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7.12作战(一)

一、越军试射火炮

    1984年4月30日,我团圆满完成了上级交给的进攻作战任务。根据师指的命令,部队就

地转入防御。在团长张佑侠、政委黄明贵、(4.28前后政委为张永仁)参谋长李明书的领导

下,根据作战任务的转移和松毛岭、那拉一线的地形特点,我团做了一些战术和火力配系的

调整。进攻作战时,我连由团指指挥,防御期间划归营属。在这次调整中,我班领受了新任

务。5月4日上午,我们告别五连,奉命归队,回到了我连炮阵地。
   
   我连炮阵地设在老山东北侧的一个山坡上,后有团指627.0,距离约300米。前为老山与

松毛岭结合部的山“丫口”,距离100号高地约150米。编号为83号高地,海拨高于662.6主

峰阵地。一条从楠榔、经627.0通往松毛岭的小路贯穿其中,以东山我火箭炮兵阵地遥遥相

望。这是我连独立的82迫炮兵阵地,周围没有其他部队和兵种。

   7月11日早晨,老山地区天气睛朗,温度适宜。微微吹拂的晨风使战友们心旷神怡,早

起的战友们三三两两地说着什么,阵地上艰苦的战斗生活似乎己被忘却!然而,就在这时,

我则被派“出差”。指导员老韦把我叫去,要我到前沿观察所去完成一项任务。说:

“前沿阵地我熟悉,派别人去不放心”。并要求我挑选一名战士同去。受领任务后,我相约

了一位与我同年入伍的四川籍战友陈文明一道、各自背了一支冲锋枪、带上各自的拐棍,沿

4月27日夜晚的穿插路线前往。这条小路属森林茂密区,非常难走。军工、民工一般较少走

这条小道!当我们进至“丫口”时,发现这里没有步兵防守,也没有任何工事,是一个空白

地段,心中顿时感觉到有些恐惧。由于丫口与100号高地没有人防。因此,被我部工兵埋设

了大量地雷。除地下埋设的压发雷以外,草丛中、树稍上也到处挂放着绊发雷。我看到细绿

色的钢丝绊发引线在草丛中、树林里纵横交错,一触即爆。我让老陈赶快放下拐棍、就地插

在地上,以防拐杖触及引线而引爆地雷!还好,这里留下了一条供我军人员通行的小路,路

宽约40公分。在路的两边,每隔3--5米便有一面巴掌大小的黑绿色小旗插在边沿指引路线,

小旗上写有“雷”字。树林里光线阴暗,如果不注意观察是难于发现的。

  经过两个多小时艰难而惊险的旅程,我和陈文明来到了我连观察所所在地----634号高

地。松毛岭诸高地由我营四、五、六三个步兵连镇守!634高地为四连防区。我连观察所就

设在634号高地最凸突的部位。由连长段荣率指挥班五名战友在此战斗,----专门捕捉敌军

目标!当我们找到观察所,并见到战友们时,他们的样子着实吓了我一跳,没想到两个多月

没有见到的观察所人员,完全变了一个模样。战友中,瘦的变成了“胖”的、胖的变成黑

的。特别是连长段荣,我快认不出他来了,满脸的胡子足有三寸长!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

问:“相机带来了吗,照我几张‘马克思’像”。还没等我回答,就听到了对面大山里的越

军阵地响起了“嘭--嘭--”略带钢音的炮弹出膛声,我们急忙就地卧倒。几秒钟后炮弹在

634高地山脚爆炸。一场虚惊!但我们知道炮弹很快就要打上来了,段荣连长伏在工事洞

口,一边观察敌情、一边对我说:“赶快找猫耳洞”!乘着越军炮击间隙,我从地上爬起

来。不远处就是四连连指,只见四连陈连长向我边叫边招手,示意我到他那里去躲避炮火。

   陈连长的工事是用“工”字钢,一根连一样拼架起来的“钢铁”指挥所,长、宽、高大

约2米。但工事的门开得太大,并不是我理想的防炮洞。真担心一发炮弹落在门口,那就全

完了!陈连长倒是沉得住气,一边抽烟,一边问我:“上来干什么,逛公园吗?”说得我哭

笑不得!......阵地上就是这样,平时什么事也没有、个个乐呵呵的。一但遭到攻击,生命

受到威胁时,没有人不紧张、不害怕。军人也是这样,只是怕也没用,怕也要坚守阵地!怕

也得消灭敌人!!我与陈连长还没说上几句话,越军第二次发射的炮弹又飞了过来,紧接着

在山半腰爆炸!大约过了一分钟,经过修正后,第三次射击的炮弹就砸在了阵地上。大约是

6--7发炮弹连续在阵地上爆炸!当时的感觉是空气虚薄,难于呼吸。爆炸声震耳欲聋,撕心

裂肺......此时此刻,谁都不知道自己是死是活,我们缩在工事里、猫耳洞中,默默祈祷!

为自己、也为战友......

   正当我们生死未卜,不知越军要炮击多长时间时,越军停止了对634高地的炮击。以634

相连的138高地前沿又响起了爆炸声,我们看到也是从山脚打到山顶我军阵地。后又转移射

击另外的高地,也是从山脚或半山腰打到山脊!我们明显地感觉到敌军炮兵在不断地修正弹

着点,明显感觉他的目的不在于打击我阵地守军!越军依次由南向北横扫整个松毛岭各个高

地。一直打到101!炮击持续了近两个小时。但奇怪的是,今天的炮击完全以往常不同,没

有对我军阵地实施长时间狂轰烂炸,这不象炮兵的一贯战术。

   越军依次扫荡完毕后,即停止了射击。我军阵地上又恢复了平静。大家又三三两两的聚

在交通壕内、猫耳洞口聊天、说笑、玩耍。刚才遭炮击的紧张气纷荡然无存,似乎什么事也

没有发生过!还好,今天没有听到我方人员伤亡的消息!

   根据越军炮击的情况。当时,我们分析:一、这是一支新调来的迫击炮兵部队,属首次

对我阵地开炮。二、由从山脚打到山顶阵地,不在继续射击而是另外转移射击的情况看,判

定是反攻前的试射!可惜,我们几个炮兵的分析和判断,步兵兄弟们并不介意。他们的理由

也是有两条:一、阵地上天天遭炮击,属正常情况。二、一个月前(6.11)还灭了越军团规

模的反攻,料其不敢再犯!正是如此,在加上经常性的“狠来了”的敌情通报,差点酿成大

祸。这是后话!

                            (二)敌情通报

   在野战部队里,82迫击炮通常为营属炮连。我营的主要任务是负责松毛岭地区的防御,

那拉方向由我团三营防守。因此,我连主要是为坚守松毛岭诸高地的我营步兵连队提供火炮

火力支援,对松毛岭地区的敌军和敌目标实施重点打击。以确保步兵阵地的防御体系不动

摇!

......越军对松毛岭诸高地的火炮试射结束,我们大家在一起议论了一会之后,我和陈文明

在634高地分别看望了自己的同乡和熟悉的战友。这是人之常情,在战争环境里显得犹为重

要!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段荣连长催促我们快回炮阵地。于是,战友们互相嘱咐了几句:

小心、多保重,依依不舍地告别了观察所。

   前沿观察所之行,无论是在行进的小路上、还是到634高地后的遭遇,可以说,是一次

惊险的经历。当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记忆犹新!我们装备的虽是小炮,也属一线部队。但

比起步兵连队和观察所的战友们,我们还是幸运了许多。傍晚时分,我和陈文明安全地回到

了炮阵地!

  当天离开观察所时,我曾对段荣连长说:“如果明天没有战事,我带着相机再上来”。

他说:“不用了,这上面太危险”。说真的,如果第二天没有这场大战,我是一定会再到观

察所的。这也是我二十年来,心里最不安的一件事......

  回到我连炮阵地,我向连指汇报了观察所的情况,并转达了战友们的要求:阵地有饭吃

的时候,给他们送一部分去,吃压缩干粮实在是受不了了。指导员老韦说:“应该的,明早

就命饮事班做点好吃的送上去”。其实,阵地上哪有什么好吃的,我都好几天没有见到司务

长了!如果能够送一点光饭上去就很不错了。只可惜我的连长和战友们什么也不能吃了!

   谈到当天越军炮击的情况,因为都是炮兵,比较懂得炮兵战术,说出来容易沟通。大家

赞同我的分析和判断!

   7月11日晚上,大约十点钟,我们快准备钻猫耳洞睡觉的时候了。我连炮阵地突然接到

团指通知,通知内容大致如下:

   “今晚有敌情,令你连每门火炮整装60发炮弹,三点钟起床,三时三十分,准时进入炮位”。

   通报及时传达到各班,我们顿时紧张起来,联想到白天越军试射火炮的情况,我们意识

到,越军第二次“6.11”就要来临了。一场更大、更恶、更悲壮的战斗在等待着我们!

  我连炮阵地共有两个排,六门迫击炮,火炮一字排开,炮与炮之间距离三米左右。与南

北走向的松毛岭山脊形成“T”字形阵势。为防敌军炮火袭击,我们各人居住的猫耳洞相对

分散。 六十发炮弹整装完毕,己快十二点钟了。离三点钟还有三个小时,战友们睡意全

无。大家三五成群地围座在一起,摩拳擦掌地等待着越军的来临!我实在有些疲倦了,倘在

猫耳洞里进入了梦乡!......战友们也不知什么时候散去。也不知过了多久。通讯员小郑把

我叫醒:“起来了、起来了,时间到了”。看看时间,啊!三点钟。只听到在阵地上指挥的

副连长大声地叫着:“各班就位、各班就位”!几分钟后各班开始陆续进入了炮位,各自占

领了各自的操作位置。这时副连长也己经到电话机旁,他是个大烟鬼,看到大家己经进入位

置,他一边抽烟一边说起笑话。我知道他是在缓和阵地上的紧张气纷,一边在等待着观察所

下达射击密位的指令。  

  一切就绪......

  时间在一秒一秒地过去!

  三点三十分!越军准时向我那拉方向的天空,发射了三颗红色信号弹,紧接着越军向我

船头打来了三发炮弹。夜幕下,红色信号弹的光亮格外刺眼、越军炮弹出膛声和船头方向的

炮弹爆炸声异常清晰!

  敌我双方就此接上火!

  顿时,我军数百门大小火炮也几乎同时开火。双方的炮声、爆炸声交织在一起、响彻云

霄、地动山摇!在东山方向的我火箭炮部队也紧跟着开炮,一排又一排的火箭弹飞向敌

群......此时此刻,我只感觉世界将要就此毁灭!

  我各炮整装的六十发炮弹很快就打完了。我们各炮按照平时就己经分配好的目标任务射

击,不用修正。在不修正的情况下,82迫击炮最高射速可达25发\分钟!在这样的射速下,

我们一个班只有两名整装手,显然是供应不上射击所需的。在加上黑夜里、整装速度就更慢

了。由于夜间照明器材不足,大都只能借助炮弹出膛时的瞬间火光整装炮弹。为保障射击所

需,连指命令在阵地上的所有闲散人员,包括指导员、副指导员、卫生员、通讯员及饮事班

全体人员,全部加入整装炮弹的行列。这时候,战友们不论是本班人员、各炮手,还是分来

帮助整装炮弹的人手,大家不分彼此,团结协作、密切配合,恨不得立马将所有炮弹射向敌

阵。

  尽管敌我双方的炮火异常猛烈。但步兵兄弟们毫无反应,越军炮火加农和榴弹炮系列集

中袭击我炮兵阵地,企图干挠、摧毁和阻击我炮兵还击和我炮阵地。迫击炮系列集中轰击我

步兵阵地,企图压制我步兵抗击和摧毁我表面阵地。我炮也同时打击敌炮阵地,但更多的还

是拦阻射击。步兵在干什么呢?由于松毛岭和那拉一线的我守军阵地都遭到越军大面积的猛

烈炮击,他们只能在猫耳洞里躲避炮弹。完全没有意识到越军己向我各前沿阵地摸来!这里

还有另一个原因:坚守阵地的步兵连队,因经常性地接到上级敌情通报,都说今夜越军要反

扑。有时甚至说到,夜里几点几分反攻。但是,并没有出现通报上所说的敌情。这一点我在

配属五连期间,坚守124高地时深有体会!开初,我们是百倍警惕。久而久之,大家就不当

回事了,对于当晚的敌情通报亦如此,完全没有引起步兵阵地的重视。可是,“狼”真的来

了!

  值得欣慰的是,炮兵部队很少有“敌情通报”,就是6、11越军这样的大规模反攻,我们

也没有接到通报。这就使得炮兵部队、我团各炮连能够严阵以待、迅速还击......

  请看下章步兵:《奋勇歼敌》。

                          (三) 奋勇歼敌

     老山地区作战,战地区域宽,地形复杂。远不是现代人们所说的地区“武装冲突”,

这场局部战争,时间长、投入部队多、条件艰苦、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它是中越两国在常

规武器条件下的军事大比拼!在老山作战中,自“4.28”之后,所有战役集中在了那拉和松

毛松、军事压力几乎全部集中在119团身上!这是老山地区作战中,打恶仗最多、条件最艰

苦,而伤亡人数最少的一支英雄部队。

   经过4.28、6.11两次较大的进攻和防御作战,充分展示了步兵第119团的战斗力。当

然,这里面有兄弟部队、战区人民和祖国大后方的密切配合和有力支援!正是如此,我团自

转入防御作战以来粉碎了越军一次又一次偷袭与反攻。尤其是粉碎越军的“MB--84”北方计

划!我军以极小的代价换取了最大的战果!

   自从凌晨三时三十分我军与越军接上火后,敌我双方的炮火在猛烈地对射着,我连炮阵

地的周围不断遭到越军炮火的袭击,“咣--咣--”的炮弹爆炸声围绕着我连炮阵地四周爆

炸。战友们没有一个人畏惧、没有一个人擅离岗位,越军的炮火丝毫没有动摇我们的拦阻射

击,好在当天白天越军的炮弹没有落到我炮阵地中央!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在敌我炮火对

射的同时,越军步兵利用夜幕和炮火的掩护己悄然机动到我步兵防御阵地前沿......

   首先发现敌军的是我镇守松毛岭一线的二营四连和那拉方向的三营八连。我营四连坚守

着116、138、634三个主阵地、六个小高地上。四时三十分左右,与二排五班长李宗平同住

一个猫耳洞的四连孙副连长被炮弹爆炸声震醒。于是两人钻出猫耳洞小便,突听到阵地下方

传来“哗-啦、哗-啦”的树枝声响,仔细一听还有轻微的说话声。两人经过观察分析判定、

越军上来了!于是,便分头报告连长和叫醒所有阵地人员。陈连长再观察了一会后,一面向

营指报告情况,一面组织全连准备战斗。为了不暴露我方人员目标,要求全连夜间尽量不要

开枪,全部使用手榴弹!待全体人员进入战壕后,在634高地不知是谁喊了一声:“预备--

投!”。同一时刻,上百号人一齐向敌阵投掷手榴弹!鞭炮似的手榴弹爆炸,使越军遭受到

了灭顶之灾......。越军突然遭到接连不断的手榴弹袭击,非死即伤。但又找不到目标,只

好在向我阵地乱开枪,枪口发出的火光正好又暴露了越军位置,给我步兵提供了明确的投掷

目标......!夜幕下,时不时也有敌军冲上阵地,我步兵只需抬手,一枪便歼灭了他!我四

连越战越勇,越军尸体在前沿、半山坡上越堆越多......。从四连阵地开始,枪声、爆炸声

惊动了松毛岭全线我方阵地,五连、六连坚守的各高地也行动起来了。此刻,进至我前沿的

越军已完全置身于我军手榴弹的包围之中.....

    以此同时,我三营八连三排在142高地也以越军交上了火。

    我八连是6.11以后接守我一营二连阵地的,为了防范越军偷袭。八连每天夜晚都要派

出一支小分队到前沿半道上潜伏,以便及时发现和阻击越军偷袭。当夜四时三十分,潜伏小

分队发现多股敌军向142高地移动,小分队发觉情况不同寻常,便迅速撤回阵地报告李海

欣。代理排长李海欣观察后感到情况紧急,立即报告连指。据八连连长老邰回忆:当时李海

欣很紧张,结结吧吧地报告:“报....告......八.....0....一,越.....军.....上、上..

来..了,.......。”八 0 一听了李海欣语无论次的报告后,立刻明白了将会发生什么。于

是,对李海欣批评道:“慌什么,你作为一名基层指挥员,遇敌一定要沉着冷

静.......”。也许是李海欣太紧张、也许是情况不同、地形不同、而采取的战术也不同。

报告完毕,李海欣大声地对战友们说:“兄弟们、战也死,不战也是死,给我打”!说完,

他端起冲锋枪率先向敌群开火。紧接着所有阵地人员使用轻、重机枪和冲锋枪一起向敌人开

枪。他的喊声和枪声通过“步谈机”传到连指挥所,声音清析、明亮!很快越军被压了下

去。但由于开枪时发出的火光,过早地暴露了自己,越军便使用手榴弹、TNT炸药块向我三

排阵地投掷过来。短短十几分钟,三排十九名战士己伤亡过半!李海欣也身负重伤。待他第

二次向连指报告时,话没说完就牺牲了。可以想象,当时142高地的战斗是多么地激烈!

   正因为有李海欣等十九勇士英勇、顽强的抵抗,吸引了进攻那拉方向的大部越军,诱使

越军向142蜂涌而来。为我火炮集歼越军有生力量提供了大好时机!但八连也付出了沉痛的

代价。当天八连牺牲12人,是7.12作战中伤亡最多的连队。邰连长也受了伤,现还有一块弹

片在肩胛上未被取出来!他们是35206部队72分队的战友们!让我们记住勇士们吧!

   坚守那拉方向的我团三营还有一个步兵连队----七连!该连防守着那拉方向的大部份高

地,149、150、151、153、154、169等阵地,几乎一个班防守一个高地!面对多于我数倍、

十几倍的敌人,团指迅速调整部署:“收缩兵力、保存实力、重点防守、重拳出击”。命七

连主动放弃前沿警戒阵地150和169三个阵地,重点防守149等三个高地。七连利用夜幕和我

炮火的掩护很快收缩兵力,基本上完成了从班到排的防御态势,从而加强了我重点防御阵地

的稳固性。越军不知是计,待敌冲上空无一人的高地后,乘其立足未稳,我炮一阵猛

射......。而我重点防御的阵地,无论越军投入多少兵力,无论越军怎样冲锋,始终未能攻

克!留下的只有阵地前沿成堆成片的尸体!最后在我兄弟连的配合下一举全歼了敌军,收复

了全部阵地!但当天中午传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王仁先牺牲了。

   王仁先曾在我营六连任过排长,当时,我们是邻居,只有一窗之隔,大家彼此都很熟

悉。进攻老山之前他因与落水洞一妇女“有染”,出事后被记大过处分,并被降职下放到七

连第一线战斗。在最前沿他英勇善战、不怕苦不怕死。6.11越军大反扑时,他一人只身向

前,用82无后坐力炮穿甲弹击毁越军二辆坦克!当时,我们还在前沿议论:他是因祸得福,

战争结束,肯定要高升和重用!没想到他......。阵地上战友们为他叹惜、为他惋

惜......!

   那拉和松毛岭的战斗一直在激烈地进行着,渐渐地天亮了......

   天亮以后,不得了啦!前沿阵地到处是越军。“怎么来了这么多敌人?”段荣连长在电

话里发出惊叹,命我炮阵地加速射击!我们使出浑身解数、根本顾不上擦一把汗、喝上一口

水,战友们汗流浃背、拼死命地开炮!前沿战况万分危急,远远超出了“今晚有敌情”的预

先情报。显然,天明后的情况,令各级指挥机关都措手不及。一线阵地手榴弹告急、炮阵地

炮弹告急!从前沿传来消息:我前沿阵地指战员在战斗间隙己开始到阵地下敌尸中搜集敌军

弹药了。这是十分危险的!山下有地雷、有敌军的冷枪!怎么办?团指一方面立即发出通

报:节约用弹,不开空枪、不投空弹。同时命令,所有指战员不准到前沿敌尸中捡弹药。以

免造成人员伤亡。一方面下死命令给团后勤处:保证一线所需弹药!为鼓励前线指战员奋勇

歼敌,大约是早晨九点钟左右,团指发出了一个杀敌立功通报,内容大致是:四连李宗平沉

着、机智地击毙越军十三名,荣立一等功!通报号召全体指战员向李宗平学习!这一通报迅

速传达到各前沿阵地.......于是,新一轮歼敌高潮开始了!

    战后我问李宗平,你的十三名越军是怎么打的?是你数的数吗?我有些怀疑。因为没

有人能顾得上去数数字!他说是这样:他们班有一名新兵,交给他一支阻击步枪,让他打远

距离的越军目标。但他太慌张,我看不下去了,夺过枪作示范。让他看着我打,一枪一个。

他数到十三名时,枪里没有子弹了。这时正好连长到来,这新兵就告诉了陈连长。过后一

会,团指电话询问四连情况,问是否守得住阵地。陈连长向参谋长报告:守得住,请首长放

心!同时连长还向团首长报告了李宗平一口气歼敌十三名的事例。说者无意听者有音!于是

团指便做出决定:给李宗平记一等功!并通报全团!不过,这时还没有产生“十五勇士”。

   现在有的人将越军宣扬得神乎其神,特别是越特工部队。但我认为:越军没那么硬,当

然也没那么软!在战术上越军与我军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在那拉方向,越军一边进攻一边用

中国话喊着战场喊话;“中国兵,投降吧!不要为当局卖命,我们优待你们。”喊话声接连

不断、此起彼伏!在松毛岭一线,越军没有战场喊话的条件,希里哗啦地喊着些我们听不懂

的话语。但我分析象是在喊:冲啊、杀啊!报仇啊、收复失地啊!之类的话。否则,用不着

大声叫喊!但敌军的战场喊话丝毫动摇不了我军心!反而遭到更大的打击。

   正当我们全身心地投入射击中时。突然,我炮阵地与观察所失去了联系,火炮失去了

“眼目”,我们不知道往那儿射击?十点五十分左右,我观察所突遭敌炮火袭击,连长段

荣、指挥班战士钟文贵、韩家德被炸牺牲......消息传来,全连悲痛,战友们底头落

泪......,而我则想起了昨天在观察所的那一幕幕相互关心的动人情景.....我深感内疚与

不安。我后悔当天没有把全连唯一一架老“海鸥”120相机带上去......
                                     

   下篇:遭遇越军穿插部队。
                     经历7.12作战(四)

                     遭遇越军穿插部队

  我连设立在老山前沿松毛岭634高地的观察所,遭越军炮火袭击之后,我连炮阵地被迫停

止了射击。全连沉痛哀悼牺牲的连长和战友!坚守松毛岭的我二营四、五、六三个步兵连

队抗击着越军十几倍与我兵力的防御作战,形势异常严峻!战斗打到了白热化程度,我防御

阵地的指战员们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阵亡和死亡对每一个战友来说是那样简单!生命是

那样的脆弱!步兵们经受着严峻的考验!每一个防御阵地都被越军时不时地突破,时不时地

被一股股越军冲上阵地来,造成了我方阵地部分伤亡。但我步兵仍然英勇顽强、沉着机智、

出手迅速,一股股敌军被消灭在战壕内和高地上。。。。。

  前沿阵地的激烈战斗在你死我活的进行着,而我主要支援松毛岭的火炮又成了“哑

巴”。真是急死人了,有的连队不知道情况,电话里大骂我连“该死”!可是我们更急啊!

可以说我全连是悲愤交加。有什么办呢?打简便射击,我们看不到目标,弄不好只能帮步

兵连队的倒忙,反伤我步兵。当时,如果营团指下命令,我们完全可能毫不犹豫地将火炮移

到前沿去打简便射击!以此尽一名战士和迫击炮兵的责任。但我们接到命令:“原地待命”!

  此时,我们与全团指战员一样,己经十几个小时颗粒未食,滴水未进了。真感到了饥

渴,但战友们无心进食,无力去啃压缩饼干761,倒是昨晚每人准备的一军用水壶山泉水被

喝了个精光!

  大约二十分钟后,团指的命令下来了,命令首先任命了新连长,由副连长李某某担任连

长,二排长欧阳某某任副连长。同时,命我连迅速建立观察所,恢复炮击!对于这个任命,

大家有些不以为然,产生了一些议论。因为,李某某非常胆小,平时在阵地上没有什么事

时,从不敢走出猫耳洞门!有时很让战友们笑话,甚至吃、喝、拉全在猫耳洞里完

成。。。。。。大家心目中的连长应该是一排排长,或二排排长!不过,我倒是理解,李副

连长是个73年兵,人老了、身体也不太好。有老有小的!他小心我能理解,提个连长也不为

过!我的想法是谁任连长都好!只要能领导全连打好仗就行。按照规定观察所必须由连长亲

自指挥,可他不敢去观察所。如果要从我炮阵地到634观察所,他当天怕也是有去无回!

经过短暂的协调,由我连指挥班在634高地幸存的战友,全权主持观察所及全连火炮射击作

业的指挥工作,很快便恢复了炮击。

  我们怀着对越军的满腔仇恨和怒火,根据观察所下达的表尺、方向密位,又一次猛烈开

炮。各炮、各炮手严肃认直地操作,大家都不说话,但听得“嘭-、嘭”的炮弹出膛声!战

友们心中只有三个字:“猛、准、狠”地给予步兵提供强有力的火力支援!坚决歼灭敌军!

阵地上时时听到电话里传来观察所战友们的声音:“好!连续射”、“好!连续射”。我指

挥班的战友在战术上较为机动灵活!采取了集中火力集歼几个敌群和重点打击对我步兵防御

阵地威胁最大的几个重点目标。几轮轰击后,呱呱叫的越军伤亡惨重,不多时便大大减轻了

我步兵阵地的压力!后来有步兵伤员或执行其它任务的人员,从前沿经过我炮阵地时,都称

赞我们:“打得好!炮兵万岁”!自然,我们也会回敬,道战友们:步兵万岁!通讯兵万

岁!军工、民兵民工万岁!这一天尽管战斗打得异常激烈,但兵种与种兵之间见面都相互鼓

励、互慰问候!体现着浓浓的战友情!

  此时,越军的几门迫击炮依然对我炮阵地周围、民工前送后运的上松毛岭的小路、及团

指所在地627.0高地,进行不间断的炮击!团指一部电台被炸毁,但从团领导到民兵民工没

有人畏惧和退缩!你打你的,我干我的,勇往直前,坚决消灭一切来犯之敌,“人在阵地

在、誓以阵地共存亡!”这一天决不是一句口号!

   在丛林区域作战,有一个最大特点,这就是敌我双方“不见就不见,一见面对面”!

   正当我打得迅猛,步兵压力有所减轻的时候,突然在我阵地前沿出现了越军穿插部队!

   我团通讯连有线班的两名战士,通过我连炮阵地向松毛岭一路检查有线电话线路。刚过

完83号高地就与越军穿插部队迎头相撞!两个通讯兵毫无防备,万幸的是敌方没有开枪,继

续在丛林中向我机动,通讯兵立马折返,向我阵地冲来,边跑边向我阵地大声报告:“有越

军、有越军”!我连听到“有越军”的喊叫声,一时不知所措,顿时慌了起来,阵地上一片

混乱。与此同时,团指也接到情况报告,也慌了起来!要知道,如越军突破我炮阵地,那

么,攻下团指就只是几分钟的事了。整过战役将以失败告终!我十四军的历史将改写。面对

这突然出现的敌情,我连有个别干部不是沉着应对,而是钻进了阵地后方的丛林!但绝大多

数干部战士是英勇无谓的!为了弄清敌情,我一把拽住一名通讯兵,将其拉下炮位工事,急

问他:“有多少越军”?说:“有很多,黑压压的一片,山丫口到前面树林里都是”。“离

这里多远”?“最多五十米”!说完,两名通讯兵不顾一切地往627.0跑去。。。。。。!

   我们怎么办?是弃阵后撤,还是拼死抵抗?

   显然,距离太近了,我们的火炮己经发挥不了作用。83号高地周围除了我们的炮位工事

外,没有其它任何可用来防御的轻武器工事,唯一能够利用的还是树林!好在我们每个班还

配发了四支65式冲锋枪,子弹300发、每个战士都有几枚加重手榴弹!这时不知谁喊了一

声:“弟兄们上”!于是我们所有配枪的背上武装带,手端冲锋枪,没有配枪的一、二、三

炮手也手提手榴弹离开炮位,大伙依次向83号高地西北方向摸爬上去,我们三十来号人往丫

口方向机动了二十多米,发现了大批越军在黑暗的丛林中向我方缓慢的移动。缓慢!我分析

是因为丛林中处处有地雷!显然敌军没有发现我们!我们各自找了一棵较大的树做掩护,我

小声地嘱咐战友们不要乱投手榴弹。我担心手榴弹甩不出去,被树枝弹回来反而伤亡自己。

以后,我们二十多支冲锋枪先后向丛林中的越军射出了第一梭子弹!。。。。。。不知是越

军遭到突袭而措手不及,还是为了不暴露自己?这支越军部队并没有及时与我们交火。我们

的胆量开始放大,枪打得越来越猛!越军被我们暂时压了下去!

   我们打了大约三、五分钟,我突听身后传来东山方向火箭炮发出的“呜-呜-”、火箭炮

发射炮弹的声音,我们回头一看,喷着红火光的火箭炮弹迎面向我们直扑过来!我大喊了一

声:“快撒”!说时迟那时快!我们连浚带爬疯逛地往树林外冲,往低洼处的我炮阵地奔!

但还是迟了,一发发火箭弹夹带着强大的热浪擦着我们的头皮直飞前方几十米处!“轰、

轰”的爆炸声持续不断,震天动地!被爆炸抛起的树枝、泥土、沙石从天空中辟头盖脑地刷

了下来!一浪比一浪高,整过83号以西,丫口前后、101号高地以北地区淹没在一片火海和

爆炸声中!这一区域被火箭炮反复覆盖了二遍,给予越军穿插部队毁灭性打击,无一人生

还!

  事后查明,这支越军穿插部队是越军821特工团的一个营,意图是穿插到我后方,袭击我

炮阵地和指挥所,阻击我方增援和后勤保障线。没想到越军在战术上与我军有着惊人的相似

之处!越军在向丫口穿插的同时,还派出了一支小分队袭扰我团五连防御的103高地以南地

区,并顺手牵羊袭击了我二营营部饮事班。好在我均损失不大!

   我连经过这一场面,惊魂过后,我们在阵地上欢呼雀跃!这时躲进丛林中的几个怕死鬼

也钻了出来加入欢呼的队伍。不过,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很鄙视他们,这使得我连官兵以后产

生了不少内部矛盾。险些几次在阵地上动枪!

  我们欢呼!称赞火箭炮兵打得好、打得狠、打得准,我炮阵地虽与敌距离较近,但没有

一发火箭弹落到我炮阵地,我们也无一人被自己的火箭弹击伤!我阵地全体人员,面向东山

的火箭炮阵地振臂高呼:“火箭炮兵们万岁”!。。。。。。不过,是谁将这一敌情及时通

报火箭炮部队,我至今没有弄清楚!我连对这一次勇于面对强敌,没有人上报、没有人作过

任何报道,但抹不去我的记忆!这股越军被全歼之后,我们前往死人堆里搜查,大家准备去

发点“小财”,捞点战利品,所到之处其状惨不忍睹,这是后话。

   我在想,如果没有这两名通讯兵战友经过、如果没有火箭炮及时。。。。。。如

果。。。。。。我不能在想下去了!至今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呢!

   不久,通过我连炮阵地再经丫口通向松毛岭的小路,又恢复了她的平静和繁忙!军工、

民兵民工前送后运,各种任务不同的人员又往返穿梭于其中,我们又回到了各自的操作位

置,再次向松毛岭各高地前沿支援炮火火力。这次进入炮位,战友们较为轻松,疲劳和紧张

己消失殆尽!各班一边开炮一边议论,话题繁杂!大家热火朝天,干劲十足!但还没有打出

新的感觉来,意外的事又发生了。阵地南方不到三十米处的小路上,又见两名身着防化服的

战友一路向我们冲来,并高声喊叫着:“越军打毒剂弹了,越军打毒剂弹了,快戴防毒面

具”。。。。。。
下篇:战场遇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