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龙闹翻天作者:楚星

第一章 恶夜夺命

黑豹还不愿意睡觉,继续喝著他的上等竹叶青。

他的十二个心腹已经醉倒了,唯独他还没有,因为他的酒量是整个虎头寨最好的。

他身为虎头寨的大当家,因此在众人还没醉倒之前他绝对不能醉,否则就会被人瞧不起,甚至连大当家这个位子都不保。

黑豹也不是每天都这样喝到烂醉,只有今天是例外。

因为今天他们虎头寨刚干完一票,将山下的一个林员外家洗劫一空,把他的家当都搬进虎头寨,除了原配太老太丑外,林员外的四个小妾都被黑豹掳上山来,强迫当押寨夫人。

黑豹一想到房里头还有几个如花似玉的女人还没享用,他的精神就来了。

黑豹原本的名字也不是叫黑豹,但是既然落草为寇,就得取个雄壮威武一点的名字,所以才叫自己做黑豹。

黑豹带著七分酒意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准备去跟他的押寨夫人大干一番。

黑豹以前也曾经干过同样的事,他将掳来的女子加以奸淫,之后再赏给他的部下,部下玩够了,再将她们卖到山下的窑子,过著非人的生活。

黑豹的手段十分卑劣,因此在江南一带一听到虎头寨的名头,每个人都会大惊失色。

据说,连三岁小孩哭闹不休时,一听到黑豹的名头也会吓得马上停止哭闹。可见他是多么残暴。

黑豹起身走没三步,便被一个躺在地上的部下绊倒,大声怒斥道:“该死!也不滚远一点!”说完,躺在地上一脚就将那个喝得烂醉、不省人事的部下踢到一边。

就在此时,在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一双脚!黑豹转过头来著实吓了一大跳,喝道:“大胆!什么人敢挡在我面前!”

黑豹抬起头来一瞧,两眼瞪得的斗大,酒意马上清醒了一大半,惊道:“你……你……你是……谁?”

原来黑豹看见的这个人,根本就不是虎头寨的弟兄,这个人身材高大,一身散发出的杀气使人感到不寒而栗。

他的脸上戴著一个古铜色的面具,使人望而生畏,仿佛见到一个活夜叉。

铜面人发出一声尖锐难听的声音冷冷说道:“东西在哪?”

黑豹虽然吃惊,但并不糊涂,他立即从部下散落一地的武器中抽出一把大刀,直往铜面人双腿砍去。

黑豹怒喝道:“找死!”

只见那把大刀一下子便砍到铜面人腿上,黑豹一身气力是整个虎头寨最大的,尽管他在喝醉之后,还是可以一拳打碎一座石狮子。

所以这一刀虽不能开天辟地,但是要将铜面人的大腿劈断,显然是易如反掌。

但是奇怪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的刀甫一接触到铜面人的腿时,居然“当”的一声脱手而出,大刀还断成了两截。

黑豹从没见过这种事情,整个人突然一呆,铜面人依旧冷冷的道:“东西呢?”

黑豹不理铜面人,连忙大声呼道:“来人啊!有……刺客!”他边喊边往后爬去,此时他已经吓得双脚根本站不起来。

但是整个山寨却像一座死城一般,没有人应他,任他一个人在那里不停爬行。

突然间,黑豹的面前落下十多颗的人头,阻止了他的爬行,黑豹吓得腿都软了,整个人瘫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

这十多颗人头便是从守在虎头寨大门的卫兵身上砍下来的,如今他们身首异处,只剩下人头!

铜面人再冷道:“东西呢?”

黑豹颤声道:“什……么东西?”

黑豹虽然心惊胆战,但还是有点不清醒,他的手一探,立即摸出他的独门武器──狼牙棒,一棒便朝铜面人挥来。

据说黑豹的狼牙棒可以一棒挥死九个人,威力十分惊人。

所以当他一挥出手时,他就知道这个铜面人死定了!

黑豹的狼牙棒重达九十七斤,上面共有一百八十七根五吋长的尖刺,一刺入人体非死即伤,所以是一件十分霸道残忍的武器。

他的狼牙棒法学自杖法,并且加以改良,变成了一套威力十足的狼牙棒法。

他每挥出一棒,至少蕴含有七种变化,分别将铜面人的七处致命要穴给封死,要让铜面人死得很难看。

但是奇迹却发生了,铜面人非但没有死,而且还破了黑豹的攻击!

只见铜面人的双眼露出凶光,手一扬,黑豹只觉得左臂一麻,随即他的左臂便与他的身体分家了,一股鲜血随著飞走的手臂与狼牙棒激射而出。

黑豹根本就没看到铜面人手上有什么武器,但是他手一扬,离他尚有五尺的黑豹左臂就应声而断。黑豹大声惊呼,剧烈的疼痛使整个人都清醒了起来。

铜面人再问道:“东西呢?”

这时黑豹不敢怠慢,忍著痛哭丧著脸颤声道:“我……知道在……哪里,我……知道在哪里!”

但是黑豹哪里知道铜面人要的是什么东西,他决定要将铜面人带去他的宝洞,因为他猜想铜面人一定是要来个黑吃黑,将他所搜括到的宝物独吞。为了生存下去,他不得不屈服在铜面人手下。

铜面人依旧冷道:“带路!”

黑豹狼狈的站起身来,左手臂的伤口还在流血,但是他已经不在乎了,跟死比起来,这点伤口算得了什么呢?

这时黑豹看出来,虎头寨除了他自己以外,已经没有一个活口,所有人都像喝醉一样躺在地上,仔细一瞧,发现他们躺下的姿势十分不自然,而且每人的喉头都有一道抓痕,捏碎喉咙的抓痕!

黑豹瞧得怵目惊心,原本生龙活虎的山寨,一下子成了一座死城,一百多具尸体横尸在地上,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黑豹跌跌撞撞的带领铜面人来到一处山壁,这山壁之后便是他们的藏宝之处。

黑豹回头望著铜面人颤声道:“东……西就在……里头。”

铜面人冷道:“打开它!”

黑豹摇头颤声道:“至少……要五个人……”

铜面人一言不发,伸出左手一掌便朝那面山壁拍去。

轰然一声,那面山壁居然被铜面人一掌给打碎,露出一个洞口。

黑豹何时见过这种掌力,但是更令他吃惊的是,这铜面人的手居然是黑色的,而且上头还有许多深浅不一的伤痕,活像一只碎裂的手。

黑豹面对这种情形,直觉今晚肯定是他的大难之日。

铜面人进入宝洞之后,开始翻箱倒柜,不停的找,不知道在找什么。

洞外的黑豹见状,心生一计,何不趁此机会开溜,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黑豹打定主意,忍著左臂的痛楚,垫著脚尖悄悄的开溜,但还没走出十步,便听到一个冷冷的声音:“你想逃?”

黑豹大吃一惊,连忙使足了劲发足狂奔,原本黑豹的武功也还不弱,勉强可以算是一个二流的高手。

但是,今天遇到这个铜面人,黑豹就像是头黑猫,只能抱头乱窜而已。

黑豹才奔不及五步,一道寒劲便从他身后袭来,钻入他的后背,再由前胸射出。

黑豹但觉心头一凉,低头一瞧,只见他的胸口破了一个大洞,整个肺都不见了。

更可怕的是,他从胸口大洞居然还可以看到在他身后的铜面人,而铜面人根本就没有再追赶他的打算。

黑豹登时脚一软,整个人倒在地上,双眼还睁得大大的,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临死前,他还依稀可以听到铜面人愤怒的嘶吼声,响彻整个山寨。

一直到死,黑豹都不知道这个铜面人到底要的是什么。

这铜面人要找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 ※ ※

依旧是深夜。

土狼帮的总骠把子雷子龙还在玩弄他抓来的两个女人。

雷子龙赤身露体的骑在其中一个女人身上,而另一个女人显然已经被他弄死了。

雷子龙原本就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他要的不过是肉欲上的享受。他认为女人就像衣服一样,穿破了就得丢掉,再换一件新的。所以他时常下山抓一些女人回来,玩腻了就将她们杀害,是一个十足的变态狂。

他正玩弄的高兴之际,一声惨呼突然由外头传来。

雷子龙眉头一皱,不顾他胯下女人的哀嚎,硬是把她的脖子捏断,随即起身穿上裤子,出去一探究竟。

雷子龙身材魁梧高大,一身十三太保横练气功,据说已经达到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地步。

不管这种传言是否属实,却没有人可以证实这一点,因为要来证实这一点的人统统都被雷子龙扭断脖子,扔到阴沟喂狗去了。

雷子龙充满怒气的打开房门,大声喝道:“他奶奶的,到底发生什么……”话还没说完,一道冷风已经向他袭来。

雷子龙毫不犹豫的举起双手便挡,硬是将袭来的东西给接住。

雷子龙接住东西之后身子还不住退了一步,他皱眉定眼一瞧,惊呼道:“二弟!”

原来他接住的东西居然是土狼帮二当家雄狮的脑袋。只见雄狮的双眼瞪得斗大,嘴巴也张得大大的,脖子上还在滴血。

雷子龙一声惊呼,整个人便冲出屋子,他要看看到底是谁敢来土狼帮撒野,而且还杀了他的二弟。

才刚冲出屋外,他就嗅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从屋外的灯笼望去,便见到一幅残忍的血腥画面:他见到一个戴著古铜面具的人,正一手一个扯断帮里弟兄的脑袋,许多弟兄还来不及惊呼便断气了。

雷子龙虽然也是草菅人命的大盗,但是比起这铜面人来,还差十万八千里。

他高大壮硕的身子居然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一身傲人的十三太保横练气功,此时也不知道管不管用了。

便在铜面人扯断帮里最后一个弟兄的脑袋之后,他猛然转身面对雷子龙,一道慑人的冷光自铜面人的双眼射出,使得雷子龙当场腿软,几乎要倒在地上。

铜面人冷冷问道:“东西呢?”

雷子龙一愣,颤声道:“什……么东西?”

铜面人目光一敛,右手一扬,一道匹练也似的气劲迅速无误的袭向雷子龙。

雷子龙心中虽然吃惊,但见铜面人离他尚有十多丈,当下一运起十三太保横练护身气功来硬挡。

“碰”的一声,雷子龙的身子居然像一个断线风筝般飞起,随即又坠落地面,口中喷出一口血箭,随即倒在地上。

雷子龙一身十三太保横练便在铜面人一招之下给破了!

雷子龙当场就成了雷子虫,趴在地上不住的喘气。

雷子龙的胸口凹陷,整个五脏六腑仿佛已经移位,他知道他已经成了一个废人。

铜面人缓缓走到雷子龙面前,依旧冷冷问道:“东西呢?”

雷子龙一脸苍白,他知道自己虽然已经成了废人,但是他还不想成为死人。他咽了一口气道:“我……我带……你去拿!”

铜面人点头道:“走!”

雷子龙缓缓站起身子,艰难的移动步伐,带领铜面人去他的藏宝之处。他的想法与黑豹相同,他断定铜面人是一个黑吃黑的独行大盗,但为了活命,只好将这些年来的成果统统让给铜面人,以求苟延残喘。

他的藏宝之处也是在一个山洞之内,不同于虎头寨之处,在于他的山洞没有堵住,但是里头却设有机关,普通人要想进去,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雷子龙也不告诉铜面人里面的机关,他还想要藉里头的机关将铜面人杀死,否则自己早晚难逃一死。

雷子龙喘气道:“到……了,就在……里头。”

铜面人不发一语,直接就闯入山洞,他这个行径让雷子龙心中不禁大喜。

果然山洞里立即传来一些金属碰撞声以及点点火星,雷子龙得意道:“这还搞不死你吗?”

但是随即一声暴喝从山洞里头传来:“骗我!找死!”

雷子龙一听,大吃一惊,暗道:“这还杀不死……”话还没说完,铜面人已经冲出洞外,怒气冲天的直朝他扑来。

雷子龙惊骇的望著铜面人摇头道:“我……”他才说出一个字,便语声中断。

因为铜面人已经一掌将他的脖子切下,所以雷子龙根本无法再说下去,只能惊骇的望著铜面人。

雷子龙尚未感到疼痛,他的脑袋便已经落到地上,眼睛还在不停眨眼,嘴巴也还在动,但是这已经都不重要了,因为他已经死了。

铜面人随即发出一声怒吼,响遍整个土狼帮,仿佛是黑夜里的恶鬼发出的声音一般,久久不息。

雷子龙一直到死都不知道这铜面人要的是什么东西,他跟他那一群无恶不做的弟兄,便成了铜面人手中另一批亡魂。

铜面人究竟要的是什么呢?

※ ※ ※

还是深夜。

天武山庄是江南一带有名的武林世家。

庄主名叫武玉鸣,年四十九,是天武山庄第五代传人。

天武山庄占地百亩,庄园之大、产业之多,在江南算是少见。

武玉鸣有五个儿子,七个女儿,他的这些子女都是跟不同的女人所生的。也就是说,他总共有十二个老婆。

天武山庄人口总共有二百七十三人,从老到少,个个都会武功,当真是一个武林世家。

据说他的上二代祖先还曾经得过武状元,当过大将军,跟朝廷还颇有渊源。

在江南一带盗匪十分猖獗,但就是没有一个盗匪敢打天武山庄的主意。原因无他,只因为庄主武玉鸣的功夫高强,一手七星剑法独步江南,所以才令这些盗匪却步。

天武山庄在江南一带有名,除了庄主的武功高强以外,武玉鸣的慷慨好施也是一大因素。他时常发放一些粮食给贫民,又时常救济失意的武林同好,所以天武山庄在江南可以说是朋友满天下,深得大家的推崇。

武玉鸣习惯在深夜练功,所以现在虽然已经是二更,但是他仍然专心练他的七星剑法。

便在他练至第七式准备收功之际,突然大厅方向传来一声警钟。

武玉鸣大吃一惊,因为自从他出生之后这警钟就从来没有用过,今天晚上怎么突然响起了呢?

他心中立即涌起了一个不祥的预兆,身子一跃,立即朝大厅方向急掠而去。

便在他刚刚跃起时,一股凌厉的劲风立即直扑他的门面而来。

武玉鸣心一凛,但随即变招,一个铁板桥身子一拗,便避过这一击。

他年纪虽近半百,但是身手依旧俐落,完全不输给一般年轻人,甚至还比年轻人更加敏捷。

武玉鸣避过这一击之后,身子立即回复,冷眼的望著偷袭他的人,眼光也迅速瞥向袭击他的东西。

这时,武玉鸣浑身一震,因为他看见了这个不明的东西居然是一颗人头,而且是他大儿子的人头。

武玉鸣惊呼道:“飞儿!”

便在这一声惊呼,一条人影缓缓出现在他的眼前。

在月光之下,来人脸上带著一个古铜色的面具,手上还抓著好几颗人头,就像是夜叉一般。

武玉鸣看著铜面人手上抓著的人头,不禁又惊声呼道:“夫人!”

原来铜面人手上抓的居然是他的十二个夫人的人头,只见脖子上的血还在一点一滴的落下。

铜面人冷道:“拿去!”说完,手一扬,十二颗人头直飞向武玉鸣。

武玉鸣的双目仿佛要喷出火一般,双手将十二颗人头接在怀里,缓缓放在地上,整个人几乎都要崩溃了。

铜面人冷道:“将东西交出来!”

武玉鸣浑身一震,咬牙怒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铜面人冷道:“废话!”

武玉鸣化悲愤为力量,手中长剑一挺,怒道:“我要你碎尸万段!”

武玉鸣如闪电般一剑直朝铜面人刺来,气势不凡,此招正是七星剑法之一“一星开路”!这一剑一飞丈八,远取铜面人。

这一剑既快又猛,眼见就要刺中铜面人,但是铜面人居然连闪躲的意思也没有,伸出右手一劈,一道气劲立即涌出,将来剑给封死。

武玉鸣何时见过这种武功,当下回剑之后再刺出一剑,只听“哧”的一声,他的剑尖居然发出一尖锐的声音,此招正是“二星破月”。

铜面人见状,冷喝道:“不自量力!”

铜面人目光一寒,右手一扬,一道气劲又飞射了出去,比起前一道来不知强了多少倍,使得武玉鸣这一招又再度被封死。

武玉鸣不死心,猛一咬牙,怒道:“七星贯日!”

这一招“七星贯日”正是七星剑法最后一招,也是一招极式,只见一剑突然化成七剑,每一剑都朝铜面人的七个要害刺来。

铜面人怒道:“找死!”

话一说完,铜面人双手同时挥出,各发出一股凛冽的气劲,直袭武玉鸣这招“七星贯日”。

武玉鸣但觉一股气劲袭来,“七星贯日”尚未刺中目标,便已被打得后退三步,随即喉头一甜,吐出了一口血。

武玉鸣的武功已经算是一流高手之列,但在铜面人面前,居然一招也走不过,这铜面人的武功当真匪夷所思。

武玉鸣尚未站稳身子,铜面人已经直扑向他而来,手连挥三下,当场将他的长剑砍成三截,而他的手臂也当场脱臼,发出了一声惊呼。

没想到铜面人的手居然比铁还硬,竟将一把长剑斩成三截,这份功力令武玉鸣不禁为之丧胆,整个人吓得倒了下来。

铜面人冷道:“你的宝库在哪里?”

武玉鸣终于知道这个铜面人要的是他的财物,不禁咬牙冷问道:“是哪条道上的朋友?”

铜面人冷道:“你还不配知道!”

武玉鸣不死心再问道:“我的家人……”

铜面人冷截道:“你已经没有家人了,他们全部都死了!”

武玉鸣一听,脸色惨白,惊怒嘶吼道:“你……我跟你拚了!”

武玉鸣这时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整个人突然跃起,直扑铜面人而去。

铜面人一声冷笑,道:“螳臂挡车!”

话一说完,铜面人还没等武玉鸣扑至便已经出手,铜面人后发居然先至,一掌将武玉鸣打飞出去。

武玉鸣只觉一股刺寒的掌劲透过自己的胸膛,随即他便倒飞出去,口中吐出一道弧形的鲜血。

铜面人在他还没落下时,立即将他接住,并且封了他身上的穴道,提著他冷道:“走!”

武玉鸣知道铜面人要他带路去取他的宝物,咬牙切齿怒道:“休想!”随即又吐出一口血。

铜面人目光露出杀机,冷道:“不知死活!”

当下他手一扬,武玉鸣一声惨叫,他的一条腿当场与他的身体分家,一股鲜血染红了地面,显得十分怵目惊心。

铜面人冷道:“走不走?”

武玉鸣大声怒道:“你杀了我吧!我死也不会带……”

话才说一半,铜面人又斩下他一条手臂,武玉鸣在惨呼声中昏死了过去。

铜面人望著武玉鸣身上的一条链子,伸手将那条链子扯下,链子的一头居然是一根钥匙。

铜面人得意道:“没有你带路我就拿不到吗?”

随即铜面人右手再度一扬,活生生的将武玉鸣的脑袋整个斩下。

武玉鸣一阵吃痛,眼睛倏地睁开,他发现自己居然飞了起来,四周的景物似乎都变小了。

随即他便看到自己的身体居然还在地上,他想要大呼,但是却呼不出来,这时他才惊觉他的头已经断了。

便在头落到地面撞烂之前,他的耳朵依稀还听到铜面人那恐怖而又刺耳的大笑声自内堂传来。

他那尚在活动的脑袋立即知道,铜面人已经找到他所要找的东西了。

随即在一阵震耳的撞击声中,武玉鸣眼前一黑,就再也看不到、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铜面人到底找到什么东西呢?而他要找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

武玉鸣都还不知道就成了冤死鬼,而陪他冤死的还有二百七十二口人命。

整个天武山庄竟成了一个恐怖而又迷离的大坟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