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对你说,曾经的执着

koutao111 收藏 0 67
导读:如果对你说,曾经的执着

1。星期五,偶遇

 
我们的脚步是快节奏的,在半开的北校区铁门旁,某个人冲我笑笑,很绅士的立在一旁,等待我们通过。
我也莫名的笑笑,也许是今天穿了裙子的缘故。

我们脚步的节奏很快,其实我们没有迫切要解决的事。我们刚交了份材料,正在回南校区的路上。我们走过一座小拱桥。桥下是一条笔直的道路,垂直延伸,隐没在两座小山的夹缝间。
近旁一排杂乱的小店。
在其中的一家发屋的门口,刚才等待在铁门旁的绅士坐在一张小椅子上,弯着腰,双肘架在膝上。他又冲我笑笑。我笑。他身旁的白衣男子忽然回转身,我一怔,黄敏?

黄敏笑,我也笑。大方的朝他或他们挥挥手。
不是要在这理发吧,我说。
要做和尚啦,黄敏指着自己的头发。
什么?
他做个手势,笑着重复了一遍。
哦,我说。光头是不用选择理发师的。

我和小颜不急着去做什么,我们的双脚一秒不停。我们穿着裙子,毫不淑女的大步向前。
没有交谈,我无声的察觉到肩头的重力,我左手提起挎包的提带,右手又紧紧的勒住长挎带,肩头更重的承受了压力。
束起长发,戴了银色镂空耳环。经过他们后我目不斜视。毕竟我穿了淡蓝色高颈针织短裳,感觉气质更好,还有黑色七分牛仔裙,看起来更淑女,即使走得张扬。感觉到了自己的慌张,我下意识的审视自己的装束,我紧绷全身的神经,我那么刻意为什么?
登上长长的台阶,回过头,发屋已被别的什么建筑挡住了,我颓然松开双手,把包扔在肩上,丢在身上。忽然记起那个见了两面的绅士是从前黄敏介绍我认识的。
他说,他是张其亮,你要的那个网站雏形是他做的。

回到宿舍,小颜忙着整理东西,洗洗刷刷。我嚷,怎么这么热啊!喝一大杯凉水下去仍不见效,小颜腾出手帮我把风扇开到最大,然后我倒在床上,像瘫痪的电脑,黑黑的闪动光标。
或者,我该再挂个电话给女朋友的男朋友,让他来修理。但是想想都烦,搞不好他还以为我看上了他,谁叫我每次见面都羞答答的,还总在舍友面前夸他。
即使是小颜,她也会认为我是在找借口缠人家,然后这样说我:你又不是很蠢笨,不是泡一两天图书馆,查查计算机网络的书就能搞定的吗?平时又是一副万事靠自己,闲人免扰的样子。当然,她是不会说出口的,最多只是在眼里流露出一点疑虑而已。
算了,离网几天,让自己焦虑去吧。我把自己沉进软软的棉絮堆里。


2。一年前

娜对我说,好凉快啊!你看你看,星星多亮,月亮多圆!娜一手拉着我,一手胡乱的画着面前的天空。
我呵呵的笑着说,是吧是吧,享受吧。娜说虽然偷溜出来要冒一点风险,但是跟着你值得哦!
我们仰面倒在运动场空无一人的升旗台上,耳畔就有掠地风声和夜虫的鸣叫,星罗棋布的夜空低垂在我们眼前,好象是一伸手就能够得着的珠帘。

没多久,我们适应了夜的环境。我们用黑夜的听觉和视觉发现了正向我们靠近的东西,我们坐了起来,警惕的盯着移动的黑影,然后我听见熊好似还未发育完全的尖细的嗓音和一些低沉浑杂的笑声。
我拉着娜站起来,走在最前头的人吓了一跳,发出一声怪叫。
我哈哈大笑,黄敏,你也会怕么?
黄敏作势拍我的头,笑你的头啦,笑!
熊仰头喝了点什么,也跟着我笑,他们几个连着娜都一起笑了。
怎么样,坐下来一起喝点?熊说。
我说,不了,我们正好要走。
不是怕了吧,黄敏说。
呵,明晚我穿了白裙再来试试?身后又传来一阵闷笑。

后来几个晚上,我依然拉了娜的翘晚自修,熊和黄敏或坐在校内的超市门口闲聊,或钩着一罐啤酒晃悠,我们在黑暗中迅速转身,离开。我怕和他们相见,但是这并非我本意。
娜不开口问我什么,这小颜和她不一样。娜总是静默或者微笑,在我和某个熟人嬉笑的时候。
但是有一天,我对娜说,我要和小颜去***。
第二天我又说,你不用等我吃饭了。
第三天我说,怎么你还在我们后面呢?我以为你早走了。
我们宿舍有七个人,花花喜欢独来独往,小雪和吴丽丽同进同出。第四天后,我和小颜,娜就和小玉去了。实际上这样也好,我和小颜是快节奏的,而娜和小玉则是温吞婀娜型的。

任何东西的割裂、分离和重新组合都要经历一些痛楚,但是我没有。
似乎是老天对我的惩罚,因为我自私,我从来没有考虑过娜会有什么痛苦,至少没有认真的去想。我和小颜总是快节奏的先离开,我一直看不见娜被落下,一个人的孤寂。所以娜一度不声响的认真读书,这我是知道的,但我那时不知道原因。
作为惩罚,和小颜同行的路上,我再也没有遇上熊和黄敏,以及他们的笑声。直到星期五,偶遇。

 
3。星期六,女朋友

我的女朋友来了。去年冬天她穿了一件红艳艳的灯心绒马甲,很可爱,但是里面是一件抽了线的白色棉布衣,我知道这样关注这一缺陷很不人道,但是这是自然。她笑得很灿烂,我们都说她很漂亮。这是实话。

现在她站在我床前,拉直的长发飘飘欲飞。
我说杨你来啦。
怎么这么早?我说。
怎么了?我问。杨在我的床沿坐下,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
我说,心里难过?她呜了一声。
我说,你的拥恒怎么你了。她开始抽噎。
我想我还是没有睡醒,我看着她的嘴一张一合,我又困了。但是我明白了,她说拥恒也就是她的男朋友从早到晚一整天泡着电脑,没和她说一句话。
我说他不是忙着做毕业设计么,你应该体谅的。她流泪。
嘀铃铃,电话响了,我拎起来喂了一声,哦,她在。
杨不情愿的接过电话,哝哝两声,摆动身子,放下电话时已是笑容满面,我目瞪口呆,傻傻的看着她走出去,把门关上。
很久后才发现只有我自己孤零零的坐在床上,扭头一看,天已渐黑,而我刚才还问杨怎么来得这么早!

在我的女友中,杨属于变化很大的那一类,尽管我对她们总是后知后觉。娜和小颜都说,杨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娜说,哇,你没有看见,她每来一次都变一回,越来越美了!她说的时候扭动腰枝,好象杨也像她那般婀娜一样。
杨没有她那么高挑的身材,所以不能弱柳扶风,但是她找了一个一米八的男友,在高中的时候没有人会想到她会是最早“双人行”的一个。
第一次看见女朋友的男朋友,他们已经勾肩攀背了,拥恒搭着杨的肩就像是把手放在裤袋里一样轻松自然。杨看见我,轻微的做个动作,偷偷的打个招呼,既然如此,我也只冲她笑笑,像是第二次见面的陌生人,视线只与她平行,没有抬高一寸。
现在想来,明白了,小女人意识。人总是想竭力保护自己的财产,特别是女人。

我在想的时候,听见了悉悉嗦嗦的开门声,我下床。灯忽然亮了,我用手挡住双眼,门边啊的一声。我恢复视力的时候,看见吓得黑了脸的吴丽丽,我哈哈大笑。吴丽丽回过神来咒骂我,不过底气显然不足。
小颜和娜也进门了。
我说她还在床上吧,小颜得意的笑。
不会还没吃饭吧,娜不可思议的说,盯着我草草的头发。
你看她那造型,走得出去吗?吴丽丽也开始损我。
好啦好啦,不就是睡个午觉吗,我不理会她们,抢过特香包就啃。
要给我们留一点!小颜急急的嚷。
你们去哪啦,我问。
逛街呗。娜和小颜异口同声,我惊讶的抬起头,看见她们搂在一起。
哈,我以为我是谁,真伟大到能够让人痛不欲生伤心欲绝要死要活吗。我只不过是一个独立体,在我休眠的时候,世界早已重新组合了。


4。健康生活

真该叫人来整理我的电脑了,它被闲置了很久。
而我这个被认为是精通电脑的高手,却是个连最基本的DOS语言都一知半解的电脑白痴。我是个包装华丽的空壳。
我在他人搭建的平台上哼哼哈哈。一脚伸进某个版块就是网络斑竹。我花吴丽丽一个月的伙食买一套衣服,之前只是念头一闪:老爸老妈承受得了。我狠狠的买书,塞一大堆莫名其妙的文字在眼睛里,然后忘掉,留下一些书名让人感叹。
我被包装,被别人看见或偶尔听见的假象包裹。成为一只化不成蝴蝶的蚕茧。因为很少人是蚕茧,所以我被别上特殊的标签,因为特殊所以另类,而人们愿意追求另类。
其实瘫痪的电脑一直纠缠着我,我试图去思考别的什么东西,随便看点其他的无论什么,但是我还是说点什么吧。
如果是从前,一年以前,我挂个电话,黄敏会来,很轻松的搞定,但是我有很久很久没见到他了。
我在逃避什么。给我们上心理学的雷晓宁让我们作个自我分析,分析在成长过程中哪些因素产生了作用,而我得出一个结论:消极得彻底,但我很健康。
例如,系头见到我说,哦,**部长,真是少见到你啊。半热不凉的。我在心里嘀咕,我有义务见你吗?我有上级,自然有人替你下达命令,他们自会拿我的辛苦向你复命。
我忍着,这是对自己的义务,我还想健康的活着。可是还想转回头对他说:你已经被歌功颂德的献媚之徒包围了!但是我没有,我不敢,除非我认为有这个义务,值得我去冒死相谏。我怕死,我敢于承认,所以我健康。
再如,有一个爱煲电话粥的计算机系男生,总爱拉着我聊天。你吃了饭吗?今天怎么这么早啊?你走得很快,我才在窗口见你,一下楼就没人影了。你今天没去运动吗?几点要去啊?怎么不穿那件白色连帽衣呢……
有一天,他忽然不找我了,和他的老乡我们宿舍的舍长小雪同志“情话绵绵”去了,我们嬉笑着。小雪拉着我出门说,他叫我问你一句话。
什么?我说。
上次他送你的QQ还在吗?
我说,我扔了。
哦。
我说,怎么了?
小雪面带惭色的小声说,他的女朋友叫他要回去。
哈!我在心里笑,正色对小雪说,虽是老乡,你也没有必要替他脸红的,我买一个还给他,QQ专卖多的是。
我走进宿舍,从鞋堆里抽出一个袋子,上次他留下后我把它塞进去,上面已落满了灰尘,围脖的QQ俏皮的眨眼,我用两只手拎着它出门,在垃圾筒的上方松开手指。
扑通一声,病菌消灭。

 
5。CSD

我和计算机科学系有着不一般的联系。
我与好友露子、珠珠在初三年代的名字连写是CSD,这与计算机科学系的英文缩写不谋而合。
我生性懒散崇尚自由又与计算机科学系的总体氛围极其相似,算是鱼水关系吧,假如我也是其中一员的话。而且在我的内心里,我承认(默认?)与黄敏之间也是鱼水深情的。
但是我在这所学校已经两年了。这所生长在南方小城市的牢笼,是在固守着中文的基础上开放计算机的。就像是东晋人发现的桃花园,忘了本来的责任而傻傻的耕作,为了身心健康,我愿意把它想象为花园。
我被固守下来,而黄敏则被放出去展翅高飞了。

我和黄敏一直没见又一直都见,一直没说话又总是在说话。在学校的同一条道上,我从没有见到他,甚至是背影,但是在网络上,我们却总能相见,而最多的是背影。
上网时,我们总是习惯性的开起那个叫做QQ的寻呼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见到我总是溜走,于是我见的最多的是他的背影,但是我知道他并没有走远,有时我固执的让自己亮在那里,我就是要他看见,我要他自惭形秽,证明我是光明的,他是黑暗的。所以我们一直没有说话,但是每一回,我都对着那暗淡了颜色表示下线了的头像说一句,886,我走了。


6。叶枫

这是中文系。虽然早有人说“引进人才”这个词,但是当邓主任在系大会上当着当事人的面,宣布引进两位黑龙江的教授时,我还是怪异的觉得他是在说牲口买卖,我用5。1和5。2的视力竭力盯着那两位安坐在老邓左右手边的教授的面容,也许是本就不怀好意,所以带了奸诈的眯西眼怎么也扫描不到他们的感情波动。
那么就当他们都心静如水,既然教授都认可了“引进”,那么我也权当术语使用吧。
在黄敏之后,我为自己引进了另一个CSD的男生。

他是叶枫,我很喜欢他在QQ里那个黄发飘逸的头像,我对他非常的不客气,因为他也在夜晚与熊和黄敏闲逛的那伙人之中。
我说你别烦我。我说你去死吧。我在他的话语之后最常用的就是呵呵,面无表情,而他往往是灰头土脸的在一旁干瞪眼,偶尔气急了也会很无耻的问一句,是不是你大姨妈来看你了!
在网下,我很少那么嚣张,我温文尔雅,温柔多情,温情脉脉,温良恭俭让,我温暖如春,温得成水了!

一次,我缠着熊要他帮我装星际争霸,他说,女孩子玩什么星际!我说我玩红警的时候叶枫还输我呢。他果然被震住了,他说那叫叶大侠去帮你装吧。
结果是叶枫忙了一个下午才装好,几乎把他能够拿得出来的家当都拷过来了,我空空如也的电脑终于丰满起来了。他最后一次从宿舍取软盘过来,我看见他满头大汗,十分过意不去。
我说叶子,喝杯水吧。
不用了,他说。
哦。我想他是嫌水淡而无味吧,于是我拿了一只橘子给他。那么吃个橘子吧。
不用了,不用了,他对着点脑,很酷的朝后挥挥手。
我说那我帮你剥吧。
不要了!他忽然从椅子上跳起来,惊慌失措,然后很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那个那个盘你自己装吧,我先走了,还有事。
我说,那,那个那个盘……?
送你了。

我想我不仅要表里如一,还要上下如一。毕竟叶枫的游戏替我打发了许多无聊的时间,振救了我不少脑细胞。我在网上开始说话。
我冒很大的危险说话,因为我不知道在网络的那一头,黄敏什么时候会出现在他身边。
 
 
7。我说黄敏他很远

是什么样的心情让我这样空洞?我无聊,成天成夜的泡在网上,四处游荡,像个孤寂的幽魂漂浮在太虚之境。
我很清楚叶枫的上网频率,因为别人也都百无聊赖,所以我只是特地在等他。
他问我怎么成了黄敏的小妹。
我说,嗯?这你也知道?
他学着我呵呵。

黄敏。我把他屏蔽了很久很远,而一句话又让我回到我的生活之中。
他是个爱长痘的小子,成天和熊混在一起。初次见面时我就嘲笑他是个小个子熊的大跟班,他说小鬼,新生怎么可以这么嚣张,以后会没有人要的。
我说呵呵,我当然不成问题,你还是先考虑一下你自己的颜面问题吧,哽得他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充血的痘痘又大又红。
曾经我去网吧。黄敏是CSD的“网吧特派员”,成天奔忙于吧台与成员机之间。我说黄敏,帮我留一台机,我3分钟之后过去。他说好,我这多的是机子。
等我到网吧一看,哪里有空闲的位子,黄敏自己在吧台里翘着脚眉飞色舞。
我说臭小子,你敢骗我。然后扭身就走。
喂,小鬼,他大声叫住我,喏~这不是么。他很乖巧的让出位子。
我说,哼,害我白生一场气!要是气出你那样的痘痘我就不要做人了。

原来如此,叶枫说,你知道黄敏的口头禅是什么吗?
什么?
让你长满脸的痘,看你还怎么做人!
呵呵,我轻笑,心里涩涩的。
说,后来……?
后来?没有后来了,我说。
你找打!
怎么用武力威胁人,我最痛恨以强欺弱了,我说。
好好好,我请你喝水。

喝水?不愧为CSD中人,连用词都一样。
那天我口渴了,问黄敏在哪,他说他在宿舍,我说我口渴了,要死了,怎么办。
我把你剁了凉拌,他说。
我恨恨的说,亏你还是同姓本家,竟然如此绝情。然后隐身不理他。
谁知道几分钟后,他气喘吁吁的跑来,扔给我一瓶水,说,你这种土人,就喝“农夫山泉”吧。
我一感动说,好人,你看咱们的名字有多像,黄文黄敏,两文明,咱们结拜了吧,姐妹!

忽然发现叶枫低垂着头闭了眼半天没做声,再看看时间,凌晨两点,我一直call他,叶子,叶子,叶子,睡着了?睡着了?睡着了?
他说,没。我是黄敏。
 
 
8。如果我对你说,我曾经很执着

我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以为自己是和叶枫猛聊到凌晨两点,在网络那头忽然冒出个黄敏。其实我一直有预感,或者说这是我期待的,相见?
我不知道叶枫跑到哪去了,不知道黄敏为什么会出现,我不知道网络那端连接着谁。我被愚弄了。
叶枫或者黄敏欠我一个解释。
我想要,但我既不相信语言也不信任文字。我关了QQ,切断电源。在网下我们互不相干。
那个唯一让我认为是CSD败类的男生又打电话过来,零点正。
他说上次的行为非常抱歉,是他女友相逼,他说我们还可以好好聊聊,应该好好重新认识。
我说,你去死吧。
什么?
我在他的惊愕中拔掉电话线,我没有他想象的那么柔弱。

像是女巫施了咒语,零点的一个噩梦。梦醒后发现自己又回到起点,回到叶枫之前。
小雪已经和经济的男友同进同出了,这是一种发展;吴丽丽的电话总也打不完,这是另一种永恒的发展,同样的亲密无间。
夜晚来临,我在阳台上朝万家灯火大喊一声,娜也跑出来乱叫,大榕树林中扑啦啦的飞出几只夜鸟,对面灯火通明中传来一声咒骂:不要睡啦,发什么疯!
哈哈哈~我和娜放肆的大笑,亲密无间。
为什么同性之间可以这么简单?


风景

我和小颜走向二食,小颜说,娜在前面,我们要不要去吓她?
我说好。经过篮球场时,忽然看见叶枫在路近旁的篮球场地投篮,他不时看看宿舍、食堂、教学三区的交叉口,他转身,发现了我。
我吓了一大跳,不知为什么撇下小颜掉头就跑,叶枫扔下球追上来。
在宿舍楼下,他一把拉住我,我反而平静下来,心脏停止剧烈跳动。我知道他要解释,只是我觉得难过,为什么等我的,不是黄敏。
小颜说,“被追”的一幕,让我成了别人眼中的风景。我很自然的被六张嘴调侃,我和她们嬉笑,忽然间冒出卞之琳的《断章》: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也在楼上看你。觉得很玄,若黄敏也在“楼上”怎么办?


解释

叶子说,我实在太困了,趴在电脑前睡着了。我不知道黄敏半夜会起床喝水。
叶子说,对,我们住同一间宿舍,我们是兄弟。而我每次都避开他和你说话,一直陪你说他。
我说叶子,你不要说了。
我说,叶子,我告诉你,我有CSD情结,遇上黄敏就有了。我不知道,我以前不知道,但是所有与CSD有关的我都喜欢,包括女朋友的男朋友,包括无聊的煲电话粥的舍长老乡,包括你,包括你与黄敏很像的长发飘飘,
我以前总是爱说我有这个义务吗,我的义务却是自己认为要做的事,但是我现在对你,我也觉得有义务,我要为了不伤害你,隐瞒在利用你这样的阴谋,我觉得很累,
所以,对你,我很惭愧。
叶子说,我知道。什么都没有改变,我也不会替代任何人。


梦的问题

我还在想桥上与楼上的问题。我说,明月装饰了我的窗子,那么我装饰了谁的梦?
小雪说,完了,这人发痴了。
我说,小雪你是不会明白的,因为你知道自己在装点谁的梦。


第一次VS最后一次相见

我拨通了一个很久没拨的电话。我说,黄敏,我想见你。
清风晓月,我坐在大榕树下。偶尔有几颗星垂挂在树梢,很亮很亮。夜鸟不时的发出一声清脆的叫声。
黄敏趿一双木屐,敲着青石板哒哒哒的走来,他没有我印象中邋遢的衣着,而是淡淡的穿了牛仔裤和白色T恤。
我忽然很激动,泪涌出来,像隔着千万年的纱帐,越看越不真实。
黄敏从裤袋里抽出手,替我拭去泪。他说,小鬼,哭什么。
我说,刚才有两颗星星落进我眼里了。
他用指背敲我的脑袋,说,说实话!
我看着他,发现他脸上的痘痘都不见了,没有遮掩。
我说,黄敏,我喜欢你。
他盯着我看,忽然转开头,像是被我眼里的星星灼伤了,他涩涩的说,你伤了叶子的心了。
他一直都知道的,我说,你为这不原谅我?
他把手插进口袋。我又觉得他忽然遥远了。

大榕树的阴影变浓,夜鸟也肆无忌惮起来,呱呱呱的乱叫,像青蛙。
终于,黄敏说,你又做错了什么?不要责怪自己。只是我们毕业在即。人之将去,其情也惘然,你还有你的青春年华,而我的明天还不知道要在哪里飘摇。
他说,叶子说你太执着了……
我说,如果我对你说我的执着是为了你也不行?
他说,叶子让我告诉你,流星光华少纵即逝,要好好把握。我……我想对你说的是,天上的流星有很多……
我转过身,背对着他。我说,嗯,我知道了,再见。
月朦胧,鸟朦胧,我的星星陨落了。其实在我眼中,本来就没有星星。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它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西西
2005年11月24日
more   1。星期五,偶遇

 
我们的脚步是快节奏的,在半开的北校区铁门旁,某个人冲我笑笑,很绅士的立在一旁,等待我们通过。
我也莫名的笑笑,也许是今天穿了裙子的缘故。

我们脚步的节奏很快,其实我们没有迫切要解决的事。我们刚交了份材料,正在回南校区的路上。我们走过一座小拱桥。桥下是一条笔直的道路,垂直延伸,隐没在两座小山的夹缝间。
近旁一排杂乱的小店。
在其中的一家发屋的门口,刚才等待在铁门旁的绅士坐在一张小椅子上,弯着腰,双肘架在膝上。他又冲我笑笑。我笑。他身旁的白衣男子忽然回转身,我一怔,黄敏?

黄敏笑,我也笑。大方的朝他或他们挥挥手。
不是要在这理发吧,我说。
要做和尚啦,黄敏指着自己的头发。
什么?
他做个手势,笑着重复了一遍。
哦,我说。光头是不用选择理发师的。

我和小颜不急着去做什么,我们的双脚一秒不停。我们穿着裙子,毫不淑女的大步向前。
没有交谈,我无声的察觉到肩头的重力,我左手提起挎包的提带,右手又紧紧的勒住长挎带,肩头更重的承受了压力。
束起长发,戴了银色镂空耳环。经过他们后我目不斜视。毕竟我穿了淡蓝色高颈针织短裳,感觉气质更好,还有黑色七分牛仔裙,看起来更淑女,即使走得张扬。感觉到了自己的慌张,我下意识的审视自己的装束,我紧绷全身的神经,我那么刻意为什么?
登上长长的台阶,回过头,发屋已被别的什么建筑挡住了,我颓然松开双手,把包扔在肩上,丢在身上。忽然记起那个见了两面的绅士是从前黄敏介绍我认识的。
他说,他是张其亮,你要的那个网站雏形是他做的。

回到宿舍,小颜忙着整理东西,洗洗刷刷。我嚷,怎么这么热啊!喝一大杯凉水下去仍不见效,小颜腾出手帮我把风扇开到最大,然后我倒在床上,像瘫痪的电脑,黑黑的闪动光标。
或者,我该再挂个电话给女朋友的男朋友,让他来修理。但是想想都烦,搞不好他还以为我看上了他,谁叫我每次见面都羞答答的,还总在舍友面前夸他。
即使是小颜,她也会认为我是在找借口缠人家,然后这样说我:你又不是很蠢笨,不是泡一两天图书馆,查查计算机网络的书就能搞定的吗?平时又是一副万事靠自己,闲人免扰的样子。当然,她是不会说出口的,最多只是在眼里流露出一点疑虑而已。
算了,离网几天,让自己焦虑去吧。我把自己沉进软软的棉絮堆里。


2。一年前

娜对我说,好凉快啊!你看你看,星星多亮,月亮多圆!娜一手拉着我,一手胡乱的画着面前的天空。
我呵呵的笑着说,是吧是吧,享受吧。娜说虽然偷溜出来要冒一点风险,但是跟着你值得哦!
我们仰面倒在运动场空无一人的升旗台上,耳畔就有掠地风声和夜虫的鸣叫,星罗棋布的夜空低垂在我们眼前,好象是一伸手就能够得着的珠帘。

没多久,我们适应了夜的环境。我们用黑夜的听觉和视觉发现了正向我们靠近的东西,我们坐了起来,警惕的盯着移动的黑影,然后我听见熊好似还未发育完全的尖细的嗓音和一些低沉浑杂的笑声。
我拉着娜站起来,走在最前头的人吓了一跳,发出一声怪叫。
我哈哈大笑,黄敏,你也会怕么?
黄敏作势拍我的头,笑你的头啦,笑!
熊仰头喝了点什么,也跟着我笑,他们几个连着娜都一起笑了。
怎么样,坐下来一起喝点?熊说。
我说,不了,我们正好要走。
不是怕了吧,黄敏说。
呵,明晚我穿了白裙再来试试?身后又传来一阵闷笑。

后来几个晚上,我依然拉了娜的翘晚自修,熊和黄敏或坐在校内的超市门口闲聊,或钩着一罐啤酒晃悠,我们在黑暗中迅速转身,离开。我怕和他们相见,但是这并非我本意。
娜不开口问我什么,这小颜和她不一样。娜总是静默或者微笑,在我和某个熟人嬉笑的时候。
但是有一天,我对娜说,我要和小颜去***。
第二天我又说,你不用等我吃饭了。
第三天我说,怎么你还在我们后面呢?我以为你早走了。
我们宿舍有七个人,花花喜欢独来独往,小雪和吴丽丽同进同出。第四天后,我和小颜,娜就和小玉去了。实际上这样也好,我和小颜是快节奏的,而娜和小玉则是温吞婀娜型的。

任何东西的割裂、分离和重新组合都要经历一些痛楚,但是我没有。
似乎是老天对我的惩罚,因为我自私,我从来没有考虑过娜会有什么痛苦,至少没有认真的去想。我和小颜总是快节奏的先离开,我一直看不见娜被落下,一个人的孤寂。所以娜一度不声响的认真读书,这我是知道的,但我那时不知道原因。
作为惩罚,和小颜同行的路上,我再也没有遇上熊和黄敏,以及他们的笑声。直到星期五,偶遇。

 
3。星期六,女朋友

我的女朋友来了。去年冬天她穿了一件红艳艳的灯心绒马甲,很可爱,但是里面是一件抽了线的白色棉布衣,我知道这样关注这一缺陷很不人道,但是这是自然。她笑得很灿烂,我们都说她很漂亮。这是实话。

现在她站在我床前,拉直的长发飘飘欲飞。
我说杨你来啦。
怎么这么早?我说。
怎么了?我问。杨在我的床沿坐下,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
我说,心里难过?她呜了一声。
我说,你的拥恒怎么你了。她开始抽噎。
我想我还是没有睡醒,我看着她的嘴一张一合,我又困了。但是我明白了,她说拥恒也就是她的男朋友从早到晚一整天泡着电脑,没和她说一句话。
我说他不是忙着做毕业设计么,你应该体谅的。她流泪。
嘀铃铃,电话响了,我拎起来喂了一声,哦,她在。
杨不情愿的接过电话,哝哝两声,摆动身子,放下电话时已是笑容满面,我目瞪口呆,傻傻的看着她走出去,把门关上。
很久后才发现只有我自己孤零零的坐在床上,扭头一看,天已渐黑,而我刚才还问杨怎么来得这么早!

在我的女友中,杨属于变化很大的那一类,尽管我对她们总是后知后觉。娜和小颜都说,杨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娜说,哇,你没有看见,她每来一次都变一回,越来越美了!她说的时候扭动腰枝,好象杨也像她那般婀娜一样。
杨没有她那么高挑的身材,所以不能弱柳扶风,但是她找了一个一米八的男友,在高中的时候没有人会想到她会是最早“双人行”的一个。
第一次看见女朋友的男朋友,他们已经勾肩攀背了,拥恒搭着杨的肩就像是把手放在裤袋里一样轻松自然。杨看见我,轻微的做个动作,偷偷的打个招呼,既然如此,我也只冲她笑笑,像是第二次见面的陌生人,视线只与她平行,没有抬高一寸。
现在想来,明白了,小女人意识。人总是想竭力保护自己的财产,特别是女人。

我在想的时候,听见了悉悉嗦嗦的开门声,我下床。灯忽然亮了,我用手挡住双眼,门边啊的一声。我恢复视力的时候,看见吓得黑了脸的吴丽丽,我哈哈大笑。吴丽丽回过神来咒骂我,不过底气显然不足。
小颜和娜也进门了。
我说她还在床上吧,小颜得意的笑。
不会还没吃饭吧,娜不可思议的说,盯着我草草的头发。
你看她那造型,走得出去吗?吴丽丽也开始损我。
好啦好啦,不就是睡个午觉吗,我不理会她们,抢过特香包就啃。
要给我们留一点!小颜急急的嚷。
你们去哪啦,我问。
逛街呗。娜和小颜异口同声,我惊讶的抬起头,看见她们搂在一起。
哈,我以为我是谁,真伟大到能够让人痛不欲生伤心欲绝要死要活吗。我只不过是一个独立体,在我休眠的时候,世界早已重新组合了。


4。健康生活

真该叫人来整理我的电脑了,它被闲置了很久。
而我这个被认为是精通电脑的高手,却是个连最基本的DOS语言都一知半解的电脑白痴。我是个包装华丽的空壳。
我在他人搭建的平台上哼哼哈哈。一脚伸进某个版块就是网络斑竹。我花吴丽丽一个月的伙食买一套衣服,之前只是念头一闪:老爸老妈承受得了。我狠狠的买书,塞一大堆莫名其妙的文字在眼睛里,然后忘掉,留下一些书名让人感叹。
我被包装,被别人看见或偶尔听见的假象包裹。成为一只化不成蝴蝶的蚕茧。因为很少人是蚕茧,所以我被别上特殊的标签,因为特殊所以另类,而人们愿意追求另类。
其实瘫痪的电脑一直纠缠着我,我试图去思考别的什么东西,随便看点其他的无论什么,但是我还是说点什么吧。
如果是从前,一年以前,我挂个电话,黄敏会来,很轻松的搞定,但是我有很久很久没见到他了。
我在逃避什么。给我们上心理学的雷晓宁让我们作个自我分析,分析在成长过程中哪些因素产生了作用,而我得出一个结论:消极得彻底,但我很健康。
例如,系头见到我说,哦,**部长,真是少见到你啊。半热不凉的。我在心里嘀咕,我有义务见你吗?我有上级,自然有人替你下达命令,他们自会拿我的辛苦向你复命。
我忍着,这是对自己的义务,我还想健康的活着。可是还想转回头对他说:你已经被歌功颂德的献媚之徒包围了!但是我没有,我不敢,除非我认为有这个义务,值得我去冒死相谏。我怕死,我敢于承认,所以我健康。
再如,有一个爱煲电话粥的计算机系男生,总爱拉着我聊天。你吃了饭吗?今天怎么这么早啊?你走得很快,我才在窗口见你,一下楼就没人影了。你今天没去运动吗?几点要去啊?怎么不穿那件白色连帽衣呢……
有一天,他忽然不找我了,和他的老乡我们宿舍的舍长小雪同志“情话绵绵”去了,我们嬉笑着。小雪拉着我出门说,他叫我问你一句话。
什么?我说。
上次他送你的QQ还在吗?
我说,我扔了。
哦。
我说,怎么了?
小雪面带惭色的小声说,他的女朋友叫他要回去。
哈!我在心里笑,正色对小雪说,虽是老乡,你也没有必要替他脸红的,我买一个还给他,QQ专卖多的是。
我走进宿舍,从鞋堆里抽出一个袋子,上次他留下后我把它塞进去,上面已落满了灰尘,围脖的QQ俏皮的眨眼,我用两只手拎着它出门,在垃圾筒的上方松开手指。
扑通一声,病菌消灭。

 
5。CSD

我和计算机科学系有着不一般的联系。
我与好友露子、珠珠在初三年代的名字连写是CSD,这与计算机科学系的英文缩写不谋而合。
我生性懒散崇尚自由又与计算机科学系的总体氛围极其相似,算是鱼水关系吧,假如我也是其中一员的话。而且在我的内心里,我承认(默认?)与黄敏之间也是鱼水深情的。
但是我在这所学校已经两年了。这所生长在南方小城市的牢笼,是在固守着中文的基础上开放计算机的。就像是东晋人发现的桃花园,忘了本来的责任而傻傻的耕作,为了身心健康,我愿意把它想象为花园。
我被固守下来,而黄敏则被放出去展翅高飞了。

我和黄敏一直没见又一直都见,一直没说话又总是在说话。在学校的同一条道上,我从没有见到他,甚至是背影,但是在网络上,我们却总能相见,而最多的是背影。
上网时,我们总是习惯性的开起那个叫做QQ的寻呼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见到我总是溜走,于是我见的最多的是他的背影,但是我知道他并没有走远,有时我固执的让自己亮在那里,我就是要他看见,我要他自惭形秽,证明我是光明的,他是黑暗的。所以我们一直没有说话,但是每一回,我都对着那暗淡了颜色表示下线了的头像说一句,886,我走了。


6。叶枫

这是中文系。虽然早有人说“引进人才”这个词,但是当邓主任在系大会上当着当事人的面,宣布引进两位黑龙江的教授时,我还是怪异的觉得他是在说牲口买卖,我用5。1和5。2的视力竭力盯着那两位安坐在老邓左右手边的教授的面容,也许是本就不怀好意,所以带了奸诈的眯西眼怎么也扫描不到他们的感情波动。
那么就当他们都心静如水,既然教授都认可了“引进”,那么我也权当术语使用吧。
在黄敏之后,我为自己引进了另一个CSD的男生。

他是叶枫,我很喜欢他在QQ里那个黄发飘逸的头像,我对他非常的不客气,因为他也在夜晚与熊和黄敏闲逛的那伙人之中。
我说你别烦我。我说你去死吧。我在他的话语之后最常用的就是呵呵,面无表情,而他往往是灰头土脸的在一旁干瞪眼,偶尔气急了也会很无耻的问一句,是不是你大姨妈来看你了!
在网下,我很少那么嚣张,我温文尔雅,温柔多情,温情脉脉,温良恭俭让,我温暖如春,温得成水了!

一次,我缠着熊要他帮我装星际争霸,他说,女孩子玩什么星际!我说我玩红警的时候叶枫还输我呢。他果然被震住了,他说那叫叶大侠去帮你装吧。
结果是叶枫忙了一个下午才装好,几乎把他能够拿得出来的家当都拷过来了,我空空如也的电脑终于丰满起来了。他最后一次从宿舍取软盘过来,我看见他满头大汗,十分过意不去。
我说叶子,喝杯水吧。
不用了,他说。
哦。我想他是嫌水淡而无味吧,于是我拿了一只橘子给他。那么吃个橘子吧。
不用了,不用了,他对着点脑,很酷的朝后挥挥手。
我说那我帮你剥吧。
不要了!他忽然从椅子上跳起来,惊慌失措,然后很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那个那个盘你自己装吧,我先走了,还有事。
我说,那,那个那个盘……?
送你了。

我想我不仅要表里如一,还要上下如一。毕竟叶枫的游戏替我打发了许多无聊的时间,振救了我不少脑细胞。我在网上开始说话。
我冒很大的危险说话,因为我不知道在网络的那一头,黄敏什么时候会出现在他身边。
 
 
7。我说黄敏他很远

是什么样的心情让我这样空洞?我无聊,成天成夜的泡在网上,四处游荡,像个孤寂的幽魂漂浮在太虚之境。
我很清楚叶枫的上网频率,因为别人也都百无聊赖,所以我只是特地在等他。
他问我怎么成了黄敏的小妹。
我说,嗯?这你也知道?
他学着我呵呵。

黄敏。我把他屏蔽了很久很远,而一句话又让我回到我的生活之中。
他是个爱长痘的小子,成天和熊混在一起。初次见面时我就嘲笑他是个小个子熊的大跟班,他说小鬼,新生怎么可以这么嚣张,以后会没有人要的。
我说呵呵,我当然不成问题,你还是先考虑一下你自己的颜面问题吧,哽得他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充血的痘痘又大又红。
曾经我去网吧。黄敏是CSD的“网吧特派员”,成天奔忙于吧台与成员机之间。我说黄敏,帮我留一台机,我3分钟之后过去。他说好,我这多的是机子。
等我到网吧一看,哪里有空闲的位子,黄敏自己在吧台里翘着脚眉飞色舞。
我说臭小子,你敢骗我。然后扭身就走。
喂,小鬼,他大声叫住我,喏~这不是么。他很乖巧的让出位子。
我说,哼,害我白生一场气!要是气出你那样的痘痘我就不要做人了。

原来如此,叶枫说,你知道黄敏的口头禅是什么吗?
什么?
让你长满脸的痘,看你还怎么做人!
呵呵,我轻笑,心里涩涩的。
说,后来……?
后来?没有后来了,我说。
你找打!
怎么用武力威胁人,我最痛恨以强欺弱了,我说。
好好好,我请你喝水。

喝水?不愧为CSD中人,连用词都一样。
那天我口渴了,问黄敏在哪,他说他在宿舍,我说我口渴了,要死了,怎么办。
我把你剁了凉拌,他说。
我恨恨的说,亏你还是同姓本家,竟然如此绝情。然后隐身不理他。
谁知道几分钟后,他气喘吁吁的跑来,扔给我一瓶水,说,你这种土人,就喝“农夫山泉”吧。
我一感动说,好人,你看咱们的名字有多像,黄文黄敏,两文明,咱们结拜了吧,姐妹!

忽然发现叶枫低垂着头闭了眼半天没做声,再看看时间,凌晨两点,我一直call他,叶子,叶子,叶子,睡着了?睡着了?睡着了?
他说,没。我是黄敏。
 
 
8。如果我对你说,我曾经很执着

我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以为自己是和叶枫猛聊到凌晨两点,在网络那头忽然冒出个黄敏。其实我一直有预感,或者说这是我期待的,相见?
我不知道叶枫跑到哪去了,不知道黄敏为什么会出现,我不知道网络那端连接着谁。我被愚弄了。
叶枫或者黄敏欠我一个解释。
我想要,但我既不相信语言也不信任文字。我关了QQ,切断电源。在网下我们互不相干。
那个唯一让我认为是CSD败类的男生又打电话过来,零点正。
他说上次的行为非常抱歉,是他女友相逼,他说我们还可以好好聊聊,应该好好重新认识。
我说,你去死吧。
什么?
我在他的惊愕中拔掉电话线,我没有他想象的那么柔弱。

像是女巫施了咒语,零点的一个噩梦。梦醒后发现自己又回到起点,回到叶枫之前。
小雪已经和经济的男友同进同出了,这是一种发展;吴丽丽的电话总也打不完,这是另一种永恒的发展,同样的亲密无间。
夜晚来临,我在阳台上朝万家灯火大喊一声,娜也跑出来乱叫,大榕树林中扑啦啦的飞出几只夜鸟,对面灯火通明中传来一声咒骂:不要睡啦,发什么疯!
哈哈哈~我和娜放肆的大笑,亲密无间。
为什么同性之间可以这么简单?


风景

我和小颜走向二食,小颜说,娜在前面,我们要不要去吓她?
我说好。经过篮球场时,忽然看见叶枫在路近旁的篮球场地投篮,他不时看看宿舍、食堂、教学三区的交叉口,他转身,发现了我。
我吓了一大跳,不知为什么撇下小颜掉头就跑,叶枫扔下球追上来。
在宿舍楼下,他一把拉住我,我反而平静下来,心脏停止剧烈跳动。我知道他要解释,只是我觉得难过,为什么等我的,不是黄敏。
小颜说,“被追”的一幕,让我成了别人眼中的风景。我很自然的被六张嘴调侃,我和她们嬉笑,忽然间冒出卞之琳的《断章》: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也在楼上看你。觉得很玄,若黄敏也在“楼上”怎么办?


解释

叶子说,我实在太困了,趴在电脑前睡着了。我不知道黄敏半夜会起床喝水。
叶子说,对,我们住同一间宿舍,我们是兄弟。而我每次都避开他和你说话,一直陪你说他。
我说叶子,你不要说了。
我说,叶子,我告诉你,我有CSD情结,遇上黄敏就有了。我不知道,我以前不知道,但是所有与CSD有关的我都喜欢,包括女朋友的男朋友,包括无聊的煲电话粥的舍长老乡,包括你,包括你与黄敏很像的长发飘飘,
我以前总是爱说我有这个义务吗,我的义务却是自己认为要做的事,但是我现在对你,我也觉得有义务,我要为了不伤害你,隐瞒在利用你这样的阴谋,我觉得很累,
所以,对你,我很惭愧。
叶子说,我知道。什么都没有改变,我也不会替代任何人。


梦的问题

我还在想桥上与楼上的问题。我说,明月装饰了我的窗子,那么我装饰了谁的梦?
小雪说,完了,这人发痴了。
我说,小雪你是不会明白的,因为你知道自己在装点谁的梦。


第一次VS最后一次相见

我拨通了一个很久没拨的电话。我说,黄敏,我想见你。
清风晓月,我坐在大榕树下。偶尔有几颗星垂挂在树梢,很亮很亮。夜鸟不时的发出一声清脆的叫声。
黄敏趿一双木屐,敲着青石板哒哒哒的走来,他没有我印象中邋遢的衣着,而是淡淡的穿了牛仔裤和白色T恤。
我忽然很激动,泪涌出来,像隔着千万年的纱帐,越看越不真实。
黄敏从裤袋里抽出手,替我拭去泪。他说,小鬼,哭什么。
我说,刚才有两颗星星落进我眼里了。
他用指背敲我的脑袋,说,说实话!
我看着他,发现他脸上的痘痘都不见了,没有遮掩。
我说,黄敏,我喜欢你。
他盯着我看,忽然转开头,像是被我眼里的星星灼伤了,他涩涩的说,你伤了叶子的心了。
他一直都知道的,我说,你为这不原谅我?
他把手插进口袋。我又觉得他忽然遥远了。

大榕树的阴影变浓,夜鸟也肆无忌惮起来,呱呱呱的乱叫,像青蛙。
终于,黄敏说,你又做错了什么?不要责怪自己。只是我们毕业在即。人之将去,其情也惘然,你还有你的青春年华,而我的明天还不知道要在哪里飘摇。
他说,叶子说你太执着了……
我说,如果我对你说我的执着是为了你也不行?
他说,叶子让我告诉你,流星光华少纵即逝,要好好把握。我……我想对你说的是,天上的流星有很多……
我转过身,背对着他。我说,嗯,我知道了,再见。
月朦胧,鸟朦胧,我的星星陨落了。其实在我眼中,本来就没有星星。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它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西西
2005年11月24日

more    http;//139.com?cid=2&rid=2122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