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超强性教育 -----大学生怎么不能洗鸳鸯浴?

wy536 收藏 0 112
导读:[转帖]超强性教育 -----大学生怎么不能洗鸳鸯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大学生怎么不能洗鸳鸯浴?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作者: 章剑锋

当代中国人对待性的问题和心态,实在是鄙俗与阴暗的,往往一定要将这种事情限定在床上、婚姻证明上、年龄上、晚间、家中、一对一、男对女或女对男、成熟对成熟。中国人从来就没有将性这扇古老的窗户打开过,透透气。


我们一直在说,从前如何如何,旧社会如何如何,似乎那是一个保守的时代,似乎那是一个禁锢人性的社会。这实在荒唐透顶,已经面世的品种繁多的古代性文化,充分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丰富的祖先性世界。我们的祖先们,尽管生活在一个被后人唾弃的被描述成奉行礼教的顽固社会制度里,但是,我们看到的那些性具与器物,无一不鲜活地告诉我们,我们的祖先是那样的聪明,那样的可爱,那样的好动,那样的感情与肉欲丰富。


性文明与追求是与血肉一道存在的,不是外国异邦的专利和风气。考古工作者发掘了那么多的古墓,发掘出那么多的先生活工具,没有哪个陪葬坑与葬墓里面没有几件性用品的。可怜的是,我们的专家们从来不将此类宣传和统计推广出来,从来眼里只有文物,从来不知道这些东西对于中国人的性情与理想是一件活灵活显的诠释,是有可追溯与考评的历史的。


古代人对待性的态度是开放的,是不隐讳甚至科学的,魏晋时代,有知识与文化的人甚至可以不穿衣服,光着身子待宾接客,文章斗酒姿意生活,谁也没有在意那年代需要扫黄打非,谁也没有指责说这不成体统有伤风化,谁也不会去管这是不是需要加以道德规范与约束。当然,那时候没有媒体,没有媒体的社会是安静的社会,是没有诽闻的社会,是有秩序的社会,是文明的社会,是贞洁的社会。后来出现了媒体,媒体把社会弄乱了,把社会贞操给剥夺了,强奸了,降生出了所谓的道德与礼制。


中国的历史,事实上就是一部情欲史,所有事件与逻辑都归结在欲望下面,而且肉体上的纠葛有时候暴露得让现代人瞠目结舌。春秋时代的齐庄公,被他的臣下崔抒杀死了,因为他发现他的臣下与他的老婆在偷欢,抓奸不成失掉性命;秦始皇除掉他的相国,事件的起源是吕不韦把怀有身孕的老婆送给了赢政他老爸,他老妈当时怀着的他其实是吕相国的血脉,赢政继位后,相国与太后私下又勾结在一起,滚作一床欢不自甚,结果吕相国为了保全政治地位与前途,将一个性欲旺盛能力强大的市井之徒送给了如狼似虎的太后,这结果,太后为赢政生下了两个弟弟,为赢政发觉,杀了欲图矫旨谋反的野男人,将老妈迁入冷宫,同时迫使他老爸喝下了毒酒自裁。做完这一切之后,赢政时代终于到来,始皇帝大权独揽,天下在握。


皇帝有许多老婆,那不是用来过日子的,那是用来消谴的,是用来玩乐的,用来放松的,始皇有几房老婆,这个史学家没有说,但是我想应该不少,工作一天,操持国事,没有好玩的好乐的,性是一乐,性是用来乐的。


此后的文人也好,官员也罢,犯夫走卒慨莫例外,只要有青楼,有花柳巷,就有才子出没,就有达官显贵藏匿其间,就有发迹与爱情,就有政治与文化。笙歌艳舞,肉体春色,让我们的民族有了多种美不胜收的历史,才子们在美人的胸前写下了文才飞扬的华词丽句,美人们用心胸开阔活跃了官员们的人性与政治头脑,香艳的是肉体,丰满的是历史,人间春色一片,处处景致更佳,生活多么美好?


历史总是在肉欲的脉搏上跳越着,因此祖先们才显得人性化,才不显得遥不可及。而我从祖先们对待性的态度谈起,是想说明中国人对性的追求是有据可查的,不是凭空捏造的。礼制的规范与禁锢,从来没有死板到要求男人不能有一大帮老婆,从来没有要求男人不可以嫖娼,女人不可以偷情的,从来没有要求文化不能沾花惹草,考场对面不能是青楼。


事实正好相反,在过去的无数年代里,出卖色相之所以可以成为一个公开产业与盈利渠道,实际是政策鼓励与允许的结果,床第之上得出的结论不是肤浅的欢快,还有税率贡献,还有经济搞活,还有人性的充实,还有社会的安定,投入实在是远远少出产出,这种丰收的喜悦是不能简单形喻的。


在我们当代的教育中,这是一种堕落和愚昧,这是一种非人性的东西,似乎只有回家关门乱搞才是正统,似乎学生只能读书加躲在被窝里自慰才是出路,似乎每个人有那么一口气都应该憋屈着,只能在梦里面和性发生关系,只能在梦里把自己搞得一塌糊涂。


奇怪的事情就是这样,我们的记者在北京某大学附近发现有人开了个鸳鸯浴室,我怀疑这个称呼是媒体创造出来的,什么叫鸳鸯?一雄一雌,是为鸳鸯,说白了,这个浴室是无性别界定的,是可以供男女学生们进去乱搞的,所以记者说这是鸳鸯浴室。


记者说了一大通,无非是说他有了一个天大的发现,他发现了大学生出入这种男女可以在里面行苟且与方便的浴室,他没有阐发更加深奥的理论,倒是拉出几位所谓的专家出来点评,叫大家洁身自好,净化环境。


靠,我真想骂人。洁身自好?洁身自好跟进鸳鸯浴室何干?跟在浴室里放开搞有何干?难道那些进去的大学生都是嫖客,都是花钱去找小姐?都不是带着感情出双入对在搞的?他不去鸳鸯浴室搞,你让他上哪去搞?难道你要他们上WC?上寝室?上课堂?或者干脆上五块钱一次的按摩店公开搞,偷偷摸摸搞?


这全然是不可理喻的逻辑,这种报道很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似乎大学生都是不干净的,都是惯于乱搞的,都是一群淫荡的不可救药的人,这样的人若成为未来社会栋梁,那还了得?


可是我们就是没有发现,一开始我们就把问题看歪了,扭曲了,恶化了。首先我们要明确,大学生也是人,而且均为成人,成人有搞的权利,有性的追求和理想,这是平等的,其次,大学生有选择地点与时间的自主空间,只要不公然放在街上,只要不在公共场所,只要不是强奸或施暴,只要是你情我愿,只要不是卖淫与性交易,只要是出双入对的恋人,他就可以搞,他就可以进鸳鸯浴室,就可以放开搞。


为什么不能进?进去了就是在从事色情工作吗?进去了就是参与了色情交易吗?进去了就是进入了色情场所吗?就要被扫黄非吗?就要遭受一整个道德体系的谴责与诟病吗?


你说鸳鸯浴室不能进,那么你给大学生们指条正道吧,你给他们提供一处相对隐蔽与安全自由的空间吧,你能吗?你不能,非但不能,你还在这里棒打鸳鸯,还在这里搬弄是非,这是极不道德的。


现在是公元2005年,改革开放二十多年间,我们的脑袋还放在二十年前,还不如一个古人,鸳鸯浴室事件是新中国教育史与社会史的一大悲哀,一大顽固,我们的媒体们似乎忘了,几年前为了维护自身的权益,大学生们要求有谈恋爱与结婚的自由,但是教育部门横插一脚,死活不肯,似乎学生一谈恋爱一结婚,课堂就变成了家庭了,学生就都不是学生了。现在还没有全面放开来。这真是闻所未闻的事情。南唐皇帝曾对他的相国冯延己说,吹皱一池春水,何干卿事?现在正是大学生进浴室,干你甚事?大学生谈恋爱,干你甚事?


中国的学校教育和社会舆论,在性情方面对大学生们的管制近乎压迫和剥夺,这是不人道的,是错误的。有多少人受着这压迫而引泪暗流陡自哀伤?难道作为人的大学生们,就不能追求性的表露和交流,就不能更充分地感受性的体验和经验吗?我们的大学生,只有权利去和书本交流,只有权利接受书本与课桌的强暴,只有权利忍受课堂寝室这种两点一线的非人性生活?


难道我们就不能让他们更加主动地去体验与创造一把生活?就不能看到,鸳鸯浴室并非十恶不赦的处所,并非消极的事物,它的意义可能比那些近乎又一次打击和剥夺的所谓道德君子强调的阴暗逻辑晚加积极与完整,因为这就是人性,人性应该得到尊重与保全,应该得到理解与信任,而不是大加诋毁与蔑视,否则我们的当代人是无颜去面对祖先的,连个古人都不如。

ZT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