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热血(九)

徐虎赶紧说道:“呸呸呸!好的灵坏的不灵!”

方胜利在徐虎头上用力敲了一下说:“兔崽子什么时候学会这个了!当兵打仗哪来这么多忌讳?”

徐虎摸着被方胜利打的地方委屈地说:“营长你还真打呀!打得比鬼子还狠!”

方胜利笑道:“你小子就是欠揍,还不赶紧把部队拉上来准备战斗!”

徐虎答应了一声转身弯腰跑走了。

周卫国在一边忍不住笑了,说:“胜利,我看你们两个人怎么跟孩子一样?”

方胜利不乐意了,说:“卫国,你也不比我大多少啊!我要是孩子你顶多就是大孩子!”

周卫国摇摇头,微笑不语。

这时鬼子已经接近了400米,跟昨天一样,又有部分鬼子开始蹲下,摆弄着手中的50mm掷弹筒。

这回周卫国就没跟他们客气了,立刻命令炮排对敌掷弹筒进行压制射击,反正自己的实力昨天也已经暴露过了。

经过这些天的战斗,炮排的炮越打越准,首轮射出的两发82mm迫击炮弹直接正中目标,把几个鬼子掷弹筒小组送上了天。虽然还有鬼子掷弹筒在发射,但很快也都被炮排一一敲掉,看得战士们兴高采烈。

敲掉掷弹筒后,鬼子的奔跑速度明显加快了。周卫国命令炮排继续射击,炮弹不断落在冲锋的鬼子堆里,但鬼子却毫不停留继续前冲,看来鬼子也被逼急了。

看到鬼子的气势出来了,方胜利立刻命令轻重机枪提前开火,将鬼子死死压制在200米开外。

这时,鬼子迫击炮也开始射击,炮弹不断落在1营阵地上,1营伤亡立刻直线上升,火力顿时一滞,被压制的鬼子乘机又逼近了不少。

周卫国一看情形不对,一拉方胜利说:“胜利,叫1营撤下来,放鬼子进来!”

方胜利急了,说:“不行!我的阵地不能丢!”

周卫国大声说:“我不是要你丢掉阵地,是要你把鬼子放进来打,这样鬼子炮兵就不敢开炮了!你放心,小鬼子个头矮,没有准备他们怎么过这些壕沟?”

说着一指原本用来反坦克的壕沟。

方胜利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转身大声命令道:“一营,撤到二线阵地!”

1营和重机枪连立刻边打边撤,很快就撤过了壕沟,又一一把壕沟上通行的木板撤走了。

不一会,鬼子就冲过了一线阵地,鬼子迫击炮也不敢再射击了。

冲过一线阵地的鬼子继续向纵深冲击,看见眼前宽大的壕沟想也不想就跳了下去,他们原本想从壕沟的这边跳下再从另一边爬上去的,但跳下去之后就发现,这壕沟的深度远超他们相像,(日军“八九式”坦克车高2.56米,1营的壕沟基本都是按超过这个高度的标准挖的!)不由都急了,以至于在二线阵地的方胜利都能听见他们的吼叫。跳下壕沟的鬼子越来越多,终于,有鬼子发觉了不对,阻止了其他鬼子继续往壕沟里跳。但这时,撤到二线阵地的1营和预备队独立营同时开火,没有跳到壕沟里的鬼子死伤惨重,一部分鬼子被逼无奈只好硬着头皮跳下了壕沟,一部分鬼子转身就往回跑,却也是没跑多远就被子弹追上,另外一部分鬼子好不容易跑到一线阵地,想凭借工事反击,却发现这里的工事早被自己的炮火炸毁,只好狼狈地跑回去了。

地表的鬼子一撤,周卫国立刻命令战士们用木板搭着过了几条壕沟。冲近最外面那条壕沟附近时,正有十几个鬼子踩着人墙爬到壕沟边缘,刚露出头就被发现了。周卫国指挥营属作战分队一通驳壳枪就把这些步枪都还没来得及伸出的鬼子给消灭了。老兵们见状都微笑着趴了下来,从身上掏出了手榴弹,拧开弹盖,拉下导火索,等了几秒钟才轻轻扔入了前方不远处的壕沟(延时是为了防止鬼子拾起手榴弹扔出来)。其他战士有样学样,也拿出了手榴弹延时后往壕沟里扔。

壕沟里不断传来爆炸声和鬼子的惨叫声,终于,壕沟里归于沉寂。

周卫国又命令战士们用绳子向壕沟里放下一个排迅速打扫战场。这个排战士下了壕沟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在每具鬼子尸体上都补了一刺刀,还真有几个躲着装死的鬼子因此含恨而终!只好在黄泉路上大叹自己的不幸与支那人的狡猾了!

打扫的结果让周卫国也大吃一惊,壕沟里消灭的鬼子竟差不多有两百!加上在地表阵地消灭的鬼子,这次战斗鬼子至少损失了有三百多人!但一营和独立营加起来损失也有两百多,重机枪连也仅剩2挺重机枪了。损失大多是在一线阵地由鬼子炮火造成的。

打扫战场的那个排还从壕沟里运回了几十支尚能使用的鬼子枪械和部分弹药。

等战士们抱着这些武器躲入防炮洞后,鬼子的报复性炮击又开始了。

这回的炮击足足持续了有三个小时!看来鬼子真是气疯了!

这次进攻虽然被打退了,但周卫国和方胜利都高兴不起来。

沉默良久,方胜利突然说:“怪了,鬼子前几天的进攻最多就是两百多号人,怎么现在越打人越多了?”

周卫国想了想,叹了口气,说:“胜利,看来这是我们独立营的原因!”

方胜利有些奇怪,说:“怎么会是你们独立营的原因?”

周卫国说:“你也看到了,我们营有两门八十二公厘迫击炮,而在我军步兵的编制里,八十二公厘迫击炮是属于团属支援武器的,所以鬼子肯定以为他们正面防守的是一个团!自然就加大攻击力度了!”

方胜利恍然,说:“难怪鬼子昨天连坦克都用上了!”

周卫国突然忍不住笑了,说:“不过鬼子这几次进攻都损失惨重,估计现在他们的指挥官也摸不清我们的底细了!”

方胜利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说:“没错!鬼子可能以为我们这里又增兵了呢!不过这样也好,我们在这里吸引的鬼子越多,其他方面友军的压力就越小!”

周卫国点了点头,说:“是的,所以我们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一定要坚持下去!”

方胜利郑重地点了点头,说:“没错!我们兄弟并肩作战,杀他狗日的!”

周卫国也跟着说:“对!并肩作战,杀他狗日的!”

炮击刚停,观察哨就报告说鬼子又上来了。

周卫国和方胜利立刻出了防炮洞。

从望远镜里看过去,这次进攻的鬼子竟然只有不到两百人!

难道鬼子的兵力真的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步?或者是鬼子自信到仅凭这不足两百人就想突破防线?可鬼子刚刚三百多人的损失摆在那里,他们不可能不明白守军的战斗力的!那鬼子究竟打的什么主意呢?

周卫国皱紧了眉头,不停思索着。

鬼子已经越来越近了,但却奇怪地没有像以往一样使用掷弹筒,而是冲到离阵地大约两百米时立刻趴倒朝这边射击。炮排的迫击炮已经没有炮弹了!鬼子又都卧倒隐蔽着,如果贸然还击,效果肯定也不好!以1营和独立营剩下的兵力,也不允许再轮流防御了,方胜利和徐虎都焦急地等着周卫国的决定。

这时,相邻的2旅3团2营阵地突然传来了熟悉的鬼子掷弹筒发射的榴弹爆炸的声音。

周卫国突然明白了——鬼子在这边撞得头破血流后终于改变了主攻方向,他们现在对1营阵地的进攻纯粹是牵制性的!

一想明白这点,周卫国顿时松了口气,把自己的判断告诉方胜利后,方胜利也表示同意。周卫国随即命令部队保持戒备,如果鬼子再不接近就不要去管他,以节省弹药。

很快,2营阵地开始响起密集的枪声,可过了一会,枪声反而稀疏了下来。

周卫国突然暗叫不好,看这情形,2营的阵地迟早要让鬼子给突破!

2营的阵地在1营的侧后,如果鬼子占领了2营阵地,1营阵地就变得突出于战线又孤立无援了!鬼子也可以很从容地前后夹攻!想到这点,周卫国立刻对方胜利说道:“胜利,我们现在必须马上增援2营!”

方胜利点头说:“没错,2营阵地一丢我们就被动了。我带人去吧!”

周卫国说:“不,我去!你留下防备这群鬼子!”

随即大声叫道:“独立营,跟我来!”

独立营剩下的一百多战士立刻从战壕起身,隐蔽着向周卫国靠拢。

方胜利看周卫国主意已定也就没有再争执,说道:“卫国,把我的警卫班也带上吧!”

周卫国略一思索就同意了,方胜利的警卫班装备的也是20响驳壳枪,近战火力强,正用得上。而且当前的鬼子只是佯攻,剩下的部队应该足以应付了。

部队刚一集结好,周卫国就迅速带着他们向2营阵地穿插过去。

等周卫国他们赶到时,已经有部分鬼子突入了2营阵地,和2营展开了白刃战。

周卫国带着部队迅速冲了上去,在几乎面对面的交战距离下,独立营作战分队和方胜利警卫班的驳壳枪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一阵连续射击后,突入阵地的鬼子大半被消灭,但后面的鬼子却仍然在往里突。

周卫国驳壳枪子弹已经打完,也来不及再装填弹药了,随手把枪往腰间一插,捡起地上一支上了刺刀的“中正式”步枪就朝面前的鬼子冲了过去,拿着步枪的战士上好刺刀紧跟其后。

迎面一个鬼子见周卫国冲过来,嗷嗷叫着挺枪就是一个突刺,周卫国轻巧躲过,闪身将刺刀刺向这鬼子的腹部,但刺刀在刺到这鬼子腹部时突然一滞,接着,刺刀竟然断了!周卫国一惊,立刻后退一步,堪堪避过这鬼子的第二刺。鬼子见周卫国刺刀已断,顿时一脸的得意,周卫国冷笑一声倒转步枪迅速一轮,这鬼子还没反应过来周卫国的枪托已经砸在了他头上,在两个硬物相撞发出“砰”的一声后,这鬼子立刻脑壳破裂,倒地身亡!

周卫国立刻抛掉手中步枪,矮身捡起了这鬼子的步枪,拿起步枪后周卫国又心中一动,迅速用刺刀挑开了这鬼子的军服,他要看看这鬼子的腹部究竟有什么花样!

军服一挑开,这鬼子的腹部就露出了一个像肚兜一样的玩艺,周卫国用刺刀扎了扎,发现很有韧性,登时明白这是鬼子的护具!刚刚刺刀就是刺在了鬼子腹部的护具上,而“中正式”步枪配的刺刀又太长(长约57.5cm),钢质也不是很好,才别断的,想明白这些,周卫国又用刺刀探了探这鬼子的胸部,发现没有护具。周卫国立刻大声说道:“大家注意了!鬼子的腹部有护具!大家拼刺刀时不要刺鬼子腹部,要刺胸部!”

身后的战士应了一声,迅速把这消息又传给了别的战士,很快,战士们都知道了这个情况。

周卫国端着步枪继续前冲。这回遇上周卫国的鬼子就倒霉了,都是刚一照面就被周卫国刺中心脏而亡,竟无一人有闪躲之力!在周卫国的带领下,战士们迅速将冲进来的鬼子硬生生压了回去!这时跟在后面的作战分队和警卫班战士也将驳壳枪重新装填完毕,再次开火,突然增加的火力迅速将附近的鬼子都消灭了。

后继进攻的鬼子有些摸不着头脑,在对射了一阵子发现占不到什么便宜后,终于撤退了!

战斗结束后,周卫国一清点伤亡,不由又开始心疼,这一次战斗又损失了四十多名老兵!而且阵亡的老兵大多死于和鬼子的白刃战!周卫国暗暗心惊,看来鬼子的拼刺技术还真是强!幸亏提前发现了他们腹部的护具,要不然损失肯定还要大!

眼看鬼子往后撤了,惊魂甫定的2营营长看着这些从天而降的援兵不由大声说道:“兄弟是三团二营营长王大彪。谢谢弟兄们鼎力相助!不知弟兄们是那支部队的?你们的长官呢?”

这支部队倒也奇怪,从服色上根本就看不出谁是长官!但不一会王大彪就看到战士们的目光投向了周卫国,所以立刻转向周卫国说:“不知这位长官如何称呼?”

周卫国说道:“我叫周卫国,是八十七师独立营营长。”

王大彪肃然起敬,说:“原来是八十七师独立营!久仰久仰!难怪个个都这么能打!”

周卫国平静地说:“这些战士有一部分是我们独立营的,还有一部分是你们四团一营的。我们营昨天才开到杨行增援一营,今天看你们阵地吃紧所以没有请示上头就擅自作主过来了。”

王大彪立刻上前用双手握住周卫国的手不停地说:“感谢周营长!感谢友军!”

周卫国正色说:“大家虽属不同部队,但都是中国军人,打的也都是鬼子,何必言谢?而且我们防区紧靠在一起,本就该守望相助的!”

这一番话把王大彪感动地热泪盈眶,哽咽着连声说:“是的是的!守望相助!守望相助!”

见王大彪只顾了激动,周卫国低声提醒他说:“王营长,鬼子现在正退下去,过一会肯定就要炮击了,你还是赶紧让你的部队打扫完战场后隐蔽吧!”

王大彪顿时反应过来,放开周卫国的手后转身大声命令道:“立刻打扫战场,打扫完毕后注意隐蔽!”

周卫国对王大彪说道:“王营长,鬼子已经被打退了,我们也该回自己阵地上了,我们后会有期!”

王大彪连连说:“谢谢!谢谢!后会有期!后会有期!”

周卫国立刻转身带着战士们飞快地往回赶,赶回1营阵地时,2营那边就传来了炮弹爆炸的声音。

这边的鬼子在2营阵地鬼子被打退后也跟着退了,果然只是佯攻!

周卫国心中叹了口气,这一次他可以紧急救援2营,下一次呢?如果鬼子两头都进攻他该怎么办?

佯攻的鬼子一退,这边也遭到了炮击。

好在战士们早就摸清了鬼子一退就放炮的习惯,都进了防炮洞,所以倒没造成什么损失。

见周卫国回来,方胜利把他拉进了指挥部,跟他商谈下一步作战方案。

眼前最迫切的问题就是兵力不足!现在两个营兵力连轻重伤员加起来才不过两百来号人!而且,就算加上前次战斗缴获的鬼子弹药,弹药也不多了!鬼子又这样炮击后勤部队肯定不敢往上运补给,现有的弹药连能否支持下一次战斗都成问题!

见方胜利眉头紧锁,周卫国微笑着拍拍他肩膀说:“胜利,不要着急,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啊?”

方胜利一拍桌子,说:“这仗打得憋屈!成天只有鬼子的炮轰我们,怎么不见我们的炮兵支援我们?”

周卫国低声说:“胜利,我们的重武器本来就不足,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犯不着为这种事生气。”

方胜利长叹一口气,不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