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 抗日之血债血还 第二十六章整军(四) 作者:binbin1970425

第二十六章整军(四)

作者:binbin1970425

    在路上文彬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就是关于动用宝藏的事,他知道现在是动用宝藏的最好时机,因为现在中国的经济大发展,有钱的富人较多,古玩珍宝现在能够卖出好价钱,但是这个事在做时的影响比较大,而且上层的人在时间久了也可能看出些蛛丝马迹,要不要告诉老潘和李修元郑佐衡,文彬在心里反复的掂量着,这几人可靠吗?从这段时间里看出应该没有问题,首先是李修元三人都知道文彬有一笔巨款,但几人都没有问一下,虽然可以在向德国卖一些技术和秘密,比如T—34型坦克,喷气式飞机技术,但文彬不想现在就动用,文彬准备用这些技术阻断德国和小日本的结盟,使德国在二战一直支持中国,至少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前站在中国一方,第二就是文彬对德国非常有好感,不想德国被这些无赖国家(美国苏联英国)打败,还有就是只有德国打败苏联,中国才有收复故土的可能性,一旦苏联这个无赖国家缓过劲来,中国将永远没有机会了。

    至于小日本的二流军队,文彬还并没放在眼里,如果自己有一定的军工能力,能够满足军队的大部分装备,那么运用游击战和运动战,再有誓死的抗战决心是完全可以打败小日本的,在二战时候芬兰以区区三万多人抗击了苏联近60万大军,而且消灭了十多万人,而日本的关东军号称皇军之花,一场诺门坎冲突就要了关东军几万人的命,如果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和新四军有足够的武器装备,是完全可以打败小日本的,在抗战时几十万的八路军每年消耗的子弹才几百万发,长期八路军战士只有几发子弹,以上这些才是造成八路军的战力不强的原因,要是共产党有中央军的装备,按照共产党的战略战术绝对会把日本人打的屁滚尿流。

    至于国民党抗战时军队死那么多人,主要是国民党的战术不对头,比如淞沪会战,根本不应该派那么多军队去打,更不应该驱使军队冒着敌人的强大炮火去冲锋,按照文彬的思路,淞沪会战国军最多30万人就行了,在上海首先攻了日本的海军陆战队后,等于是用红布逗急了小日本这头疯牛,剩下的就是离开倭寇的海军炮火的射程,和日军打一屋一街的城市巷战,利用旧上海还有一定的下水道进行防炮防空,由于旧上海还有大量的各国租界,使倭寇还是有一定的顾虑的,在市区倭寇还不能毫无顾忌的使用重炮的,再说在城市巷战时倭寇的坦克是非常好摧毁的。并且把中国军队进行分片防守,划定防区,就会在战斗过程中造成犬牙交错的态势,可以抵消倭寇一部分重武器和空中优势,这样把整个战役就变成了以巷战近战为主的战斗,稍微有点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如果进攻方的武器水平不比防守方高几个档次,在城市巷战中进攻的一方肯定会比防守一方损失惨重的,被毁坏的房屋和残垣断壁更是绝佳的战场,而国军的德式师的装备水平应该和倭寇的相差不大,在加上把无用的飞机场彻底破坏,尽量的把民众和工厂撤走,把重武器撤到后方,如果能在战役中保证一条后勤补给线,那么打上半年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估计半年后倭寇攻下上海也是一片废墟了。不可能像在淞沪会战后,上海在大部分完整的情况下落在日军手里,为倭寇的侵华战争出大力。到时倭寇也差不多打的筋疲力尽了,再说倭寇在打上海时用的是添油战术,这更利于防守,只要把上海的右翼既杭州方向防守好,上海战役完全可以变成中国的斯大林格勒,剩下的六七十万人可以沿京沪路建立几道纺线,并在战役要结束时彻底的毁坏京沪铁路和公路,使上海到南京之间彻底的变为江南水乡,不利于倭寇的机械化部队的运动,这样恐怕小日本是攻不到南京的。

    在淞沪会战前,最高统帅部和蒋委员长并没有吸取十九路军“一DangerCode;二八”抗战的经验,当时十九路军以三万人抗击倭寇包括海空军近十万人的攻击,守了一个多月不说,还使倭寇死伤过万,三易主帅,这个经验是何等的宝贵,而蒋委员长却没有从中看到有益的东西。

    最后文彬决定赌一把,把宝藏的事告诉李修元老潘和郑佐衡三人,争取三人的支持,按照现在文彬对这三人的观察,这三人应该不会去告诉韩复榘,而且这三人的支持有助于卖宝藏,文彬还决定告诉他的四个护卫,这样就可以有运送宝藏的人了,但是宝藏的量还是不要说得太大。

    第三天下午二人回到平邑,文彬把山炮拉进机械厂交给李玉,向李玉布置了新的任务,就是造山炮,李玉愉快的答应了,并且告诉文彬无座力炮造好了,文彬一听大喜,忙拉上李玉去看一下炮,在最里面的一间屋里,桌上放着四门无座力炮,一米多长,三角炮架,在炮的上面还有一个简易瞄准器,旁边放着几颗炮弹,文彬拿起一颗炮弹一看,比一个标准铅球重,还有弹壳,尾部是一块木片封住,木片中间还有一个底火。文彬看了忙说要试一下,于是几人就用布包好炮,拿上炮弹到上次试验的地方,到达目的地后,几人把炮抬下来,文彬找了一下发现前面200多米远的地方有一块大石头,就用石头做目标,支好炮架,李玉上好炮弹,文彬半跪在地上以肩扛着炮,瞄准了石头一抠扳机,炮身抖了一下,只见炮弹直奔石头,并准确的击中石头,好了现在终于有了打坦克和攻打碉堡的利器了,他知道小日本的坦克是秀豆坦克,车小装甲薄连反坦克枪都能打穿,何况无座力炮,一炮过去还不打的稀巴烂。不过文彬还是决定在发展火箭筒,这样才形成更好的打坦克火力。

    试验完后,文彬回到了平邑县府,在一间小会议室,文彬把老李和老潘二人请来,叫叶城松四人挡在外面任何人不见,首先老潘向李修元专员汇报了这次到省府的经过,并且奖励了十万元钱,文彬谈了这十万元钱的用途,老李表示完全赞同,随后三人又汇总了一些情况,老李是主管全面工作的,大量的基础建设和学生军队的到来都需要大量的金钱,虽然有近二百万的款项,但现在已经用了150万了,剩下的可能到明年三月左右就要用完,现在老李对每个县都在打招呼,要求各县减少不必要的开支,但是还是杯水车薪,马上就要军训农民了,又要用一大笔钱,文彬看见火候到了,对老李和老潘说现在到处都要用钱,单靠节约是不行的,我那里还有近100万马克,但是那是外汇为国内的事动用可惜了,然后文彬又压低声音对二位说他们手里还有一批古玩珍宝可以出售换钱,老李和老潘同时都一愣,过了一会儿老李问具体是怎么回事,他就把编好的故事向二人说了一遍,并把这些珍宝变成钱后的具体用途说了一下,二人的脸色由激动变成敬佩,半响老李握着文彬的手说道:“文团长你们五人是真正的爱国者,如果你们心中没有祖国,或者心里有半点杂念,按照你们的水平和财富,你们早都到国外去过舒适的生活去了,不会还留在这里和我们一起吃苦。”老潘也拉着他的手说:“我没看错人,我没看错人。”

    三人合计以后,决定这件事不告诉省里,秘密取出珍宝到大城市去卖,特别是到上海南京等地去卖,换回的钱全部用在建设工厂上,还要建设一些隐蔽的工厂,利于今后的抗战,同时由于缺乏熟练工人,还要到青岛天津去招一批工人,并决定今后珍宝的事具体由文彬负责。知道这件事的人要控制在尽可能小的范围。

    第二天一早文彬就到机械厂去了一趟,他首先告诉了李玉关于宝藏的事,李玉对文彬所作的事表示同意,据李玉介绍,现在机械厂的工人被分成几个技术小组,主要有半自动步枪技术组,机枪技术小组,还有就是山炮技术小组,还有步枪改进技术小组,这些技术小组每个都是由大学生和老工人以及一些青工构成,其中刘家鳞被调入半自动步枪组。这些技术小组中以半自动步枪组最为庞大,一共有30多人,有15个大学生,还有十个老工人,其次是机枪组,由于机枪组和半自动步枪组有一定的共同点,这两个小组有时是共同研究,至于山炮就主要是仿造就行了。步枪改进小组是由老孙领导的,主要是进行特种武器的改进,比如把一般步枪改为狙击步枪,现在文彬又向老孙下达了两个任务,就是把莫辛DangerCode;纳甘步枪改为狙击步枪,第二就是把莫辛DangerCode;纳甘步枪的固定弹仓改为可以上弹夹的步枪,主要是上20发子弹的弹夹,按照文彬的构想,莫辛DangerCode;纳甘步枪改为上弹夹后应该大大提高射速,比打完五发子弹又上子弹快很多,如果不行就算了,为此他还专门调了一支勃朗宁自动步枪给老孙研究,现在李玉的工作主要是指导和统揽全局,测试和具体工作由工人和大学生共同完成。据李玉说,现在子弹步枪和机枪已经开始制造零件了,造出来应该是没有多大的问题。

    出了机械厂,文彬带着四人直奔训练基地,现在训练基地已经驻满了人,每天训练的人热情高涨,单兵战术协同战术,而且林凡还加强了士兵的手榴弹的训练,由于训练强度大,营养跟得上,士兵得身体素质普遍有很大的提高,大部分队员的脸上都显出红润。由于每个队员都配备了自产的步枪,训练武器非常的整齐,亲一色的毛瑟步枪,连长和小队长配备驳壳枪,班长和组长配备转轮手枪和步枪,由于转轮手枪较多,文彬准备逐渐的达到两人配一支转轮手枪,利于今后的近战。

    看见文彬回来,在基地的林凡范树军以及几个带队的队长都来到文彬的办公室,听完众人的汇报,文彬感觉到开春后到莱芜打击恶势力在心里有底了,但文彬发觉就是实弹射击少了,看来下一阶段的实弹射击要加强,文彬问了一下库存子弹还有多少,林凡说还有3万发,文彬听完后对林凡说,拨出两万发子弹在十二月进行实弹射击,要求每位队员认真练习。

    散会后,他把林凡和范树军留下,又把自己的四人也叫拢,让王虎在外边守着,在宣誓保守秘密之后,文彬把要他们几人去运珍宝的事说了一遍,几人除了范树军外又是高兴又是激动还带着惶恐,那些珍宝一共六箱,文彬决定一次运两箱,分三次运完,文彬决定用背篓背,在宣布了任何人不得私藏物品和泄密后,文彬决定第二天就去运一次。

    第二天,文彬准备好几个背篓,上面又用布盖好,由于这里离藏宝地较近,天气又冷,已经开始下雪了,文彬故意安排了到保太镇的拉练,由各队的队长指挥,等所有的队员出发,这时整个营房只有四五个队员执勤守卫,文彬就带着六人出发,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藏宝地,这时藏宝地自从宣布为军事禁区后,在也没有人来了,周围的野草齐腰高,完全不担心留下痕迹,到了洞前文彬看了看没有什么变化,就推开石板领着众人进了洞,一切和来时一样,白骨箱子一切依旧,有两个空箱子,文彬知道那是被搬空的鸦片箱子,他领着众人直接到九排,在撬箱子前,文彬再一次郑重宣布,所有的一切都属于国家的,任何个人都无权私藏一件物品,这里的所有东西都将为抗日作出贡献,还有就是没有经过我的批准,任何人都不得私自来这里,这时在火把的照耀下,六人庄重的点头。范树军撬开上面的第一个箱子,只见满眼的珠光宝气,珍珠玛瑙,玉器古玩,发射出耀眼的光辉,文彬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这些珍宝,轻轻而有力的说道:“快装进背篓。”6人小心翼翼的把各色珍宝装进背篓,第一箱装完后又开始装第二箱,一共装了七背篓不是很重。

    出洞后,文彬掩好洞口,一行七人顺着原路回到基地,这时拉练的队伍还没有回来,两个站岗的队员莫名其妙的看着一行人,几人来到文彬的屋后,放好背篓文彬对叶城松等人说:“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任何人都不得进入这屋。”几人不约而同的点点头,吃过午饭文彬带着叶城松宋震就回到平邑了,刚到平邑临沭那边来信,要文彬去日照一下,于是文彬就带着二人和十多个司机坐着一辆卡车到日照去了。

    先到临沭的炭场一看,把文彬吓了一跳,原来的那个炭场本来只有十几家,现在居然有近50家,来来往往的车不停的往这里运煤炭和向外运焦炭,不少是大车还有一二辆汽车,只见被聘为检验员的老人家正在检验一池刚出的炭,文彬一问原来不但这里有炭场,在不远处还有一处炭场,一次齐出可达1000吨,也就是说一月可以出炭1万吨以上,现在文彬为销售这些炭头痛了,而哈里斯估计每月最多要五六千吨,剩余的该怎么办,难道卖给小日本不行,到了日照,他们迅速的找到了那个科长开的四海商社,只见一间宽大的办公室里人声鼎沸,算盘的响声叫人领钱的声音混成一遍,文彬进去时被那个科长看见,那个科长马上站起来,把文彬等人往里面让,文彬摆摆手说:“不用了,我们到码头去看看炭。”于是一行人就走出了四海商社,在路上那个科长向文彬介绍了一下情况,煤已经到码头达1800多吨,几乎每天运到码头的近200吨,由于是付现款,势头还有增大的可能性,多的该怎么办?文彬默默的看着大海,还有那些地方要焦炭,要是在现代社会文彬知道焦炭是不愁卖的,但现在他却有茫然的感觉。马上王元的弹药厂要开始生产了,将需要大量的铜和硝石,铜沂水还能供给,但硝石就要向国外买了,硝石文彬脑海里突然出现了智利这个国家,文彬几乎要跳起来,文彬具有丰富的地理知识,知道智利盛产硝石和铜,而智利的燃料却不产,特别不产煤,对把焦炭运到智利在换回硝石和铜,想通以后文彬心情大爽,忙问哈里斯的船几时来,那个科长回答要明天,文彬作出指示要求尽量收购焦炭,估计隔几天自己的船就要回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