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遵从心灵的意愿,做出要么坚守要么妥协的选择。坚守者当然值得尊敬,他们是这个物欲横流时代的麦田守望者,作为一种象征代表着人类的希望,具有一种终极关怀的人性特质。

选择妥协的人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敌人的枪还没有掏出来就举手投降的,这类人已不值得我们去评述;一类是在敌人的枪口下,在自我的清高与现实的残忍的苦苦挣扎中,最终选择了投降。这样的人还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投降后始终不能释怀的;一类是投降后尝到了甜头,开始主动进入角色并乐此不疲的。只要不是心甘情愿地投降做叛徒并以此为荣的,不论哪—类人都是一种象征,代表着我们周围随处可见的凡夫俗子。在生存的压力面前他们保持着适度的动态平衡,时而妥协,时而固执地坚守。

其实,仔细想来,如果抛开意气用事、作秀标榜这些因素,直面每个人内心最真实的灵魂,大多数人并不是鲜明地站在坚守或是投降的两端,而是像风中的旗帜一样摇摆不定,左右风向的就是灵魂与物质在现实中的挣扎。

因此,当你回答“我坚决不会”,如果深究下去,你可能就招架不住了。只要出卖忠贞,我就给你加3倍的薪水。如果这个条件还不够诱人,那么,我再送你一辆最新款的宝马轿车。还不行?再加一个高级别墅?还不行!好吧,那么我承认了,你是一个圣人。如果你真的一点儿都不动心,那么解释只有一个,你不食人间烟火。

当你回答“我会”,如果深究下去,你可能就会陷在深深的自责中了。你开始瞧不起自己,你陷入对自我的讨伐和折磨中无法自拔。当有一天,同样的事情需要你去面对的时候,你会断然拒绝,并为战胜了自我中卑鄙的那部分而获得一种凤凰涅槃般的重生之感。

这时候,谁还敢说你的灵魂是卑微的,谁还敢因为你的过去而去断言你的未来! 这就是人性的复杂。 画蛇添足的赘言。感谢人性的复杂吧。它让我们在面对这一份答卷的时候,少了卫道士的威严面孔,多了在现实中的真实挣扎。 人性让我们多了一份宽容和理解,对你,对我,对每个人。

谁都希望去创造自己的命运,可我们这个时代在制造出一个又一个神话般的幸运儿的同时,也让许多人在生活面前显得那么地脆弱和无助。也不难理解,面对捷径,面对只需要以最原始的资本就能获得某种物质满足的时候,我们的选择为什么总是不那么理直气壮。但总得有点什么能让我们理直气壮,让我们在茫茫尘世看到生命的光亮。 好在我们还有尊严,这是人的底线。如果连尊严都没有了,入之为人的意义又何在?

尊严并不意味着当事业需要你出卖忠贞时,你就必须大义凛然地回答NO。生活中有太多的变数,谁也不敢保证在某时某刻,你的灵魂不会出轨,你不会身不由己地向命运妥协。

尊严是指一个人对自我灵魂的把握能力。灵魂不一定在每时每刻都是纯洁无瑕的,但它有自我救赎的能力,有痛定思痛的忏悔。就像我们在生活的大海里游泳,而头却是浮出水面的。假如事业需要你出卖忠贞,千万要看看你的灵魂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