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再爱你一次(杭州南三路酒吧的故事)转贴
文 / 寂寞的烟 
第一章:打破平静的噩耗

作者:一夜东风

    最近,我的酒吧重新装修中。

    因为当初盘下这家酒吧的时候里面的一些设施就已经相当陈旧了,可是当时为了盘下这家酒吧我早已经是倾家荡产负债累累,实在是没有能力把它改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当时,我甚至请不起驻唱的酒吧歌手,只好硬着头皮自己唱,那时酒吧就像是一个没妈的孩子,所以我当然得又当爹又当妈了,谁让是自己的孩子呢?

    有些时候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却柳成荫。我从来都没想到自己能做出如此英明的决定,因为当我从beyond的光辉岁月唱到周董的东风破时,我惊奇的发现我的酒吧已经是南山路上生意最火爆的一家了。

    那个时候甚至有不少附近酒吧的老板纷纷出高价让我去他们那里唱,我暗笑不语,结果当然可想而知。到现在酒吧除了服务生外没几个人知道我其实是就是老板。

    每天晚上都有很多来听我唱歌的MM,虽然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但是真的为我带来了不少挨宰的凯子。当然对于这些经常光顾的的VIP级别的上帝,我的服务也是非常无微不至,包括满足她们上床或者说是床上的种种要求。这年头爱情都可以用来交换,何况是肉体呢?再说我又不是没得选择。

    我二个月之内迅速就还清了债务,一年后我就买了辆向往已久的奔驰的SLK,三年后我就买了现在的这套房子。当时不管是买车还是买房,我都一次付清款,不敢用首付这种形式,怕自己会一不小心就成了负翁。

    危机感这种东西总是会和年纪一起增长,我总是会这样想,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哑了酒吧就垮了,所以自然也就一直不敢今天花明天的钱了,毕竟开酒吧不是吃皇粮的。

    自从当初沈寒离我而去,我也就没谈过恋爱了,虽然我现在有房有车有款又有型,魅力和财富也是与日俱增。可是我总觉得爱情其实是用来折磨人的,要不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悲伤的幽怨情歌一天到晚飘来荡去。

    因为开酒吧的原因身边的美女总是络绎不觉,所以经常有工作餐可以吃,所以对于男人的那个需要基本上是可以解决的。我不是那种会以爱为手段以性为目的男人,所以我会跟她们说好就一次,因此省去了不少的麻烦。由次看来,其实有的时候恋爱真的不如做爱。

    前段时间我终于痛下决心要把酒吧重新装修一遍,不过装修过程中我唯一亲自动手的一件事就是把门口那块洋招牌给拆下来砸了,中国人开的酒吧用什么狗屁英文啊!我给酒吧取了一个新的名字——“迷城”。因为这是给城市中那些迷失的人群提供的一个城堡。

    装修的其它事情我全都交给了阿袁,她是中国美院的怪才,绝对的单身主义的时代新女性,以前我的客人现在变成了我的员工,当初为了拉她入伙,我可是整整陪她喝了一个月的红酒外加三个通宵的电话聊天。当然她的功能绝不仅限于能把那个地方变成我想要的样子。

    因为她的存在我可以过上清闲而又清静的生活。每天窝在家里睡觉上网,我发现自己现在居然很享受这种生活。甚至有的时候我觉得做猪其实是很幸福的事,如果说它不知道自己最终要被宰的宿命。只是就像猪最终要被宰掉一样,我的平静生活也最终被骤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破。

    “阿飞,胖子死了!”是少爷的充满了悲愤交加的声音。

    我叫刘羽飞,认识我的人都叫我阿飞,听上去我像个流氓,其实我是个好人。

    少爷是我大学的同学,我们的友情缘自于大学毕业前夕。那时大多数同学都已经怀揣着金光闪闪的毕业证书奔向校外的花花世界,只有我和他两个人为了还未通过的几门课苦苦奋斗,给各种各样的老师送礼拉关系,让他们对我们网开一面。最后拿到毕业证书的时候,我们就像是一对冲破重重阻挠终于领到了结婚证书的情侣一样,难分难舍惺惺相惜相见恨晚了。当天晚上他便请我到当地档次最高的皇宫大浴场洗了一个“大浪淘沙“。从那时开始我和他一起经历的战役大大小小已经不下数百场了。

    头几年我很困难,虽然兵马强壮,可无奈于粮草不足,常常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但少爷每次无论是远征还是近战都从不落下我。后来我开了现在这家酒吧,渐渐有了些起色,粮草充足了起来。于是我们便更加频繁的南征北战,就像李自成当年的义军,就快要打到北京城了。

    “怎么回事啊?你给我说清楚一点。”我看了看表时间的凌晨两点,日期是2005年八月是八日。

    “胖子死了,是让小日本给打死的,你快来啊,就在你酒吧对面的新贵俱乐部里。”这几句话是少爷用嘶哑的哭腔喊出来的,听的出来他已经悲愤至极。

    还没听完少爷的话,我就冲进了卧室抄起了一把搁在衣柜里的一把猎枪和十发子弹,那种一枪可以把一只野猪的头打爆的双管猎枪。当时的那种感觉是我无法用语言形容出来的,拿枪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一种本能反应。

    胖子是我的大学同学,住在同一个寝室的,记得有一次我打篮球扭伤了腰,直都直不起来,动一动就会钻心的痛,更别说走路,他每天背我食堂吃饭(那时学校有规定饭不可以带到寝室吃)背我去厕所尿尿,怕我白天一个人在寝室闷就特地翘了课陪我。有一天晚上我被尿憋醒,正愁着怎么去尿尿好,发现胖子的床头竟然还闪着电筒的光线。原来他知道我晚上尿频,又怕自己一旦睡着了叫也叫不醒,所以便租了小说通宵的看,好让我想尿尿的时候不会没人背。

    后来听说我要开酒吧,把他硬是把自己家的房产证偷了出来到银行抵押贷款借了我二十万。

    而现在少爷的电话就如同一颗原子弹砸进了我的心里,我发动了车疯一般的朝南山路开去,一路上我不知道自己闯了多少红灯流可多少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