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多多的生存论:要把自尊放到最底线
    2004年3月的一天,我怀揣着仅够半个月生活费用的400英镑踏上飞往英国的航班。我选修的是地产评估学,为了不落后,我每天凌晨四点就要起床背那些枯燥乏味的房产法律条规,一天只有4、5个小时的睡眠时间。即使这样,我还需要每天抽出5个小时打零工,维持基本的生活费用。
    我跟一个来自中国四川的女孩多多成了好朋友。她跟一个英国男孩子关系很好,有时会请我们去参加当地人家的聚会。我总是抓紧这种时刻多吃些蔬菜和水果。平时超市里色彩诱人的苹果是我的最爱,但一看价格,我就不敢问津了。有一次意外得到一个苹果,我还专门跑到学校机房,通过摄像头大口吃给爸爸妈妈看。视频里妈妈哭得泣不成声。
    而在我打工的那家餐厅里,即使客人没动一下的食物,最后也全部丢掉,如果谁偷吃一口,轻则马上被开除,重则会被警察罚款。我亲眼见到一个在这里端盘子的印尼小女孩,因为工作到后半夜实在太饿,就偷偷咬了一口客人吃剩下的点心。结果她被警察带走,关到第二天早上才放出来。听说餐馆老板扬言要起诉她。我觉得这是个很缺乏人情的地方,于是离开这里,换了一份替人照看小孩子的工作。
    我选择对得起良心
    为了省钱,我和多多在学校附近合租了一套低廉的学生公寓,我们平时一起练口语、做试题、背条规。彼此之间也暗暗竞争,常常打工回来还要各自温书一两个小时才睡下。
    第一个学期,因为考试前我高烧一场,发到40度,连续一周没退,前两天还在打工,直到连走路和坐着都有困难才没去干活。考前我吞了超出一倍计量的退烧药,才勉强支撑着上了考场。两个小时里,冷汗湿透了我的衣服。结果成绩下来我仅得了B,多多得了B+。自从那以后,我发奋苦读,总是拿班级第一。
    地产评估是个热门专业,竞争可以用惨烈来形容。只有五分之二的学生能够毕业。我亲眼看见多多有一次将一个成绩名列前茅的女孩子的课堂笔记拿走。我问她干什么,她说借来看看。后来我在垃圾桶里发现了笔记本的碎片。我生气地问她为什么这样做,她面不改色地告诉我:“在国外无论是生存还是留学,竞争就是这样冷酷无情。谁都想花最少的精力得到最大的成功。”见我不以为然,多多还说:“你在这里多呆些日子就会明白了,大家为了好名次,各种手段都会使出来。”
    学校会定时聘请一些著名测量师行的权威来给我们讲课。有一次,世界排名第三的英国保柏测量师行一位著名评估师在课堂上提出一个问题:如果有一份高档地产,你是地产评估师,如何实现地产的价值最大化。言下之意,就是问我们是否会通过抬高估价,达成与房主的利益双赢。
     我的回答是不。评估师问我:“为什么,难道为雇主争取利益最大化不是雇员的基本义务吗。”我简单而又郑重地说了两个字:“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