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一个无聊老套的少女沦陷的庸俗故事!

最原始的接触是纯粹偶然,曾经一个微小的擦肩,引出一个自认为较无聊缺又真实的故事.未曾想过会有那样一段无法忘却的过去会在今天提起,只因,今日,她或许只能存在于以前的记忆里,愿有个好梦还能把她记起吧.简约呈述过往,其实也谈不上什么轰动开始,只是很偶然巧合随机的相遇,普通朋友都不能及得上的关系,也就认为仅此而已,不做过多言语.BBS上的遭遇大同小异,舞小姐的故事并不动心同情,间有一豪放女大放厥词,抨击男人的种种恶习,一招两手的过下来,冤家成了连理.网友罢了,无需担待什么,怎知竟同是故里,又身在异乡他地,心虽涌动,自明,做朋友就可以了.朋友就朋友吧,还小我2岁,毫不犹豫的装起大佬来,多个妹妹的感觉也不错的呀.第一次通话,正在搬家,本校环境可以理解为无与伦比,还就真找不出待遇有那么奇特的大学宿舍,无奈之举,举宿迁移.忙得正欢时,拿起电话,一个蹩脚的普通话追寻我的足迹,由于是女人的话音,搭理着我在呢,夹着话机忙碌中.没几句,喧寒的程度都够不着,挂了.忙完后一想,不对哎,就算网友也不能如此无理,又一百个不是赔了过去,仔细聊开来才知道,一个很垃圾的经典剧情又重复开场了.她叫蝴蝶(一听就知道假的),才10几岁(太仔细的没记得太清了),爹妈离异,跟着男朋友去了所谓的大城市,男朋友得绝症,多么悲惨的遭遇云云.真就拿它当故事听了,反正新装的电话我开个好张,花费又是大家掏的,不打白不打.将近一个小时的倾诉下来,我着实有点动心了,虽然名字是假的,话音里表露出来的真情却不怎么打折.最后一句,很想知道她到底是谁,很小心的问了一句,真就叫蝴蝶,我到郁闷起来了,真是的么?通话完毕后联络了曾经儿时的玩伴,现在我市某著名社会重量级团体的少壮派头目.人一听,乐了,是有个这么个小妹子,卖艺不卖,倔强性格挺招人喜欢的,蝴蝶是她化名,别的就不知道了.百般诱惑引导勾引下,答应帮忙打听是不是有个男人在医院的事.萃日得到的回答是有,不过劝我最好别打什么主意,因为她个性十足,卖艺不卖身的性格招揽了大批爱好者,随便拉个出来都容易叫人头疼到死的主.可是咱市x夜总会头牌,呵,故事奇迹化了,她一坐台小姐怎么就向我这清苦学生袒露这么多心扉啊?猎奇驱使,正巧她又联络过来,干脆一古脑将疑问全权托出.谁知此女子倒是爽快人,不遮掩的全说了,内容大概既是:跟着男人到了某市后,才知道被骗了,压着她卖身,不允,便遭到虐待,无奈只有低头.第一次接的是个大主,挺年轻一社会人士,一进去人看不对劲,不但没拿小姑娘怎么着,很直接的提出要把这女人带走,因为几乎职业吃软饭的都是图个钱,真到紧要关头不敢有太多态度要表,自然,小女孩重新自己了.故事差不多就可以完了,打发小姑娘走,却因为父母离异,没地方可归去,就被赶她走了吧,也因为实在是太可怜,他也就留下了她.表面是挂名的露水夫妻,可实际上那位仁兄也算得上道义,所以对方是10几岁小姑娘,一句话,"我对小女生不感兴趣",敷衍完别人,也欺骗了自己.好景不长,不多时,男的病了,头彩:血癌.穷人家的孩子走出门得早,进社会的前,没钱才出来拿命寻钱的.勉强混到医院去了,家里也没招可想啊,女孩见这情景,心一横,也下海社会工作了.每天游弋在小资怀抱中,飘零在霓虹昏暗处,挣点青春钱去报答所谓恩人.听完后感慨良多,又不太懂得如何安慰,索性不多表示,一句珍重,撩下电话.一周后,准备熄灯入寝了. 迷糊中,铃声响起,接吧,硬挺着接通了电话.是她.她告诉我她要走了,因为他的离去,她也没什么好留恋的了,很高兴在人生最后的旅程中多个哥哥之类的,一听就知道她有寻短见的想法了,没等我开口,那头呱唧挂了.第一个反映就是我现在必须做点什么,不能眼看着一个生命就这样去了吧.想到了那现在已混得人五人六的儿时玩伴了,因为通话时有听见火车叫唤,估计是在铁道附近,再三恳求他去市里所有铁道寻一圈.总算把他逼得帮忙了,社会大哥就是社会大哥,召集下手人马,一路追踪,上苍有眼,总算找到了.强行把她带走后,电话那头的她泣不成声,我也不知道如何才好,等她哭完我在开口时,她却很固执的说,她想好了,她要好好活着,连走了的他的份一同带着,恩,既然人家也想开了,心里多少有点安歇了.那个朋友帮忙安顿好她以后,我才放心挂电话,一看表,都他妈4点啦,睡吧.因为接近放假,跟老师申请提前回家,虽然没被通过,也早早的打起背包上了火车.第一面见她,也最后一次见她,我们竟然在公园长椅上畅谈通宵,真佩服自己,能有那么多话可以聊,更佩服的一个女人经历过这么多还能那么顽强的面对生活.临别时,她嘱咐我如果找到嫂子了记得通知她来喝喜酒哦,我点头,一定.因为我父母也离异了,所以几乎整个假期都在三省四地来回折腾,本来想在走之前见上一面,因为匆忙,也就不曾记得那么许多.不过联络还是有保持了,大约持续了一年左右,因为换了QQ和邮箱,她也没能联系上我,虽然很努力的试着找过,因为生活的圈子不同,也就没有音讯再传来.近日,从那个社会大哥级的儿时玩伙那得知她最后的消息,之后的她开始了漂泊了流浪,最后伴着东南某市一大款做二奶,因为卷进一场无谓的争斗中,又一次的消声匿迹.唏嘘了好几天,也不知道这个曾经的妹妹是否还记得有我这个哥哥,说来她也挺可怜的,真心的祝福她走好人生路吧,艰难的遭遇,社会的错么?不得而知.如果她还在某处的水区混迹的话,希望她能看到这篇东东吧,一路走好,蝴蝶妹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