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智库预测中美开战结果!不怕中国毁灭世界就尽管放马过来吧(转载)

近日,美国兰德公司推出了一份关于“美中开战谁占上风”的研究报告,报告称:在1996年,美国军力几乎在所有领域都占绝对优势,但到2017年,如果台湾海峡发生冲突,那么美国要实施某些关键任务可能会很困难;在南沙群岛的冲突中,美军的绝对军事优势大幅度缩小,在这两种情况下中国都不会获胜,但中国会对美国海空优势构成巨大挑战。

从综合军力来看,中国不是与美国对等的竞争对手,但在东亚发生任何冲突时,中国明显的地理优势和其他优势会抵消美国的许多军事优势。在美国方面,美国的军力结构能维持威慑能力,同时又不会破坏安定。也就是说,这一结构不会使双方都认为战争迫在眉睫而在危机中抢先出手,但发生冲突的可能性正在受到中国军事战略与军事平衡发展的影响。

美国目前对中国军事发展最担忧的是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对美国军事基地的威胁,因为美国在亚洲的基地数量有限,所以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对美国亚洲的存在构成了实质性的威胁。关于中美军事冲突方面的讨论由来已久,各种版本的推断也有很多,有中国失败的,也有美国失败的,也有打个平手的,但是中美两个世界级大国,敢爆发战争吗?两国能操控战争带来的不可预见的后果吗?那么,中美开战到底会怎样?我们不妨来简单分析一下。

美国经济发展对中国的依赖程度巨大

如果忽略全球经济这个耀眼的细节,有关与崛起的中国发生军事冲突的假想就无从谈起。随着中国国力上升并获得更多全球关注,越来越多的时间、精力和金钱将被花费在询问美国将如何对付日益强大的中国军队这个问题上。

就美国及其军方而言,对外界感觉到的中国海上意图的担心不仅有危言耸听之嫌,而且也毫无裨益。一味地盯着中国的军事能力会掩盖防止中美两国发生灾难性战争这一关键挑战。更有甚者,这样的心猿意马还会干扰真正要做的工作,即对中国加以引导,使之崛起成为一个开放、自信和合群的国际社会成员。

中国制造几乎涵盖了美国各个领域

大多数人知道,美国使用的消费品大多依赖中国提供,美国对中国产品的依赖程度绝对超出一般人的想象,包括:计算机、电信设备、音频设备、各类视频设备、个人保健用品与高端专业商品、医疗设备、体育用品与运动器材、任何的电子产品及配件——就这方面而言,几乎包括了任何你可以想得到的东西。

这些例子,再加上其他数不清的全球化事实,说明简单地把军事分析与更广泛的经济和政治因素加以隔离,并不能提升全球化发展的战略思维。

台湾问题可能是中美爆发冲突最直接的方式

中美冲突或致全球经济大崩溃

尽管台湾宣布独立被广泛认为会成为中美冲突的导火线,但也许中国大陆与台湾之间的任何一个突发事件都可能升级为国际事件。而哪怕中国仅仅是为了确保足够的威慑姿态,美国在军事上也将会作出相应动作。

国际经济市场将会密切关注这些事件,任何军事行动的宣布都会引发国际股市的螺旋形下跌。苹果公司和沃尔玛公司的大部分产品在中国生产,两公司的股价将暴跌。尽管大多数美国人并不经常关注股市,但美国大约有一半人口拥有股票,或者直接持有,或者通过共同基金和401K养老金计划持有。苹果、沃尔玛以及其他数以百计的公司在中国大陆、台湾及西太平洋的其他地区都有大量投资。由此引起的股市下跌将使美国人强烈意识到他们的财务状况与中国大陆和台湾的联系有多紧密。

美国政界不会听任中国以武力逼迫实行多党民主制的台湾就范,而在最坏的情况下,政治压力以及安抚盟国的需要将迫使美国实施报复性贸易禁运。中美两国的行动将严重影响中国、中国台湾、韩国、日本及马六甲海峡周边的海运和空运贸易。即便不实施正式的封锁,对这种情形的非军事对策也都会如出一辙。一旦对台军事攻击的扬言成为可能,或者中国潜艇被大量派往海上实施对台封锁,那么该地区的商业航运业将出现前所未有的滑坡。

美国对中国的投资早已进入到各个行业,中美开战并不符合美国的利益

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将在瞬间产生。与其他依赖于中国的技术企业一样,苹果公司将面临灾难。在美国整体经济中更有代表性的沃尔玛公司也好不了多少。只要几天时间美国超市货架就会空空如也,不只是在沃尔玛,还有全国其他商店。依赖于中国销售额和经济增长的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成分股企业——包括美国铝业、卡特彼勒、通用电气、麦当劳、波音等公司——都将出现大幅亏损,以技术股为主的纳斯达克指数成分股企业的股票市值会下跌更多。

假想出这种情形并不是为了吓人,也不是基于对军力强大的中国的恐惧。它仅仅体现了我们所处的现实。美国与中国之间至关重要的经济联系意味着,即便是军事冲突的酝酿过程也会带来严重后果。与中国的冲突将不会是一个孤立或局部事件。在任何假想的中美战争情形下,都不应期望政治领导人能妥善处理其造成的经济后果。中美双方以及整个世界都将遭到这些后果的毁灭性打击,其流毒将影响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

美国对中国的战略思维必须改变

对于中国领导人来说,在不远的将来与美国发生常规战争的可能性极低,但台湾问题是一个明显的例外。既然这样,该如何处理有关中美关系的重要讨论呢?随着中国日益成为潜在的军事对手,美国的战略思维需要超越“我们如何反击”这一老生常谈的问题。或许真正的问题应该是:“美国如何防止与中国发生任何形式的军事冲突?”

美国真正需要担心、并不遗余力防止出现的,是一个认为自己与美国进行某种形式的交战不会输掉什么的中国。在这种情形下,任何威慑都不自能阻止灾难性冲突的发生。

美国必须明确指出,如果中国试图利用强制性军事手段阻止台湾宣布事实上的独立,那么谁也不会在战略上取胜。一旦理解了这一点,那么如何防止与中国发生军事冲突的问题就会具有新的意义。

曾担任美国国务院负责中国以及周边地区事务助理国务卿帮办的苏珊·舍克称,“防止与崛起的中国交战是我们国家面临的最艰巨的外交挑战之一”。确保一个成熟、自信的中国的出现是美国政府通过国务院履行的责任。为这一微妙而又长远的任务提出具体建议并不是本文的讨论范畴,但是至少美国军方需要确保自己不去阻碍这一至关重要的任务。

苏联解体以来,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各国之间的相互联系前所未有,世界经济和国际社会的力量已经改变了我们与国际社会的互动方式。美国需要确保自己的战略思维也有相应变化。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