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又是“11.27”

    重庆人都知道“11.27”。“11.27”是重庆人永远的情结。在重庆的歌乐山麓曾经有两口“活棺材”,那就是国民党军统特务设立的秘密监狱白公馆和渣滓洞。很多的共.产党人和爱国志士在这里被关押、被摧残、被屠杀。
    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势如破竹,国民党军队兵败如山倒,眼看就要彻底溃败。1949年8月,蒋介石带着军统头子毛人凤来到重庆亲自布置了对“政治犯”的屠杀计划。9月6日,杨虎城将军及幼子杨拯中、杨拯贵,秘书宋绮云、徐林侠及幼子宋振中(小萝卜头)由贵州被押往重庆,当晚被秘密杀害在戴笠的会客室和警卫室。11月27日下午4时,敌人对白公馆监狱的革命者进行屠杀,从渣滓洞监狱也提出三批人押往白公馆附近枪杀。深夜后,已可隐约听到了人民解放军的枪炮声,此时白公馆尚有19名、渣滓洞约有200余名被关押的革命者。渣滓洞的刽子手向白公馆的刽子手求援,于是,丧心病狂的刽子手集中到渣滓洞,以“马上转移,要办移交”为名,将男女牢中的全部人员分别锁在男牢楼下的八间牢房里,突然用机枪、卡宾枪扫射。屠杀后,又纵火焚烧了牢房。在刽子手纵火焚烧渣滓洞时,30名受伤或未中弹的难友,从血泊中挣扎逃出,冲到围墙缺口突围时,被刽子手发现,又有十几人被枪杀,最后有15人脱险。这就是震惊中外的“11.27”大屠杀。这场惨无人道的集体大屠杀开始于1949年9月,结束于11月29日,殉难者达300余人。
重庆解放后,人民政府在烈士殉难处为烈士修建了集体公墓,树立起烈士群雕像,以志永远的纪念。并在附近建起“美蒋罪行展览馆”,后来改名为“重庆歌乐山烈士陵园”。1999年国庆节前夕在此建起了气势恢弘的“红岩魂广场”。如今,这里已经成为全国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在重庆长大的市民,从上小学起,每年“11.27”都要到此处缅怀先烈、寄托哀思。当地媒体也要重点报道“11.27”纪念活动,重庆官方也必会举办活动,至少是宣传部门的官员出席。也曾经有过一、两次在“11.27”当天或次日,当地主要媒体没有关于纪念活动的报道、或者报道的规格很不起眼的情况,立即引来市民投诉和抗议。记得我自己就曾经写过这样的文章。近些年来,这种情况已经没有了。每年“11.27”基本都有盛大活动。但那种盛大往往令人觉得反常,令人觉得不够协调。

之所以令人觉得不够协调,因为出席纪念活动的官员们,或西装革履,或气宇轩昂,乘豪华专车而来,有众媒体的美女帅哥前呼后拥,威风八面,然后慷慨激昂地发表演说,什么不忘血泪仇、继承先烈遗志之类,说完表演完便登车绝尘而去。让人怀疑其是在言不由衷。其次,某些人的“纪念”活动让人更觉得像是在为“红色旅游资源”造势和做广告。

关于“红色旅游资源”的思路尤其可圈可点,已经被重庆官方列为“观念更新”的典范。这种为“红色旅游资源”造势在去年甚至吆喝到了中央电视台。去年11月20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播出消息:重庆市以“红岩联线”为载体,通过市场化运作,为革命文化资源的深度开发和有效应用提供了一个崭新的平台。

消息说:山城重庆有着著名的红岩和歌乐山两个革命纪念馆,过去由于长期依赖政府资金投入和传统体制的制约,纪念馆缺乏活力,丰富的革命文化资源没能到充分的开发和利用。

今年4月,重庆市正式挂牌成立了“红岩联线”。把两馆编研室、陈列部及人员合并,组成了红岩联线文化研究发展中心,经费采取自收自支,负责对两馆所需革命文物、文献进行统一收集、应用,同时将两馆经营性业务和人员从纪念馆分离出来,成立了股份制沁莹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承担与红岩文化相关的文化产业市场开发。推出了“不朽红岩”网站,红岩一日游等系列活动,形成了展览、展演、报告、出版和电视剧五大红岩文化系列产品。

重庆市文化局副局长厉华说:“这五大系列每年为我们稳定保持在200多万观众,每年门票效益在1000多万以上,我们获得的经济效益反过来,又支撑我们的研究开发,扩大我们的研究领域,形成了一个良好的循环。” —— 所有的“革命文化”和“弘扬红岩精神”最后全都归结到了“每年门票效益在1000多万以上”。重庆市民提到此事,总觉得脸上无光。

明天又是“11.27”了。不知今年的纪念活动会推出什么样的“看点”?我们拭目以待。抄录叶挺将军在渣滓洞狱中所作《囚歌》于下,算是本文的结束: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

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

一个声音高叫着:

——爬出来吧,给尔自由!

我渴望自由,

但我深深地知道——

人的身躯怎能从狗洞子里爬出!

我希望有一天,

地下的烈火,

将我连这活棺材一起烧掉,

我应该在烈火与热血中得到永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