕当时在日本溜冰界乃至于运动界都有极大影响力的堤义明,所以一直隐瞒,现在选在堤义明的影响力消退的时候才敢爆出来,她表示,不希望再看到堤义明残害别的女性了,而且因为他的势力庞大,受害者肯定多半敢怒不敢言。

像堤义明这样的人,对公司里的漂亮女秘书当然也不会放过。在西武集团内,有一位女秘书地位非常特殊,人称“西武女帝”,她和堤义明在一起超过20年,堤义明非常宠信她,她不但掌握西武集团大权,在东京世田谷拥有一套堤义明赠予的豪宅,可以说是堤义明的亲信。堤义明当时就担心自己的事业出现危机,将自己名下的许多不动产悄悄转移到了女秘书名下,可堤义明辞职后她也随之消失。

另外一位女秘书则只是看重金钱,据称这位美女秘书年纪约30出头,长相酷似女星水野真纪,她透露曾经服侍堤义明在公司内“入浴”。之后堤义明在神奈川县箱根送了她一套豪宅,开始“金屋藏娇”大约10年,她当时已经完全不做秘书,不过6000万日币的“薪水”还是非常丰厚。

堤义明除了结婚30年的正室夫人之外,还有一位“荻洼小姨太”。日本生意人经常进出银座高级酒店,堤义明则在这里物色到了一位有姿色又有手段的女公关,之所以被日本传媒称作“荻洼小姨太”,是因为她从良后与堤义明育有二男一女,并随着堤义明住在荻洼的豪宅里,过着与原配夫人相差无几的富裕生活。但是后来堤义明出事后,她马上卖了豪宅,拿了21亿日元再在东京市区买了一套高级公寓隐居起来,躲避媒体的追问。

堤义明对女明星更是蜜蜂见了蜜糖,泽口靖子、南野阳子、三田佳子、水泽亚纪、伊东美咲、佐藤江梨子,甚至连老牌明星吉永小百合都传出与堤义明“有过一腿”。据称堤义明很喜欢找大牌女星做代言人,还为了讨好她们,以别人的名义花费大笔金钱为她们建立后援会。比如为西武铁道连续担任了8年代言人的泽口靖子就与他关系暧昧。据西武的高级职员透露,曾有一次见到两人一起住在箱根的酒店,很晚了,堤义明还在泽口房外徘徊,但是泽口一直不肯开门,过了大半个小时堤义明才无奈地回房,由此可见他十分重视泽口。而2000年2月后,西武集团不再用泽口做代言人,当时就有媒体猜测是因为两人感情出现问题。而南野阳子也经常被见到她与堤义明在轻井泽的别墅散步。

年轻时与堤义明就认识的吉永小百合,则光明正大地以“西武队球迷”的身份出现,她经常到西武巨蛋球场看比赛,身旁总是会出现堤义明的身影与花束;而且吉永小百合在长野的别墅也是堤义明半买半送的;她以前还经常出现在西武的王子饭店,与堤义明幽会。据说,凡是被堤老爹“用过”的女人,总是可以得到市值颇高的不动产。

现在仍然活跃在日本娱乐圈的松田圣子,离婚后还要养一家老小,堤义明知道她的难处后,马上送了一套房子给她。据称堤义明就是这样把许多不动产都转移到了别人名下,到最后被捕时真正以他名义登记的只有两间。虽然在堤义明被捕后,伊东美咲、佐藤江梨子等人争先恐后发表声明,表示与堤义明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如果收了堤义明的不动产,可能还是没法完全脱掉干系。

独特个性褒贬不一

堤义明将堤康次郎的事业发扬光大,但他虽然号称世界首富,为人之小气却令人不敢恭维,而且还要求身边的人效法。他穿的皮鞋破了也不换新,就贴胶带补一补。他有一次视察自己的一家饭店,指示经理将糖包的重量由八公克减为六公克。他曾说:“如果有人不是很饿,还盛了一整碗的饭,吃不完放在盘子上被我看到,他准完蛋。”

堤义明独特的个性也让他拥有与众不同的经营理念。他经营辞典中最著名的一条就是:“宁用奴才不用人才。”他认为聪明的人往往欲望强烈不安于现状,而平凡的人容易在工作中得到满足。在他的“西武帝国”,一切公司的经营发展战略问题全由他自己拍板,其他高层管理人员只要按照他的意图去办就行了。这种独断专行的风格令他得到了一个“西武王国的天皇”的称号。堤义明就是这样一个充满争议的人,敬佩他的人将其经营之道奉为企业管理的典范,写进教科书;反对他的人认为,堤义明的专横独裁、家长式的统治正是他最终触犯法律、导致西武集团陷入重大危机的根本原因。

《日本经济新闻》编辑委员森一夫,最近在一篇分析文章中指出,堤义明是孤独的,连逮捕时都是孤独的,因为他没有日本成功商人必然拥有的“番头”的协助。所谓“番头”,相当于中国旧社会的掌柜,西方社会的领班或总管。堤义明的最大弱点是,他虽然获得其父当政商的衣钵,但忽略了其父用人的秘诀。森一夫说,堤义明的父亲有个“大番头”中岛忠三郎(《西武王国——光与影》的作者),当过法官、外交官,后来在西武集团当董事兼法律顾问,遂成了最佳“番头”,而在堤义明的手下,能干的人都没有资格成为“番头”。堤义明年轻得志,后来变得傲慢,身边只有唯唯诺诺和阿谀逢承之辈,当然没有一个智囊兼执行长的掌柜了。

拥有传奇人生的堤义明,就这样以“骗子”的形象结束了他的辉煌。曾经带给他财富的西武集团,已被赶出了东京证券交易所;曾令他最为骄傲的国际奥委会荣誉委员的头衔,也被国际奥委会收回了。堤义明的神话结束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