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主持徐俐:古巴人到底有多穷?

烧死粪奴 收藏 195 17316
导读:央视主持徐俐:古巴人到底有多穷?

古巴印象之一——古巴人到底有多穷?



博客主人:徐俐
简介:
     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主持人、播音员。湖南人。曾两度获国家政府奖、华语节目主持人金奖,入选□□部“四个一批”人才方阵,“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称号获得者。主持过央视几乎所有重大新闻报道,包括香港、澳门回归庆典、“9.11”事件、中国加入世贸、伊拉克战争...

     听说要去古巴访问,没人不羡慕的。现在想去美国欧洲等地都不难,去古巴倒是不容易。古巴遥远,同中国不直接通航,虽然同属社会主义兄弟阵营,但近二十年来中国令人瞠目的发展变化,使中国同封闭着的兄弟之间已经有了巨大的不同。不仅封闭,古巴还一贯地特立独行,加上加勒比海迷人的热带风情,还有西班牙殖民统治的过往遗存,这一切,都会引发人们巨大的好奇和热情。我们从加拿大的多伦多起飞,三个半小时后到达哈瓦那的国际机场。临近降落的时候,听见同行的成员说:这就像中国南方某个偏远地区的小机场嘛!机场的建筑规模不大,不是老建筑也谈不上现代,四周的椰子树或棕榈树都不高,那种感觉的确同八十年代的海口机场很像。



     在机场过关,我们一下子意识到时间变得缓慢了。在随身行李通关口,站着六七个工作人员,他们神情木然,懒散散地做着手头的工作。以工作量论,两个人足够了,所以多数人都闲站着,有一句没一搭地扯着闲谈。已经习惯了国内的快节奏,又刚从加拿大过来,大家对古巴这样的状态很是不习惯。但仅是眨眼的功夫,每人的心态就变得调侃起来,多是四十岁以上的人,对这一切是何等地似曾相识,大家说笑着,无关痛痒地议论着,跟着古巴人的节奏,懒懒散散地过关了。



一:古巴人到底有多穷?
      这是回来以后人们问得最多的问题,现在多数中国人吃穿不再是问题,看见别人再受穷,老的仿佛就过意不去,年轻的就只管好奇。由于是中国新闻界高级代表团,古巴配给我们的翻译曾经是卡斯特罗的贴身翻译。翻译的中文名字叫陆海天,他1992年至1997年和妻子一起,在北京大学中文系就读,回来以后夫妻双双都在古巴国务院工作。陆海天说,给老卡当翻译很辛苦,而且挣得不多,父母都是退休教授,工资很低,人老了要吃营养品,没钱当儿子的就得想办法。他于是要求调离翻译岗位,来到直属国务院领导的这家旅行社,专门接待中国的政府代表团。放弃最高领导人身边的工作不做,去当专职导游,在现今中国人的眼里是完全不可思议的,但老陆认为他的选择很正常:他认为人得要吃饱吃好!



      老陆(我们都这么叫他)是古巴社会制度的受益者,因为公派,他先留学俄罗斯五年,留学中国五年,在法国一年,所以老陆能熟练地使用汉语、俄语、英语,操简单法语,而他的母语是西班牙语。除了阿拉伯语,老陆基本上可以无碍行走全世界。听老陆讲汉语,不仅能意识到他汉语的流利,更重要的,还有他对中国社会和中国文化的深层了解。顺便说一句,在北大,老陆还是那位名噪中国的大山的同班同学。老陆说,在古巴,部长的工资也就五百多比索,他的工资不超过三百比索,这点钱买凭票物资没问题,想再多要一点,就得自己想办法了。在老卡身边工作工资是固定的,旅行社多少有些灵活的费用,这些钱对他们全家很重要,他的父母可以买些计划以外的奶酪等食品。对于见过世面的老陆而言,多挣钱是眼前最重要的,而在古巴,同中国改革开放前一样,只要一涉外就是好工作,就是肥缺,就让人趋之若鹜,至于是否屈才那是另一个层次的问题,至少老陆给我的感觉如此。



     古巴流通两种货币,一种是比索,一种是我们中国人熟悉的兑换券。他们把政府发的比索叫老比索,把兑换券叫新比索,而一百美元才兑换八十新比索,二十四老比索才能兑换一个新比索。换句话说,像老陆这样的人,除了导游小费,政府每月发给他的工资只相当于十五美元,也就是十二新比索。和中国二十多年前一样,古巴的基本生活供给全部凭票,凭票供应的物资价格很低,但数量极其有限。以一个家庭的一月供应为例,食品油、洗衣粉都是一瓶或一袋,除此之外,每人大米六磅(古巴人主食大米,大都是从越南进口的鸡米),面包八十克,鸡蛋八个,黑豆两磅,鸡肉两磅,白糖两磅,咖啡六十五克,巧克力七十克,七岁以下幼儿有少量奶粉,肥皂、香皂、火柴都是一块或一盒。这些配给都可以使用政府发的工资老比索购买,除此之外不够的,可以去自由市场,而自由市场只收新比索,一个鸡蛋需要两个新比索。老陆说他父母想吃的奶酪一类的营养品,只能用新比索去自由市场购买,价格奇贵。老陆说,还有一些东西无论配给店还是自由市场,人们都是绝对看不到也买不到的。比如海鲜和牛肉,这些东西稀缺,禁止买卖。我说古巴四面环海,怎么会缺海鲜呢?他说海鲜主要用于出口换外汇,加上捕捞设备短缺,捕捞量本来就不多。



     走在古巴街头,看不到因为供应不丰富而导致的面黄肌瘦,古巴人的脸是饱满的,更是快乐的,这点同朝鲜完全不同。
      古巴这块大陆,在1492年由哥伦布发现,十六世纪初成为西班牙的殖民地。现在的古巴人绝大部分是梅斯蒂索人,他们是欧洲、非洲和土著先民的混合体,白人占古巴人的百分之三十五,大都是西班牙后裔。



     古巴人天性开朗,爱开玩笑,走到哪里都是自然大方、热情快乐的一群。在街上碰到古巴人,任何时候不管是聊天还是与之照相,他们都会热情呼应。那天我在原议会大厦阶梯前见到一群十多岁的青少年,看见他们快乐的样子,就想跻身他们当中拍合影。同我预见的一样,他们热烈地响应了我,和我亲切地坐在一起,冲着照相机始终灿烂地笑着。其中一个女孩用英语问我:喜欢迪斯科吗?我说喜欢呀!她立刻兴奋地邀请我:明天来参加我们的舞会吧!然后掏出一张小纸片,上面写着舞会举办的地址,一连说了几遍:一定要来!她的热情友好实在难以拒绝,可惜我们公务在身。古巴人一周工作五天,老陆说,古巴人喜欢玩儿,到周末,经常举办家庭party,唱唱歌,跳跳舞。要不是因为经济原因,古巴人更愿意出门旅游,而家庭聚会是他们现在最好的选择。看古巴人的穿衣打扮,和通常概念里的贫穷毫不沾边:首先他们很时髦,和国际潮流几乎同步,更重要的是,他们的身体给人一种强烈的自由开放的印象——想怎么穿就怎么穿,完全没有禁忌。古巴女人性感的曲线和露透的穿着,是光耀国际的一张招牌。古巴有四宝:雪茄烟、朗姆酒、巴拉德拉海滩、古巴女人。漂亮大方的古巴女人和他们遵循的制度毫无关联,想象中的制度是养不出那样普遍风情的女人的。我们一直搞不懂,古巴的衣服很贵,一件普通的体恤就要三十多新比索,一般人怎么买得起呢?他们用什么把自己打扮得如此漂亮动人呢?这个问题一直到走我们也没有搞清楚。用老陆的一句调侃就是:古巴人自己有办法。



     前面提到朝鲜,是因为同样只有有限的配给,朝鲜人的状态则完全不同,尽管他们在醒目的建筑物上写着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但在他们脸上我丝毫看不到幸福。面对外国人,朝鲜人通常没有表情,黑青的面色加上灰暗陈旧的穿着,让人迅速感到时光的倒流。我去的时候,朝鲜还没有自由市场(至少现在有了中国人开的小商品市场),除了配给,在物资需要上人们没有别的办法。据说朝鲜不许民众单独与外国人说话,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她的人民见到外国人总是没有表情;朝鲜也不许穿牛仔裤,因为那是资本主义的东西。我们相信面随心生的道理,相对于朝鲜,至少在外在印象上,古巴确实自由开放得多,人民也快乐得多。除了民族自身的差异,统治者在观念和做法上的差异,大约就不是民族差异那么简单了。
(未完待续)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