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整军(二)

作者:binbin1970425

    第二十四整军无座力炮还要改进,第一就是发射药可以由黑火药改成无烟火药,这样燃烧就快,而且射程更远。第二就是要加上抠发扳机。三是炮弹问题。但这是李玉的问题了,文彬相信李玉能够做的很好。

    下午,文彬和四人回到了训练基地,这时五县调集的人都全部到了基地,只见林凡和树军加上从特种小队抽出的人已经开始对来的队员进行训练,伙房的厨师也由几人增加到二十人,房间也住的满满的,操场上六七队人在进行着各式训练,一派生龙活虎的情景,文彬看了非常满意。这时只见一个县府通讯员急急忙忙的走来,向文彬说有德国来信,请他回县府一趟,文彬把树军和林凡叫拢交代了一下训练计划,要求二人严格训练,二人连忙说保证完成任务。

    带着四人回到平邑县府,看见老李和老潘都在,二人把一封信给了文彬,对他说是太古洋行转来的,文彬拆开一看,原来是带队到德国的李铭来得,首先是介绍了学员的学习情况,现在每个学员在德国都很认真,主要是被德国的先进工业给震惊了,纷纷表示一定要认真学习,学成以后报效祖国。第二就是具体调查了莱茵远洋公司,现在这家公司由于是负债经营,很想卖掉,情况和霍夫曼说得基本相符,可以买下。

    看完信后,老潘带来王元的信说,要求买炼焦设备,主要是为了生产制炸药的原料,因为在炼焦过程中产生大约10%的煤焦油,这煤焦油可是制炸药的好东西,而且如果用炼焦设备炼出来的焦炭可以炼特种钢。老潘还说通行证已经拿到了,是韩主席特别发的,在全省有效。几人商量一下,到时让老潘郑佐衡张波三人带队到日照去接货,因为只有张波才认识铬和镍两种金属。估计货有150吨,我们有5辆四吨车,要运8趟,为了货物的安全,文彬决定调30名特种大队的队员到日照,20名在暗中看守仓库,10名随车押运,由老潘先带人到日照租一个仓库,老潘一一答应。文彬到青岛去买设备和商量船运公司的事。

    在走之前,文彬又到机械厂去了一趟,李玉告诉他,昨天进行了技能考试,原来的青工有70%通过了技能考试,这次考试非常严格,由李玉老李和老孙三人为技术考评组,主要考的是制作枪的零件,制作完后现场组装成成枪,考试完后李玉当场发了5000多元的奖金,领着奖金的老工人和新工喜笑颜开,没过关的新工一边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其他人,一边听着自己师父的臭骂。

    李玉还拿了一张清单给文彬,上面写着一些机器的名字,这肯定是扩大生产规模的设备,还小声的对他说现在有新步枪280多支,手枪300多把,是不是给韩复榘运去,文彬想了一下说先不忙,全部把枪送到基地,那里还有一群人缺枪,等十一月中旬给韩复榘运四百多支去就行了,文彬问了一下无座力炮的情况,李玉说了一句正在改进,还说正在试制捷克轻机枪,估计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制出来,现在这次进的一批工人还有30名大学生,李玉准备把制造轻机枪和半自动步枪的工作交给第二批工人,文彬又问能不能先造一下迫击炮,李玉回答说迫击炮的原理比较简单应该行,主要是有样炮就行,文彬一听马上回到县府办公室,直接打电话到省府,接通了韩主席的办公室后,文彬向韩主席汇报了此事,老韩听了非常高兴,表示在省府派过来的军队里加一个迫击炮排,又问文彬需要什么型号的,文彬回答最好是六零口径和八二口径的迫击炮,要求炮是新炮以便仿造,炮弹要多,以便造好炮好试一下,韩复榘一一答应,并祝贺迫击炮早日造好。

    第二天文彬和潘胖子各自就出发了,文彬还带了100支青霉素,和老叶宋震三人到青岛,到了青岛文彬马上找到了霍夫曼,表示要买下莱茵远洋公司,霍夫曼表示非常高兴,并说今后太古洋行的货运都会委托莱茵公司,文彬又问老霍能不能买到炼焦设备,老霍听了哈哈大笑,文彬不解其意,霍夫曼笑着告诉文彬,其实他们早就知道文彬会要炼焦设备,而且是小型的。上次霍夫曼就运到青岛两套30吨的炼焦设备,那是比着那三座高炉来得,而且文彬在上次去买火药时,发现鞭炮作坊产炸药时用的是非常好的焦炭,所以炼制上好的焦炭还可以制造黑火药,文彬毫不犹豫的要了这两套炼焦设备,他算了一下,两套炼焦设备一次就能出6吨煤焦油,两天时间就能干馏好,一月就能出焦炭700吨左右,九十吨左右的煤焦油。文彬又把李玉给他的清单给了霍夫曼,霍夫曼看后说道没问题,两人又计算了一下价格,一共17万元,文彬用德国马克付了钱,然后又订了6辆奔驰卡车,共计20万。随后,通过霍夫曼的专用电台联系了杰克DangerCode;哈里斯,哈里斯告诉他再有两天货船就要到日照,到日照的还有一个他的副手,在收款的同时还要商讨其他的合作可能,文彬又电告李铭告诉他可以买下莱茵远洋公司,一旦签字就打钱过去,并任命他为莱茵远洋公司经理,经营欧洲业务,船员和船长都不换。

    告别霍夫曼,文彬来到何启智的医院,现在这家和上海同名的仁心医院已经开张,一共4个医生,10个护士,还有十多个工人,这十多个工人就是文彬派到青岛作特务的人,有保安队员有学生还有几个原来在临沂的混混,这些人每天都在大街小巷转悠,主要是打探在青岛的日本人,比如工厂学校银行还有就是日本人住的地方,等等所有关于日本人的情况。

    由于仁心医院才开张,生意还不怎么好,文彬把100支青霉素给了何启智,告诉他每支卖100元,专治肺炎性病等等的特效药,何启智也是满头雾水,在何启智的脑里还没有这么厉害的药,包括日本。文彬告诉他没有问题,叫他在报上打广告。并嘱咐他一定要抓紧时间收集日本人的情报,特别是商业情报。

    在医院住了一晚,第二天文彬带着二人作车赶到了日照,现时的日照是一个典型的海港城市,码头凸出在海中,是一个优质的天然良港,但是由于没有通铁路,所以没有什么大的船来,也不是山东的主要出口港之一,到了日照文彬到码头转了一圈,远远看见老潘和王龙王虎兄弟正在码头上,几人见面分外亲热,其实才分手两天,老潘看见文彬忙问货多久到,文彬说明天,今天就不用在这里等了,六人随后就到老潘住的旅馆,文彬问老潘仓库的事,老潘说昨天就租好了,位置也不错靠近码头,四人在洗完澡后,到老潘的房间,看见桌上已经摆满了酒菜。

    老潘看见文彬来了忙让座,文彬四人落坐后,老潘拿起一瓶酒先给文彬满上,再给其余五人倒好酒后,老潘举起杯说道:“文兄弟,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我们共事这么久还没在一起好好喝过酒,难得这次在一起,从我到你们这里工作开始,我就发现我开始换了一个活法,以前我都是糊里糊涂的过日子,但那是没有办法,外有日本人对我国的加紧侵略,谁都知道占领了东三省后并不能满足小日本的欲望,反而激起了他的胃口,可是我们国家像什么,打内战的打内战,搞割据的搞割据,很少有人关心民众的死活和国家的存亡,我也是看多了心也麻木了,自己喝酒麻醉自己,但自从你们来了后,一切都变了,原以为你们只是一帮学生而已,成不了什么大事,所以把我派来作驻厂员时,我也是啥事不管,但几个月以后,你们实实在在的办起了钢厂,出了钢,而且又是军训学生,又是派学生出国留学,还慢慢的建起了军工厂,制造出了步枪,真是一帮有才华的爱国青年,最开始韩主席认为你们是骗钱的,但是据我观察,你们不但没有私用韩主席的一分钱,而且还自己拿出了不少钱,特别是留学生的事,你们就要用不少钱,最少100万以上,而且军训买机器也要花不少钱,所以你们几人完全是为了我们国家的兴旺在工作,在此我敬你一杯。”说完老潘一下就喝完了这杯酒,然后亮着杯看着文彬,文彬也连忙喝完,由于喝得太急被酒呛着一下,害得老潘忙说:“文兄弟,吃点菜吃点菜。”

    当吃了几口菜,老潘又说:“其实韩主席派我来有两个目的,一是派我来监督你们是不是骗子,二是看你们是不是有野心的人。但通过这些事,我决定做你们的忠实的追随者,决定踏踏实实的为国家做一些有意的事。文兄弟请你相信我。”文彬心里大为感动,没想到在不经意之间就得到一个韩复榘的心腹的忠诚,他知道这绝对是真的。老潘话刚说完,王龙王虎兄弟和宋震叶城松加上司机五人也举杯对文彬说,愿意跟随文彬赴汤蹈火。文彬心情激动的喝下这杯就,连说感谢。

    在随后的过程,文彬就看着五人高兴的喝酒,没有参与主要是酒量小,五人猜拳喝了两瓶酒,没有人喝醉,老潘也没有再要酒了,酒足饭饱后,文彬和老潘喝着茶摆谈着其他事,主要是临沂的各项建设问题,到晚上十点左右文彬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第二天上午11点左右,老郑张波带着五辆汽车到了日照,车上一共有30人左右,全部是特种大队的人,文彬把他们安顿好后,和老潘老郑张波商量了一下,主要是仓库安全问题,决定下完货特种部队的人留20人看守仓库,由宋震和叶城松带队,这次来得特种部队没有带长枪,亲一色的两把驳壳枪火力强大。

    文彬几人中午吃完饭就到了码头等待,下午三点,一艘飘着美国国旗的3千吨轮船到了日照港,船在码头停稳后,从悬梯上走下几个人,有一个是上次见到的美国佬杰克DangerCode;哈里斯,文彬没想到他会亲自来,二人见面哈里斯热情的拥抱了文彬,二人相互介绍了随行人员,然后哈里斯把几人请到了船长室,首先哈里斯让船员抬出四个箱子,等打开箱子,文彬看见里面躺着五支勃朗宁自动步枪,文彬费力的提起一支,这家伙足有10公斤重,哈里斯连忙给枪上了一个弹匣,文彬走出舱对着海面四处看着,没有什么可射击的,哈里斯对一个船员说了一句语文,那个船员走了出去,一会儿只见船员手里拿着一只空酒瓶,对着海用力扔出去,等酒瓶浮起来,文彬对着酒瓶瞄准抠动扳机,只见枪响瓶碎,随后文彬又对着海不断的抠动着扳机,只见一发发子弹射出枪口,不错自动步枪就是不错,不像毛瑟步枪和三八大盖拉一下枪栓打一发子弹。

    一会儿,两个船员又抬进一支木箱,打开一看,里面是十支莫辛DangerCode;纳甘步枪,文彬看了大喜,这可是世界名枪啊,长长的枪身,粗大的枪托和坚固的枪匣,这一切都给人一种厚实和大气的感觉,比三八大盖好上许多,文彬拿出一个五发弹夹压进枪膛,顶上子弹,对着海里抠了扳机,枪托重重的撞了一下肩,文彬幸好早有准备,先把枪托抵紧肩,但还是被撞了一下,但是这个后座力还可以承受的,老毛子的货就是粗大可靠,杀伤力强。

    随后文彬和哈里斯开始点货,光子弹都是6000箱(1千发装),在随机抽检了几十箱枪弹后,文彬完全放心了,这个美国佬没有骗他,看着一箱箱子弹和枪支被吊下船,首先装上五辆汽车,不到半个小时汽车就装满了,剩下的被小推车运到仓库里存放好,随后张波又检查了20吨铬和10吨镍,一切都合格。检查完文彬刚要下船,哈里斯又拉着文彬说:“亲爱的文,不知你对TNT炸药感不感兴趣,。”文彬马上收住了脚步说道:“你有TNT炸药?有多少?价格多少?”哈里斯说道:“文、这次我还运来了50吨炸药,我想你一定会买的,价格是每吨300美元。”文彬开始和哈里斯讨价还价,最后以260美元一吨的价格成交,文彬刚想付款时,哈里斯接着说:“亲爱的文,别忙付钱,我们说不定还可以采用其他方式呢,比如说用我们感兴趣的东西以货易货怎样?”文彬听了大感兴趣,忙问怎么运作,哈里斯说道:“文先生,据我们知道山东有大量的煤,特别是适合炼钢的烟煤,我们可以买你们的烟煤或者焦炭,但是价格可能比国际价格要便宜一些,你觉得怎样。”文彬一听觉得还行,于是问他那里需要,据哈里斯说,主要是印度要,这时因为这几年印度的钢铁工业发展迅速,但是印度产的煤主要是无烟煤,一些烟煤也是含泥灰很重,不能用于炼钢,要从别的国家进口,哈里斯原来是从美国运到印度,由于太远运费和美国开采成本太高,因此没有什么赚头,于是想了这么一个主意。

    文彬意识到是一个增加收入的好机会,因为临沂和莱芜以及枣庄等地都有土炼焦池,产量较大,而且炼出的焦炭炼钢是没有问题的,于是文彬答应了这个建议,并且商量了一些操作手段,主要是还要买一些载重量大的卡车,于是哈里斯答应以厂价提供10辆十轮大卡,每辆载重10多吨,价格是2000美元一辆,文彬要求远洋运输由自己承担,哈里斯也答应了,焦炭价格是每吨27美元,运费另算,就在日照装船。两人商订第一批焦炭在11月底装船,1500吨焦炭,顺便把卡车运来。

    当文彬看见货下完了后,在叮嘱老潘和宋震叶城松一番后就和车队回去了,原本叫老潘一起回去,但老潘坚决要留下,文彬只得由他,当天晚上文彬就回到临沂,到后文彬连夜向李修元专员汇报了此事,老李也非常高兴,第二天一早就向靠近日照的临沭县打去了电话,向那里的县长问了焦炭的情况,那个县长介绍了由于天气转冷,土炼焦池都在生产,存货较多没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