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殿战神[转帖][合集][改编]

第一章 我的异能

--------------------------------------------------------------------------------

我发现我有异能力是在一天的中午,那时我正在教室里上课,盯着前面漂亮女孩的背影留着口水。

正是七月中旬,天气很热,老师在讲台上声嘶力竭地叫喊着,同学们全都垂头丧气,沉醉在半睡半醒,飘飘欲仙的一刻,根本不在乎老师在讲些什么,以至于老师拍桌子,踢腿,连叫三遍“抬起头来”也没人答应。

也不是没人抬头,我就抬着呢,全班就我一个人抬着高贵的头,对此老师觉得很奇怪,他知道我并不是一个好学生,怎么今天会这么认真听课呢?

我也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好学生,因为我根本就没有听课,我正在对着那个漂亮的女孩意淫呢,那女孩是我梦中的情人,我曾经发誓要把她搞倒手。

那女孩叫林倩,长得异常地漂亮,挺挺的奶子,浑圆的屁股,坐在我的前面,经常让我想入非非。我追她的成功机率是千分之一,可是我别无选择,因为全班就剩下她和我是单身了,其余的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另一半。

我没谈恋爱是因为我太笨,林倩没谈的原因是因为她太高傲了,当她拒绝第二十三个同学的表示后,他们终于放弃了无望的努力,另寻新欢去了,到最后,全班就剩下她和我,成了名副其实的孤男寡女。在这里说一句,我们班只有二十四个男生。

我不知道林倩心中急不急,反正我是太急了,我们现在已经是高三了,再不谈恋爱就永远告别如此可爱的青春了,想想也叫人心疼。

我也想去向林倩当面求爱,可是我又怕她拒绝,所以一直拖到今天。

那时的我还不太坏,还不太坏就是说,我还是很善良的。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人不是生来就坏的,是一步步的慢慢的变坏的。这句话不知是哪个混蛋说的,还挺有道理呢,很多年后,我一直在念叨这句话。

我正在认真地思考如何去追求林倩的方案时,老师那个老不死的家伙竟然叫我起来回答问题,你说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我当然回答不出任何的问题,一是因为我笨,而是因为我正在想别的事,三是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问题是什么。

我曾经是全班的倒数第二名,并把这个地位光荣的保持了三年之久,直到最近才打破,因为我的好哥们,倒数第一保持者,终于退学了,把倒数第一的位子传给了我。临走时那家伙眼含热泪的告诉我,一定要保住这个位子,不容易啊,这是胜利果实。想想也是,能够三年如一日的保持倒数第一,还要忍受种种常人难以忍受的讥讽和挖苦,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老师让我站着清醒清醒,我擦了擦嘴角流出的汁液,狠狠瞪了老师一眼,打算以后找个机会干掉他,当然,只是想想,我还真没那个胆子。

我站着,正好看见林倩的脖子,好白嫩的脖子啊,我发现头有些晕晕的。因为林倩穿的是圆领的衬衫,我又是站着,只要向前微微一俯身,目光就可以进入林倩的胸部。我大吃一惊,没想到林倩的胸部是这么挺,那对尖锐的弧形划过我的眼睛,我的脸色变得鲜红,就像喝醉了酒。

一只苍蝇落在林倩的脖子上,林倩动了一下,那苍蝇飞走了。可是那是一只好色的苍蝇,一会又飞了回来,不只是自己回来的,还带回来另外的五只,围着林倩色色的叫着。

我气愤极了,竟敢骚扰我的女人,我紧紧盯着苍蝇,打算将它们杀死在我的目光中。奇迹发生了,苍蝇竟被我的目光移动了起来。

我觉得很奇怪,又试着去用眼睛赶另外的苍蝇,果然是真的,苍蝇被赶到了一边,再也过不来了。

我难道有传说中的异能力,我摇摇头,实在是不敢置信的想。

我在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能力,除了有时会发生一点比较奇怪的事外,我没什么特殊的地方。所谓奇怪的事情就是我总会预知一些什么,比如一个好端端的放在桌子正中的墨水瓶,我会知道它在什么时候会突然掉下来,而我就会赶在它落地之前接住它。我还对危险很敏感,一次从楼上落下一个花盆,就是在我的预感下躲开的。

下课后,我蹿出教室,我太渴了,看了林倩那坚挺的胸部,我突然有一种很想喝水的冲动。来到水房,喝了一顿凉水之后,才将心中的邪念压下去。我这人啊,是不在乎对别人讲什么邪念不邪念的,只要你真的想过,又何必怕说呢?所以,如果我是一个小人,我也是一个真小人,比伪君子好玩得多。所以,如果你是伪君子,千万别跟我矫情。

放学回家的路上,我向方伟讨教追女孩的办法,方伟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之一,那家伙长得五大三粗,比我这一根竹竿强多了,方伟经常笑我,来一阵大一点的风就能把我吹倒,对此我深表愤慨,却无言以对。事实如此啊,事实真是一个要命的事。

方伟告诉我:“追女孩子,首先要让她觉得你可以保护她,不如我们来个英雄救美怎么样,自古美人爱英雄啊。”

我来了兴趣:“快说,怎么救?是让我做英雄吧?”

“不如让我们边吃边聊吧,那样我才有更好的办法。”方伟看着路边的小饭店说。

我知道这家伙又想宰我了,可是没办法,谁叫我有求于人呢,谁叫我们是朋友呢?俗话说,朋友是拿来陷害的,女人是用来做爱的。我大方的点头说:“跟我来,今天我就豁出去了。”

“苏飞,等等我。”后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我不用看也知道,那是我的另一个死党崔健。

在饭店里,方位和崔健点了辣子鸡、宫保鸡丁、奶汤鲤鱼、木须肉、京酱肉丝等十几个菜,也不知道他们饿了几天了,我为我的口袋里的一百多块钱暗暗叫苦。

方伟和崔健则为几道菜的好坏差点大打出手,真他妈的小人得志,难道就没吃过这么好的菜吗?我对他俩说:“我说两位,要吃快点吃,吃完了说正事像,你们这样,以后出去别说认识我啊。”

“哪能呢,我们都认识了十几年了?”方伟的嘴里含着一块鸡骨头,说话有点含混不清。

崔健在一边装腔作势的说:“对啊,苏飞,怎么说话阿,你还想不想追林倩了?”他喝了一口啤酒之后,闭上了眼睛,美美的享受那瞬间的快感。

“我想啊,你们快说.”

“让一个女孩喜欢你,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像林倩这样的冷美人,苏飞你要有点心理准备,失败了可别自杀。”

“快说吧,我还没有那么的经不起风吹雨打。”

“好吧,就来试试我的泡妞八十六计吧。”方伟终于吃完了。

我心中一喜,他妈的八十六计,还真不少,看来我是大大有希望啊,于是我把今晚最深情,最热烈的眼神给了方伟。

其实八十六计,至少有八十五计,是我已经用过的,或者是根本就不能用得的,我还真是高看了他们俩了,尽是些馊主意,没一点实用的。我自己甚至都比他们多一些追妞妙法。

商议到最后,终于有了决定决定还是采用最有胜算的“英雄救美”,方伟和崔健去联系几个外校的小混混,假装强暴林倩,然后由我在恰当的时候英雄救美。

“行不行啊?”我有些怀疑。

“包在我身上,如果不行,我把小翠送给你。实话告诉你吧,小翠就是我用这个办法追到手的,注意别外传。”方伟抹着嘴,又去服务台给每人拿了一盒中华烟。小翠是方伟的女朋友,听他这么一说,我放下心来。

事情进行得很顺利,当天晚上,方伟就带着几个满脸横肉的家伙找上门来,我一看他们的样子,心中很不舒服,脸上却没露出来。

“这是我的兄弟,你们帮帮忙吧,不会亏待你们的。”方伟的交游很广,认识许多校外的小痞子,因为他本身也是一个小痞子。

就在那天的晚上九点,我们的行动开始了。在一条偏僻的小路上,方伟和他们埋伏好,我胆战心惊的跟在后面看着。

这条路是林倩的必经之路,每次她回家都会从这里走,而且每次都是一个人。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如此大胆,也许是林倩的家离的学校很近吧,转过这条街再有五十米就是林倩的家了,我曾经很仔细的调查过。

林欢过来时,方伟一推小痞子们,五个坏蛋窜了出去。方伟又推了我一下,我身不由己的也冲了出去。

当时,我的心中一片混乱,只听见噼噼啪啪的声音,根本没看清发生了什么,就稀里糊涂的冲了上去。

等我来到林倩的面前时,我傻了,五个痞子被打倒在地,林倩正叉着腰望着我,白嫩的脸上,露出愤怒之色。两只芊芊嫩手握成的拳头离我那可爱的脸不及一寸。

我顿时呆住,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我有一个毛病就是临场发挥的能力太差,一出点事,不搞的全盘皆乱,决不罢休。虽然我以前也练过功夫,可是那说出来都要羞死人的,我通常都是找来几本书在家里偷偷的练,像李小龙的截拳道,和少林寺的九大推手,以及武警的散打之类的之类的书,我买过近百本,却没有一本能坚持下来,惭愧啊。所以,我的功夫只能说是停留在理论的方面,毫无实战的经验,就像金庸金老头的《天龙八部》里大那个王语嫣一样。

我冲到林倩的面前,被林倩一脚踢飞出去,我的头碰巧撞在一块石头上,差点撞晕过去。我想喊救命,却又忍住,因为我想我才是强盗,该喊救命的是林倩。

我长得比林倩高,相信力气也比她大,可是为什么我被她这么容易的踢倒呢?我有些不服气,连着爬起来三次,又趴下了三次。

我终于决定认输,躺在地上不动了。

林倩走上来,用手指着我的鼻子说:“原来你是一只色狼,信不信我明天举报你。”

我立刻双眼含泪:“林倩同学,我错了。不对,林倩,我其实是来救你的,你没搞错把。”林倩哼了一声,把拳头靠近了我的鼻子。我顿时改口:“林倩同学,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我的表演很到位,所以有时候我总在想,我其实不应该做人渣,倒是应该做演员。当然,当时我的情况是因为惊吓所致,并不完全是表演,我痛哭不止,如果林倩真的告发我,我就得退学,就意味着我不能上大学了,虽然我考也绝对考不上,可那是两种性质的问题,唉,我可怜的大学生活啊。

我偷偷地向四周看了一眼,发现那些小痞子们竟然狼狈的鼠窜而去,林倩却看也不看他们,只是狠狠地盯着我。大概是因为我和她比较熟吧,熟人总是容易说话的,我悻悻地想。

方伟和崔健那两个家伙竟然不出来解围,真是交友不慎啊。

林倩蹲下来,我又想起偷看他坚挺胸部时的精彩场面,身子不禁一震,偷眼瞄去,正看个清楚,心中一荡,林倩发觉了,狠狠瞪了我一眼,抬手打了我一个耳光,怒声说道:“大色狼,你看什么呢?”我急忙垂下头去,不敢再看。

林倩伸手抓住我的衣领:“你如果不把我会功夫的事告诉别人,我也不把你想强暴我的事讲出来,怎么样,做个交易?”

我想也不想得答应了,对于林倩会功夫的事,我以前一无所知,自以为可以事无巨细的调查清楚地我,再一次陷入困惑,看来我实在不是做间谍的料。

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原来林倩的哥哥是特种部队的,有这么一个哥哥,妹妹怎么会不厉害,如果我早知道,我是不会做这件英雄救美的蠢事的。而且,我听说,林倩的哥哥还是一个军官,比较有实权的那种。

林倩走了很久之后,我还躺在地上不起来。又过了N久方伟和崔健溜了过来,每人手里拿着一瓶啤酒,感情他们溜出去买啤酒了,我这时连骂他们的力气也没有了。

方伟鼓励我:“不怕的,一计不成又生二计,二计不成还有三计。三计不成还有后计,所谓计计皆有后来者,子子孙孙无穷尽啊。

我郁闷得说:“二计在那里?”

方伟有些不好意思:“我再想想啊,不能操之过急。”他故意把“操”字的声音加重了音调,很有些故意损我的意思。

我们喝了那两瓶啤酒后,又抽完两盒烟,带着近千只蚊子在我们身上留下的战果,互相安慰几句,主要是他们安慰我,然后就分手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