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第六节

两名老B运用熟练的步伐追踪术,沿着鸿飞、司马的行进路线很快走进山褶。一名老B仰起头看看四周的地形,鼻翼不停的扇动像个猎犬似的嗅嗅空气,一摆手说道:“他两个走不远,就在附近!”

狙击手立刻端平手中枪,眯起眼睛打量着四周,寻找亦可隐蔽又可以向他射击的位置。

老B说的不错,鸿飞、司马的确没有跑远,就在右前方距离他不足二百米的一块岩石后面趴着。两个人眼看着老B步步逼进,心中暗暗叫苦,他们背后地形开阔,视野良好的可以看见三公里以外的大树,他们就是长了飞毛腿在短时间内也跑不出狙击手的射程。

两名老B东瞧瞧西看看,搜索的不紧不慢,他们知道附近地形开阔,只要不是傻瓜不会放着山林不隐蔽跑到光秃秃的草原上去。鸿飞匍匐在岩石右侧,几次端枪瞄准,几次又把枪放下。照门里的狙击手不是有意无意的跳进他的射击死角,就是另一名老B端枪瞄准他们埋伏的位置。鸿飞犹豫着不敢开枪,他已经见识过老B的枪法。

猎犬老B忽然停止了前进,笑呵呵的指了指脚下。鸿飞立刻泄了气,他在那里用一颗手榴弹做了一个绊雷,把接出的拉火线藏在草叶下面,没想到还是被老B发现了。

“这两个小兔崽子!” 猎犬老B笑骂着蹲下去拆弹,狙击手立刻端平了狙击步枪指过来,一点也不给鸿飞下手的机会。

“这群家伙贼精,他们是不是知道我们藏在这里?”司马回头看看一望无垠的草原上连个鬼影子也没有,困难的咽了口唾沫说:“他们没有包抄上来,我们拼了算了!”

“不行!说什么也要逃回去,要不然尖刀的脸算是丢完了!”鸿飞想了想咬牙切齿的说:“实在不行,藏颗手榴弹装投降,抱着他们同归于尽!4:3就是我们的胜利!”

“我靠,幸亏是演习!毛主席教导我们:保存自己,消灭敌人。只有保存好自己才……” 不管什么时候司马都能喋喋不休一通。

鸿飞一把捂住司马的嘴,山下的猎狗老B已经拆除了手榴弹,眼睛正向山顶上瞄。他把手榴弹放在鼻子下嗅嗅,又仰起头嗅了一通,仿佛他真的是一条猎犬真的能闻到鸿飞的气味一样。

两名老B一前一后的向左前方的树林里走去,鸿飞长松一口气低下头在自己身上闻了一通,又凑到司马身上闻了一遍。没有闻到什么异味,就是自己处在上风头,人鼻子毕竟和狗鼻子是有区别的,鸿飞心想,那老B再嗅什么?

“司马,这几天你洗脚了吗?”鸿飞突然想起司马有脚气,两天不洗脚那股子臭咸鱼味儿能熏死人。

“你闻闻!”司马把穿着胶鞋的大脚伸到鸿飞鼻子下面。

果然没有什么味道,那老B嗅什么?鸿飞满腹狐疑的盯着司马发楞,司马正把插在胸前的“光荣弹”收起来。

“手榴弹!”鸿飞脑子里灵光一闪,一把抢过纸制的演习手榴弹放到鼻子下一嗅,一股子刺鼻的防潮剂味道直冲鼻孔。

“他们早发现我们了!”鸿飞一下子明白老B在嗅什么,他端起枪匍匐到石边寻找老B踪影。司马抓起手榴弹一闻脸色立刻变了,缩到岩石后面跪姿据枪封锁右翼。

“那儿呢,那去了?”鸿飞急得满头冷汗,心跳得像擂鼓一样。这两名老B根本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是在耍着他们玩呢。他们肯定觉得和两个小兵动枪是件丢面子的事儿,想要徒手活捉他们。

鸿飞冒险探头向右前方扫了一眼,小树林中一条黑影正在飞快的向他们飞奔,但狙击手还是没有找到。

老B距他们不少于五百米,而且他要上坡,鸿飞他们一路下坡如果现在全速撤退的话,等老B发现的时候至少能跑出四百米,已经超出81式自动步枪的有效射程。

拼了!鸿飞一咬牙拉起司马飞奔下山。

跑出三百米,鸿飞心虚的回头一看,立刻吓出一身冷汗。猎犬老B单手提枪从山顶上直扑下来。

“加速!来了!”伴着鸿飞走了调的喊声,两个人跑得像狼口余生的兔子。

猎狗老B被两个兵“逃命”的速度吓了一跳,他头一次看到挂着上等兵军衔的兵跑出这样的速度,一下子来了情绪,加速急追。鸿飞他们和他刚刚拉开的距离慢慢缩短了。

鸿飞频繁回头,眼看着甩不掉老B,气喘吁吁的低声说:“司马,你上左前方喊班长,我给他一下子!”

司马一声不吭加快脚步狂奔几步超过鸿飞,猛地站住向后一指大喊道:“班长,老B带来了!”

鸿飞马上一个向后卧倒,借着身体向后滑动的惯性拉开机枪两脚架,枪托抵肩、瞄准、击发一气呵成,一长串子弹直扑老B。

急奔的老B猛地看见司马停止前进,指着他大喊不由向司马面对方向看了一眼。空空如也,再侧头时鸿飞不见了。上当了!他心头一凛,侧身滑倒手中的81式自动步枪对准鸿飞刚才的位置打了一个短点射。

“突突”“嗒嗒”两面的枪声几乎同时响起,鸿飞和老B头上同时冒起了绿烟。

“突突……”鸿飞一个长点射,逼得处于被动状态的老B连续翻滚转移阵地,他乘机爬起来就跑丝毫没有受轻伤的意思,敏捷的像只兔子。

老B恼火的刚想抬枪,司马的火力到了,接着又是鸿飞的机枪,两个人交替掩护着越跑越远。老B真的火了,骂着给脸不要脸,翻滚着出枪想打,猛听见“啪”的一声一个圆柱形的物体从空中落下来,蹦跳着飞到面前。老B定睛一看,立刻吓出一身冷汗。落到面前的是一发枪口发射的40毫米枪榴弹,而且不是白色的演习弹是一枚实弹!

“妈了巴子!”他愤怒的连续翻滚着脱离枪榴弹的杀伤半径,埋头等着那声足可以送两名熊兵上军事法庭的爆炸。

三秒、五秒、十秒钟过去了,枪榴弹还没有爆炸,他小心翼翼的抬头向枪榴弹的落点看了一眼。枪榴弹在微微晃动着,好像他威胁他不要动,小心爆炸!

又等了五秒钟,枪榴弹还是没有爆炸。老B一跃而起,几步赶过去一把抓起枪榴弹。枪榴弹入手极富弹性,原来是一枚橡胶教练弹,抬头看去两个人早就跑出他的射程,老B大笑起来:“聪明!”

“夸谁呢?”狙击手飞奔着赶上来问道:“人呢?”

猎狗老B努努嘴,狙击手端起枪又放下了,镜头里一大片白色的烟雾根本看不见人影。

“妈的,他们哪来的的烟雾弹!”狙击手提枪向左前方飞奔,准备绕过烟雾击毙两名尖刀。

“算了吧!”猎狗老B大喊起来:“模拟器发射的波束只有四百米的距离,你的狙击步枪也是一样,他们早跑出射程了!”

“丢人!楞让他们跑了,回去怎么向林大交差?”狙击手悻悻的走回来,看到同伴手里捏着的枪榴弹,惊讶的问:“哑弹?我靠,他们打实弹?”

“教练弹!他们用这玩意拖延时间逃跑!”猎狗老B赞赏的说:“这两个熊兵是把好手,脑子够用反应敏捷打仗不讲规则,而且逃跑有一套!”

鸿飞、司马如果知道激光模拟器只有一个型号,统一只能发射四百米的距离,他俩一定会被气死。狙击手翻过山顶的时候,眼尖的鸿飞就发现了,他投出烟雾弹,喊叫着狙击手和司马玩儿命似的狂奔。接近一公里连续冲刺跑,几乎掏光两个人的体力,但狙击步枪的威胁提供了新的动力。他们快要跑得口吐白沫的时候,回头看看烟雾已经消散,两名老B也不见踪影了。

司马立刻呻吟着全身与地球亲密接触,一个劲儿的干呕。鸿飞脸色发白大汗淋漓,双手抚着膝盖喘的像个风箱,眼睛不断的向追兵方向瞟。

“起来!我们赶紧走,小心他们迂回上来!”鸿飞大口喘息着关上保险,把机枪挂在脖子上,双手在身上一通乱摸:“坏了,我的指北针跑丢了,你的呢?”

“我压根就没带,跟着班长出来,还用我定方向?”司马终于停止干呕,爬起来给81式换上满弹匣,撇了一眼万里晴空问道:“你的欧米嘎还在吗?”

“在!”鸿飞摘下手表,看了一眼时间八点多一点,把表盘放平12点对准太阳,指指四点所对的方向说:“我们先向北走,然后转向东南,我担心老B不会放过我们!”

“奶奶的,幸亏老子英明带了发教练弹,要不然肯定“阵亡”了!”司马揉揉酸胀的双腿问道:“跑步?”

“跑步!他们的运动速度不比我们慢!”鸿飞抱着机枪就像每天跑五公里一样跑起来。两个人的身影越来越远,两名老B从一处洼地中站起来收好望远镜,狙击手问道:“要不要通知前面的团一声?”

“小儿科!这俩小子向北跑是给我们看得,跑步上两公里肯定会转向东南回部队!”猎犬老B轻蔑的说:“回去,让红军侦察兵去他们返回的路上设伏!”

鸿飞、司马匀速前进了不到一公里就转向东南,向着一座平缓的小山包跑去。那里是个制高点他们想看看附近的地形,找到在地图上所处位置确定回去的路线,不然跑进红军的阵地一切都前功尽弃了。

隔着山丘,就听见有群人在大喊大叫。两个人看看没有哨兵,弯腰跑上山包,匍匐到顶端探头看去。原来是红、蓝军各一辆装甲车,竟然在宽阔的大草原上顶了牛。但谁也不肯让路,或者向侧面一望无垠的草原移动一步开车走人。

一个班的蓝军胸前统一挂着白牌,这是已经阵亡的标志,装甲车上也被划了一个白色的大叉,这群“死人”和同样挂着白牌的红军吵得正欢。鸿飞、司马正想着是不是坐装甲车回去,远远看见一辆吉普车扬起一溜黄龙的尘土飞速开来。一名胳膊上挂着“导演部”袖章的上尉跳下车立刻开训:“被击毙了挺光荣的是不是?这么大的草原,你们楞能顶上牛!想去导演部逛逛?”

“不想,不想!”蓝、红双方的班长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他们知道导演部早就支好了一溜帐篷等着他们这样的人物去学习呢。两辆装甲车“隆隆”的发动起来擦肩而过,一溜烟的跑没了影。

吉普车上跳下一名“红军”上尉揶揄的说:“蓝军太不像话了,已经阵亡了还在我们的防区里乱逛……”

“你们的兵也没闲着!”导演部上尉公正的说:“蓝军被B大队搅寝食不安,兵们出来搞点情报还可以理解,你们的阵亡兵也跑出来就有些过了!”

“也是,也是!”红军上尉尴尬的笑笑:“咱去趟2号,通知下面按实战标准演习不准再出来乱跑,拿出王牌军的作风来!”

“走!”两名军官跳上车,吉普车飞一般的向东北方开去。

鸿飞满脸喜色的问道:“怎么样?”

“什么?”正在拿着地图对照地形的司马抬起头。

“红军上尉所说的2号,至少也是营一级的指挥部,我们跟上去怎么样!”

“好!”天生不喜欢安分的司马兴奋的收起地图:“反正我们已经干掉了一名老B,就是阵亡了也不吃亏!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