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讲述者S小姐离来到编辑部。谈起自己遭遇的尴尬事,长相清秀、皮肤白皙的S小姐叹口气道:“我在一家外资企业工作了3年,在3位男上司手下遭遇了3件尴尬事,唉,有时候,女下属真是不好当啊……”

    “不能老是只看一个美女!”

    2年前,我从家乡来上海后,应聘进入位于浦东陆家嘴的外资企业N公司。这是一家规模很大的企业,占据了所在大厦的整整3层楼面。我被派在分公司做接待文秘,经理A先生是位香港人。第一天上班,A经理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我们分公司都是男士,你来了后给我们增色不少啊!”然后两只眼睛盯着我上上下下很仔细地打量起来。我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赶紧表白:“经理你放心吧,我一定认真工作。”

    我这个接待文秘的工作还算轻松,平时除了接电话和打文件以外,基本上不用做其他事情,空闲时还可以上网聊天,A经理很少管我。

    1个星期后我就发现,A经理有点“那个”——喜欢看美女和谈美女。一次,公司来了个挺有气质的女客户,A经理向她大献殷勤,又是端茶又是递水果。女客户走后,几位男同事议论开了:“经理一定是被她迷住了,连眼睛都发直了,直到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A经理听到后接口道:“没这么夸张吧!不过真是养眼啊,所以我们公司需要有美女来养眼嘛。”一边说一边朝我身上瞄。

    还有一次,A经理一踏进公司就冲着我“哇哇”大叫:“上海美女真多啊!昨晚上一下就碰到3个。哇!今天一进门又碰到一个。”引得办公室的同事都哄笑起来,我的脸一下就红了。

    A经理有喝下午茶的习惯,我曾和几位男同事陪他去了几次。可是A经理喝茶是假,向我们炫耀他的“艳遇”是真。

    陪他喝下午茶无非就听他讲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昨天我见到珍珍小姐了,长得比明星还漂亮,可我是坐怀不乱啊。”

    A经理的习惯是边说边手舞足蹈地比画。让我难以忍受的是,每次讲到这些“珍珍”之类的人物时,他总要拿我做一番比较,这让我有种受侮辱的感觉。所以后来我就不愿去了。

    2个月后,我发现A经理对我有点冷淡了,也不像从前那样爱和我开玩笑了。一次,他告诉我:“你注意,我手机号码换了。你知道为什么吗?是因为找我的女孩太多,我烦了,不想和她们来往了。我想换换口味,重新再交往一批女孩。”

    3个月试用期结束后,我意外地接到人力资源部门的通知:“分公司对你的工作是肯定的,但不准备和你签订正式聘用合同。”我一下就懵了,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后来有关系比较好的男同事告诉我:“A经理喜新厌旧,他说不能老是只看一个美女,要经常换口味,听说他又招了个新的接待文秘。” 
   正当我准备离开N公司时,人力资源部门主动挽留了我,推荐我转入总公司所属的一个部门工作。部门经理B先生是位美籍华人,在员工中口碑很好。进该部门不久,我就成了B经理的得力助手。我学计算机出身,运用这方面的专业技能,替部门编制了一套软件,把文件输入电脑中存档,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这让B经理大为赞叹:“我还是蛮有眼光啊,招你进来没有错!”

    从小在美国长大的B经理汉语不太流利,经常会不知道怎样用汉语确切地表达思想,我的英语很好,好几次都在关键时刻充当了他的翻译,让他觉得很满意:“你一个人可以起两个人的作用。”

    这个部门和A经理的分公司刚好相反,女员工占了绝对多数。一个部门女员工一多,尤其是其中搀杂进个别长舌妇后,往往就有热闹看了。可能是B经理对我特别信任的缘故,引起了个别人的嫉妒,于是办公室流言就缠上了我。这中间有一个关键人物,就是行政秘书阿华,起到了很坏的作用。记得第一天进该部门时,我穿了一件吊带衫,进门时和一个干瘪的女人打了个照面,她一把挡住我,两眼警惕地扫视着我道:“你找谁?”此人就是阿华,从她的眼神中隐约地感觉到了敌意。后来果然有人告诉我:“阿华说你第一天上班就穿吊带衫,一定是如何如何的。她是有名的‘臭嘴巴’,你可要小心了。”

    随着我在部门里地位的提高,小华加强了攻击我的“火力”。她先是散布谣言:“她就是靠拍马屁才赢得经理信任的。”渐渐地也有一些人跟在她后面传播这些流言。而我是君子坦荡荡,并没有放在心上。听说我在加班时偶尔和B经理一起出去吃饭,阿华妒忌得咬牙切齿,开始传播更为恶毒的流言:“她在勾搭经理,她还想嫁给经理呢!”

    其实B经理是一个相当正派的人,而且早已有了家室,这种流言简直太荒唐了。流言传得太厉害,连B经理都有所耳闻,有一次他笑着用不太流利的汉语安慰我:“我心里很明白。,中国有句古话,叫做身正不怕影子歪,我说的对不对?”

    B经理为人相当宽厚,更不懂得如何玩弄权术“整人”,他既没有理睬流言蜚语,也没有对流言传播者采取措施,这就让我觉得他只是一个好好先生,有点是非不分。

    我换部门了。临走前甩给小华几句话:“传播谣言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至于吊带衫,有机会我还是要穿,因为我年轻、皮肤好,对自己有信心!” 

   “你可不可以陪我一辈子?”

    我转到了工程部。这个部门的工作比较辛苦,如果做项目还要到现场办公。部门经理C先生是东南亚某国华人,为人严谨,工作劲头十足。之前我曾为工程部进行过档案整理工作,C经理对我很是欣赏,希望我到他手下工作。他曾这样诱惑我:“我们这里如果有项目做,收入会比其他部门高很多。”

    去了不到3个月我就被提拔为经理助理。部门员工的关系比较融洽,环境要比前2个地方好多了。但是,尴尬事还是来了。当时我们在做一个很大的工程项目,平时就在现场办公。C经理有点“工作狂”的味道,几乎天天加班到晚上10点后才离开,而我作为他的助手,也经常在同事们回家后留下来帮助他整理图纸。

    记得有一次我们都在低头看图纸,看着看着不小心前额撞在了一起,摸着有点疼痛的额头,我们相顾哑然。C经理是位性格内向的年轻人,有时我们在一起几个小时都说不上一句话。

    但下班后我们一起吃饭,他却总是滔滔不绝地向我诉说内心的感受。有一次,他喝醉了酒后对我吐出一句话:“真想念家乡的棕榈树和海滩,如果你能陪我回去看看该有多好。”

    我已明显感觉到C经理对我有了好感,这让我很尴尬——他是我的上司,我可不愿意和他在工作以外发生什么事情。而且我很怕热,对他的家乡也没有多少好感。

    我暗示过他很多次,希望他能自我克制,不要捅破这层纸。可事情的发展并没有能如我所愿,一次,他终于忍不住向我表白:“希望你能陪我回家乡,在那里陪我过一辈子。”我只能装糊涂:“好想去那里旅游啊。可那里太热了,要我住一辈子有点受不了。”

    C经理还是不依不饶,为了避免尴尬,我只好知难而退,主动离开工作了近2年的N公司。在N公司工作2年换了3个部门,遭遇了3件尴尬事,女下属真的不好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