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归来当服务员?这个小生好特别  


在青羊大道的一个洗浴中心,有一个很特别的服务员,看起来颇有书生气,听说这名服务员还在国外留学3年,拿了双学历,那他为什么不找个与自己专业对口的工作而去当起了服务员,做些最苦最累最低层的活呢?他真的去留过学吗?接到线索后,记者昨日三次奔赴这家洗浴中心了解情况,并与他远在辽宁的妈妈取得联系,以还原这个“特别”的服务员。 顾客:留学生当服务员?

昨日,市民肖先生给本报打来热线,称前天他在青羊大道一家洗浴中心时,给他服务的是一个面容清瘦的小伙子,带着个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操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无论从言语还是气质上与其他服务员有很大不同。说了两句话,肖先生便对这名服务员产生了些好奇,在后来的交谈中,服务员告诉他,自己是辽宁人,来到成都就2个月,见肖先生对自己很好奇,小伙子才慢慢地说,自己在日本大阪留学了3年,拿了两个学历证。

此话一出,让肖先生更加的诧异,留学生不找体面稳定的工作,为什么要来做这些又脏又累的工作呢?小伙子说,来成都是因为没有来过,做服务员是想体会一下各种职业的乐趣。话虽是这么说,肖先生对这名小伙子顿生敬意。不过再仔细想想,肖先生也有了一丝的顾虑:“难道这小伙子说的都是真的吗?这个社会还真有这样的人?”

高考失利去日本留学

上午10时,记者来到肖先生所说的这家洗浴中心,很不凑巧,他所说的服务员张博刚下班,正在休息,他的工友们说起他都是一脸的佩服。无奈之下,记者只得下午4时许再次来到洗浴中心。5分钟后,一名穿着服务员短衣短裤、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的男子面带微笑地走出来,见到记者,客气地点点头,用北方话小心地问:“你们找我?”记者立即说明来意,并把肖先生的质疑与好奇一一说出来。

听到记者的话,张博不好意思地笑笑,他说,自己是辽宁人,这家洗浴中心的老板是父亲的朋友。张博说,自己今年23岁,19岁那年高考失利,想到留在国内也是读书,张博想去日本留学,得到了父母的支持,工薪家庭的父母拿出毕生的积蓄8万元,还从银行贷款2万,将张博送到了日本留学,在3年的时间里,张博一边打工省吃俭用,一边加紧学业,先后从大阪明净大学和清风情报工科学院拿到了国际旅游专业和计算机专业毕业证书。去年7月,张博回到了老家大连,开始寻找工作。

从日文翻译到服务员感觉到快乐

张博说,回到中国以后一直没有找到比较适合自己的工作,后来去了天津一家日资公司,担任老总的生活秘书。两个月前,爸爸的朋友张言叔叔说自己要到成都开一个洗浴中心,问他愿不愿意到成都去做管理工作,张博一听,成都是一个自己从来都没有去过的地方,顿时有了好奇,“你们那里缺不缺服务员,如果要服务员我就去!”张博的话让家人和张言都吃惊不已,直到走的那天,家里的人才知道他是认真的。

对于张博来说,两个月的生活是辛苦而又快乐的,每天下午6点钟上班,早晨8点钟才下班,吃住都在洗浴中心,每个月的收入是600元,“我就负责领客人进来,给他们端水,指引他们,闲起来的时候就打扫卫生,擦地板、擦柜子、清洗浴缸,再脏再累的工作都可以承受!”张博扶了扶眼镜坚定地说。他说,已经习惯了这边的生活,和那些工友们在一起,每天嘻嘻哈哈地非常开心。

工作状态中一丝不苟

由于记者去时没有见到客人,昨晚9时许,记者第三次来到这家洗浴中心,此时,稀稀拉拉的客人已经走进了洗浴中心,张博已全然没有了下午的轻松状态,而是耐心地站在一楼换衣间的位置,保持微笑的样子,每进一位客人,张博都会点点头,客气地说:“需要帮助吗?浴衣在这里!”经过的客人有的面容麻木,有的回以微笑,无论怎样,张博都是职业性的笑容。

“服务员!拿杯水过来!”9时10分,一名客人走进桑拿房的同时,不经意地朝张博说了句,只见张博立即跑到饮水机的旁边,倒好一杯水,再走进桑拿房,递到客人的面前,等他走出桑拿房时,镜片已经沾上一层蒸气,望不见他的眼睛。然后再走到先前站立的地方,突然发现旁边的毛巾乱了,张博又走过去,一丝不苟地开始叠毛巾。当走出一名客人,张博又走过去,递上衣服,细心地询问顾客是否需要其他的帮助,细致入微到每一个细节。

苦恼:也曾让亲友不理解

张博现在的生活中,每天除了上下班,就没有其他业余的生活,他说以前当翻译4000元在过,现在工资600元,也能有节余,“这是在大阪留学的时候学来的,不会理财的话在大阪简直无法生存下来!”直到现在,张博还是很感激当初留学的那段岁月。

从当留学生到现在的服务员,是否感觉到了落差?张博有自己的回答,每个人都是很平凡的,开心快乐地生活最重要,有句话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也有句话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现在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给自己增加一些生活的经验,锻炼自己的意志,在洗浴中心接触形形色色的人,有客气的,也有刁难的,这时候,学会忍让,退一步海阔天空。现在包括在亲戚朋友中,也有不理解的,但是这对于张博来说并不重要,“如果一个人靠别人的思想来约束,是不是太累了呢?”

老板:他比别人都吃得苦

在采访中,记者提出看看他的毕业证,张博先是一怔,随后客气地笑笑:“我没带这些证书到成都,不好意思。”在采访中记者也了解到,他从辽宁到成都,基本上也是因为洗浴中心老板的关系。

下午6时许,洗浴中心的总经理张言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张言说自己和张博的爸爸是朋友,张博几乎是看着长大的,看到张博学成归来,他也很开心,准备到成都开家洗浴中心时,就问张博是否愿意到成都,没想到张博一口就说自己要当服务员,这让他很吃惊,也很赞赏。张博来到成都后,没有向他提出任何的要求,与其他的服务员一视同仁,做最低层的活,拿最少的工资,但是成天还是笑嘻嘻的,而且,最让张言感动的时,只要张博上班,从不敷衍了事,做事一丝不苟,比其他服务员都还吃得苦。

连线辽宁的妈妈:儿子高兴就好

晚上8时许,记者拨通了张博辽宁家的电话,接电话的正是张博的妈妈孙阿姨,得知记者是从成都打过去的电话,孙阿姨显得特别的开心,她在电话里告诉记者,家里是个工人家庭,还有半年,自己也快退休了,3年前,家里把几乎所有的积蓄掏净加上贷款才把儿子送到了国外留学,现在儿子回来了,又跑到成都来当服务员,在言语中,孙阿姨流露出对儿子深深的思念,不过,孙阿姨又说,现在儿子当服务员,对他是一个考验,他自己愿意去做,当爹妈的只能支持他,“前不久他打电话来,听得出他的心情很愉快,说话的时候都乐呵呵的,我们也高兴!”当然,对于儿子的未来,孙阿姨说,还是希望以后他能找一个更好的工作,工资能高一点,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他自己喜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