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2009,台海战争 作者:gerry522 第六部 海峡 第十二章 主力上岸

第六部 海峡 第十二章 主力上岸

作者:gerry522

第六部 海峡

第十二章 主力上岸

东部突击集团遭到台军猛烈进攻的同时,在登陆场指挥中心里如坐针毡的登陆场总指挥冯建东少将一直密切地关注着船团的行进情况和突击集群的作战态势。东部的战局已经到了最艰苦的时段,虽然新登陆场的生力军在台湾西海岸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对于丁鹏飞的压力却没有直接的减少,他们以一个团的兵力阻击台军两个旅的夹击一整夜了!能打到现在这个状态说实话已经超乎了自己的想象,那个一直他有些看不起的机关里的大校军官确实还是有相当的实力的!

可是,面对从丁鹏飞那里一连串的增援请求,他作为登陆场的指挥员却几乎无兵可派,第三波船团的大部分新锐作战部队都在新登陆场上岸,旧登陆场这边仅有几艘小型登陆艇卸下了一些弹药和很少的几辆运输车,面临台军三个方向上的同时进攻,登陆场的压力巨大。冯建东也没有预备队可以派给突击集群,只能将登陆场上的勤杂人员编组后送向战场,但这些非战斗人员的战斗力实在有限。现在整个登陆场上最薄弱的环节就在丁鹏飞的作战集群,如果他们失利,则几日来登陆场上取得的大半战果将化为泡影。

还好,登陆场上前几日工兵们构筑的数个直升机起降场已经完成了作战准备,从大陆转场飞来的四架直九G武装直升机和六架可以携带少量无制导火箭弹的直十一轻型直升机已经完成了部署。在紧急加油之后,出其不意地向台军进攻丁鹏飞的部队实施了一次反坦克突击,正在部署对我军第五道防线发起进攻的台军受到重大损失。直十一直升机也乘机向急需弹药的丁鹏飞集团运来了上百枚反坦克火箭弹和一些轻武器弹药,并后送了十名重伤员。之后,按照登陆场指挥部的命令,这个直升机中队开始以双机为一个小组,对丁鹏飞的突击集群提供火力支援,有效地延缓了台军的进攻步伐。

冯建东急切地盼望着第四船团的到达,有了这一个多重装师的新锐部队,登陆场上兵力捉襟见肘的情况将得到根本性的好转。可战区最新发来的修改过的登陆计划,竟然只有一个装甲营的部队是派往老登陆场的,剩下的登陆部队居然是武警机动师的两个轻装团,而主力全都将在新登陆场登陆!这大大出乎了冯建东的预料!他立刻向南京战区指挥中心发出了请求向北部登陆场增派部队,并给丁鹏飞的突击集群提供空中支援的电报。

远在南京战区司令部里,刚刚睡了一小觉醒来的战区司令李烈魁也对副参谋长雷德清关于调配两个登陆场之间兵力分配的部署表示了一些担心,这会极大增加旧登陆场的压力,尤其是突出的突击集团的压力。

“第四船团的部队有限,如果平均分配兵力,两个登陆场的部队都会不足!”面对司令员的询问,雷德清用手里的激光笔指点着大屏幕上的电子地图,极为平静的回答道:“ 北部登陆场南下几公里就是台北市区的居民区,很难展开战斗。如果我们从这里进攻台北市,肯定是场恶战,造成的民众伤亡和负面影响也很大。只有丁鹏飞的突击集团能够实施机动作战,我为此给他们增加了一个装甲营,剩下的武警部队是受过专门的巷战训练的,由他们来攻击基隆和台北市区不但从政治影响上还是适用性上都会比重装部队有利得多。而南部登陆场则地形开阔,适合我军装甲部队的快速进攻,不但可以威逼台北,还能够很轻易地攻击桃园、新竹等重要台湾工业基地,占领西海岸的港口和大型机场,扩展登陆场并占据台湾的核心地域。我们攻敌要害就会吸引台军主力来救援,无论是从南部调动机动兵团还是北部台军主力离开台北市区同我们进行野战,都可以避免我军主力陷入伤亡巨大而进展极微,却可能引起政治上巨大被动的城市巷战,也为我们寻机在野战中歼敌创造条件。这对我们是有利的!

“唔,你的部署很有道理!“李烈魁听完雷德清的汇报,满意地点了点头,眉毛间的皱纹也似乎舒展了一些。他接着问道:“可丁鹏飞那小子已经向我们求援很多次了,他们的状况应该很糟糕才对。只有需要数小时后才能到达的一个营支援,会不会挺不住呢?”

雷德清明显顿了一下,才缓缓回答到,“我已经向空军指示尽可能对他的部队提供空中支援,并且向他空投一些物资和伞兵。我还抽调领部分陆航的直升机和海航的地效飞行器为他们进行补充……另外……丁鹏飞这个年轻人,我还是很了解的!……他是一个能挑起重担的优秀指挥员!担子越重他的潜力发挥得越好,只要我们能适时给他们一些支援……我相信他顶得住!”

※※※※※※※※※※※※※

由于在不到一公里外的一个旧仓库里找到了一些硫氨化肥,在给仓库这人留下了收条后,我军将这些化肥袋子填上沙土堆砌在阵地附近作为掩体,剩下的人则不顾疲劳奋力地用自己手中的工兵铲修筑着工事。敌人的阵地就在500米外,除了偶尔有台军为了壮胆向这边放几枪外,整个战场安静的可怕,这种战斗前的寂静让双方的士兵们都极为压抑紧张。虽然我军直升机的数次空袭打乱了台军的部署,使台军两次试探性地进攻都被轻易打退,但在复仇者机动防空系统的掩护下,台军连续击落了两架我军的直升机,迫使我军直升机不能深入敌方上空空袭,使得台军前沿阵地终于完成了进攻部署。

不过看起来台军的指挥官还是比较体恤士兵,我军的观察哨发现台军的后勤人员正在忙着给第一线送来了热气腾腾的早餐,似乎是准备让士兵们吃饱了饭再开始进攻。这让同样是奋战了一夜却水米没能打牙还要努力挖工事的我军士兵艳羡不已,那些随第一批部队登陆台湾的老兵更是已经数日都没有吃过热饭菜了。虽然是逆风,但听到了炮兵观察员说台军正在吃早饭,还是热的!几乎每个士兵都明显停顿了一下手上的工作,仿佛闻到了对方阵地上飘来的饭菜香味使劲在满是硝烟味道的空气中嗅几下,舔了舔嘴唇然后或大或小地骂上了几句,接着埋头苦干了。负责引导炮兵的少校引导员看着敌人吃饭来气,揉了揉自己叽里咕噜乱叫的肚子,请求登陆场重炮兵对台军的阵地进行了一分钟急促射,虽然没有杀伤很多台军和装备,但他似乎对彻底打乱了台军的早餐十分满意,嘿嘿笑着趴在炮队镜前看着惊慌失措的台军扔掉饭盒到处找隐蔽,仿佛看到台军的饭桶被炸得满天飞比击毁几辆坦克还要高兴。阵地上的士兵们看到台军阵地上腾起的烟尘也都格外兴奋,几个胆大的还趴在前沿向对方噢噢地起哄。丁鹏飞就是在这个时候赶到第一线阵地的,看到这个情况他也哑然失笑,也许每个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情不自禁地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了。

丁鹏飞的到来让原本一片忙碌的阵地有一些小小的骚动,虽然为了安全他换了一套士兵的战斗服,但在肩膀上不起眼的肩章还是能让近距离的士兵们一眼认出他的军衔。大校,那可是突击集群最高的指挥官了。在一片残破建筑物的掩护之下,丁鹏飞爽朗地和每一个战士握手致意,随手拉过装满罐头饼干的大背囊,将一个个罐头扔给一脸疲惫的战士们,大声说道:“小伙子们打得不错,大家都辛苦啦!……咱们这几天从登陆场一直打到了台北东面,连续击溃了好几个台军的旅,仗打得越艰苦就越能看出部队的战斗力。要我看,你们都是好样的!我代表战区前指向大家表示慰问和祝贺。……哈哈哈,咱们的炮兵把台湾人的早饭给打到天上去喽!……他们没得吃了,咱们的早饭可不能拉下!……来,接好啰!……”

本来看到有高级军官来都有些紧张的士兵们轰地一声笑开了气氛也立刻变得活跃起来。几个活泼一点的士兵一边努力地向自己的嘴里填着吃的,一边大胆地接上话头,“首长,你看我们这里吃得挺香,您也赶紧给我们手里的家伙准备点吃的呀,咱这些大家伙可都快断了顿了!您说,咱们吃罐头也得给湾湾们多准备些花生米才行呀!”

队伍里又传来一阵哈哈的笑声,丁鹏飞也大笑着说道,“你放心,战区前指非常关心我们,已经派了专门的补给分队给我们送弹药来了!战区指挥中心的首长让我转告大家,我们的一个混编集团军现在正在淡水河南岸登陆,前锋已经打到了桃园机场。嘿嘿,到时候咱们在台北东侧,他们在台北西侧,两面一夹攻,再硬的核桃也得让我们给砸碎了!”

听到友邻部队正在大规模登陆的好消息,一夜艰苦战斗所带来的疲惫似乎都被一扫而空了,在齐刷刷的一声欢呼后,每一个人都在兴奋地交谈着这个最新的消息。丁鹏飞乘热打铁地说道:“……哎,不过我在指挥部可听说你们里面有些人,听到敌人超过我们这个方向好几倍,怕等不来援军,有些人腿软要尿裤子呀!……有没有这事儿!?”

这样半开玩笑半是激将的话语顿时在士兵们中间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在军队这个团体中被人认为是胆怯简直是巨大的侮辱,连平日里最沉默寡言的士兵都忍不住嚷嚷起来,现场一片混乱。一个嘴快的士兵不禁大声反驳了起来:“首长,您是在哪里听说的!?绝对是谣言!……我们等着湾湾上来等得好辛苦呢!别说是没有增援,就算是没有了‘花生米’,光是刺刀也能把他们都捅趴下!……再说了,增援部队上来,那还不把反击的功劳都给抢啦!?……您赶快给上级说别让他们来啦,前面的台军我们全都包圆了!”

周围的士兵也七嘴八舌地应和着,“首长,这叫啥事儿呢!?别说眼前就这么点敌人,就是在多上一倍,我们也没放在眼里呀!”

“首长,你这说对面的敌人呢吧!?我昨天晚上可亲眼看见一个敌人被我们吓得尿裤子,是您自己眼花了吧!?”

“不可能,咱们可是一直盼着湾湾们上来送死呢!哪里会怕他们呀!?……”

……

丁鹏飞听着战士们豪迈的言语,看着似乎略略有些低落的士气很快就高涨起来,也十分高兴!大声说道:“咳,我就知道我的兵都是好样的!……大家要知道,现在咱们这里是整个登陆场的关键,我们不但像一把尖刀扎在敌人的后腰上,还牵制了敌人三个旅的兵力,使他们腾不出手来对付我们的主力。这样,等到我们的重装甲部队全都上了岸,那台湾这点部队还不够我们喝汤呢!……所以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像钉子一样守住这条防线,牵制住周围的敌人,保住这个在敌人侧后的突出部。……你们大家有没有信心!?”

早就被他的一番话说得热血沸腾的战士们早就有些嗷嗷叫了,几乎异口同声地回答到:“有信心!”那个刚才嘴最快的战士紧接着又加了一句,“首长您放心,就眼前这条防线只要我们还有一个人在,敌人就是再多上一倍也攻不上来!”

丁鹏飞望着恢复了士气和活力的战士们,兴奋地点了点头,“阵地,我可就交给大家了!……你们都来自有着英雄历史的部队,希望能给你们的军史添上光辉的新一页!”

“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人在阵地在!”响亮的声音回荡在阵地上空久久不散。

看到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丁鹏飞满意地拍了拍离自己最近的那个战士的肩膀,话锋一转,“我相信你们大家!……等到胜利了,我自己掏腰包,请大家在台北市的圆山大酒店吃饭!……哎,不过可说好了!到时候你们这些臭小子可不不许狮子大开口,我可不请吃海鲜啊!”

“哄”听到这样的话,战士们中间爆发出一阵哄笑,情绪又一次放松了下来,那个嘴快的战士紧接着说到:“首长,您也太抠门了!……不吃海鲜那有什么意思呀!”

“你小子就知道吃!”丁鹏飞也笑着轻轻拍了一下那个调皮兵的头盔,战士们中间又是一阵低低的笑声,“现在抓紧时间好好完善一下阵地,等会儿台军上来了多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就这样,丁鹏飞仿佛一个不知疲倦的战士在两个卫士的陪同下,走遍了各营的主要阵地,每到一个地方就想尽办法鼓舞起士兵们的士气,从指挥部里搜集的那点罐头饼干根本不够这么多士兵分配,但上级首长的关心和他带来的关于全局大好的消息依然让每个战士都十分激动,似乎忘却了自己的疲惫,浑身是劲的投入到了大战前的准备工作中去了。

只剩下最后一个阵地,丁鹏飞还没有去。那是一块孤悬在主阵地外的一小块阵地,由于有公路立交桥残骸和一条满是臭水的排洪沟的阻挡被割裂在主阵地外,虽然只有一个加强排驻守,但那里位置却非常重要,相当于我军防御体系中楔入敌人防线的一个小突出部,可以作为整个防线前出的一个警戒哨。可以预计台军的进攻肯定会从这里开始,否则这个阵地不但会割裂台军整个正面的进攻队形,还能在主阵地遭到攻击的时候提供侧射火力支援。可正因为如此,这里是台军重点监视的阵地,由于没有完备的交通壕,通路又完全在台军的火力之下,已经有两个向那里送弹药的士兵被台军狙击手打死了,阵地本身也遭到了台军地猛烈炮击。听到丁鹏飞向要到那里去视察阵地,前沿的连长坚决反对,连他的两个卫士也不同意,可丁鹏飞自己的态度却十分坚决。

但还没等他们动身,台军的进攻就开始了……

※※※※※※※※※※※※※

此刻在两个登陆场上都是一片忙碌。一部分登陆舰艇向北行驶,乘着勉强才赶上的半日潮直接在旧登陆场整理出来的沙滩上抢滩了,该支船队以轻型的登陆舰艇为主,利用我军早已准备的浮箱码头和浮桥栈桥快速卸载了部队。在旧登陆场登陆的部队以轻装的武警为主,换乘和卸载都远较重装部队快,不到两小时两个武警团就已经完成了整队,按照登陆场指挥部的部署,其中一个营的武警接替了部分在台北市西北郊我军步兵的阵地,而主力则利用未能满编的军车和征用来的台湾民用车辆,快速沿海岸公路向东驰援。按照冯建东少将的计划,这支善于巷战的轻装武警将替换下被牵制在基隆市区和台北市区东郊的我军伞兵,遏制台军在市区内向我军发起的进攻,而腾出来的正规军和登陆场上正在卸载的一个重装的装甲营将作为丁鹏飞的预备队,伺机向进攻之敌发起反击。

而新登陆场上的卸载工作则慢得惊人,虽然按照指挥中心的预案船团有序地进行依次抢滩退滩。但由于这里是刚被占领,没有旧登陆场较为完备的沉箱栈桥等必要设备,很多在水下和沙滩上的障碍物尚未来得及彻底清除,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一次抢滩的舰艇数量,大量重装备的上岸也延缓了预计的登陆时间。等到后续舰艇抢滩的时候,潮水已经退去,不但有数艘卸载过慢的舰艇被淤陷在海滩上,还使我军相当一部分后续的大型登陆舰艇不得不在低潮位进行卸载,那里的宽达上百米的软质海底更使不少坦克需要地面救援人员用大型绞盘才能拖上岸,进一步延误了登陆时间。

幸好海军扫雷艇分队和蛙人大队冒着生命危险在封闭的海域连续排除了大量的水雷,爆破了部分礁石和人工反登陆障碍,扩大了可用登陆场的面积。我军大型两栖攻击舰上的两艘大型气垫登陆艇运送了部分大型装备,尤其是急需的工兵器材,使得工兵在几处海滩用4米多宽的波纹钢带铺设了上百米的深入海滩的通道,以及必要的引导设施。大部分大型登陆舰能在这样的通道前抢滩,大大加快了重装备上岸的速度。而那些携载轻装步兵和小型器材的登陆艇,就只能见缝插针地在大舰间的缝隙处将轻型车辆和人员扔在齐腰深的泥滩里,淤陷车辆可以用大型车辆拖上岸,而那些早就在海浪中被摇得七晕八素步兵们则只能涉水上岸。台军还利用远程火炮和火箭炮不断骚扰登陆场,也给我军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但此时恶劣的天气帮了我军的大忙,从北方袭来的一股强劲的冷空气前锋此时已经到达了台海上空,天空中出现了浓云,风力也逐渐加大,虽然这样使得我军的战斗机出勤率大减,登陆舰艇的操作也变得困难,却也减少了美军战斗机空袭的数量,使得我军在登陆不顺的混乱状态时,没有遭到更大的损失。很快,我军的两个作战旅的主力都已经上岸,虽然浑身是泥水的士兵又冷又累,大批车辆需要清除泥污和检修发动机,但主力迅速编组后投入到了向东和向南的进攻准备之中。

两栖登陆舰编队也集中了所有的运输直升机向敌人后防线机降了两个连的部队,打乱台军的部署。之后,中型直升机则吊运了十余门牵引火炮和一部反炮兵雷达设置在登陆场内,为整个部队的进攻提供有效的炮火支援,登陆舰队中的两艘老式护卫舰改装的火力支援舰也靠近登陆场,充分发挥了其上的100mm舰炮和火箭炮的威力,有效遏制住了台军炮兵对登陆场的骚扰性炮击。临时改装了火箭炮发射器的登陆舰艇也开始在数据链系统的指引下,按照火力覆盖区域的分划,向着台军阵地实施了猛烈的炮击。

在得到了重装甲部队的增援和来自登陆舰队的火力准备之后,新登陆场迅速对从台北市出援的台军海军陆战队66旅和从桃园进攻的机步旅发起了反冲击,在我军新锐部队的打击下台军损失不小,但依然苦苦支撑着守住了现有的防线。登陆场指挥部看正面反冲击效果不大,立刻指示后续部队绕开台军地主要防御点,从两翼发起钳形攻势包抄台军。很快,在我军优势的装甲部队打击下,左翼已经从淡水河岸包抄了66旅的一个步兵营,我军攻击前沿已经推进到了芦洲一线。右翼则分出一个步兵营占领了桃源中正国际机场,俘获了连同在那里未及撤离的一百多名西方国家的侨民和长荣等台湾民营航空公司的20余架大型客机,一架隶属于美军的C-130运输机试图在我军占领机场前强行进入跑道,遭到我军的射击,飞机未能滑入主跑道,连同十一名机组和美国侨民在内的人员被俘获,从这架降落不久的美军运输机上,我军战士缴获了二十余枚为打开包装的AIM-120B和AIM-9S空空导弹,以及一批支援给台军的通讯设备。我军主力则在桃园军用机场附近与得到命令死守的台湾空军地面人员及部分机步旅的装甲部队激战,很快就将其击溃并击退了台军的反冲击,占领了机场大部。从这里已经威胁到了反击我军登陆场林口地区的桃园机步旅的侧翼,迫使台军放弃了对登陆场的进攻,撤往桃园市区整顿。

我军则以一部在桃园机场搜索台空军遗留的装备和重要设备,并联系舰队的直升机转运回大陆,主力则继续向东南方向进攻,于两小时后攻克了中坜,彻底切断了新竹到桃园的高速公路。并派出快速分队继续向东挺进,目的是直抵中央山脉西麓之后向北包抄台军在台北市西郊的重兵集团。

为了挽回颓势,台军一面命令在桃园和台北市区的部队不断反冲击我军的进攻部队,一面要求在台中及新竹驻军立刻向台北方向攻击前进,打通与台北市的交通。但我军舰载武装直升机顶着六七级的大风,对台军的进攻部队连续进行打击,我军的反装甲分队也充分发扬火力和轻型战车的机动性,使用反坦克导弹击毁了十余辆台军装甲车。在我军坦克的反冲击下,台军新竹方向的进攻完全被瓦解,被我军主力围攻的桃园机步旅也遭到严重打击,被迫缩回桃园市区附近准备死守待援。

至此,整个新登陆场已经彻底打退了两路台军的反扑。当正午的阳光穿过云层的缝隙射到地面的时候,我军船团主力已经完成了登陆工作,开始返航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