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 感到

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嘴巴是张开的,才明白自己还能生存来的原因——两个鼻子已经完全丧失了呼吸的功能,只在那里象征性的表达我五官的完整而已。

肚子疼,腹泻不止,看来相比昨天晚上,我的病有增无减了,现在的感冒药看来是副作用远远的大于正作用了,于是我瞌睡,在办公桌上浑浑噩噩的。

主任帮我掐指算了一下,我来公司一年了,感冒了13次了,也就是说平均我每个月感冒一次,偶尔一个月感冒二次。

而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体格很棒的人,却不知道原来我有这么多生病的丰功伟绩。

广场上飞起了一群鸽子,雪白雪白的,特别漂亮,只是飞的还没有我站的高。这群鸽子被路人们喂的可肥了,翅膀又不那么的巨大,我真怀疑以后它们还会不会再飞的起来。

想想人工饲养的家禽吧,可能在很多年前,它们也是会飞的也不一定。想想我吧,其实在上学的时候我也是可以连续打两场网球的人啊,而前几天去游泳,不到一个小时我就四肢无力了,出来淋了点雨而已,我就感冒了5天,而且病情愈演愈烈了!

我泡茶、开空调、开电脑,我做着每天都重复的事情,当我安坐在电脑前打开论坛的时候,我却觉得自己很可笑。

很小的时候,妈妈说,生病多喝水,不要喝茶;有了空调后,妈妈说,感冒了要多穿衣服,热都没事儿,焐出汗来就好了;电脑对眼睛不好,感冒要多休息,才会好——

这些都是我耳熟能详的经验了,可我感冒了,却一样儿也没去遵守,这是自虐的一种倾向吗?其实确实没有上升到那种高度,仅仅是如今的我们姑息养奸,纵容了许多坏习惯,明明知道对错,却不刻意的去纠正什么。

头晕,晕的眼睛看东西都不是很清楚了,其实我是可以请假回家,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愿意离开办公室,在我的眼里,病对我来说的影响也没那么大,更别提小小的感冒了。真正的原因是,我回了家 也未必就能好好休息,我肯定还会不停的折腾,除非我真病的站也站不起来了。

我有种感觉,我是在糟蹋自己。

我又有种感觉,我也就自己这个资本了,不糟蹋她糟蹋谁 ?

小的时候感冒生病会大哭大闹,乘机敲诈妈妈好多好多的爱惜,而今天,想故做可怜的卧床不起博取点谁的同情都成了件困难的事情了,而妈妈喂的药也似乎让自己觉得有些别扭而非理所当然的了。

居然开始流鼻涕了,我大把大把的抽出桌旁的纸巾,小心翼翼的擦着鼻子,还要担心太粗鲁会碰掉嘴唇上那淡淡的唇彩,虽然看不到我那滑稽的动作,但是我还是忍不住的笑了一下。

俗话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又有人说,连健康都已经不要了,还有什么是要珍惜的呢?

我看这句话在如今这个社会恐怕已行不通了,至少在我这里就卡壳了,而我觉得肯定不止我一个人如此的可笑。

感冒了还开着空调吹,仅仅是因为怕热,不怕感冒继续加重,却害怕纸巾擦掉了口红;感冒了懒的上医院,却可能会因为背后长了几个莫名的疙瘩到皮肤科去咨询好多次。

既然我能这么做,更加证明了我是爱护自己的,可我爱护的只是自己的外表,我可能渐渐的开始遗忘了我真正需要爱护的东西了。

这些道理我都明白,只是不感冒的话我有可能就拿不出来,和我真正需要爱护的东西一样,被我抛在探测不到的深处。

我一直睡很少,每天都在不停的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慢慢的那些被我想起的事情就只能在我的想象里了,而我的生活流于表面,仅仅如演戏般的和其他人一样,所以不想的时候,我关心的就只能是我的衣服整不整齐?我的表情精不精神?我的表现是否良好这些的想了。

感谢感冒,让我在工作的时候也可以想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